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九,不缺心眼的怂

一千零九,不缺心眼的怂

  法就是法。

  规矩也是规矩。

  凡事儿更怕认真。

  京城消防总队政治部里有一个处室叫纪律监察处,无论什么时期,这都是某些人闻风丧胆的地儿。

  这两天里,监察处氛围有些不大正常。

  举报,很正常。

  连续的举报,也是有的。

  都是实名举报,啧啧,这得多大罪过。

  全是奔着一个人来去的,那就有意思了。

  被举报人没有指明是谁,而是针对某些项目,消防设施不合格,消防工程造假。

  做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不仅是常鑫玩儿那么狠,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甭说自己多干净,大环境就这样儿。

  类似的情况追究起来,一抓一个准儿。

  那么举报就不是多新鲜的事儿,问题就在于,这些被举报的地方,都是常鑫负责,不言而喻,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如果查实了,常鑫得进去二十来年,那都算轻的,要是有心人再推动,没准儿得无期,甚至死缓也未尝没有。

  常鑫不是个软柿子,京城消防总队是心知肚明。

  若事先知道,肯定会有人拦着那坑货,惹谁也别惹那位啊。

  结果是领导们都很忙,事情没发酵前,根本就没预想到。

  等他们发觉时,已经到了挽回相当困难的时候。

  按照规定,实名举报,要在十个工作日里回复,还得是公开的。

  几个主要领导们开了小会儿,悄悄暗示常鑫,有本事赶紧想去,到了时候,公事公办。

  大少爷常鑫总算明白了张大少为啥骂自己。

  慌神吧!

  ※※※

  四爷办事儿看心情,主要是分谁,王三哥交办的事儿肯定是要尽心,再说了,三哥把怎么折腾说那么明白,要是再出岔子,以后没脸见人。

  这个事儿最主要的就是得有人,第一得闲,有时间。

  第二,有脸儿,没点什么的可不敢随便让人家出头,实名的,算挑明的,万一人家弄点什么,不好办。

  “四爷,没动静啊,要不咱找找人?”有人沉不住气,跑到钱四儿这儿来讨主意。

  钱四儿变化很大,这些年身上淡了过往那种纨绔味道,现在可是娱乐圈的大拿,对手下小弟的想法只轻轻一笑,说,“你们呀,还是年轻,急什么,让大伙儿歇歇,回头我安排你们,绝差不了!”

  “那是,啥时候四爷都是这个!”来人顿时笑嘻嘻的伸出大拇指来,不说别的,钱四儿从来不在这方面吝啬,用行话说,大气上档次!

  正商量晚上去哪儿开心,钱四儿电话响。

  其他几个人都是懂事儿的,这就要起身出去。

  钱四儿摆摆手说,“不用,是自己人。”

  老李的电话。

  “哟,老李啊,你可是稀客,老没见你了,有功夫想起我来了?”

  “瞧钱总这话说的,多生分,这不是怕您烦嘛,万一耽误了事儿,我都没脸见人。”老李越发会说话了。

  果然,钱四儿大笑着说,“你快拉倒吧,赶紧说,有什么事儿?”

  “老板让我调几个弟兄到您那儿,以防万一。”

  “有情况?”钱四儿立马精神起来,这个消息太突然,也不寻常。

  老李笑笑说,“别急,没啥,老板就是担心那小子狗急跳墙,耍花枪!”

  一听这个,钱四儿抽了抽嘴角儿,满不在乎的说,“不是我瞧不起他,借他八百个胆子!他敢么?”

  老李陪着小心说,“钱总说的是,不过老板也是仔细,咱也------”

  “那是,好事儿啊!”钱四儿早就学会了什么叫懂事儿,什么时候也别跟老大对着干。

  放下电话,钱四儿静了静,给自己点了根烟,猛抽了几口,刚才他那口气跟现在完全不同。

  人的分析能力是个指标,把一件事儿琢磨透,快慢差距有的能达好多年。

  严格来说,钱四儿在很大范围内可以在京城横行,有王老实约束,他也知道了分寸,没去招惹更牛掰的存在。

  正是因为长时间这么牛气,钱四儿突然发现原来还可能这么危险啊!

  要是人家真来个亡命的,那自己的小命万一-------

  太可怕了!

  缓了半天劲儿,钱四儿才吐口气说,“得亏三哥想的深远。”

  这货还是以没心没肺为主,对人生可能的遭罪程度并没有太清楚的认知,没多大功夫,烦恼就丢在脑后。

  ※※※

  王大老板想复杂了。

  钱总则猜的还算沾边儿。

  常鑫已经偷偷认怂,他又不缺心眼儿,不光是不敢。讲道理,他也没那个本事,弄个什么高手去如何牛掰的暗黑,其实非常难,从国情说,纠集一帮一伙算是牛掰了,可着全国,像王老实那么专业的,几乎没有。

  怂的有些快,本来他死活不服,要怒怼的。

  架不住身边儿有明白人,他爹怒吼声依旧,加之人家张大少依然懒得搭理他,果断怂。

  张建此刻正被骂的跟孙子一般,其实他是儿子,差点降了辈儿。

  谭松实在重要,小张舍不得,拼着挨骂,也得想办法救,万一那混蛋招了,麻烦就大啦!

  一边儿挨骂,张建一边在心里吐槽,主要是对他老头子的不满,还夹杂了些许对弟弟的佩服,人家舍得,听说小日子过得非常恬静。

  好半天,期盼中的话语终于来到,“我会跟罗英打个招呼,不过,你也别想的太美,怎么也得双开!”

  那已经太不错了,张建很满意,至于谭松,估计他也该知足。

  自打老头子官做大了,张建就再也不住在这里儿,没别的,就是别扭,爷俩儿恐怕都放不开。

  一上车,助理就拿着电话说,“老板,那常鑫都打了好几个电话了,要跟您见面。”

  特么的,劳资欠他的啊!

  着急忙慌的,忘了跟老头子说常鑫的事儿啦,有心回去,可特么的凭啥啊,老头儿那鬼脾气,找骂,没那个瘾。

  张建丝毫不意外,跟王老实那厮怼上,基本上没得好的,问,“不硬气啦?”

  助理哪儿能瞎揣测,“他没说。”

  “用得着他说吗?就他那点脑子,跟王落实玩儿,就是白给!”

  话是这么说,可如何把常鑫洗出来,还真有点挠头。

  琢磨了好一会儿才说,“去辉煌吧,另外,问问小郑有时间没有,一块儿吧。”

  “明白。”

  “还有,告诉谭松他儿子,在那边儿老实点,千万别再添乱了。”

  “是。”

  P:看到那么多人去各类景区观赏人海,还有那么老些人公然把各类公路当免费停车场用,正直的作者君笑而不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