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一十五,何谈努力

一千零一十五,何谈努力

  接上回书,宫二的新职位,出乎意料,王大老板很惊讶。

  智商,绝不是他的弱项,大多数人都说他聪明有深度来着。

  宫二在瀛城的时候就已经混成正局。

  按照规矩,他很有希望在新的岗位上更进一步,副部。

  就算不提,正局是副主任,那么没道理主任也是正局。

  还有书记呢。

  联系下老吴同志的做事风格,还有上次自己吹的那个牛,太清新脱俗。

  以前,王老实做人讲究,没说最内心的实话,他觉得宫二有草包品质,不是那么明显。

  又后来,好长一段时间,宫书记让王老实自责,人家除了那个姑娘的事儿,展示了不少能力,刮目相看了。

  今天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让王老实重新坚定的认为,这货果然还是那揍性。

  就在王老实伸手摸向桌上烟盒时,宫二笑呵呵的说,“兄弟,以后这城的事儿就靠你了,我可是一点底都没有。”

  王老实手停在烟盒上方大约两厘米处,很想拐歪抽个什么东西,比如脸,说成这样得是丧心病狂的人,尤其是他还是堂堂的局级干部!

  弄死算了,王老实此瞬间真有这个念头。

  宫二习惯了妥协交换,拿出了他的底牌,工程。

  华夏公共工程动辄就是多少亿,有很多限制条件,讲道理,从表面上看,目标就是为了公平,其实不然,从业人员知道,门槛高了,那是把民营中小企业挡在外边儿,免得添乱。

  王老实心里一震,这货没白在华夏成长,套路尽在其掌握里,权商勾结在一块儿,利益大大的。

  建设一座未来城市,投资必然是咂舌的数字,那时候绝对可以说,钱其实就是数目字儿,随便弄弄,王老实就可以撑着。

  换别人,必然扑上去。

  搁王大老板,不能够。

  先甭说别的,老王同志早就对钱没了概念,对那个所谓的数目字儿都麻木了,再多赚一些没意义。

  还有,滋要这些工程放出风,全国上下,不知道多少人红着眼珠子往上扑,是个爪子都能挠人。

  这么大一块蛋糕,连骗子们都会觉得不下手对不起祖师爷,那些有实力的谁肯眼瞅着不上?

  王老实自认有品味,肯定要躲开,何苦让自己赤膊上阵,不如坐一边儿喝茶抽烟看热闹。

  做人是个学问,尤其是说不,更是考究智慧的一个高精尖。

  宫二说出这个话来,必然不是拍脑袋随便想出来的,那得深思熟虑,否则就忒二啦。

  有一个层次略深的事儿,两人都没说,或者是努力避免去考虑,宫二的提法简直就是利益交换,根本不用怀疑,妥妥的就是。

  多年来的交往,还是别沾上,哪怕本质是,也要遮掩。

  “那些事儿先不忙,关于怎么弄,我心里没底啊。”王老实一脸的苦闷状,细看绝逼是假的。

  可惜宫二正亢奋呢,其实他看出来,也不会多想,两人关系摆在这儿,有什么不好的念头,今天也不会坐在一起。

  宫二对王大老板有说不出来的信心,他比王老实都气势强,用力一挥手说,“没事儿,你的想法我觉得很好,再说,摸着石头过河,不行咱可以调整。”

  你丫就不该是华夏人亲生的,王老实确定了,自己想抽宫二一顿,他的水平不评价,人品足够往死里抽,糟践起国家来不心疼?

  算啦,跟这货较真容易气着自己个儿,王老实停止正经的讨论,他也咂摸出味道来了,人家宫二哥也没打算往深入里谈,借着吃饭的机会,就是通知一声,另外,把他所可以给的都拿了出来。

  临走的时候,两人的话全摸棱两可,换上鞋,王老实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表,都十点多了,宫二家的丫头还没回来,嗯,还是别劝了,没用,扔美帝祸害歪果仁吧。

  “将来咱要是有孩子,可不能像他们这样教育,要不还不如不要。”

  这话说的王老实都纳闷儿,唐唯脸皮儿薄啊,突然从她嘴里说这个,他有些不适应,不由的追问,“咋了,那丫头作啥妖儿了?”

  唐唯摇头,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没言声。

  瞧那意思,蒋小西没少数落她家闺女,惹得唐唯都对未来生活产生怀疑了,这蒋大小姐,不知道家丑不外扬?

  王老实这货也是不走心,凑近了跟唐唯咬耳朵,“那咱也得先有孩子,一会儿回去努力------”

  这心眼儿缺的,活该他倒霉,典型的伤口上撒盐。

  到家后,王老实洗漱完,人都没能进屋,何谈努力?

  老王同志,咧着嘴儿坐在书房里,品味头一次这待遇,得反思啊。

  唐唯真好,没有隔夜仇。

  一大早,王老实就爬起来,跑到厨房跟张阿姨说早点的事儿,要比平日丰富些。

  他这是打算讨好媳妇的。

  没想到,人家小唐同志压根就当昨天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该说什么就说什么,该吃就吃,神色间豪不滞涩。

  嘿!

  王老实一头雾水。

  临走前,唐唯留下一句话,“题字的事儿,你可别忘了,抓点紧。”

  套路深啊,王老实总算懂了。

  之前他嘚瑟过,要给唐唯这个地方要一幅题词,挂上之后,一般宵小不敢来闹腾,主要是为了省心。

  也是该去办这个事儿了,再拖下去容易生变。

  关于名字,王老实当时打算以唐唯的名字为基础起,接过人家唐唯大气,直接给了答案:琪书堂。

  当时王老实脸都发烫,比起媳妇,他办事儿档次差了好多。

  好办吗?当然不是那么简单的,正式的题词是要上会备案的,可不是大白菜,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必须得有必要,且是很重要意义的。

  琪书堂算不算呢?

  王老实觉得应该算了,就是在够不够格这个问题上值得商榷,顶多是擦边儿,以对某类事业有促进作用,来个小题词也不是没有。

  王老实盘算的就是去擦边儿。

  离开家门儿,王老实就跟全总的秘书联系,这事儿他有两条路子可以走,一是找吴楠悦,另外一个就是全总。

  两人之间,王老实自己都说不清楚为啥怵头去见吴楠悦。

  正好人家老全同志有半个多小时的空闲,王老实得以把这事儿说了。

  全总沉吟好久才说,“需要机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