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二十三,得勒紧着点

一千零二十三,得勒紧着点

  事前沸沸扬扬,结果又有点虎头蛇尾,不少倾注精力的人目瞪口呆。

  人家王董没走寻常路呀!

  好多王老实团队的人内心深处也感到少许的遗憾,他们觉得可以做得更好。

  王老实不这么认为,那份所谓的荣耀不在他的眼里,或者纯粹就是累赘。

  唐唯抱怨了一件事儿,王老实只讪讪的笑,没好意思接茬儿,好在唐唯也就是说说,她相信了王老实那插不上手的解释。

  假、劣货横行。

  因为装潢的原因,唐唯最近经常光顾服俊和刘健的购物网站。

  体验让她非常失望,绝对没有平时吹嘘的那么高大上。

  王老实也没办法说,他曾经也提醒过那俩货,只是效果基本没有,人家志不在卖多少东西,图的就是客户资源,要的是资金池,玩儿的是新运营模式。

  “对了,人家朱总还说呢,你总要去露个面儿吧。”

  王老实点点头,朱云那边儿提了好几次,希望自己去一趟俱乐部,算是给大伙儿吃个定心丸,隐含着也是要给朱云站个台,当然,王老板也觉得朱云是向他展示其工作能力。

  朱云的能力完全不需要考察,但她需要一个过程,关于新的职务,王老实大概有了谱儿,只是时机还差了些火候。

  起身递给唐唯包,说,“最近几天我回一趟前苏,顺便去她那儿看看。”

  唐唯难得参与王老实工作的事儿,心里还是有些小忐忑的,发现王老实没表示不悦,她露出一个微笑,赏了王老实一口,不等王老实反应过来,逃走。

  哟!

  王老实觉得滋味儿很好。

  ※※※

  三环内,京城著名的商务区,其中一家颇有名气的咖啡店。

  舒缓的音乐营造了鲜明的小资氛围。

  没有包厢,但经营者用绿植隔出了更有味道的**空间。

  搁谁进来,都得挑大拇哥说,有意境,够情调。

  钱总不是,他从一进门儿就打心眼里不喜,没啥,就是觉得不自在,文化范儿就是他最腻歪的玩意儿,碰到王老实时显不出来,可背地里就大不同,他的理论就是满屋子里都是一股子令人作呕的骚气味儿。

  钱四儿来见一个人,实在没辙了,那人不得不见,换别人,想都不要想让他将就。

  “老赵,你就找了这么一破地儿呀。”钱四儿坐下,压根不管身后还跟着服务员,直接开喷。

  赵宏进冲服务员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给钱四儿要了一杯水,他知道这货根本不会点什么。

  “最近还好吧?”

  钱四儿从口袋里掏出烟来,自己叼了一支,又扔给赵宏进。

  赵宏进摆手,说,“还好吧,哦,戒了。”

  钱四儿自己点上,服务员正好端着水杯过来,看到此景,她张了下嘴,明智的当没看见,什么人惹不起,她眼光还不错。

  换王老实在,肯定敲着桌子让他注意素质。

  “回来多少日子了,也不跟大伙儿打个招呼,三哥前一阵子还提起你呢。”

  赵宏进笑笑,没把这话当真,“大家都挺忙的,我也才回来,手头也还乱着,这不才得空就给你打电话了。”

  别扭啊,钱四儿略一顿,赵宏进给他的感觉变化挺大,特别是心思上,再具体,他也说不上来。

  既然不是仔细人就莫做漂亮事儿,钱四儿撕开了脸上那层装出来的假,直接开问,“老赵,要是把我当朋友,就跟我说实在的,当初是怎么回事儿,三哥为人你是知道的,我去找他,有什么说不开的。”

  唉,赵宏进真替钱四儿担心,把事情想那么简单,怎么混到今天的,能问这事儿吗?

  “其实也没什么,年少轻狂呗,算了,不说那个了,跟你说一声,我娶媳妇啦。”

  钱四儿哪儿能听不出人家不愿意或者不能说,便顺坡惊讶的说,“哟,行啊老赵,怎么勾搭上的,赶紧说说,我爱听这个。”

  得,这货还如此揍性!

  赵宏进翻了个白眼,毫无气力的说,“没啥可说的,她闲着,我没娶,就这么凑一块儿过呗。”

  “这也行?”钱四儿愣了愣,艹,看来不能问啊。

  “老赵,不是我说你,那几个货不是省油的灯,你跟他们凑一块儿,我怕你吃亏。”

  听钱四儿肺腑之言,赵宏进神情一暗,深呼一口气说,“没事儿,我就是打工的,大不了就被炒鱿鱼呗。”说着,他还自嘲的冷笑一声。

  钱四儿这些年锻炼的相当不赖,如何看不出对方的失落和无奈,念多年来的交情,低声说,“老赵,三哥心里还是惦记你的,甭担心,黎晓那丫头人也不错,没人敢把你怎么着。”

  他是真觉得自己替赵宏进着想,却不知恰恰相反,几句话如同朝着对方那明显的伤口上撒了老大一盘子盐粒。

  多年来的沉浮,赵宏进掩饰住了内心的起伏。

  两人后边儿说的倒是挺顺,没啥好掩饰的,钱四儿大体都知道,那几个货新成立了一个国际范儿的投资公司,赵宏进是操刀人,王老实上次拒绝了,不过并没有让他们停下脚步,反正是王大老板看好的产业,必须干。

  赵宏进约见钱四儿,说起来并没有正经事,更多的是借钱四儿告诉某些人,他回来了。

  钱总第一时间去王老实那儿报告。

  听完,王老实面无表情,好半天才说,“随他去吧,另外,你告诉黎晓,我这儿庙小。”

  钱四儿惊呆,“三哥,这------”

  “没关系,别想太复杂,我就实话实说。”王老实摆出相当彻底的大佬范儿。

  ※※※

  钱四爷在京城是个人物,但一见吴楠悦,没别的,就是怂。

  平时是百般躲着那姐儿,现在不成啊。

  给黎晓带话,要是好听的没问题,‘庙小’,黎晓是不是敢他不知道,但他四爷不敢当面儿说是百分之百的。

  谁能压住黎大小姐?

  吴楠悦。

  两害取其轻,求吴楠悦总比去见黎晓强,那位大小姐实在瘆人。

  吴楠悦是奇怪的,不待见钱四儿是有,也不至于甩脸子,她还是抽空见了那货,听完来由,吴总脸色古怪了起来。

  她盯着钱四儿看了好一会儿,吓得钱四爷好悬没直接尿喽!

  大概是自己多心了,这货懂什么啊,他是多谨慎的人,应该都算计好了吧,黎晓确实得勒紧着点,提醒的好。

  吴楠悦没解释,直接挥了挥手,嫌弃的说,“行啦,这事儿你甭管了。”

  正合心意,钱四儿抱头鼠窜,心下则大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