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二十六,小看了那小子

一千零二十六,小看了那小子

  正经的高人,不但能运筹帷幄,还要在迷雾中会抽丝剥茧,将最难的变成反掌观纹般容易。

  形容这事儿不难,很少有人容易做到。

  王老实正在试图做那个高手,最近的事儿不少,联系起来似乎不大复杂,偏在华夏又大不同,很多情况极有可能蕴含着其实扯不上的意义。

  他大体上是有谱儿的,就还差拨开最后那一层。

  思考很累,也需要运气,更要时间来积累。

  确实有那么一群人,被鼓动着,他们还都觉得自己是那拿钓竿的,稳坐钓鱼台。

  名字就不提是谁了,按照王老实脾气是不想交际的,编号吧,傻A、傻、傻D、傻E、傻~B四男一女,加上赵宏进,六个人坐在了一特有情调的地方等人。

  傻~B很注重外表,只要闲下来就会努力去修补一下,在旁边儿的赵宏进看来,底子太差了,她一边儿欣赏自己的手指,一边儿略带不耐的抱怨,“这黎晓怎么回事儿?真以为自己是公主还是格格?”

  完全没有所谓的尊重,跟以前赵宏进看到的大不相同,也算饱经社会洗礼的老赵没言声,时间长了后,他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该学会闭嘴。

  谋傻其实也不在乎,不过还是矜持的提了句醒,“净瞎逗,估计她有事情吧。”

  “有事儿不能打个电话?”

  立即有人反怼过去,“你敢当着你爷爷的面儿打电话?”

  “再说了,你那电话可以用?”

  “我------”

  赵宏进心里暗自新鲜,真有那么多规矩啊,以前还以为是他瞎说------

  一想那人,他神情黯然起来。

  几个人都不再谈论伤面子的情景,转而低声谈论一些所谓的隐秘事儿。

  赵宏进突然觉得不大舒服,这几个货都在努力做出洋鬼子那种贵族范儿,平时也是这样的,他还觉得挺像,今儿无论怎么地,咋看咋不伦不类。

  是不是有范儿且不提,他们倒是猜对了一个事儿,黎晓真不敢打电话,她让她爹给收拾了。

  钱四儿找吴楠悦之后,吴总没敢贸然有啥举动,直接和黎晓谈肯定不成,那丫头没准儿就直接撕,还是让她家大人说合适,但她需要考虑自己以啥身份,关系忒微妙,玩不好是会惹麻烦的。

  等了好几天,她才觅得良机,跟她二婶去医院看望某老大爷,故意晚走了一会儿,碰到了黎晓她妈,略谈了几句。

  告状不是技术难度多高的事情,大伙儿小时候多数都干过,谁也别谦虚,肯定有,那叫打小报告。

  吴楠悦就这么耿直了。

  黎晓就在这天打算去和某些傻碰面儿前,被她老子叫住。

  和一般的家长不同,黎晓她爹气势大不同,几句话就拿住了人。

  黎晓全吐撸,没敢隐瞒什么,当然,她也没觉得哪儿不对。

  “以后少见他们。”黎晓爹惜字如金,直接给了这么一句,然后又指着楼上,“好好反省一下。”

  黎晓差点哭了,她的手机在家里根本用不了,不是不敢,技术上就做不到,几个傻货还等着主心骨呢。

  爹跟闺女之间透着神秘,都说是小棉袄来着,也是,亲闺女,咋说都是道理,吴二叔就不能像老黎那般,他得搂着点。

  吴楠悦是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侄女,脾气秉性还有点特色,只要不是绝对原则的事情,吴二叔基本都滋当没瞅见。

  这一次其实也是,他没打算插手,却拦不住人家吴楠悦来找他。

  现在老吴同志很忙,当然,这是表象,他必须做出这个事儿很多的样子,却几乎很少真沾手什么大事,有道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恪守原则是生存之道。

  华夏历史长河中,最后一刻功亏一篑的事儿不算少。

  听完吴楠悦的细说由来,吴二叔也忍不住乐了,他摆手随意的说,“放心吧,老黎不糊涂。”

  韬光养晦,这词儿绝不是褒,实在是华夏文人变通的真实写照,多没羞没操都能说成很伟大的样子供后人景仰。

  大多数真实情况就是实力不济,让人压着不敢抬头。

  老吴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心态也摆的挺好。

  至于那位黎同志,他坚信,对方一定和自己相似,不会做出孩子般的可笑事。

  发现自己二叔不大在意,吴楠悦有些情急,忍不住说,“那些家伙怎么办?就任由他们胡闹?”

  吴二叔摇头看着吴楠悦笑,好半天,看得小吴要闹了他才说,“你呀,太小看那小子了,只要他自己不乱,谁又能动得了他?”

  吴楠悦撇撇嘴,二叔那胸有成竹的模样不够唬人,她不大信。

  吴二叔没给她继续那个话题的机会,换了一个令吴楠悦不喜的事情来说,“你打算什么时候退出来?”

  虽然不情愿,吴楠悦清楚那是绕不过去的坎儿,如果没有意外,等的就只有时间了。

  还有多久?

  三四年的功夫,不算短,也不长,眨眼儿就过。

  “等差不多了就辞职呗。”口不对心是肯定的,吴楠悦没奈何,她拗不过大规矩,任性在这事儿上不好使。

  吴二叔当然知道自己侄女不痛快,装作不知,接着问,“你没跟他说,好有个准备。”

  “他?”吴楠悦鼓着嘴儿,语气里都是嫌弃,“就像您说的,他心思鬼着呢,怕是早有准备了。”

  屋里静了一会儿,吴二叔略带深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楠悦,二叔不说虚话,家里,最亏的就是你了。”

  一想这些年来的经历,吴楠悦鼻子有些酸,她努力止住,挤出点笑模样来,摇头说,“不是的,二叔,我懂的,相比得到的,我得到的更多。”

  唉!

  吴二叔心里叹口气,他希望吴楠悦是真的能想通,跟普通的百姓相比,类似吴楠悦她们这样的是得到了其他人不能企及的资源,可也失去了很多真性情的宝贵。

  “对啦,你二婶------”

  话才开始,就让吴楠悦机敏的打断,“二叔,这种事儿可不该从您口里说出来啊!”

  吴二叔忍不住拿手指着自己侄女,“你这丫头!”

  ※※※

  几大傻等了好久,终归还是没见着黎晓的面儿。

  傻~B撅着嘴起身,眼睛她自己个儿都不晓得往哪儿搭,“咱也甭瞎耽误功夫了,下回吧。”

  另一傻扭头看向赵宏进,“赵总,你最了解王落实,怎么才能让他上手?”

  赵宏进确实了解,他不得不承认,“我怕他已经看出来了。”

  几个人几乎同时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