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三十三,你若敢,就别进家门

一千零三十三,你若敢,就别进家门

  此番回滨城,几个事儿甭管最后如何,进展都还可以,尤其是药丸子检查结果让王老实心安了不少。

  攸关的大事儿。

  在滨城,有一所中医药大学,其中有科研实验室,技术水平相当不错。

  刘美娟一直代表王老实赞助,所以,人家办事儿特上心。

  药丸子里没啥激素之类的黑心材料,按照那位老教授的说法,药方子应该是古方,滋阴为主,大可放心。

  王老实没想到这位表姨如此靠谱儿,至于男女比例的问题,他觉得已经无须多虑,反正那玩意儿是好东西。

  借着一家子心情都不赖,王老实把压在心头的那大事儿吐撸出来。

  说完,王老实少有的一脸委婉,坐在那儿等着判决。

  屋子里安静的史无前例,墙上挂钟的指针声清晰可闻。

  别看王嘉起没言声,王老实能特别清楚的看到老爹的复杂心情,老爷子没暴起给自己一巴掌,迹象不错。

  老妈的反应和预测的差不多,有些懵,估摸着是一时不晓得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根本说不清的这事儿。

  王老实知道这时候,自己得夹起尾巴,甚至都尽量让自己的喘息声小一些。

  老爷子平时不怎么做主,都听老妈李梅的,甚至别人都觉得是胡闹,他都只笑笑而过。

  今儿不成,王老实说的是大事儿,当家做主的必须是王嘉起,老王家多少代都没丢过的规矩。

  有个查芷蕊也就算了,毕竟是老早就存在的人,说句不讲理的话,比唐唯还早,估计唐家也会装看不见,这又闹出个李璐来,也怀着了,老两口有些接受困难。

  老头子面无表情的问,“你打算怎么办?”

  还有选择吗?

  王老实知道自己说啥都是废话,怎么解释都该抽,只能拣着有利与自己的话说,“我想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月份差不多了。”

  王嘉起严肃起来,又问,“再说?哈!你倒简单!唯唯呢?你想过如何跟她交代吗?”

  没法交代,现代社会了,道德规范如此,事情做了也就做了,却永远不能拿到明面儿上说,谁也不成。

  老妈刚想替王老实说句求饶的话,接过王老头一个眼神儿过去,李梅叹了口气,闭上嘴。

  一家人的谈话延续到深夜才在李梅的劝说下结束,所谓的劝说也是水平不高的和稀泥,或者说老爷子其实早就等这个台阶,王老实也期盼老妈出力来着。

  他敢挑明说出来,就是倚仗隔辈亲这个亘古不变的道理。

  别看老爷子没完没了的替唐唯伸张正义,但在王老实的理解里,纯粹是老爷子在帮唐唯巩固地位,警告王老实不许乱来。

  至于早就知道的查芷蕊和新冒出来的李璐,他们想法应该不会很多,老头子还好点,李梅恐怕心里早就按捺不住要有两个孙儿辈的喜悦。

  她根本不想费脑筋去考虑查芷蕊和李璐在家族里的地位,那是丈夫与儿子的事儿。

  回到自己的院子,王老实长长呼出一口气,总算熬过去了。

  接下来几天,王老实也没得啥好脸看,老爷子态度端正,老妈就不是了,话里话外都在扫听男孩还是女孩儿。

  王老实对老妈如此清新脱俗的神经极佩服,关于男女,他真没在意,查芷蕊和李璐似乎也没刻意去找人看。

  李梅倒无所谓,憋着笑意说,“男孩儿有男孩儿的好,女孩儿有女孩儿的耐人肉。”

  本来马上就顺利彻底过关了,王老实一句话又惹了祸。

  他打算让查芷蕊去港岛生,李璐留在南岛。

  “不行,南岛就算了,港岛算什么?”老头子也就动作还没暴跳如雷,眼珠子瞪得那个圆。

  不光是王嘉起,李梅同样摇头,非常坚决,而且说话更狠,“你若敢,就别进家门。”

  为难了。

  王老实可是谋划了好久,也算是图个万里有一。

  他把这话悄悄说给自己老子听。

  王嘉起冷着脸数落,“你这都哪儿来的想法,幼稚!咱家完了,谁又能逃到天边儿?逃了又能怎么样?看多啦你,收起你那小心思,脚踏实地点好。”

  一家子又商量了半天,王老实也彻底放开了手,您二老开心就好,他还就不信自己扛不了这个家!

  港岛不去,南岛也不能留,那里生活环境不错,但医疗实力弱了点。

  暂时还是瞒着,当鸵鸟吧,摆出来忒没脸,盼着唐唯她们家顾及脸面。

  等到预产期的时候,王老实和老妈过去,王嘉起不去,这也附和滨城的风俗,儿媳妇生产,公公是不露面儿的。

  还有王馨,原本她该到场,新生儿的衣服都是她拿着并递进去,如有可能,也是她给穿。

  李梅坚持不让王馨去,王老实没说什么。

  ※※※

  王老实在前苏好几天了,身位华夏未来的掌舵人王冬云竟然才知道。

  消息来源是村里还是滨城俱乐部都不重要了,王冬云心里五味杂陈。

  不应该这样。

  最近她压力非常大,那新一直花大力气在查华夏未来,她是知道的。

  从心里她比较反感那新,总觉得他阴冷。

  王冬云也知道自己手下有些人办事差劲,但总认为都不是外人,就算差点,不会坏规矩,当年他王落实说过‘水至清则无鱼’,她很认可。

  现在咋就变了呢?

  她想不通,去了一趟京城,话没说出来,就让王大老板给吓了回来。

  人在滨城好几天了,没跟自己联系,难不成是传递什么信号过来?

  王冬云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思前想后,她给张嫣打了电话,“小张,我听说落实回滨城啦?”

  张嫣倒没多想,“是的,王总,王董在前苏村呢。”

  王冬云嘴角抽了抽,继续问,“今天王董有重要安排没有?”

  “要不我帮您问问?”

  王东云反应过来,这不合适,自己可不能把事儿做外道喽,立马挤出笑声来,说,“不用了,我自己给他打电话吧。”

  见面、吃饭?

  没问题,王老实一口答应,还特贴心的提醒王冬云把在滨城的几个高层都叫上。

  结束通话,王冬云心里使劲儿扑腾了好久,她觉得王老实话里话外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没错儿,王老实就是成心的,那新说的事儿,他不能完全放任,必要的提醒应该有。

  不是有句话说‘勿谓言之不预’么。

  P:最近总低烧,状态不行,将就着看吧,也不是不想停下来歇着,实在也没别的可做了,除了每天的步行运动和吃药,就写点东西来消磨时间,打算写好点,实在没能耐,呵呵!呵呵!今儿本该骂小鬼子的,后来一琢磨,那帮畜类骂了也白骂,还是省省力气吧,胡言乱语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