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四十三,别想瞎了心

一千零四十三,别想瞎了心

  头一次见面没有预期的那么好,周浩鹏也还是满意的,能够说上话留了以后,算是良好开端。

  至于原想着的合作赚钱什么,老早之前,老周同志就熄了心思,他现在认为能够找到合适的机会更实际,合作?

  他份量差太远。

  隐约间,周浩鹏认为自己正处于考察期,若没有通过,自己之前的一切等于白折腾。

  人家王董倒是说过一起吃晚饭,老周又不傻,知道什么叫客气,什么时候可以实在,忙借口说自己已经有了安排,委婉的谢绝!

  王老实也没坚持,本来就顺嘴儿那么一提。

  出得门来好一会儿,周浩鹏才觉得自己平静下来,回身再看这栋大楼,脑子里不时回忆刚才说的每一句话,审慎自己是不是说错了。

  半响,他忍不住自嘲,‘没出息’,堂堂周总啥时候竟然还这么样过!

  叫了一辆出租车,他说了个地方,没再搭理司机习惯性的神侃,掏出电话来,接通后说,“兄弟,跟你说件牛掰的事------”

  “真没吹牛,就刚刚!”

  “你在哪儿?等我,这就到。”

  ※※※

  江北,历史悠久的一座城市,人杰地灵,文化气息浓的呛人,李璐家就居于此地。

  李家不是小门小户,虽然没有特别知名的,但都不算差,日子过得还都好。

  李父李母其实还没缓过劲儿来,王落实的父母要登门儿?

  无论如何他们都没预料到。

  如何接待是个问题,无例可循啊。

  要是自己闺女正经嫁入人家怎么都好说,不是啊,社会上一致声讨的类型,根本说不出口的,反正老李同志认为那是对不起列祖列宗的,偏自己又心硬不起来。

  以前只有气恼和憋屈,王家突然兴师动众前来,又让人不知所措,从心里说,李父很佩服,很难有人会这么想得开。

  现实早已接受了,人家登门,李父在琢磨是不是要通知自己的那些亲戚。

  他确实有些不好办,论自己那些近亲们,说实话,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未必就能顾着大面儿,哪个不懂事儿的跳出来说几句恶心人的话,闹不好就砸了场子。

  万一那样,后果难料,自己女儿还得在人家生活呢,另外,他比自己老伴儿明白一个道理,王落实那人有资本做些狠辣事情。

  不喊吧也有毛病,王家没想法?

  家里实际最后能下决心的还是老李同志,他几乎咬着牙拍腿说,“叫他们来!”那表情很决绝。

  通知人。

  订饭店。

  收拾屋子。

  准备水果等。

  两口子忙的不善。

  本来还打算去火车站接,又不知道车次什么的,问了闺女,李璐告诉他们,“就在家等着吧,已经安排好了。”

  敲门声,门外站着三个人。

  王嘉起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他算见过大世面了,也不免忐忑,好事变坏事儿的太多了。

  李家两口子跟王嘉起都担心那些亲戚们嘴上没把门儿的,也许说者无心,却给大家平添尴尬。

  万幸,整个过程都没出大格,甚至老李同志颇惊愕,好像从没有认识自己这些近亲一般。

  一个个的说话大气上档次,都很精明的躲开了需要避讳之处,净捡好听的说,文化层次立即升到极致。

  不光是李璐她爹,王嘉起和陪同而来的老邱都忍不住纳闷儿,这不简单哟!

  说白了,他们一时都没跟上思维变迁,如今的时代,人心就是如此,千百年来,活着与活好些都是终极追求,古语说饱暖思‘音域’就是对人性最直白的总结。

  错了没有?

  肯定不是错,自然规律而已,能填饱肚子和吃香的喝辣的就不是一回事儿。

  如何能够活得更好呢?

  不复杂,只要比别人多占些资源,最简单有效的途径就是拥有其他人所不具备的渠道。

  社会前进的脚步逼迫每一个人都千方百计的钻营,任何可能的都能变成可利用资源。

  就说李家这几个亲戚,但凡不傻,肯定能明白李璐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王落实是谁压根就甭介绍,华夏的价值观受现代元素影响,早乱的不像话,但能赚钱绝对拍得上号,自古就说得通,像他这样特别有钱的,一举一动比别人要受关注的多。

  站台上的事儿,短短时间里,就传得沸沸扬扬。

  如今人就在跟前儿,哪儿还有不懂的。

  这就是最好的资源,不用特别专门去如何,稍微能利用丁点,或许就受用无穷。

  不为别的,就当为自己,说几句不讨厌人的好话多轻松,恶心人又能有什么好处?

  皆大欢喜!

  ※※※

  周浩鹏面带喜色,不是捡了钱包,主要是这货想通了些许关节。

  他要见的人是个发小,如今在京城部位里混了个位置,级别不高,但很有用处,就是见了地方上的高官也未必用放低姿态。

  这类的人分两种,有远大抱负的会注意积累人脉,打交道的时候就讲究的多,拿捏起来张弛有度,另一种就恶心人了,他们就没打算什么进步,留京熬资历的,卡起人来心黑手狠。

  老周要见的就是后一种,除非特别的人,没朋友。

  谢春利,金融管委会某办公室副主任,副处级,其祖父与周浩鹏祖父系旧识,小辈儿也没断了联系。

  工作中,谢春利算是有关照,相对的,周浩鹏也没小气,符合华夏某些行为规则。

  见面的地方很普通,但很格致。

  两人见面是在茶室,茶艺师准备妥当就很有眼色的退出房间。

  周浩鹏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桌子上,推给对方,“上次那事儿挺顺利的,别嫌少,就是咱哥们儿点意思。”

  没有丝毫客气,兴许是习惯了,也没打开看,谢春利直接拿起来塞进包里,抬眼看看周浩鹏问,“你真去见他啦?”

  “滨城的张书记介绍我过去的。”周浩鹏没直接回答,反而转了个圈儿。

  谢春利没说话,开始喝茶。

  稍微缓了会儿,谢又说,“他那边儿可没什么你能借上力的,人家办事儿也用不到咱这层次,你可别想瞎了心。”

  他倒是明白,跟周浩鹏差不多,知道些轻重,想从王落实身上挣钱不易。

  周浩鹏点头表示同意,“我没动那个心思,就是认识个牛人罢了。”

  p:就冲火匠这更新的速度,那些还能坚持看书的、偶尔投推荐票的、竟然还打赏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好吧,说谢就外道了,告诉你们一件大好事儿我已经不咳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