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三十八,没谁可以例外

一千零三十八,没谁可以例外

  “我知道有一种国际专列用的豪华包厢,应该能联系到吧?”

  说良心话,几个人里,见多识广的还得人家司家瑞。

  “领导专列忒招眼,也实在太困难,那种豪华车厢还是可以的,整个车厢就几个独立包厢。”

  老司进一步解惑,他真担心王大老板脑子一热,弄出过大的动静来,华夏很多例子都证明一个道理,败亡都是从无休止的膨胀开始的,很多东西还是讲规矩的,虚无的东西代表了绝对身份,华夏尤其讲究这玩意儿。

  华夏人中一直就有用某些东西来代表特殊意义的传统,而且滋要开头儿,就会有种停不下来的奇葩,司家瑞觉得都纳闷儿,那些人为啥缺心眼儿到奇怪。

  他不希望王老实也走上那条不归路,犯禁绝逼是死路。

  王老实多明白,立马拍了下扶手说,“就它了,老邱,你抓紧时间联系,如有困难可以找李秘书帮忙,我会事先跟他说一声。”

  总算有了明确目标,还有了上限,就在滨城老张这儿搞定,不能超脱范围,老邱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

  几个人也心中安定,王大老板还是那样。

  司家瑞突然回滨城好理解,他实在没预料到王老实在几家公司的举动,而关键时刻,他却久留京城不归,颇有让人怀疑的基础。

  跟老板耍心眼儿不是不行,得有限度,过了就是逗闷子,那样儿的没一个好下场,傻子当不了老板,到了一定程度的大老板必然是人精儿,没事儿都能琢磨出点深刻含义来,想要混得好,得悠着点。

  所以,老司第一时间赶回滨城。

  还得是过家门儿而不入,直接坐到老板面前。

  就是为了给所有人传递一个信号,我老司已然紧跟老板步伐,啥事儿都没有。

  老而为妖说的就这货!

  表达完概要表达的,司家瑞当然不会多待,跟老邱等人先行离开。

  钱四儿历来是住在王老实这里的,人家钱总亲近老板,谁都清楚。

  跑到滨城的原因,钱四儿和司家瑞有些相似,都敏锐的发现了端倪。

  不同的是,人家司家瑞是自己琢磨的,钱四儿这货没那个脑子,他公司里的人里也没有,就算有,也不敢开口说。

  是别人提醒了钱四儿。

  赵宏进。

  三番五次后,钱四儿还是觉得自己不该彻底断了与赵宏进的联系。

  特别是他接到了一封信,是赵宏进写给他的,说了一些如何联系的方式。

  公开见面儿是不行的,打电话也没有,至多是发个短消息,还是弄的很复杂。

  比如这一次,他们两个是借着吃饭的机会,一栋大楼里,两家不同的饭店,见面儿是在另一家饭店的包间里,反正跟电视里特务接头意思差不多。

  钱四儿问为啥?

  赵宏进也不解释,只说这样免麻烦。

  钱四儿就是得到了赵宏进的提醒,紧赶慢赶跑到滨城来。

  王老实笑了,他拍着钱四儿的肩膀想告诉他,四儿想多了,他那个小公司压根就没在计划之内,说白了,属于阴差阳错才诞生的,等于就是特意给钱四儿弄的没啥区别。

  说句难听的话,钱四儿把整个公司都败光喽,王老实都不带眨眼的,大不了再投点资源给他弄一摊,因为钱四儿是个兄弟,不是下属。

  区别大大的。

  当然,王老实对钱四儿学会了这么多,还是高兴的,必须得鼓励,“放心吧,别想那么多脏心烂肺的,原来怎么着还怎么着。”

  四爷心中大定。

  “对啦,三哥,我怎么觉得老赵不对劲呢?”钱四儿又开始作死,自己刚舒坦了,就奔着别扭来。

  王老实蹙眉,心里叹了口气,他本来不想说的,钱四儿还是问出口了,不过,这也正是钱四儿安身立命的品性。

  “以后你还是别跟他联系了,免得把自己搭进去。”想了想,王老实警告钱四儿,这个话他本来想让刘彬说,赶到这个茬口儿了,就直接说吧。

  “为什么啊?三哥,我就不明白啊?”钱四儿眼珠子瞪得溜圆,蹿了起来,一脸的懵逼。

  伸手下压,让钱四儿坐下。

  “你也不看看他跟的那些货,有一个好鸟儿吗?”

  钱四儿依然追问,“那他们还能怎么着?”

  “怎么着?”王老实冷笑,“他们干的那些没***儿事还少?你觉得弄个意外很难?”

  钱四儿语塞,“我------”

  他自己没做过,却听别人说过。

  路是自己走的,到了现在,王老实都想不出他还能如何辗转腾挪出活路来,除非有强有力的人来把他拉出泥潭。

  有人会吗?

  反正王老实觉得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做。

  或许赵宏进恨他,王老实不认为是仇恨,两人从一开始就不在同层级上。

  为了赵宏进去跟那些个货死拼,王老实想不出自己凭什么。

  盘算了一会儿,他觉得赵宏进的机会和时间真不多了,当他最后一丝利用价值消失之时,恐怕也就是他的意外时刻。

  “我怎么觉得不至于啊?”钱四儿还是给赵宏进留了学幻想,或者说他也不信。

  王老实翘起腿来,淡然的说,“有些事儿不一定要知道,事到如今,老赵没被开掉,他还那么跟你联系,就足够说明他自己有准备了。”

  还有句话他没说,赵宏进一定知道点什么,恐怕离不了黎晓左右。

  为了自己安全,把不确定因素扼杀,王老实觉得自己也会不犹豫的做。

  沉默了一会儿,钱四儿抬头说,“三哥,咱帮帮他吧。”

  又是寂静。

  王老实同样不是冷血,只是想要保住他,除非把那些人连根拔起。

  有机会吗?

  没有可能,自己犯不上搭上那么多。

  无论到哪里,赵宏进都没有生机。

  王老实摇头,低沉着说,“可惜啦。”

  “唉!”钱四儿重重叹了口气,两手搓了又搓,“老赵跟我说,这辈子都别怀疑三哥的任何决定,那我就安稳了。”

  嘿,有点意思,王老实嘴角微微抽动,你丫有这个想法,那早干嘛啦?

  钱四儿拿眼偷看,王老实没任何表示,不禁失望,后边儿还有半句,他没打算说出来,赵宏进不后悔。

  后边儿,两人没再赵宏进的话题上继续,说起钱四儿的经纪公司来。

  说是满意,王大老板还是掰着手指头数落了一番,华夏社会的浮躁是因为失去了正确的精神追求,官方所说的价值观并不深入人心,全是嘴上说,自然也造就了社会上诸多问题。

  王老实拿着啤酒罐,眯着眼跟钱四儿说,“四儿,还是那句话,你那些人得管好,不服管的就废了,没啥舍不得,没谁可以例外!”

  P:又一次出院,这次护士妹纸心狠手辣,取个血加上输液,用了八针,火匠已确认小鲜肉标准已经变了------nt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