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二十,请勿较真儿

八百二十,请勿较真儿

  奥运临近,京城的交通治理也日趋严格,比起以前顺畅了不少。

  一路上速度不快,但也没堵。

  王老实一直在向外看,奥运气氛正在京城整个城市里被烘托出来,还有一个变化,路上的警察多了不少,还有数不清的志愿者。

  通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正好发生了车祸,本来按照华夏的特点,会围拢不少人,在有序指挥下,并没有造成拥堵。

  王老实忍不住叹口气说,“咱国家就怕认真,较起真儿来,就没有弄不成的事儿。”

  邱宏伟呢,也知道老板心情不好,赶紧陪着笑说,“这不是挺好,说明咱国家是有潜力的。”

  “恰好说明过去我们做的不够好,糊弄别人的时候,也在骗自己。”

  进了林家的家门儿,王老实脑海里曾经想象的几种场景都不在。

  邵丽大妈在厨房里忙活,至于老林同志,连个影子都没有。

  王老实跟着邵丽进了厨房,看意思是在做馅儿,他疑惑不解的问,“人呢?”

  邵丽好像没事儿人一样,头都没抬,“去打牌了。”

  顿时王老实整个人凌乱起来,昨天还哭得死去活来,今儿就这样啦?

  王老实忍不住说,“还去打牌?”

  邵丽平静的说,“要不干吗?”

  “咱是不是得商量下怎么治病?”

  邵丽又低头忙活,很随意的说,“老林说了,那事儿我做主,他配合。”

  行,王老实心里真佩服,林老头儿这想得开?

  也好,只要保持这个心态,神马病都是孙子,屁也算不上。

  “您这是做什么?”

  “馅儿饼。”

  “哦。”

  “中午你就跟这儿吃。”

  “成。”

  “------”

  邵丽手上麻利,王老实哪怕想装着帮忙,都插不上手,只能看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跟着聊,好像林国栋病的事儿完全没有一样。

  弄得王老实时不时的怀疑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总算踏实下来,王老实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跟邵丽说了说,然后小声试探着说,“我觉得目前的治疗程序有问题,不对。”

  邵丽一怔,然后微笑着问,“有什么不对的?”

  眼下华夏乃至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模式,检查结果一出来。

  第一,手术,甭管是不是有用,想来一刀再说。

  第二,放疗加化疗,美其名曰杀死癌细胞。

  第三,大量的各种抗癌药,国产的不行就来进口的,遇到条件好的,再整什么伽马刀。

  等人折腾的差不多快咽气,也没钱的时候,医生会很和蔼的提醒病人家属,别那么多忌讳了,想吃点什么就吃点吧,遇上不会说话的,还告诉你准备后事吧。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信息技术的腾飞,海量的信息被无数人传播到网上。

