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一十一,这是种技术问题

一千零一十一,这是种技术问题

  “有个事儿得说,二哥,滨城那个舶来大市场,你得有个说法吧。”

  宫二抬头,迷惑的问,“舶来大市场?”

  得,瞅这意思,哥们儿压根就忘得一干二净。

  好半天,王老实给他解释了一番,当初这个小项目,他宫二完全看不上的边角料。

  王老实挺不好意思的,要不是那新说起那边儿的混乱和不堪,他自己都忘了还有这么个玩意儿。

  “值二百多亿啦?”

  王老实摸摸鼻子继续说,“过个四五年,再翻一倍跟玩儿似地。”

  嘶!

  宫二不是蛋疼,是哪儿都疼,知道眼前这货能挣钱,就没成想厉害到这程度。

  琢磨了半天,宫二决定让家里人接过去,也算是给自己加点砝码。

  关键是钱实在多的让他呼吸有些不畅。

  怎么处理是宫二的事儿,王老实没打算给啥建议。

  刚说定,远远的刘彬溜达了过来。

  王老实一看他的模样,就皱眉说,“彬子,你得挪窝了啊,老待在那个系统里,你这辈子可不好跳出去。”

  真是掏心窝子的话,换个人,王老实绝不能这么实诚。

  刘彬当然明白,笑呵呵的点头回应说,“放心吧,过了年就差不多啦。”

  “那就好。”王老实没细问,以刘彬他的条件,只要不过分,有些运作还是可以的,当年那件事儿,并没有给刘彬留下太大的隐患,当然,还跟刘彬最后的高度并不足以引起跟那个高层次的关注有牵连。

  也许瞧见刘彬过来,其他人觉得没正事儿了,慢慢都凑了过来,大家谈笑风生,完全没有酒后的丑态。

  老关问,“刚才说什么呢?那么高兴。”

  宫二很随意的说,“没啥,落实正得瑟他挣钱的本事呢。”

  “说说。”甭管心里到底是不是真乐意听,大部分人都吵吵起来。

  事情也不是多复杂,宫二就说了舶来大市场,隐去了他在其中有股份的部分。

  众人听完,除了无语惊叹,再没办法有其他想法。

  谁能想到这么不起眼儿的一个项目,现在竟然庞然大物到如此,当年那得是什么脑袋瓜儿才能有这本事。

  “三哥,你到底有多少钱啊?”钱四儿一脸的崇拜,恍若人生有了指引。

  “这种技术性问题我哪儿知道。”

  众人,“------”

  王老实站起身,“我过会儿回来。”看意思是奔厕所去的。

  才走,刘彬悠悠的说,“三哥做事越发厚道了,过去他可从来不去厕所的。”

  “卧槽!神马意思?”

  “呃!”

  好多人脑海里产生了极度令人不好的画面------池子里?

  一服务员悄然走到老牛那儿耳语。

  老牛略一皱眉。

  宫二瞅见了,问,“什么事儿啊老牛?”

  “霍建来啦,打发人问他过来合适吗?”

  合适吗?

  尼玛,有点巧了不是。

  霍建刚踏进这个小圈子,甭管真假,大伙儿已经表现出了接纳,像今天这样的小聚会,不该跟人家打个招呼?

  没有。

  本来没什么,结果那货碰巧也到老牛这儿来,还瞧见了,懂事儿的就该装不知道,这货跟缺心眼儿似地,打发人来问,你这是给大伙儿找多大堵心啊!

  王老实晃悠着回来,一听这个,毫不在意的说,“让老霍过来,怎么把他给忘了。”

  这话说的众人都翻白眼,今儿的局可是你王董攒的,说谁呢?

  又是一场戏,王董自诩是实力派,今儿少有的有劲头儿,热闹还不落俗套。

  比如霍建,让王老实忽悠着,开始对院线大有兴趣,没多少功夫,就开始拽着白老板请教。

  老白不时的用眼神询问王老实,您老到底啥意思?之前可什么都没说呀!

  好多时候,挖坑不管填是王大老板的特点,他根本就如没看见老白一样,半点回应都没有。

  直到散了,老白才给王老实打了电话问。

  王老实说得很简单,“老白,人多力量大,团结起来才吃得安稳,不光是火匠,老曹跟老牛要是有机会,也玩玩也不是不行。”

  “王董的意思是------”

  “市场啊,你没注意美帝那边儿?咱华夏将来未必就差了,老白,没有话语权,哪儿来的利润?”

  老白没在说话,明显是在消化这些话。

  王老实果断挂掉。

  ※※※

  转天,王老实掐着点给老爷子打了电话,说起了姐夫的事儿。

  老头子很反感这个事儿,没几句就呛了回来,“就不能正经的,非要弄点邪门歪道!”

  意外,王老实挂了电话后老半天脑子里还一片空白。

  本来按照他昨天的想法,老头子肯定同意,交换与妥协,怎么也算自己忍辱负重,姐夫提前走上快车道,多好啊!

  咋回事儿?

  以前不是没有类似的情况,老头子还给支招儿来着,今天完全相反,一步步的走,不是王老实对姐夫没信心,如果没有适当的运作,难有太好的前途。

  正准备出去的唐唯瞅见王老实脸色不对,赶紧过来问,“怎么?不舒服?”

  王老实摇头,长出一口气说,“没有,有些事儿想不明白呢。”

  “那就到外边儿走走,换个脑子就好了。”

  王老实抬头看着唐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努力笑着说,“甭担心,不是多大的事儿。”

  “对了,忘跟你说了,消防的事儿妥啦,你让他们去重新办一下吧。”

  “真的啊!”唐唯有些小惊讶,本来以为还要些日子呢,“还找那个姓常的?”

  王老实摇头,“应该不会,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让他们自己去办,肯定顺当。”

  别的不说,王老实真心不信还有哪个缺心眼儿的挡横。

  唐唯走后,王老实想着自己这事儿该怎么办,如何与姐夫说,这里边儿学问太深。

  ※※※

  办公室内,钱四儿正趴在王老实办公桌上耍无赖。

  实在刮噪的厉害,王老实放下手里的书特没脾气的说,“四儿,别说那个没用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钱四儿眼巴巴的看着王大老板,装着萌说,“三哥,真没别的,就想让三哥去转转,散散心,顺便指导指导。”

  去探班,钱四儿跑来就这个目的。

  王老实一丝那个兴趣都没有,他正盘算着咋把姐夫那事儿办顺畅,就是没事儿,他也懒得沾钱四儿那的。

  钱四儿少有的坚持,“三哥,我求你了,就去瞅两眼吧。”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