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96章 二百九十六,论功行赏

第296章 二百九十六,论功行赏

  曹仓舒与白老大没白忙活。【】

  王老实不是那种光占便宜不出血的主儿,尤其是他以后几年还有可能用得着人家,因此,他在曹老板那个项目上很是用了心,一些事务上的环节也很照顾仓舒地产。

  白老板那里也没落下,他给白老板指了条赚钱的道儿,开汽车四s店,既可以赚钱,又抬身份,绝对符合白老板那种半黑不白的身份。

  汽车和地产,这两个行业都是支撑国民经济的产业,在未来很多年里,都是上升势头很猛的,抓一个在手,就足吃足喝了,王老实的回报,绝对算重礼了。

  只不过眼下还看不出有那么重来。

  王老实不是要他们感激一时,而是持续性的,两个人越赚钱,也就越发显得王老实真厚道。

  两个专业老混混不是王老实的护院,没所图就上赶着巴结,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人好事儿,有利可图就不一样了。

  王老实也知道,自己将来各种事儿都不会少,不是所有事儿都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能解决,邪的歪的也少不了。

  从内心讲,王老实就没把他们当朋友,保持一定的距离,相处的时候,一定要有分寸,近了不行,远了更不行。

  以后一旦他们出了什么事儿,王老实必须有把握把自己摘出来,干干净净的,就算现在和将来老曹和老白都玩儿规矩上岸了,可之前他们底子就落下了根儿,看多了的王老实最清楚不过。

  王老实从来就没打算介入所有赚钱的行业,轻松的指点几句,又装了逼,还落下了偌大人情,相比两个老混混无赖的效力,太值实了。

  大小事儿都可以随意些,但绝不能落下话儿把,和这两位打交道的事儿,王老实绝不会假手他人,多一个环节,就多一份风险。

  王老实说事儿的时候,绝对都是含糊其词,甚至连故事比喻之类的都用上了,反正明面儿上抠字眼,绝对不能找到王老实身上。

  事儿办的好坏,就看两位老流氓的悟性如何了,不过话说回来,正经儿事儿,两个未必能顺利参透,但冒坏水的那些个,两个人都是本行,专业级的,稍加点拨,就领悟的明明白白,办的妥妥当当。

  邱鹏那事儿,就超出了王老实的预期,简直就是惊喜了。

  至于林大姑那里,人家揣摩的也到位,用的手段也不轻不重,用王老实自己的话说,办的太讲究了,缺点就是挑不出毛病来。

  可王老实挡着林子琪的面儿说不急,两位一时竟然猜不出王老板用意来。

  也没避讳林子琪在,白老板低声跟老曹说,“得问明白喽,别办岔了。”

  确实得问明白了,不光是白老板这么想,曹仓舒同样也嘀咕,计划已经当故事讲过了,催着的也是王老实,突然说不急了,啥想法,是改主意了,还是不满意?

  王老实也注意到两人表情的不自然,此情此景,他们两个真憋得慌,别的都好说,林子琪这妞儿就在一旁坐着,你让人怎么说话。

  不问清楚了,回头有了错招儿,那算谁的?

  两个专业人士办的这个事儿很讲究,王老实极为满意的。

  将来一旦事儿出来了,顶了天就是作风问题。

  你老林家有本事卖孙女,就该有觉悟承受这个损失。

  要有本事呢,作风不是事儿,能压下去,官职保住算你林家厉害,但也绝对恶心的你林大姑一家不得安宁。

  林家没那个金刚钻,霍处就得挪窝儿,咱华夏一向厚道,作风问题也就是换个清水衙门挂起来,弄个什么调研员之类的,提前养老去吧。

  你林大姑又恶心了自己,还白忙活了一场,这气也够出的了。

  两个老混混这招儿忒合适了,不着痕迹的招数,简单实用。

  在临走的时候,王老实特意说,“别多心,挺好的,别处岔子就行。”

  两人这才安下心来。

  才回到家没几分钟,王老实还打算和林子琪到葡萄架下陶冶下情操的,宫亦绍几人就杀到了,逮着王老实就走。

  刘彬还嘴花花,“三嫂子,你自己个睡吧,今儿三哥是回不来啦!”

  林子琪羞的直接拿苹果砸过来。

  几人坏笑着拽起王老实跑了,直接杀到了一个酒吧里。

  一进门儿,王老实就腻歪,他是真不喜欢这地儿。

  因为几个人都不是嗜酒如命的人,干脆弄了瓶红酒应付事儿。说来也没什么正经儿,意思就是最近王老实忙的有些离谱儿,跟大伙聚的次数太少了。

  闲言碎语的聊了几句,宫亦绍问起考察团的事儿,“我说落实,咋想起弄这个考察团了,你自己看看,连老带小的,有这样考察的吗?”

  关海军在一旁撇撇嘴,“别糟践考察这个词儿,明摆着,这小子是论功行赏呢。”

  刘彬问,“这怎么话儿说的?”

  王老实笑呵呵的说,“要这么说也对,不跟你们说瞎话,这浩宇打底的时候有些张扬了,过犹不及的道理你们都懂,现在摊子铺开了,这个形象得扭转。”

  关海军觉得这里面儿有些别扭,忍不住问,“那也得是从地产商那头转吧,怎么也轮不到这些人啊。”

  从商业角度来说,关海军说的对,可结合下国情就偏了,王老实说,“自打有历史记载以来,咱国人就习惯了自上而下,这样办顺当。”

  宫亦绍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轻声说了句,“牵强。”

  刘彬说,“这得花多少钱啊?靠,真有点扯,用那个钱,咱得喝多少酒、泡多少妞儿?”

  王老实一瞪眼,“你丫又找别扭不是?话不能这么说,赚钱就是为了花,花出去翻倍赚回来,那才叫真会花钱,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着啦?还不是为以后着想,人情这玩意儿,用一会就少一层,咱时不时得添一层,以后用着也硬气。”

  刘彬一缩脖子,小声嘀咕说,“我就那么一说,看你一大推,也不嫌累的慌。”

  这话气得王老实真想直接拿瓶子把他脑袋砸明白点。

  关海军赶紧打岔,换了话题。

  王老实这会儿大概咂摸出滋味儿来了,今儿就不是喝酒来的,而是奔着考察团这个事儿。

  瞅了瞅几个人,十有**是关海军这小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