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一十五,缺了大德

八百一十五,缺了大德

  唐建兴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半天无语。

  快到山庄门口儿,老唐才忍不住,“落实,你都三十了吧?”

  王老实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头没话。

  这事儿他处理的确是有些走迹,够不着调的,以他的年龄来,纯属胡闹式的恶作剧。

  刘福祥那帮人是过分了些,在华夏的大环境下实在算不得什么,尤其是他们那个群体,那么搞几乎是普遍,没别的,就是要灌多了你,不牵扯任何事情,碰上就该那样。

  谁也不会什么,多心里憋着,遇上机会再给他们来一个更狠的。

  冤冤相报,永远不了。

  当然,得承认,刘福祥跟唐建兴不熟,以往也没有过结,唐建兴过去敬酒,他们这么折腾,也特么的忒不是人。

  唐总的意思是王老实为了这个事儿弄人家,不合适,传出去对王老实不好。

  瞧着老唐这意思没准儿会继续教下去,王老实有冒汗,没想到唐建兴这人一旦心态转换后,整个人变化如此巨大。

  王老实赶紧低头认错儿,“下次再也不这么干啦!”

  “老白会不会受影响?”

  王老实才不担心,老白办事儿从来都讲究,玩儿的体系,他敢保证,那刘福祥也就是个办具体事儿的鬼,上边大领导早就让老白搞定,再,这事儿是王老实整的,跟人家老白关系不大,等刘福祥知道了是谁,他又能敢怎么着?

  句实在的,要不是因为唐建兴要过去,老白自己未必会过去。

  “没事儿,关系不大,谈不上影响。”

  “还----,唉------”唐建兴本来还打算再道几句,又觉得自己别扭,虽可能是女婿,现在还不是,更何况自己还是下属来着,他选择了适可而止。

  进了山庄后,唐建兴没有继续跟他们热闹,自己去休息。

  老白也是,老家伙酒量跟唐建兴没得比,加上他为王董准老丈人挡酒,属,于壮烈的那种,醉得很厉害,估计得转天才能醒过来。

  至于钱四儿那货,跟老白差不多的意思,今儿晚上是没机会得瑟了。

  再次做到饭桌上,王老实一想起那边儿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他就想笑。

  大伙儿的话题都是在问王老实,刚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王老实这货装的很自然,一个劲儿的笑而不语,要不就摆手没啥。

  弄得大家很是心里鄙视。

  其实王老实心里对那东西的效果也没多少底气,到底行不行,他压根就不知道,万一没有呢?

  等于是白折腾。

  要是有效果,能成什么样儿,他真不知道。

  突然间,铃声大作,好像对方着急似地。

  王老实一看,是吴楠悦。

  刚接听,话筒里就传来吴楠悦的吼声,“王落实,缺了大德的,你给我等着,别让我碰见,咱俩没完!”

  就没给王老实话的机会,吴妞儿直接挂断。

  王老实就纳闷啦,又怎么着她啦?

  他接电话,别人自然都噤声,吴妞儿是吼的,那音调自然大,那几句话屋里人都听的明白。

  他们倒不知道是谁这么牛掰,敢这么跟王老实喊,问题是人家既然能这么,就得有喊的底气。

  都眼巴巴的瞅着王老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什么,不,就这么干坐着?

  不是事儿啊!

  王老实拿起筷子夹菜,若无其事的,“是吴楠悦,耍大姐脾气呢,没事儿,过过就好。”

  是她啊,在坐的都认识,这位大姐确实脾气越来越爆,谁碰见都怵头。

  也就人家王董,没事人一样。

  吴大姐真不是生气,就是觉得王老实这货忒缺德啦,好好的,给弄成这样,尤其是当着她好几个朋友的面儿,这脸真是没地方搁。

  效果比王老实预期的还好。

  刘福祥等人也是嘴馋的货,冷不丁来这么一瓶好酒,还打开了,可不就赶紧的享受。

  一瓶酒,**个人,眨眼儿就没。

  他们喝着还夸这酒确实地道,跟外边儿正经卖的实在不一样。

  王老实这货损就在这儿,他逼着厨师去配了东西放酒里。

  像老白请的这个厨师,水准是相当高的,没手艺根本就到不了这里。

  其实王老实也不知道那厨师懂,就是猜的,既然饭做这么牛掰,懂得必须多,别看了厨师这个行业,他们必须明白一些药理,不然做出来的东西吃坏了人可兜不起。

  王老实的要求很简单,酒里加料,让那帮孙子泻!

