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94章 二百九十四,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第294章 二百九十四,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京师大哪怕是放暑假,留校的人也不少,尤其是那些立志考研的人。【】

  唐唯白天一般都在图书馆里复习,晚上才回蓝水美苑去。

  王老实紧锣密鼓的安排各项事务,做好自己短期无法回来的准备。

  唐唯这里也要见个面,发了短信,约了晚上一起吃饭,唐唯没反对,也没答应,就回了句,‘看吧!’

  华夏语中,‘看吧’这个词儿最不靠谱儿,蕴含的意思非常复杂,怎么说都说的通。

  王老实没往复杂了想,直接把车停在图书馆楼外,发了条短信,‘我在图书馆楼下等你,不着急。’

  这话真够损的,不着急,干嘛说楼下等啊。

  等的无聊,王老实摇下车窗,点了根烟,才抽了几口,就有一个女生站到了跟前儿,瞅着王老实。

  王老实纳闷,自己好像不认识她,问,“找我?”

  这个女生模样倒也过得去,算是那种可以昂首挺胸的,看看王老实,问,“是来找唐唯的?”

  王老实没承认,问,“有事儿?”

  那女生说,“没事儿,就是认识下,看看唐唯眼光如何。”

  王老实拿那种眼神,也就是很不屑的那种,扫了对方一眼,说,“看完走吧。”

  说完,王老实就要摇上车窗,遇上这种有病的,别跟她较劲儿,不理她最好。

  那女生似乎毫不在意,笑着说,“别急,我叫张娜,跟唐唯算同学————”

  王老实抢了一句,“肯定不能算朋友,后会无期!”

  然后摇上车窗,别过头去,不再看对方。

  那女生伸手敲了敲车窗。

  王老实直接发动车子,然后往后倒车。

  叫张娜的女生很神经的冲着王老实笑了笑,然后又跟着来了个飞吻,扭着小腰,踩着猫步走了。

  王老实这个郁闷,怎么碰上这么一神经病,真不知道她脑子里长的都是什么型号的。

  再扭头,看见唐唯站在楼门口,正瞅着呢。

  得,王老实算明白了,刚才那妞儿肯定跟唐唯有过节,恰巧也知道自己的存在,故意的,就是为了气气唐唯。

  小儿科,王老实心里鄙视,有本事来个火辣的,露个胸或者直接来点激烈的,刚才那段屁都算不上。

  肯定就一没见识过社会的小白,无聊,无能,无知。

  不过刚才也够悬的,要是自己立场不坚定,傻乎乎的跟对方聊上几句,没有倒车那个环节,还真说不好。

  唐唯走过来,直接开门上车,王老实偷眼瞧了瞧,虽然故意板着脸,嘴角显露出那一丝笑意是有的,心里大安。

  “我一点都不急,多等一会儿没事儿,你按照自己计划来。”王老实算是把自己节操全卖了,很有一种厚颜无耻的风骚。

  唐唯没搭茬儿,问,“找我干吗?”

  王老实一听不是风头儿,就说,“怕你吃不好,来带你吃顿好的。”

  又补了一句,“补补。”

  唐唯说,“那就去吧。”

  小丫头这劲儿头子,越发的让人摸不透了,王老实轻踩油门,车子顺利滑出去。

  驶出校门,王老实问,“有想吃的没有?”

  唐唯摇头,说,“随便吧。”

  王老实说,“女人不能说随便。”

  唐唯鼓了鼓两腮,扭过头看车窗外面,不理人。

  王老实乐了,唐唯这丫头,估摸着不知道瞎想什么呢,小脾气也培养出来了,嘿,真是有意思。

  没办法,哄吧,王老实也学会了厚脸皮不要脸之类的,唐唯倒是想绷着,结果没几句就绷不住笑了出来。

  这人就不能得瑟,有时候真收不住,王老实说到兴起,直接嘴滑了,“————要说这木瓜也是好东西,有营养,特别是女的吃了,对胸的效果老好了————”

  唐唯听了,白了他一眼,说,“还能要点脸吗?”

  不过这次唐唯不是真生气,王老实也笑了,丫头不生气了,别看说的厉害,其实没有。

  既然说给唐唯补补,自然就是吃点好的。

  王老实直接带着唐唯又去了那家煲汤很好的餐馆。

  拿着菜单过来的服务员一看到王老实,就是一愣,再瞅瞅唐唯,她脸上表情更古怪了。

  上一次王老实带来的是林子琪,已经漂亮的不像话了,结果今儿这个不正经的又换了一个,似乎更胜一筹。

  反正这妹子认定了王老实不是个好人了。

  这里上菜快,尤其是煲的汤是早准备好的,唐唯坐那儿,看着服务员一道道汤端上来,菜真没几个,就点了几个清爽小菜,就没点吃大餐的意思,低声问王老实,“就上这儿来混水饱?”

  等一份美容滋补靓汤上来,王老实给唐唯盛了汤,端给她,说,“别小看了这几个汤,都是有讲究的,你现在复习累,天也热,就是要这种温补,我给弄一盆肉,那才是害你。”

  虽然心里不大信,唐唯还是安静的拿起勺子,小口喝着汤。

  看着唐唯喝了小半碗儿,王老实才开口说,“过些日子,我要去趟美帝那边儿,可能没办法陪你考试了,你考试的时候,我可能不在,我会安排好人。”

  唐唯抬头问,“你安排什么?”

  王老实说,“那边儿的学校我会找人打招呼,咱不欺负别人,但也不能受欺负。”

  唐唯鼓着嘴说,“至于吗?”

  她这份自信值得鼓励,却不该得到支持,考研是个说不清的事儿,或许大部分是好的,但藏污纳垢的也不少,他也相信唐唯不会为了考研而去出卖什么,可事先把危险扼杀了,总归是好的。

  王老实笑着说,“放心,我就是防患于未然,主要还是要看你的实力,考不好,说别的没用。”

  唐唯听了,这才露出笑摸样来,拿起筷子夹菜往嘴里放。

  吃了几口,唐唯放下筷子,问王老实,“你去美帝是去见查芷蕊吗?”

  王老实说,“是公司组织的商务考察,有机会就见见,不凑巧就算了。”

  唐唯‘哦’了一声,没再问。

  王老实拿过唐唯的碗,把剩下的汤倒掉,换了一个汤给她盛了些,放到她面前,才问,“刚才那个张娜跟你不对付?”

  唐唯想了下说,“我也不知道,平时没怎么接触过。”

  哟,邪性啊,那娘们儿什么意思,勾搭自己?是玩儿欲擒故纵?还是什么新路数?

  甭管是想恶心唐唯,还是想从自己这儿得到什么,就冲着今儿的那几下,她都不是什么好鸟儿。

  除非唐唯没说实话。

  王老实有点恼,这得问问,若不是跟唐唯有过节,再有下回,那张娜要是舍得死,我就舍得埋,自己不介意装傻直接办了她,然后一脚蹬开,钱都不给,丫的,看她还得瑟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