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二,不干净的不要

八百二十二,不干净的不要

  鲁东方面来京成不止宫二,还有一队人马。.`

  领头的是政府秘书长,省里的,属于大管家那位置,姓王,五十多岁,官场混了几十年,向上无望,基本上就等过了年寻个机会到地方上任一方父母,最后回到省里提个半格退休,有个好待遇。

  他这样的干部最担心的就是办事不力,怕出差错。

  金康达的事儿按在他身上,既是机会,同样也是危险,办得漂亮,一切好说,砸了,以后就啥都别想。

  说法上,他属于省级领导,比宫二听上去好点。

  级别上,两人是一边儿大,谁也别矫情。

  关系就更复杂。

  宫二所在瀛城,过了年会有些变化,这已经不是秘密,王秘书长所谓的机会也就在瀛城。

  上边儿一直流传一个消息,宫市长并没有打算继续留在鲁东,而是要转向其他地方。

  正是如此,王秘书长和宫二之间的关系就微妙的没那么厉害,省里把他派到京城来,恐怕那个传言不实空穴来风。

  进了京城后,王秘书长就拿定主意,绝不多说一句,也不干涉宫市长的任何行为,他把自己定位在配合的位置上。

  一开始连续三天,宫二这头什么消息都没有,省里连续来电催问,王秘书长都顶住压力,不过问。

  他自己也明白,省里不会只给自己打电话,肯定也会催宫二,但他把自己的态度给表的特别明。

  敢这么做,老王是有底气的。

  第一,他相信宫二这样在京城拥有庞大关系网的不会被这样的事儿真的难住。

  第二,他更相信,鲁东泽城项目在人家王大老板眼里实在不值一提,现在没有动静,只不过是人家权衡而已。

  第三,他还明白,如果宫二办不成,自己再催也没用,那就不如自己表现的更配合些。

  宫二出现在办事处,脸上那种自信的笑容让老王终于彻底放下心来,事情成了。

  老王没让宫二直接说,而是把人都聚到会议室里。

  此举旨在凸显宫二的成绩,很有点意外。

  宫二也知道大家都在等消息,没纠结,赶紧宣布,“经过初步协商,浩宇地产有意介入此事,他们的总裁石锺先生今天会过来就谈判事宜进行磋商。”

  会议室里顿时一片掌声。

  浩宇地产啊,有几个不知道的?

  老王心里清明,果然,不出所料,他想得比宫二成熟,觉得王落实肯定不会亲自下手,应该是指定某个人来做。.`

  秘书长站了出来,双手下压,朗声说,“宫市长初战告捷,庆功的事儿我们过过再说,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我们,下面请宫市长布置任务,我们每一个同志都要全力以赴,确保谈判成功,宫市长,现在我们都是你的兵,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就直接吩咐。”

  说真的,宫二心里压根就没明白这个秘书长咋会有这个态度,到了这个份上,他也不能往外推,人家可是当着所有人面儿说的。

  宫二来的路上也考虑过,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好,他说,“既然秘书长点将,我也就当仁不让了,第一件事儿-------”

  王秘书长手里突然出现一个笔记本儿,翻看,这就要记录的意思。

  所有人都一愣,感情刚才秘书长不是虚让,人家宫市长也没客气,别傻着了,都混这个圈儿的,东西都备着呢,笔记本全出现。

  这素质----真不是盖的。

  “------秘书长,还得请您请示省里,谈判是以省里为主还是泽城的同志?”

  老王顿时明白,主体是哪儿很关键,若以省里为主,将来泽城方面可能会有问题,以泽城为主,又不让省里放心,人家宫市长这意思是------,“宫市长,对方你是联系的,你有什么建议吗,我一块儿跟省里汇报。”

  宫二说,“我个人提议,是不是组建联合谈判小组,泽城的同志更了解情况,加上省里的同志把关,事半功倍嘛。”

  有道理,还把自己摘了出去,老王听明白了,该拿的功劳人家宫二到此为止,剩下的就没他什么事儿,人家不掺和。

  自己呢?