  开始厨师不会。

  王老实诈他。

  没抗住,结果厨师就会了。

  高手就是高手,做出来的东西就是地道,也是怕惹出大祸来,厨师加的料很正宗,往高级了,算是纯中药制剂。

  以刘福祥为首这批人,都是整天混酒桌的,他们肠胃都是酒泡出来的,抵抗能力很强。

  由于功力相当,结果作用在几乎同一时段。

  老白这里地方不是很大,哪怕扩了,也没多少,厕所就两个,一个是后院,给员工用的,一个在偏房,很,坑就两个。

  屎来刻不容缓,这是人之常情。

  因为今儿喝得实在嗨,他们几个货脑子早就不清楚了,其实清楚也没卵用,刻不容缓呢。

  厕所不够,旮旯也行,就那么地方,上哪儿找那么多旮旯去,可不就在院里办呗。

  臭气熏天不算,好几个白花花的,灯光下特显眼。

  好不好的,吴楠悦她们正好吃好了出来,此景此味儿,如何教吴妞儿忍得下。

  暴跳如雷不算,她还得追究。

  刘福祥那帮她不认识,也不乐意认识这么恶心的人,有的拉着拉着就醉得不行,直接躺地上了,沾了一身的翔,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找服务员一问。

  再想起刚才王老实的那莫名其妙话。

  集美貌与聪明与一身的吴楠悦先是瞠目结舌,然后就是暗自好笑,末了给王老实来一电放出狠话才带着姐妹们掩嘴而去。

  残局自然有老白的人负责收拾,他们心里指不定怎么骂王老实缺德带冒烟儿,弄成这样,受罪的还得加上他们。

  既然吴楠悦打来电话,这个态度,王老实一都不生气,电话已经很能明问题,效果大大的好。

  王老实举起酒杯,,“干了这杯!庆祝一下!”

  庆祝?

  不明白没问题,先喝酒。

  等王老实简要了那事儿,整个屋里沸腾起来,反正都是夸王董威武,灵巧之类的,嘴上都行,心里怎么感慨,不好猜测。

  远在华夏南端的唐唯正拿着手机发愣。

  刚才她亲爹了一件事儿,唐唯都听傻了,心里反复想,这叫什么事儿啊,都这么大人了,还跟个孩子似地淘气!

  没错儿,爱屋及乌吧,唐认定王老实这是淘气。

  她特想给王老实打个电话,问问他此刻感想如何,后来想了想,还是别了,免得把老爹给卖喽。

  刚才老爹貌似生气的,“这落实太能闹腾。”唐唯以前不觉得,现在想来似乎还真有那么个意思。

  突然静下来回忆这些年,唐唯发现自己竟并不完全了解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她掰着手指头数两人在一起的日子,还真算得出来,聚少离多,竟然还是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唐唯扭头看向窗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以。

  第二天清晨,王老实起得晚了些,昨天实在有些疯。

  收拾利索,来到外边儿,艾碧菡已经在等。

  今天的工作安排不多,主要还是看看各地报上来的材料。

  王老实问艾碧菡,“今天没什么人来吧?”

  艾碧菡想了下,,“没有安排。”

  “那这样吧,你把资料整理一下,我明天再看,今天我有私事儿。”

  老板不着调,艾秘书习以为常,头答应着,然后就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对啦,王董,刚才唐总来电话,他就不过来跟你见面了,他已经和滨城方面商量好,回滨城继续谈。”

  王老实脚步顿了下,,“也是,这事儿没必要留在京城,我知道了。”

  艾碧菡前脚刚走,钱四儿就过来了,还没进门儿,声音就到了,“三哥,你真是牛掰,那招儿绝啦!”

