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四十七,宫二有些怂

一千零四十七,宫二有些怂

  “你这事儿办的莽撞,不似你过往,太被动了。”

  全总平日里跟王老实说话少有这么严肃的,凝眉绷脸,倒让王老实看出点领导风范来,和电视里演的差不多。

  也明白人家老同志是为自己好,事到如今,王老实也没后悔,本来就不值得后悔。

  王老实嬉皮笑脸的给老全同志递了一支烟,老头摆手,白了王老实一眼,“这里不让抽。”

  心里一抽,你这老家伙,小爷又不是头一次来,哪一次少抽啦?

  今儿不让,看来老家伙不爽了这是。

  王老实努了努嘴儿问,“真不要?”

  老全怒目圆睁,一把拍掉王老实手里的烟盒说,“没个正形,说正事呢。”

  砸吧了下嘴儿,王老实收敛了点,假殷勤着摸了老全的水杯,刚端上来的,用的着,这厮腆着脸说,“您先喝口茶,生不着的气,好像他们能怎么我一样。”

  北黑那几位没啥前途,王老实心里是有把握的,怕是全总也明白,他说这个主要冲着做事的方式,而不是北黑那件事本身。

  老头儿终于叹口气说,“你何必呢。”

  王老实紧了紧脸色,收起了嬉笑说,“总要让人知道,什么叫跟命过不去。”

  “嗯?”

  老同志很惊讶,他虽说知道眼前这家伙不是良善之辈,却也没见过他狠辣在当前。

  王老实把最近的事儿说了说。

  趁着老全思考的时候,他又解释说,“那张健又蠢蠢欲动,我就想不明白,他爹还想有精力寻思这些小不言的?”

  全总神情一凛,低声问,“你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可我猜他不甘。”

  老全和他支持的人不算跟老张冲突直面一方,但也不愿意看着那姓张的老货得利,半响,他还是轻声问,“你打算跟他开战?”

  “哈!”

  王老实直接乐了出来,“您忒给他脸了,就张健那小子,别说他爹,再给丫的小二货加几个干佬,捆一块上,我都不带眨眼的。”

  全总差点给逗笑了,虎着脸说,“别吹牛!”

  真心不是吹牛,王老实可是知道,老二货有多拎不清,哪怕有些隐秘不是老百姓能知道的,却也挡不住史书的比较,经不起猜想与推敲,事情就摆在天下人面前,堵不住天下悠悠之口。

  老张有个坑爹的儿子不假。

  事实却倒了个,小张是被老二货给捎带着收拾的,还被冠名突破口,要多冤有多冤枉!

  可着华夏掰扯,比张健祸害的大有人在,偏偏他成了悲剧。

  算起来老张办的那些烂事儿应该已经给自己攒足了仇恨,有人正憋着收拾他呢!

  只要等着就行,老张会被全锅端,一切都成了笑话,谁让老张让人当枪使唤,想不该想的,又仅有可笑的实力和顽童般的手段。

  坏规矩,砸大多数人的饭碗,都是大忌,这样的人不该有饭吃。

  北黑的人就这么不讲究。

  老张父子更也如此。

  王老实仔细替他们着想了好久,也没啥胜算跟活路,想当然是办不成任何事儿的,看低了对手还高看自己更犯忌讳。

  不是所有的想法都要表达出来,心中的底气也并非都要说出来,总要照顾老同志的情绪,别气着。

  王老实憋着心里的轻松,满口答应老全的告诫。

  早就看出这货压根就没听心里去,老全也是无奈,最后不耐烦的挥手赶人,“早晚有你吃亏的一天,到时看你还乐得出来。”

  王老实乐呵呵,厚着脸皮说,“不是还有您老嘛。”

  全总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恨声说,“赶紧走,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以前咋就没发现这家伙能这么臭不要脸呢,难怪吴家二同志似乎不怎么单独见他了。

  老全听说的这事儿丝毫不假。

  关于新城那事,吴二叔已经不怎么召见王老实,只找宫亦绍。

  程序上是对的,但情理上有些怪异,那事儿起头可是王老实。

  宫二这俩月遭了罪,整个人瘦了十好几斤,经常让吴二叔给叫到跟前儿谈工作。

  要命哟!

  人家吴二叔是好糊弄的?每一个问题都有独特的角度,更有深度。

  论当官,宫二是专业当官的,却当不了需要技术含量的官儿,别看平时他自小见过领导无数,在人家吴总面前,宫二不够看。

  老吴没明着训斥,宫二还算有自知之明,没辙,他只能夜以继日的学习,高深的不懂,就死记硬背,打懂事儿开始,这货都没这么用功过。

  每次跟王老实抱怨,都让王老实怼回去,“想当官一点付出都没有,你自己信?再说了,这路可是你选的,没人逼着你吧。”

  后来次数多了,王老实只好特意去了趟吴楠悦办公室,当说笑话一样告诉吴妞儿,“宫二哥有些怂啊。”

  如此,才缓解了宫二的压力,没让这货被逼疯。

  听说吴二叔笑的很有深意。

  王老实问宫二是不是后悔?

  后悔个毛啊,宫主任已然懂了一个原本就该明白的道理,没有金刚钻不该揽瓷器活儿。

  再死撑下去,自取其辱。

  ※※※

  二个多月的时间里,值得一提的事情就那些,王老实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唐唯身边儿吃大药丸子,并拉着媳妇消耗药力。

  他们两口子的行为要传出去,足够惊讶全世界。

  王老实已经非常注意锻炼跟保养,药丸子也算给力,但人不是铁打的,后来总算有了疲态。

  这么长时间,次数那么惊人,唐唯肚子一直没动静,王老实已经开始怀疑一切。

  想要的效果没来,副作用已然显现。

  唐唯对那事儿不是多开放,之所以主动并配合,就是让社会价值观逼的,各方势力都需要她生孩子。

  但这么折腾下来,唐唯开始有了转变,按照王老实的判断,她很大比例的次数里是为了享受乐趣,而不再是职责。

  对男人来说,这是幸事,更是辛事!

  呲牙咧嘴的让保健医生按摩后,王老实觉得大概是自己坑了自己个儿。

  要不控制下?

  有些难。

  媳妇那么漂亮,不好忍住。

  唐唯兴致转大后,那风情更令人无法抗拒,王大老板可不是意志特别坚强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