  想要功绩,就在谈判上,以前呢,老王是比较看不起宫二这种空降干部的,现在看来,人家同样不是简单人。

  光说这一手,就办得漂亮,不但最大的功劳落袋,还规避了风险,让出了舞台,谁不得说他宫市长识大体、懂实务?

  后边儿可不都是坦途,困难多多,王秘书长心里清楚着,想要拿到成绩,真的不容易。

  泽城眼下就是一个烂摊子。

  欠的拆迁补偿款该谁来掏?

  工程款呢?

  银行贷款呢?

  还有未经核实的私人借贷呢?

  指望人家浩宇全盘解决?

  别逗了,这次是鲁东求着人家,浩宇方面不是来做慈善的,下手轻不了,老王同志不禁替省里开始愁。

  勉强收回思绪,老王继续听宫二的,剩下就是小事儿,宫二只要求布置一个临时接待室,安静,整洁,大方,不需要太多的准备。.`

  王秘书长问了句,“需要准备午宴吗?”

  宫二略作思考后摇头说,“工作餐吧,石总是个务实的人,不讲究这个。”

  你说啥就是啥,老王也没多说。

  石锺按时抵达,他算是轻车简从,带了五六个人,第一会面,用不着谈太实际的,就是建立联系,为后边的工作做些准备而已。

  ※※※

  昨儿一夜,老邱都没睡踏实。

  林之清那老杂毛办事儿利索,三个医疗小组的人选都准备妥当,虽说是贵了些,可林之清也说了,这些事真有本事的。

  邱宏伟主要关注两点,一是本事得有,二十人要用着放心。

  三个人,岁数都不是很大,最大的四十三,小的才三十七,华夏传统医学里,自然是年岁越大越有本事。

  老邱质疑。

  林之清说的明白,老的人家不愿意动了,这些都是得意弟子,本事没问题,都是老关系,用着也能放心。

  “再说了,他们的作用是为了平时保养,真有毛病还得是大医院或者请他们的师父出来。”

  邱宏伟一听,就是这个理儿,接下了林之清递过来的简历。

  剩下的时间就是闲聊,老邱也说起了自己目前面临的困境。

  林之清听后,说,“这个事儿我也找人问问。”

  邱宏伟真没当回事儿,以为林之清就客气客气,他还是打算自己来办,那一套如果真的没机会,就放弃,毕竟京城大着呢,符合要求的房子还是有些的。

  老早的时候,老邱就从床上爬起来,他已经有了习惯,早上到街边儿公园遛早儿。

  昨晚没睡好,也没耽搁他。

  只是今天他没有心思去遛,事情压着,他踏不下心来。

  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现一条短信,是昨天晚上的,林之清过来的。

  很简单,‘房子的事情已经办好,对方明天会跟你联系。’

  哟,这是什么情况?

  老邱顿时坐不住了,在屋里转磨磨,按说是好事儿,可他就是想不出来林之清那老家伙是怎么办到的。

  事情很简单,明面儿上的房主不是真的用有人,肯定是背后有人,至于报酬,老邱估计就是那个经适房,老邱看人还是有眼光的,那个明面儿上的房主,看了一眼就知道,绝不是什么有底蕴的人。

  那一套房子搁在市面儿上,不过亿说不过去。

  两进的院子,地处皇家园林边儿上,尽享其幽兰之精致,再多要点钱也值,说白了,那是稀缺资源,想再找就太难了。

  不说别的,王老板自己现在住的那个院已经够好了,可跟人家那个比,差着档次,爆户与贵族就不是钱能衡量的。

  甭管怎么说,绝对好事儿,老邱心里石头算是放下了一大半儿。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太早,不合适,要不他真直接给林之清那货打电话问问,到底怎么个情况。

  事实上,人家林之清比邱宏伟还急,早早的就顶着门过来了。

  房子可以过户,但是条件有些不一样。

  第一,国内走赠予手续。

  第二,要求不写王落实的名字,换谁都行。

  第三,钱换成美刀,存到指定瑞士账户里。

  邱宏伟听完后,呲牙了,这事儿明摆着,“老板未必会同意。”

  林之清也明白,拍着老邱的肩膀说,“还是让王董自己决定吧。”

  王老实呢,最近对身体上了心,林国栋也给他提了醒,特意让小朱给他制定个锻炼计划。

  小朱连转身都没有,从手边儿的笔记本里取出一张纸来,这是上次王老实要锻炼时做的。

  王老实丝毫没有脸红,大言不惭的问,“还能用?”