  王老实笑笑,问,“老白呢?”

  有些话得跟老白明白喽,严格意义上,昨儿他算砸了老白的场子,哪怕老白不计较,从哪儿,王老实意思得到。

  钱四儿此刻还没完全缓过来,昨儿喝多的迹象还有,提起老白,他脸上立即露出得意来,“刚才我问了,老白还没起呢,估计得中午了。”

  “你呢,有事儿?”

  钱四儿不是勤快人,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匆忙过来的,王老实跟自己人在一块很直接。

  果然,钱四儿一拍脑袋,“瞧我这脑子,是宫二哥,急着找你呢。”

  “他找我?怎么不直接给我打-----”王老实翻出手机来,早已关机。

  王老实扔一边儿,冲钱四儿,“拿你的打过去。”

  接通。

  “领导有什么指示?”

  宫二可没心思跟王老实逗,问,“你还在京城?”

  “在。”

  “那行,等着我,晚上见面。”

  王老实神情严肃起来,从没有过的情况,估计事关重大,马上,“好,我在老牛这儿,要不要找个地儿?”

  电话里,宫二沉默了一会儿,,“去你家吧。”

  这是真有事儿,王老实把电话扔给钱四儿,,“你忙你的吧,晚上宫二哥回来的事儿别跟任何人提。”

  钱四儿不敢含糊,保证,“放心吧,三哥,我知道轻重。”

  “你去忙吧。”

  知道三哥这是要想事儿,自己那边儿也忙的不可开交,本来打算跟三哥解释下李璐的事儿,他也是才发现李璐被叫回来加班,不是时候,钱四儿听话离开。

  屋里安静下来,王老实寻思了半天,也想不出宫二能有啥事儿,甚至重要的电话里都不,他是没问,可宫二也没有要在电话里的意思,能是啥呢?

  从电话里,王老实能听得出,宫二的情绪很低落,话都有气无力的,显然精神不大好。

  他在猜闷儿,宫二简直就是郁闷。

  他眼下正在省里,鲁东老大亲自召见。

  没什么,就递给宫二一份材料,看完后,宫二就有懵,那事儿是有些扯蛋,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第一,此事非常的荒诞不经。

  第二,过程让明白人目瞪口呆。

  第三,这事儿确实事关重大。

  第四,要想解决,困难重重。

  第五,事儿到了自己这儿,棘手啊。

  老大姓张,一也没绕圈子,告诉宫二,此事非得石成金的高人来不行,省里几番努力都没有成功,事关鲁东,宫二必须将此事提升到政治正确的高度。

  很不要脸,没明,却让宫二不寒而栗,老大的意思简单,事儿办好了,你是功臣,论功行赏绝不亏待你,办不好,你就是政治不正确。

  在华夏,政治一旦不正确了,这辈子就算玩儿完,啥也不用再想,若屁~股不干净,还得把自己搭进去。

  宫二不担心干净的问题,他不怕查,可那个不正确杀伤力已然足够,他还想着将来呢。

  老大的意思明确,这事儿得着王落实,谁跟王落实关系近呢?

  就唯有你宫亦绍。

  所以,这个事儿就压在你肩上,算是组织对你的考验,也是委以重任。

  省里老大这么决定,虽是够不要脸的,同时也明,此事已经成了鲁东的心病,不治不行了。

  宫二面临的形势是必须迎难而上,老大没给他逃跑的路。

  他,“我努力争取。”

  老张立即严肃的批评他,“不是努力争取,是必须成功。”

  舒缓了一下,老张又换了口气,“鲁东丢不起这个人,也损失不起,亦绍,我跟你父亲也是多年好友,这个事儿,我只能交给你。不仅是我,省里其他领导也认为你有这个能力。”

  老奸巨猾啊,宫二其实都有死的心,这时候你交情有意思吗?

  在老张面前,宫二根本就没有可以抵抗的丝毫资本,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

  “唉!”宫二看了看手里的材料,重重的叹了口气,起身往外走,车子已经在楼下等着。

  此番回京,不是他一个人,省里还派了好些人,这是被逼急了呀。

  越是如此,宫二越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