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一十七,做人得讲良心

八百一十七,做人得讲良心

  时候不早,王老实安排人准备晚饭,也不用麻烦,弄点面就成。

  回到屋门口儿,宫二推门出来,光线昏暗,也能看得清他脸色还不大好,但比起刚才来,已然大大改观。

  王老实抽出一根递给宫二,帮他点上,问,“给老爷子打的电话?”

  宫二斜着眼儿瞅了瞅王老实,点了下头。

  王老实这货有时候就欠抽,问,“挨骂啦?”

  宫二又点头。

  王老实也不问了,转而说,“嫂子知道你回来吗?”

  宫二呆了呆,赶紧又掏出电话来,上一边儿汇报思想去。

  没大功夫,宫二回来,重重的叹口气说,“你想知道老爷子说的什么吗?”

  王老实赶紧摆手,向后退了一步,“别跟我说。”

  人家根本就没准备听他的,自顾自的说,“老头子骂我是猪脑子。”

  这个------可以,王老实心里挺赞成的,他也觉得宫二就不该这么来找自己,此事怎么干都不划算。

  心里这么想,嘴上没言语。

  宫二似乎有被点化的意思,语调特深沉,继续说,“老头子说,我先不是宫亦绍,也不是王落实的哥们儿朋友,应该是鲁东省的干部,骂我没有全身心的融入到鲁东。”

  此话让王老实顿时一呆,他打开始就没往这边儿想过,人家老头儿说得似乎真的很有意境,道理上完全对。

  宫二抬起头来,看黑漆漆的夜空,脸上那个深沉沧桑的劲儿,是个小姑娘来,都得五迷三道的,杀伤力十足,“说我从一开始就没把自己当一个鲁东人,思想里只有政绩和升官,像我这样的,做出再大的成绩,也是空中楼阁,没办实事儿、正经事,就得不到百姓真正的认可。”

  必须得肃然起敬了,王老实觉得宫家那老家伙肯定是立场特坚定那种,哪怕现在社会上乱七八糟,他还是坚持正道,讲正经的原则。

  王老实也感触了,插了句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爷子经过的多,看得明白,讲得透彻。”

  立马,宫二的嘴脸转换一百八十度,脸上变换成五彩的,说,“老爷子又说,你跟王落实商量个什么劲儿,浪费时间------”

  “高瞻远瞩,言简意骇!!”王老实立即挑起大拇哥来,老爷子说话就是讲理。

  看着王老实那一脸的得意,宫二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老子点了赞,果然没说错,对这货就别存什么好心思,来直接的。

  “老头子的意思是,这事儿就直接拍给你,不行也得办!”

  ‘尼玛,个老不死的......’王老实刚才还喜笑颜开,现在直接僵住。

  宫二走的时候,得意洋洋,丝毫不在意王老实那委屈的眼神儿,还拍了拍王老实肩膀得瑟,“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我尽量帮你。·”

  王老实给丫一白眼儿,顺便亮出中指给宫二看,那货脸皮之厚无人出其左右,自然不在乎。

  剩下王老实一人坐在屋里看着材料呆。

  论困难程度,不大。

  王老实就是不想自己碰。

  琢磨了半天,王老实把东西扔一边儿,给老牛打了一电话,“老牛啊,还没睡呐,这么回事儿,有个项目,我觉得不错,适合你,明天有空上我这儿来一趟,嗯,对,我看了,重在稳妥------”

  这坑人的王老实,也是不着调。

  ※※※

  王老实安心的去睡觉,老牛就不行啦,嘴里念念叨叨的,他老婆实在受不了,“你睡不睡?不睡就到书房去,别影响我。”

  老牛没生气,乐呵呵的说,“有好事儿!”

  牛夫人微微叹口气,自己老头子是什么人她最清楚,心里搁不住事儿,要是不让他说痛快喽,谁也别想安生,另一个,老牛年岁不小了,当老伴儿的自然要关注他的身体,老来是伴儿么。

  “什么好事儿,跟我说说?”牛夫人换了语气,也从床上坐起来,让自己半躺在床头,看着自己老头子。

  什么好事儿?老牛压根就不知道,傻笑着摇头说,“还不知道呢。”

  一句话差点没把牛夫人噎死,立即瞪圆了眼睛,数落老牛,“你成心的是怎么着?不知道?那叫好事儿?”

