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一千零四,这个姿势甚合吾意

一千零四,这个姿势甚合吾意

  华夏富豪不少,保持历史传统的是主流,就像王老实坚持的那样,不得瑟,财不露白是王道。

  或许年轻激进的人会瞧不上这样儿的,王老板却认为本该如此,好好活着才正经。

  世人皆知王大老板是超级富豪,甚至还被计算出个世界首富来,他从来没正面回应过,一但坐实,那名声并非好事,美帝那位就深受其害,还接茬儿让那老哥们儿顶着的好。

  有时候王老实自己没事儿时就庆幸,从一开始路没走歪,到今天这个程度,还有那么多的余地可以转圜。

  生活在聚光灯下,那得多痛苦,别人也许做梦都想,更是羡慕,王老实从来不,束缚太紧。

  现在看来,名下那些产业,基本上都是别人在打理,他就是拥有者,妥妥的甩手掌柜,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掌控已经足够,再甚,不是王大老板的追求。

  有品牌,有产业,有实力,能抗事儿,再没有比这种状态更好了,无需做什么名人。

  本质上,和西方国家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国民很少知道而已,在华夏照样也是,不招眼,才活得长久。

  港岛那边儿倒是也有这种思潮,可惜不纯正了,有了膨胀,总惦记着,以为很聪明,其实他们压根就无法理解,百年来这个民族所遭受的苦难绝不是几十年就可以抹平的,他们越这样做,内心那种裂痕就越深。

  也许脸面上会有作用,但小本子上绝逼给记得清楚,早晚会为此付出代价。

  老何头一直努力把自己塑造为爱国人士,没少捐钱修桥建楼,可骨子里那种奴性是顶风八千里都能嗅到的。

  王老实当然清楚这老货想要什么,也大抵知道这老头能有什么倚仗,小不言的,会有人给他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作用也会有,王老实也不打算揪住什么,那不明智,大气候还需要老何那样的人蹦跶,将来等到合适的时候,肯定有人会出手,到时候,王老实绝对不信自己会手软。

  谁给老何头讲话了?

  没出王老实的预料,就是全总。

  当然,也不是老全自己上赶着,而是受人所托,或者是所求。

  老何头到京拜访了老张。

  “这就叫臭味相投!”王老实知道后,撇了撇嘴说,什么人找什么鸟儿。

  张同志找了个机会,很随意的和全同志说了这个事儿,好像就是多不起眼儿的事情,全同志也没当正经事儿办,他告诉王老实,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嘴上没说,王大老板心里给老全这个姿势打了一百分,甚合吾意!

  华夏人把政治玩儿得溜,好些事儿讲究羚羊挂角今天的话得往后老远再琢磨。

  反正不是一路人,王老实盘算过,暂且放过以后再说。

  ※※※

  “还要回去啊?不用了吧?我觉得这儿很好啊!”查芷蕊不想再去港岛了,在她眼里,真没比南岛更舒服的地方了。

  查芷蕊不是李璐,人家李姑娘明白事理,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更清楚想要什么和可以得到什么,一般情况下,李璐听话,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傻。

  这就是她最大的聪明,李璐才有可能获得更多。

  王老实都看在眼里,嘴上没说,都记着,他不打算点破,人家一点也没错儿。

  做多了就该给奖励,说到哪儿,也是自己的种,这碗水必须要端平。

  可查芷蕊就不同了,她的心思,王老实猜不透,很多时候,这丫头透着一股子邪性。

  摆事实。

  讲道理。

  温言婉语。

  王老实费尽功夫都不得,当年劝鬼子投降也没那么难。

  后来他从查芷蕊眼睛里不时闪过的狡诘里总算悟出些道理来,合着人家在享受小两口间的温馨,至于内容无所谓,主要是过程。

  亏欠,王老板知道自己亏欠的人太多,想还清是没机会了,能补偿一些就多补偿点吧。

  为了配合,他便装作不知,王老实跟查芷蕊磨了好几天,直到他确实有事儿要离开,查妞儿才放过他,答应回港岛。

  老邱和老李都能看到区别来,在查芷蕊这里住了好几天,那个态度都辣眼睛,可换成李璐,王老实脸上照样都是笑模样,买了好些东西、给了不少钱,却只停留了几个小时。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瞅着李璐那满足的笑容,老李很想说句什么,只是又清楚,这事儿他是不能开口的,跟作死没啥两样。

  去机场的路上,老李不时瞅一眼没事儿人似地的邱总,越发体会到这货的不简单,自己偏就控制不住,不由得,老李同志想起来的路上,自己那个多嘴劲儿,悔啊。

  “老板,其实咱有时间送查小姐回港岛吧?”老邱也有让老李意外的时候,竟然破例说了这个。

  王老实似乎也没像老李想的那样,很无奈的摊开手说,“现在不急,让她再住些日子,等快临产了回去。”

  老邱点头说,“那成,不过港岛那边儿也要安排好,回头我过去,别出了什么纰漏才好。”

  泥煤啊,原来如此,套路之深我只服你邱总,老李两眼都直了,邱总的深邃实不可测,自己要学习的太多了,念及此处,他赶紧跟上说,“老板,虽说那姓何托了人,咱也不能大意,我看还是多安排些人手,以备万一吧。”

  “行,这事儿你们俩看着安排就行。”

  邱总跟李总互相看了一眼,一个是佩服,一个是鼓励。

  ※※※

  王大老板急着回京理由好几条,真让他上心的是唐唯。

  唐总弄得那个基本上成型,眼下却出了点困难,消防不过关。

  无论如何,王董觉得奇怪,这不应该。

  另外还有两件事儿,倒没什么,朱云那里有了新方案要汇报,吴楠悦有事儿要找自己,既然都赶到一块儿,那就回。

  眼瞅就要到机场了,手里的电话响,低头一看,哟,是老爷子,难得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赶紧接。

  “你还在南岛?”一上来,老爷子就问他在哪儿。

  有些懵,王老实来之前没敢告诉任何人自己来南岛,保密工作很上心的,咋老爷子这就知道啦?

  捂着话筒,王老实瞪着眼压低声音问老李,“老爷子怎么知道我在南岛?”

  老李顿时也懵了,不能够吧,自己小心的不能再小心了,难不成老爷子有不为人知的神秘身份?

  “呃,嗯,是在南岛呢。”没办法,王老实可不敢跟老头撒谎。

  p:说起医保,那是个迷离的传说,本人每次化疗要三万左右,能报销大概一千多块,没用进口药,要不,呵呵!据说有一种商业保险,一年报销五十万,挺合适的,可惜我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