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四十八,要当爹啦!

一千零四十八,要当爹啦!

  春节,嘴上欢乐其实累死人的一段日子。

  除了不懂事儿也不用承担的孩子,已经少有人觉得过节是幸福了,各种催人尿下的事情扎堆儿扔到华夏人跟前,不管是不是喜欢,强颜欢笑的受着。

  过得不是节,是难关。

  很多人都会无奈的表示,就该这样,咱华夏人的本分。

  有一个人年没过好,甚至都没在家里过年,赌气去了米帝,还带着几个没溜儿的货,好好让米帝的一些烂货见识了啥叫有钱任性。

  也有说是傻逼的。

  此人叫张健。

  京城一个很小范围内,流传着一件事,真假有些不好说。

  当事人张健清楚就是那么回事儿。

  那一日,某人纠集了一帮志同道合之辈小聚,坐在主位的就是张大公子。

  美食、美酒、美人,醉生梦死的日子不过如此。

  气氛正酣时,门被用力撞开,王大老板直接闯入,一点素质都没有,不知道敲门?

  众人都在懵逼中无法自拔时,王老实通通一堆话喷涌而出,然后不等谁反应,便转身扬长而去。

  老半天,以张健为首的人才缓过劲儿来,特别是张健,他大声喊起来,“人呢,都死绝了!”

  服务员颤巍巍的凑过来小声说,“张总,您还是出来看看吧------”

  张健喊谁?当然是保镖,好歹是华夏有数的大人物,出行怎么能没有人护卫。

  有,好几个呢,只是,他们都在走廊里躺着,让人用很专业的手法制服了。

  张健脸上阴晴不定,他总算静下心来回忆,刚才那厮说了些啥。

  好像有那么几条。

  “今儿碰上了,就进来跟你说几句,算是告诫,勿谓言之不预,别以为你干那点破事儿我不知道,还自以为多高深,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怎么进的水。”

  “你姓张的要想接着玩儿深沉,那我就跟你玩儿,收拾不了你,我跟你姓!”

  “最后,姓张的,光单凭你自己个儿,连坨屎都不如!”

  一想起王老实那德行,张健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又再次不顾身份的骂了起来,“姓王的,我艹你祖宗八辈!”

  正如人家说的,没他爹亲自出手,张健是没办法的,直着怼,他没戏。

  玩儿阴的,张大公子也清楚,人家比自己更会糟践人。

  他没爹,确实不如屎,只能拼爹!

  硬着头皮去找了一趟老张,果不其然,老张如今日子相当不舒服,哪儿有余力跟一个小破孩儿耗,更何况,人家还有好些人照看着。

  当爹的喜欢骂自己儿子,华夏传统,小张又被骂,导致这货没脸在京城呆着。

  只能躲到米帝去发泄。

  离京前,众人给王老实践行,刘彬伸出大拇指来,“三哥,你是这个,霸气!”

  “嗯,我也喜欢三哥这样办事儿,不像别人腻腻歪歪的,直接,痛快。”

  王老实忍着没告诉他们,那天他其实是喝的稍微有点多,冲动了,要是清醒,他才不去,显得没深度,不够噔次!

  笑而不语,摇手带过,比格走起,给他的传说中加上了一条,虽说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

  ※※※

  别的都是闲暇扯淡的小事儿,正经的是王老实要当爹啦!

  南市,医大附属第一医院的VIP病房里,人头攒动。

  负责这个病区的护士几次都想过来赶人,都忍住了没好意思。

  人虽多却又不吵闹,好些个就在楼道里靠边站着,还想咋地?

  屋里的人看上去似乎不简单。

  这里的护士们见过世面,很有眼色,穿着什么的不代表什么,关键是气势。

  还有一点,两个楼道口,电梯间,都被把守的严严实实,除非人傻,谁能不清楚人家啥意思。

  房间里的正是查芷蕊,查父查母已经来了几天,还有王老实一家,连王馨都赶了过来。

  医院是老邱选的,华夏那些所谓的私立医院还是不要考虑,忽悠点钱都是小事儿,弄不好把命搭进去,最靠谱儿的必须是公立医院。

  第一医院的优点非常明显,妇产科里有好几个专家都非常有名望,医疗条件也是华夏最好的,就算跟国外相比也没啥差距。

  国人动不动就说国外的好,有些偏颇,经过多少年的发展,相当一部分已经拉平了差距,当然不能否认某些顶尖的研究上还不行,总体已经可以了。

  觉得差,很多还是百年来积累的不自信和盲目崇洋。

  查芷蕊各项检查都没问题,就算生产时有些不顺利,第一医院也是南市综合性最强的医院,等于是把各种不利的可能降到了最低。

  另外,老邱办事儿挺地道,他还特意从京城请来了两位水平相当不错的急救专家以备万一。

  各大医院里都有非常牛叉的病房存在,这都过去为了领导需要而预备的,本来是不对外的,后来才逐渐放开了限制,第一医院自然也有。

  查芷蕊的房间在顶层,是个套房,还带客房的,估计当年不够副省级甭打算住进来。

  王老实知道其实还有更让人无法想象的那种存在,他觉得自己用不上,也就不用去麻烦人。

  只是有一件事儿让王老实有些遗憾,那节火车车厢,他是真喜欢,此次来南市,他还惦记着用,只是太难了。

  铁路上的人给王老实科普了一番,让他知道有多难。

  关键还是本位思想在华夏是主流,王老实没坚持,强弄来了反而不美。

  好在王老实的身边有几个脑子不糊涂的,告诉王老板,您还有架飞机闲着没事儿呢。

  于是,那飞机开始忙活起来。

  查芷蕊在第一医院,南市妇婴中心医院还有一位呢,李璐的预产期和查妞儿不差几天,为了避免尴尬,只能分开。

  还不能太远,一碗水不能端平,也别差太多。

  为了便于照顾,老邱在两家医院之间建了一个大本营,弄了两个团队,几乎没啥差别的,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两位生完过来坐月子。

  一共借了六栋别墅,说真的,不容易,幸亏是马总如今已经牛掰了,要不还真得费一番劲儿。

  忙活了好半天,老邱跟吕建成松了一口气。

  吕建成自打回国后就跟着老邱忙活这个事儿,好些个东西是需要经验积累的,他不如人家邱总。

  “邱总,这阵势也是够大了。”

  老邱没抬头,说,“现在的老板想不这样怕也不行喽。”

  P:终于下雪了,是不是意味着火匠可以出门儿溜溜?憋在家里真特么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