  难得今儿好脾气,老牛往自己老伴儿那凑了凑,脸上还堆着笑说,“虽说不知道,可也差不了,你知道刚才谁打电话来吗?”

  “谁?”

  老牛得意地说,“王落实,王董。”

  他?

  牛夫人还真认识,也知道那是个大人物,自己老头子跟女婿与那个王董关系非常不错,家里生意这些年也跟那个王董关联匪浅。

  看自己老婆子一脸的疑惑,老牛故意顿了顿才说,“王董约我明天见面,说有个项目给我,你说不是好事儿?”

  老牛媳妇就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妇女,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家里人身体健康,顺顺利利的,对钱的态度不能说不在乎,却绝对排不到位去,老牛的好事儿在她心里也就一般。

  “行,是好事儿,那你还不赶紧睡,明儿去见人家王董时你没精神,多失礼数。”

  老牛一听,对,还是老婆子想的周到,可自己这状态一丝困意也没有,想睡都费劲,想了下说,“你去给我拿片药来,要不真睡不着。”

  牛夫人一脸的无奈,安眠药是管用,可那玩意儿对身体没好处,只是自己老头子真睡不着,也不行,回头犯了血压,更急人。·

  就算喝了药,老牛也辗转反侧了好久才勉强眯得着。

  老牛这么兴奋也是有理由的。

  长久以来,跟王老实走得最近就他们三人,老白,曹老板,还有他。

  如今,老白已然是华夏院线大佬,跺一跺脚,电影界都得晃动晃动的主儿,他能走到今天,还不是王老实给出了道儿,一路扶持下来的?

  再说曹老板,别看各种榜单上不显,那是曹老板还是当年的性格使然,其实真翻翻家底儿,眼下国内那些大地产商里,不说别的,最实在的就是现金流,谁能比得过老曹?

  曹老板咋起来的?

  跟老白一样,王董给推起来的。

  自己呢?

  不能说王老实不照顾,风景山庄,包括入股浩宇,女婿当上浩宇总裁都跟王董脱不了干系。

  还有跟那俩货拼凑弄得物流公司也算个事业。

  可总得说起来,老牛自己心里清楚,他已经让老曹跟老白甩开了距离。

  以前呢,他已经认命了,因为王老实曾经特实在的跟他说过,‘老牛,你开拓魄力不足,守成有余,别迈太大的步子。’

  虽说一度心里不服,只在静下心来后,老牛实打实的承认,人家王董说这个话是真拿自己当朋友,说得到家话。

  今儿电话一来,老牛那个几近枯萎的心又活络起来,要是能安睡,那才怪哉!

  ※※※

  晚上还睡不着的是宫亦绍。

  借着老头子的名号,狠狠的涮了王老实一把,他是一点都没轻松。

  道理是老头子讲的,也启了,就是他不大确定,老头子是不是那个意思。

  有时候这些老家伙们装得有些过于高远,当小辈儿的真心拿捏不准到底啥意思。

  宫二没等王老实表态就撤,就是担心自己绷不住劲儿。

  按说呢,王老实实力完全够,而且那个项目宫二也清楚,不会赔钱,折腾出眉目来,就是一棵摇钱树。

  他担心的,也正是王老实拒绝的,格局小了些。

  牛不喝水强按头的事儿,宫二心里虚得厉害。

  这么多年了,王老实那货是个什么性子,宫二太清楚,就一没溜儿的顺毛驴,哄着点怎么都好办,玩儿硬的,基本上都得崩回来。

  他今儿可是提心吊胆的拿老爷子下赌注,就盼着王老实真心尊敬老头子。

  宫二睡不着,蒋小西自然也睡不着,她睡觉比较轻,有点动静就不行。

  终于,当老婆的忍不住了,问,“我说你是有事儿还是怎么的?”

  宫二其实也憋坏了,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蒋小西耐着性子听,她真是不大有兴趣,只不过自己丈夫这么苦恼,她得体谅。

  “说完啦?”