  过去不同,老百姓信息来源太狭窄,传统媒体也受利益集团的影响,很多领域上的事儿,老百姓就是弱势群体,他们没有专业知识,更没有可参考的信息,只能跟着医生的话走。

  哪怕到了08年,互联网技术得到了极大发展,不过在王老实看来,还依然处于布局阶段,真正能够改变世界的影响力也仅仅在积蓄力量的阶段。

  王老实不同,他前世的时候,已经赶上了大潮涌起,就他那个工作,除了在网上看点乱七八糟的新闻,基本上就没多少活儿。

  关于过度医疗的文章和理论,他看了不少,尤其是癌症。

  滨城因为重化工生产基地的原因,是全华夏癌症的高发区,一度高居榜首。

  就比如,手术治疗,其实很多医学专家并不赞同通过手术来治疗癌症,那是对人身体免疫机能的摧毁。

  更恐怖的就是所谓放化疗,在杀死癌细胞之前,先杀死了健康的正常细胞,这一招后,就完全把人的生机掐灭,再无希望可言。

  还有那些药物,不能说没用,但最大的作用还是助纣为虐,让癌细胞彻底战胜人的免疫恢复机能。

  最后,一系列治疗手段,等于是让病人在痛苦不断中失去生命。

  此治疗模式的日渐成熟,也成就了癌症的威名赫赫,有一种说法,王老实特别赞成,癌症患者有两种死法,一是给治死,二是给吓死。

  精神崩溃后,人体的各种有序抵抗疾病的功能也跟着失去。

  在王老实看来,正确的做法,不是去杀死癌细胞,而是帮助人体内的正常细胞更加强大,让它们去把癌细胞消灭掉。

  相对西方的医疗体系来说,咱华夏的医理更讲究道理,治标和治本之间,华夏的才符合自然规律。

  邵丽一直安静的听王老实白话,一开始是没当回事儿,后来脸上认真,最后是凝重。

  等王老实显摆完,邵大妈讶然,问,“这些你都是哪儿听来的?”

  王老实嘿嘿一乐,说,“我自己琢磨的。”

  要多不要脸有多不要脸,多少有良心的医学专家总结出来的东西,他嘴一张,跟人家站到一个高度上了。

  眼下全世界的医疗系统和各大制药企业为了保住他们巨大的利益,非常严厉的控制各种研究成果,不让这些观点流传出去。

  能够有王老实这个概念的少之又少。

  邵丽收回笑容来,说,“和你说的差不多,我们准备的治疗方案也是,子琪她爸的心态很好,他会按照大夫制定的计划照常生活,并没有打算到医院去手术。”

  一听这个,王老实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来之前,就担心无法说服邵丽,毕竟他说的那套玩意儿还比较新鲜,更没有证实,哪怕是以后,庞大的利益聊条依然统治着癌症治疗的绝大多数市场,反对的声音微乎其微。

  从感情上,王老实不忍看着林国栋最后被折磨的没有人形,毫无尊严的离去,而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去改变,恐怕将来他没有脸去见地下的林子琪。

  不过,他也对哪儿个专家有这个能耐好奇,就问,“您是从哪儿找的专家?”

  邵丽说,“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算是自学成才吧。”

  王老实问,“家学?”

  邵丽点头。

  王老实好像明白了,这事儿恐怕并不是邵丽的风格,只有老林同志才干得出这么生猛的事儿来。

  他几乎能想到昨夜的情形,邵丽同志哭天抹泪的劝自己丈夫配合治疗,估计打狗劝夫的戏码都得有。

  而林国栋同志风骨硬,就是不想那样窝囊的苟且偷生,理论他不懂,却会自己拿主意,就是信服老祖宗的,哪怕时日不多,他也得痛快儿的活完这辈子。

  以邵丽的交际范围,去找个合适的高手,真不容易。

  可是她有那么多叔叔伯伯们,那帮老家伙但凡活着的,都是其中的高手,谁不认识几个专门给延年益寿的能人,哪个可以活到现在?

  王老实不放心,又问了一句,“高人?”

  邵丽点点头。

  王老实问,“已经见过啦?”

  “还没有,约的是明天。”

  王老实想了下说,“明天我也跟着去。”

  邵丽很想拦着王老实,可又怕伤了王老实的心,就点了头。

  林国栋回来时,王老实观察了下,真佩服,人家还跟没事儿人一样,原先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开饭时,林国栋非要喝点酒。

  邵丽拗不过,只好去拿酒,可桌子上没菜,她又到厨房去整。

  餐厅里就林国栋还有王老实,当便宜女婿的真琢磨着说点啥,林国栋开口了,“落实,我这病你也知道,说不定哪天就走。”

  “您别这样说,肯定------”王老实一听不对,要安慰。

  林国栋摆手,脸上刚才那种淡然已经换成了凝重,他这表情,让王老实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是装出来的,这样更要命。

  “其实你能做到现在这个份上,我很满意,子琪命薄,说实话,没有了子琪,我们俩也就那样,我倒不怕死,就是挂念子琪她妈,算起来,我窝囊了一辈子,就一件事儿做得骄傲,娶了她。”

  王老实心里是感动,老林同志说起心里话来,真是让人绷不住,俗话说患难见真情,又或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林国栋瞅了一眼厨房那边儿,一脸的不舍,继续说,“既然你还认我们这个爸妈,我就不说外人话,我走之后,你得替我和子琪好好照顾她,这辈子真是苦了她。”

