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三十七,人心在前

一千零三十七,人心在前

  GS公司上下气氛紧张。

  王落实丝毫没留情面严厉批评了公司过往的经营活动。

  他还指出‘没有危机感就是GS最大的危机!’

  真不知道这帮人哪儿来的勇气沾沾自喜,停滞不前竟然当稳定来说,好意思?

  刘美娟满脸通红,几乎都不敢抬头,作为公司的执行官,她是不合格的。

  王老实来之前其实没打算说太多,高冷的听,冷漠的说,决然的走,用姿态逼迫刘美娟团队自己定生死。

  只是他不经意的瞥见了刘大姐眼角的鱼尾纹,他心软了。

  所以,他语重心长了,“创新是做大公司的唯一出路,忘记了竞争,就是淘汰自己,没人会等着我们进步,只有自己逼迫自己前行,GS的机会和时间不多了,希望诸位知耻而后勇,下次,我还坐在这里,是为你们庆功!”

  全场起立,鼓掌!

  王老实也没坐着,看似士气是起来了,但真的效果有多少,他也不知道。

  他没在GS做过多停留,也拒绝了刘美娟吃饭的邀请,“饭就不吃了,刘姐,多花些心思在公司上,危如累卵啊!”

  刘美娟默然,只是点了点头,王老实的话或许只有她自己能完全理解。

  无论怎样,王老实自认为算对得起她了,给了时间,给了机会,更给了空间。

  若还不能扭转,想来也不用说什么了,正如老爷子说的,该有的雷霆手段不能少。

  ※※※

  二老到查家的所为,王老实是知道的,他只能庆幸,自己的爹娘是那么的给力。

  换成那不明白儿的,指不定添啥乱,不是危言耸听,就王大老板办的这事儿,国内也好、国外也罢都不算啥,更得瑟的大有人在。

  但绝大多数人处理相互关系时基本都不怎么样。

  遇上好一些的,装聋作哑,总算不太过分。

  若是有些没人性的,做出事儿来都欠收拾,说白了就是找个生孩子的机器,主要目的是开枝散叶或者改良家族基因什么的。

  对待女方,只有一个方式,拿钱解决。

  尊严神马的少有人放在心上,甚至这个社会都被带歪了。

  钱是好东西,在某些人眼里,就没有不能用它办的事儿。

  事实上,钱真不是好东西,把人心都给染脏了。

  王家绝对是靠谱儿的,用古语形容,是诗书传家才行的。

  王家此举,把钱放在人心前边儿。

  根本用不着满处嚷嚷,王嘉起和李梅的举动必然被有心人知道。

  王家会得分的,谁也得挑起大拇哥!

  厚道,讲理。

  表面上,四个长辈儿相谈甚欢。

  查家留饭,王家没拒绝。

  北方习惯用饺子来表达重视和接受。

  查家自然不会例外。

  四个人里,就王嘉起当惯了甩手掌柜,他也特意积极剥蒜,反正就算以后查家天天吃饺子,一个月不用再剥。

  一顿饭彻底拉近了两家的距离,芥蒂不会就这么没了,但绝对是好的迹象。

  查芷蕊得到消息时,满脸都是开心,喜滋滋的还多吃了不少,吓得保健大夫紧张了半天,好说歹说才让查妞儿消停。

  她给王老实打电话,那股子兴奋劲儿绝不是装出来的,王老实也能从中咂摸出查家老两口子是满意王家做法的。

  反正他是没想到,别说,老爷子就是高。

  王嘉起端着茶壶没说什么,根本就像没听见王老实一旁不停的好话连天。

  只有李梅没绷住,挤兑了她儿子一句,“滚一边儿去,要不是为了我孙子,哼!”

  这就对了,王老实嘿嘿的坏笑,此番回家实在太值了,搁在心里一直没头绪的事儿迎刃而解,比解决各公司的问题还让他痛快。

  平时啥也不干的王老实也当起了小二,跟在自己老妈后边儿当杂役,献起了大殷勤,嬉皮笑脸的样子让二老哭笑不得。

  “啥?还去她家?”王老实一听老妈的话,就像被踩了尾巴一样,扎了起来,脸上阴晴不定,憋着劲儿说,“不用了吧?”

  李梅告诉喜滋滋的王老实,他们准备去李璐家,让王老实有所准备,不在眼前儿,得准备些,没李璐的配合,就这么去不合礼节。

  去查家,王老实没觉得哪儿不好。

  换到李璐家,王老实有些含糊,区别明显。

  他的迟疑立即引起了王嘉起的不满,“怎么?两家还不一样?”

  没辙,王老实选择妥协,低声说,“要不我派人把他们接到滨城------”

  话没说完,王嘉起重重的哼了一声,特不给留脸的反问,“姓李的就比姓查低一等?”

  妥妥的抬杠,其中的微妙您老人家能不明白吗?

  王老实心有微词,可不敢说出来,只能换了个说法,“他们家太远了,您二老身体怕受不了颠簸。”

  “说得你多孝顺一样,我跟你爸动弹不了啦?”李梅就讨厌别人说她老,一听就来气。

  投降吧,王老实略一斟酌,说,“这样吧,您总得容我安排一下,也不光咱家,还有这一路上。”

  王嘉起是个讲理的,点头说,“行,你抓紧吧。”

  回到自己的院子,老邱跟老李已经在候着,还有两个意外的人,司家瑞和钱四儿竟然也在。

  一个说办完事儿回来的,那是老司。

  另一个是过来看三哥的,钱四儿。

  肯定是扯,王老实也懒得较真,让他们先一边儿闲着去,自己跟老邱和老李说二老要去南边儿的事儿。

  从伦理上说,应该是自己跟着去,李璐也得在。

  现实是很困难,只能像去查家一样,唯一不同是,之前查家不知道,这次李璐她家提前知晓。

  李璐的父母如何,王老实不是多清楚,属于不确定因素,真让他一碗水端平,只能嘴上说说,甚至,王老实自己都不信老妈能端平。

  人心是世上最难琢磨的。

  老邱跟老李帮不上,只能他和李璐去沟通,让李璐搞定。

  多年来,不受自己掌控的事儿越来越少,尤其是涉及到家,屋里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王大老板的烦躁。

  剩下的其实都好办。

  爸妈不愿意坐飞机,要坐火车,这是他们那一辈人最基本的思维定式。

  王老实嘱咐老邱说,“想办法弄个专用车厢,事先别露。”

  很难,老邱却没丝毫犹豫点头答应。

  一千多公里,王老实的要求已经摆在这儿,而且必须完成。

  不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就必须用特殊资源来想办法。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