  “嗯,就这么个过程。”

  “睡吧。”

  蒋小西翻了个身,没了动静。

  宫二顿时傻了眼,画面不对啊,怎么您老也该评述几句不是,哪怕那个啥也行啊!

  他真想把蒋小西身子板过来,好好的问问她什么态度,就是不大敢。

  忍了好一会儿,他心里叹气,估计是跟王老实耍心眼算作孽,这是报应来了。

  蹑手蹑脚的下床,他准备到书房去就和一宿,免得让老婆睡不着。

  好不容易蹭到门口儿,身后蒋小西说话了,“做人得讲良心,你这么对待落实,心里过得去?再换房间你一样睡不着。”

  宫二当时就怔住了,久久不能自持。

  ※※※

  这一晚,王老实睡得还行,基本上没做什么梦,一觉到天亮。

  其实也就是蒙蒙亮。

  也不是自然醒的,是让人给砸醒的。

  来祸害他的就是宫二。

  跟昨天走的时候大不一样,宫二此刻憔悴的有些邪乎。

  王老实很吃惊,赶紧问,“怎么啦你这是?”

  宫二沙哑着嗓子说,“落实,鲁东那事儿你就别管了,我自己想办法。”

  王老实没说话,拉着宫二去了茶室,没泡茶,就是烧开水,他给宫二弄了一杯蜂蜜水。

  宫二也不客气,没管是不是烫嘴,几口就喝了下去,喘口气儿说,“昨儿老爷子没说那话,是我------”

  “是你自己猜的,其实也拿不准儿吧?”

  嗯?宫二惊讶的抬头看王老实,半响问,“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

  连蒙带猜呗,本来王老实没多想,可宫二这么一招,王老实觉得差不多就这意思,直接说了吧,让宫二唬了自己半天,也该出出气。

  论装的层次上,王老实早就登峰造极,他慢吞吞的给宫二又倒了一杯开水,慢条斯理的说,“昨天你一说,我就知道。”

  实际情况是,他真当是宫二老头子的意思了,也觉得人家老头子能说得出来这话。

  “那你------”

  王老实多特么的鬼,看了宫二一眼,说,“咱俩这关系,用得着说那么透?”

  宫二也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啥,张着嘴就是说不出话来。

  王老实问,“一晚上没合眼?”

  “是,心里堵得慌。”

  王老实说,“这点事儿不至于,一会儿我让厨房做点面汤,吃完了,你就在我这儿睡觉。”

  “我哪儿有心思睡觉呀,省里那边儿还等消息呢,人还在鲁东宾馆------”

  王老实一看,宫二哥真是不容易,他只好说,“你呢,就别担心了,事情我已经有了想法,一会儿老牛过来,我谈完,你就算交差了,去眯会儿,看看你这个状态,吓人!”

  “老牛?”

  王老实点点头,“这事儿最适合老牛干。”

  宫二有些不大信,问,“老牛有那个实力?”

  “小瞧人了不是?一下子拿出三十个亿来,老牛确实费劲,不过缺口不大,银行贷点,找几个朋友拆借点,问题不大。”

  “真的?”

  “资本运作的事儿------”

  宫二赶紧拦着,揉了揉太阳穴,摆手说,“你千万别提特么的资本运作,我一听就想吐!”

  这货也是让人家给坑糟践了。

  为了安宫二的心,王老实直接说,“不是有我托底嘛!”

  宫二一听,还真就放心了,有王老实参与,那就不是问题。

  两大碗面汤倒进嘴里,宫二打了个电话给省里那些人,安他们的心,想来那帮人在宾馆里也吃不好、睡不着。

  其实宫二大可不必这么想,人家单个屁的忧,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任务是你宫市长的,你谈成了才轮到他们。

  宫二听了王老实的安排,去睡觉。

  王老实看了看时间,有点赶,他也想睡个回笼觉,以老牛那性子,估摸着说话就到。

  他到屋里换了身休闲的,去外边儿溜溜,活动下身体,最近有些懒,运动量严重不足,正好补补。

  真不白混那么多年,王老实人刚迈出大门一只脚,就看到老牛的车开了过来。

  王老实没辙,跟小朱说,“得,今儿还是算了吧。”

  话音未落,老牛爽朗的笑声就传了过来,洪亮的有些离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