  朱助理已经后悔了,忒不给老板脸啦,他应该是答应着,然后过上几个小时再拿来,老板这么一问,他立即改嘴说,“老板看看这一份,哪方面不合适,我好去修改。”

  王老实接过来装模做样的看了几眼,随口说,“你是专业的,你看着办吧。”

  小朱赶紧说,“那我再去弄弄。”

  在院里,不伦不类的打了一趟太极拳,连汗都没出透,王老实就结束了所谓锻炼,喘气的功夫,王老实暗自又一次下了决心,说啥也得把身体锻炼好,再这么下去,整个人就废了,特么的,大好生活还没开始享受呢。

  邱宏伟到的很及时,王老实正吃早餐,准备一会儿去美誉国际的。

  听完汇报,王老实的反应跟老邱猜得一样,“这个房子不要再考虑了,换一个。”

  房子再好,也得讲究个清白。

  三个条件都说明一个问题,这房子不干净,想来不知道是哪位大员的。

  真按照对方说的办,王老实就成了收脏的,以后真爆出来事儿,王老实就跑不掉,不但是污点,甚至还有可能被牵扯进去。

  为了一套房子,不值。

  “林之清没说是谁的?”

  老邱摇头说,“没有。”

  知道他也不会说,王老实也算是明白点其中的道道儿,“这个事儿就别在提了,就当没有过。”

  “明白,确实没有过什么。”

  “回去嘱咐下老林,让他嘴也严实点。”

  ※※※

  在美誉国际里,王老实挨个项目关心了进度,没什么大的问题,他也就不过问太多,从美誉国际离开直接回了前苏,有一件事儿,他必须要加快进度,那就是新墓地。

  林国栋能坚持多久,王老实心里真没底气,要是老林同志能有他表面上那么豁达,什么都好说,可以期待更好的结局。

  问题不是,这位林老先生并没有别其他人更坚强,按照他的心态,哪怕再好的治疗,作用也未必能有预期的那么好。

  在林国栋走完人生道路之前,把林子琪迁回来就成了当务之急。

  除了办墓地,王老实还有个想法,那就是到前苏谈判的地方露个面,表示下重视,不然从始至终老板都没出现,不科学,也不合理。

  在路上,王老实给老妈打了电话,问他们现在玩到什么地方了。

  电话一通,李梅同志就唠叨上了,意思就一个,她想回来,婚事的问题还得操办呢。

  王老实陪着笑说,“您这话说的,什么时候回来不是您自己说了算?回不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老妈不好糊弄,“臭小子,皮痒了是不是?”

  “您千万别着急,我正回村呢,您跟我爸说,事情没那么复杂,咱没必要。”

  话筒里换了人,是王嘉起,“事情解决了?”

  王老实回答说,“解决了,等您回来,我再跟您细说。”

  老爷子才懒得听,直接说,“解决了就好,跟我说什么。”

  电话直接挂断。

  午饭前,王老实回到前苏,在谈判驻地,他和双方代表见了面,脸皮特厚的表示了对谈判双赢的信心,说他有多重视这个项目,如何希望能够借此合作为华夏与美帝结成友谊之花。

  热情之洋溢让人炫目。

  段伟也在,他听着觉得自己脸烧,不明白里边儿怎么回事儿的想不到,可大伟知道啊,尼玛,这不要脸也得讲究个程度不是?

  他算是当面见识了王大老板这本事,不佩服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