  王老实就没说话的机会,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节奏一直在林国栋的掌控中。

  他很想告诉老林头儿,按照这个治疗方案,他很有可能存活很多年,甚至都有治愈的可能。

  邵丽没给他机会,端着两个小菜从厨房出来,话题戛然而止,林国栋再次恢复了他那已经有仙风道骨的模样。

  从林家出来,王老实自己都不知道今儿来干吗的,折腾了一上午,就弄明白一件事儿,林国栋这人挺爷们儿,却没有想象中那么超脱。

  后边儿的事情实在复杂。

  ※※※

  整整一天。

  石锺在自己办公室里窝着不出来,也不见人,告诉秘书,谁来也不许见。

  夜色降临的时候,小石同志终于稍微恢复了点神智,他把电话开机,找通讯录。

  他想了不少,就是没想透,王老实为啥这个态度。

  太超出他的预料。

  石锺打算找个人商量,挨个数,没一个合适的。

  唯一能放心说的就是他老丈人,石锺还不敢说,说了怕自己老丈人想不开。

  其他人,石锺不知道谁行。

  到了晚上,他恢复,是因为他想起一个人来。

  不敢直接打电话,而是发了短信。

  回了,“什么事儿?”

  石锺说,“我想见你。”

  回,“现在?”

  石锺说,“是,现在。”

  回,“有什么事儿不能电话里说?”

  石锺说,“还是当面儿说吧,电话里说不清楚。”

  十几分钟里,电话一点动静都没有。

  石锺忍了又忍,他是真不敢放肆,只能等,哪怕对方不回消息,他也不大敢去催。

  终于,回,“去哪儿?”

  石锺赶紧说,“您决定地方。”

  稍许时间,对方回,“南二环,典藏时光。”

  石锺松了一口气,立即说,“我马上订座位,去等您。”

  对方回,“我订吧。”

  石锺没坚持,人家这么说,肯定是那地方不大一般,自己订不上。

  ※※※

  在典藏时光里,石锺只等了几分钟,吴楠悦就到了。

  服务员引领吴妞儿坐下,然后立即职业的奉上单子,吴楠悦没接,“来一杯柠檬水。”

  “好的,您稍后。”服务员礼貌的离开。

  石锺点了一壶茶,其实他压根就没喝,光抽烟了,吴楠悦嫌弃的扇了扇,石锺也懂事儿,赶紧掐灭。

  “说吧,什么事儿?”

  石锺知道吴老板的脾气,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归纳总结,用最精炼的语言叙述一遍,还把自己老丈人的选择以及王老板的反应也说了。

  吴楠悦一直没插话,也没问,就这么听着。

  “事情就这么个情况,吴董,我是真没办法了,只能麻烦您。”

  吴楠悦撇撇嘴,心说这王老实还真是够了,竟然把人家给折腾成这样,别看她没有跟王老实见面,但该知道的事情,吴妞儿是知道的。

  “事情很简单,你按我说的做就行。”

  石锺其实心里怀疑,就是不敢表现出来,眼巴巴的看着吴妞儿。

  吴楠悦从本心来说,不大愿意跟石锺单独坐在这里说话,没别的,就是别扭,不舒服。

  “你和老牛是想做那个项目?”

  石锺连忙解释,“不是跟我岳父,我认为浩宇可以做,也应该做,现在浩宇正处于瓶颈期,投资方向多元化已经刻不容缓------”

  吴楠悦不耐烦的摇摇头,“不用跟我细说,我自己明白。”

  石锺强行把话憋在心里,遇上这样的,就得委屈自己,他早已经锻炼得不赖。

  服务员把水端了上来,吴妞儿端起来,小口抿了一下,放下后说,“这个事儿呢,你直接去找宫亦绍,告诉宫亦绍,是他让你去的,就谈那个项目,剩下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石锺傻了,这样也行?

  “吴董,合适吗?王董那里------”

  吴楠悦叹口气说,“他现在是顾不上这个事儿,今儿早上不是给你们脸色,是他真有更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