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三十九,不管不问可不行

一千零三十九,不管不问可不行

  铁路是个封闭的系统,与地方没有同属关系。

  单纯从业务上来说,铁路部门可以完全不鸟地方政府,甚至好多年代是可以拿捏的。

  后来经济挂帅,交通先行。

  铁路就是最大的交通,不仅如此,庞大的铁路职工队伍也需要生活,这些有钱的大爷搁在哪里都是宝贝,沾边儿的都要抢。

  于是看人不抬眼皮成了某些人逐渐养成的习惯。

  时代发展了,某些情况却要掉过来看。

  谁有钱就容易强势,地方经济发展了那么多年,铁路系统却因为包袱沉重,脚步蹒跚起来。

  双方之间的关系有了很大变化,特别是东部的经济发达地区尤为明显。

  铁路到地方上说话不能高高在上了,相反,他们仰仗地方的太多了,硬不起来了。

  铁老大的底蕴还有,却不得不低头去求地方上。

  后来事情多了,干部交流频繁后,铁路和地方才琢磨过味儿来,‘闹腾啥,丫的咱特么是一家人啊!’

  滨城铁路系统很憋屈,不是局,而是段,和滨城一样,距离京城太近就是得吃亏。

  滨城铁路方面接到豪华包厢的申请后,第一反应就是扯淡。

  当惯了大爷的他们压根就不想搭理,若不是老邱实在不是忒差劲的人物,都进不了他们的办公室。

  几乎不经过脑子,负责接待的那哥们儿就呲着牙告诉老邱,“邱总,我们真没有,你就甭惦记了,要不我给你订几个软包吧。”

  在他看来,这是已经给足了面子,那是看在信封上。

  老邱没慌,气定神闲的冲这位笑,等人家得瑟爽了才温言细语的说,“高部长,我看您呐还是问问刘段,没准儿有呢。”

  “刘段?”姓高的怀疑的看着老邱,心里有些别扭,拿领导压我?

  有心不给脸,可信封真厚啊!

  不要啦?

  已经揣进了兜里,高部长真心舍不得,平时也有些油水,这么足迸的可不多,少说一个数!

  得啦,有那玩意儿在,啥舒服不舒服的,老高脸一转,“邱总您稍等,我去看看刘段在不?”

  老邱会拿捏,略欠身,“高部长多费心吧。”

  整个上午,老邱都在滨城段里没挪窝。

  李秘书的电话绝对好使,就算如此,要办成这事儿,相当麻烦,需要协调的关卡多且不易。

  这就是华夏,事关地位性质,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比如王老实这次想要的,压根不是钱的事儿。

  某些群体强力保留的特别服务,不许别人染指,是彰显群体权力和地位的主要方式,外来人想要,那就是等同于破坏他们的核心利益。

  所以,必须由他们群体内的人办才行得通。

  老张就是内部人,还是说了算的那种。

  他的秘书很大程度上能代表他的意思。

  一个电话有点不够。

  半截腰滨城段又请李秘书往京城局里打个电话。

  混这口饭吃的,李秘书懂,这是人家局段要共享张书记的人情呢。

  事情终归办成,老邱喜不自禁,人还没出大院就给王老实报喜。

  王老实倒还好,“行,我知道了,回头别忘了给李秘书多预备点东西。”

  老邱自会去按照老板要求去办。

  想了一下,王老实又给李秘书打了电话亲自表示感谢。

  人家李秘书多明白,笑着说,“瞧王总说的,多大点事儿,以后用得上,你就直说,又不是外人。”

  呵呵,心照不宣。

  ※※※

  京城国贸三期。

  七九餐厅,国内顶级用来装逼的地方,在这里想吃顿像样的饭挺累,也麻烦。

  但这家店的老板抓住了大多数人的心理,就可着劲儿的让人装,效果大大的好。

  比如吃顿牛排,说什么澳洲和牛好,可能是真好,相信作者君,那种区别很大程度上是从业者拔高出来的,目的是抬身价。

  还说七九餐厅里,吃那个牛排必须提前一天预定,因为按照餐厅的说法,京城是没有货的,得现调货,全程空运。

  这么一来的饭得多牛掰?

  于是,来七九的人趋之若鹜,求人办事儿吃个饭若不来这儿装一装都不好意思。

  周浩鹏进京了,他办事儿细致,没冒然的直接去找王老实,原因是他仔细研究了一番后,有些麻爪,无从下手啊,他能干的,人家都用不上。

  他要找个更明白的人聊聊,开发下思路,也知道这位好这口儿调调。

  七九餐厅,五十二号桌,就他们两人。

  对面儿的人很享受,周浩鹏却完全没感觉,牛肉吃在嘴里也就那样,为了气氛才配合着说些名词儿应景。

  饭没白吃,周浩鹏总算明白了自己要面对一个啥样的神人。

  嘬牙花子了,跟他以往遇到的都不像,差别相当大,他也庆幸自己没冒冒失失的闯将过去。

  周浩鹏相信,按照自己过往的习惯,事情一定会砸。

  可问题还在,自己咋弄,完全放弃吧又不甘心。

  饭后,两人往外走,过道上遇到了几个人,周浩鹏心里有事儿没在意,他旁边儿的那位捅了他一下。

  “看到刚才那个年轻的没有?”

  周浩鹏猛的回过神儿来,下意识的回头看,只见了个侧脸,一闪而过,足够惊艳了,赶紧问,“那是谁啊?”

  “嘿嘿,王落实媳妇,漂亮吧?”

  周浩鹏瞪圆了眼睛,真是巧啊,转而又叹口气,碰见了又怎么样,没用呀!

  恢复了心神,周浩鹏特佩服同伴的厉害,“人家媳妇你都认的出,牛啊!”

  那位挥了下手,悻悻的说,“以前没人认识,不过现在都知道了。”

  稍加解释,小周同志后悔了,上次京城王老实那次盛会他没卖力气,或许他早就认识了王落实也说不定。

  可能是觉得小周失神,那位大拿毫不奇怪,拍了拍周浩鹏的肩膀,猥琐的低声说,“甭惦记了,咱没戏,再说,气质那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关上灯鬼才知道-----嘿嘿。”

  周浩鹏没敢接话。

  另一个房间里,郑婕和闺女继续她们的晚餐。

  当娘的和女儿性子区别很大。

  唐唯不大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她更喜欢在家里简单吃点什么,然后找一本好书,捧着杯热茶静静的看。

  但她妈不是,和过去不同,郑婕越发讲究档次。

  诸如七九餐厅这样的,她就喜欢。

  “我听你爸说落实最近很忙,你也该多打几个电话问问,这么不管不问的可不行。”

  唐唯傻傻的看着自己老妈,有些哭笑不得,这次老妈过来,某些个地方好奇怪。

  P:火匠在这里愿大伙儿身体健康!身体健康!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