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二十九,想吃肉自己撕咬

一千零二十九,想吃肉自己撕咬

  宫副主任全名宫亦绍,也叫宫二。

  这货最早是个小纨绔,后来进了国企,也没当啥正经事儿,纯混日子,后来呢,瞅着别人赚钱,这厮心眼活泛起来,灰的白的杂在一起,趁好时候,攒起了不薄的家底。

  自打认识王老实后,他那破人生发生转变,混进了人民干部队伍。

  鬼知道这二货脑袋哪里开了窍,愣是折腾出了动静。

  甭管是不是自己人,都要说一声‘丫就是个坑货。’

  真不是埋汰他。

  宫二的办公室布置的很有格调,还要夸一句,当朝政府对待自己时绝对足够好,设施条件都是拔尖的,花钱压根就不会眨眼,特别是京城这边儿。

  筹委会还没完全成立,人员就已经占用了一个很大的建筑群,一个字儿,豪!

  喝着茶,抽着烟,皱着眉,手里还有一份文稿,一上午,宫二都没看多少字儿。

  倒不是他懒,实在看起来滞涩难懂,他心里已经骂了好几次,若不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宫二都怀疑王老实故意弄出来这个来逗他玩儿。

  这一摞资料是王老实亲自送来的,说是最近一段时间的研究成果,让宫二自己先琢磨着,‘一定要吃透啊!’。

  临走王老实从宫二办公室里顺走了不少东西,美其名曰是帮其净化道德品质。

  看到王老实扔下的东西,宫二当时是美得冒鼻涕泡,还是自己人给力,知道自己着急,没多少天,这就给送了过来,呦西!

  系统大工程,如果简单易懂才不对,宫二是有这个思想准备的,却万没想到复杂得有些丧心病狂。

  宫二有心把王老实喊回来仔细问问,又觉得不能,人家王老实刚可说了,‘最近一段时间多花心思在上面,你得按照你们的规矩去理解、去解释,有领导问起来别按照原文照搬。’

  王老实当时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伤人,不懂装懂犯大忌。

  忒有道理。

  眼下可是大好局面,他虽说是副主任,书记却是兼职,人家是高配的,仅有个办公室在这边儿,人很少过来,主任也是如此。

  筹委会很重要,但谁也不傻,那是几年以后才可能有的地位,一朝天子一方向,政治生命都有限,几年是个不能浪费的阶段。

  就算宫二,也是因为王老实的暗示才撞了进来,吴二叔若倒霉,又或是该城计划夭折,宫二就亏死。

  已经把自己捆在这座虚幻中城市上,宫二只能顶着风前行。

  使劲儿搓了搓脸,这辈子几乎是头一次如此投入的看文章,宫二拼了老命。

  能否成为吴二叔股肱之臣就指望这事儿啦!

  ※※※

  老全信步走进了姬总休息的地方,其实就是办公室不远处的一个院子。

  两人是一路的,自然就没有客套,姬总直接递给老全一份材料,不满的说,“看看吧,遇上事情就来哭爹喊娘,一点不知道收敛。”

  华置!

  老全看了几眼,心里就有了数,也知道姬总为啥不悦,那些‘华’字头儿的宝贝们做事太恶心人,有好处是从来不放一丁点,遇到困难却躲开,让国家替他们抗,去背骂名。

  至于收获么,没有人民的一毛钱,实在是举世未有的咄咄怪现象。

  不光是姬总,几位前任都挺无奈的,打不得骂不得。

  臭不要脸啊,看完了材料,老全同志都觉得姬总只是生气,实在是心胸够宽广,搁自己,绝对要骂娘的。

  全总又想起昨天王老实跟自己念叨的事儿,可不就有华置的影子?

  这小子够滑,不沾那帮‘臭够石’省太多心。

  姬总揉了揉额头,问,“老全你怎么看?”

  牵扯到米帝的苹果公司,做出任何决定都要慎重,全总明白,恐怕这就是姬总喊自己过来商量的原因。

  斟酌了一番,全总还是叹口气说,“华置的要求过分了啊。”

  姬总点头,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倒不是说苹果是啥好东西,米帝的那些大企业里同样没好玩意儿,此番却不同,华置与苹果之争很可能会损害华夏在世界上的形象。

  不是可能,以歪果仁的尿性,是肯定。

  院子里有个小水池,里面养了不少锦鲤,两人靠近时,鱼群凑了过来,石桌上就有饵料,喂了食,姬总心情略有好转。

  “我记得苹果公司跟那个王落实不是合作的挺好吗?”

  老全与王落实关系如何很多人都知道的,当然,不明着说出来是厚道,姬总能这么问,也是因为他与全总之间特殊关系。

  “我听说过一些事情------”

  老全还是向着王老实的,拣着靠谱儿的说了些利于王老实的话。

  最近连续好些事儿似乎透着奇怪,王老实也把自己的怀疑和判断跟老全讲过。

  透过现象看本质,老全无疑要比王老实强,他更要比王老实知道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全总根本不怀疑,这就是有人没按好心,挖坑要害人。

  可能是担心王老实受影响,他没确定的告诉王老实。

  但趁着机会,老全跟姬总说了。

  姬总停下脚步,扭头看着老全,惊疑不定,良久才说,“有些人啊,给他们的父辈丢尽了人,若不是------”

  某些话是不能说出口的,哪怕姬总身居要位也不行,上下起伏了好几下,姬总有了决定,伸手从老全手里拿过那份所谓的申请。

  全总没说话,拿眼神儿瞄着。

  “想吃肉就自己撕咬去,没得要别人去打猎。”

  姬总的话等于是定了调子,老全倒无所谓,反正王老实把自己摘得干净,只要没跳进去,甭管怎么着都没事儿。

  全总是智囊,该有的不能少,略思几秒,说,“我担心万一闹起来,米帝又会借机生事。”

  姬总点点头,“虽说于大局无碍,却也容易引人刮噪。”

  稍一沉吟,姬总又叹口气说,“算了,随他们去,就算没有那些事,米帝也不会消停,他们铁了心转向这边儿,咱们总要面对的,就恨那些人,只知道添乱。”

  米帝霸道惯了,就越发担心别人强大,华夏过好了日子,他们自然就不舒坦,必须得找事儿恶心人,要阻碍华夏前行。

  老全想起王老实这几年来几次讲课时说的,忍不住说,“怕是都让那小子说中了。”

  两人摇头对视一笑,对王老实,欣赏还是有的。

  全总又从姬总那里拿回文件,语气轻松的说,“我回头儿敲打一下华置那边儿,别过火就随他们先折腾。”

  姬总点头。

  P:明天入院,这章早点发出来,第17次化疗,有些不科学了,医生的意思是火匠身体能抗就接着做下去,我整个人有些不好了,情况到底如何也没个准话儿,到底要到哪儿?藏着掖着瞒着有意思?咱又不是想不开的主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