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一十,不是还有我么

八百一十,不是还有我么

  王老实来的时间正好属于下课高峰,外边儿到处都是学生,路上很挤,进了楼里,反而没多少人,比如唐唯所在的楼里,就特清静,偶尔有人走过。

  身后跟着一堆安保人员有些得瑟,一路上都有人好奇的瞅他们,也是怕唐唯不好看,王老实让小朱等人在外边儿等着。

  朱助理这次很坚持,王老实能理解他的职责,勉强同意小朱自己跟着自己上去。

  唐唯在哪儿,王老实也就知道个大概,有负责保护唐唯的人提供位置,还得亏着他曾经在这里混过几年,要不还真找不到人。

  根据猜测,王老实敲了敲一间房的门,里面没人回答。

  没辙,他只能再次拨打唐唯电话。

  还是没有人回答。

  耶?

  真邪门儿。

  王老实也发了狠,挨个房间敲,然后试着推门儿进。

  终于,在推开一间后,王老实看到了唐唯的包儿,走过去,细一瞅,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手机躺在一本书上,王老实再拨,没声音,只是闪,静音了。

  人呢?

  扫了一眼,外套还在衣架上挂着,那就是在附近。

  王老实也不找了,这楼忒大,一层就不知道多少个房间,想找一个人实在不容易。

  反正到了地方,那就等着吧。

  足足等了小半个小时,唐唯才匆匆忙忙的回来,估计这姑娘也是意识到了时间问题,小跑着进来的。

  唐唯一进来看到王老实坐那儿冲盹儿,一吐舌头,俏皮的轻轻跳到王老实背后,伸手捂住王老实的双眼,变着嗓音问,“猜我是谁?”

  其实她一推开门儿,王老实就知道了,他故意说,“玛丽莲-梦露!”

  唐唯笑嘻嘻的松开手,顺势从背后搂住王老实,在王老实耳边轻声问,“来很久了吧?”

  不知怎么的,王老实觉着这样非常舒服,他很喜欢这个感觉,微笑着说,“刚来一会儿,你这么忙?连手机都不带。”

  唐唯松开手,站直,走到旁边儿,无奈的说,“今天我真倒霉,赶上我们一个老师出事儿,我去当听众了呢。”

  “听众?”王老实有些不明白。

  唐唯开始收拾东西,一边儿收拾,一边儿说。

  事儿一点都不复杂。

  就是某个女老师,已经结了婚,本来挺恩爱的一对儿,号称天设地造一双。

  她老公是个手握实权的新锐,但是被这位老师发现了有外遇。

  平静的生活就没了,这位女老师应对方式很传统,一哭二闹三上吊。

  打生打死的折腾了些日子,结局不大好,她前途无量的丈夫因此丢了官职,在单位抬不起头来,然后就迁怒这位女老师。

  现在正闹着离婚,今天拉着唐唯哭得稀里哗啦,讲述她这一生悲惨的故事。

  平心而论,那位当丈夫的很不是东西,该遭到唾弃,也确实遭报应了。

  至于这位妻子,王老实只觉得她方式方法不大对,也许有更聪明的应对。

  “我好了,走吧。”

  王老实伸开胳膊,唐唯甜甜一笑,挽住王老实。

  两个走出大楼的时候,唐唯回头向上看了看某个还亮着灯的房间,叹口气问,“你说她是不是很可怜呢?”

  关于这类问题,王老三心虚的厉害,打了个哈哈说,“别人的事儿,你就别多愁伤感啦,赶紧想想,咱晚上吃啥吧。”

  唐唯扫了王老实一眼,老王同志身上就哆嗦了一下。

  吃饭的问题好解决,就在唐唯家附近的一面馆儿里,上好的炸酱面,蒜免费吃。

  进了门儿,略休息了一会儿,王老实陪着唐唯看电视,发觉小唐同志提不起精神来,知道是受那位老师的影响,他建议说,“要不咱俩出去溜达一圈儿?”

  唐唯没拒绝,立马起身,“好啊。”

  两人在小区花园里走了两圈儿,王老实感觉唐唯可能是累了,呼吸节奏有点乱,拉住唐唯停下来,说,“休息会儿,别累着。”

  唐唯看了看王老实,摇头说,“我不累。”

  犹豫了几秒,王老实说,“我累了,咱慢点走,说说话。”

  再二的脑子,也觉察出唐唯情绪不佳来,原因也没别的,肯定是那一对夫妻的事儿影响了唐唯。

  一想这个,王老实就想抽那男的一顿,特么的偷食儿吃,还抹不干净嘴,惹出乱来让老子躺枪。

  现在晚上天气还很凉,王老实不敢找地方坐下,就伸手揽着唐唯,控制着走的速度,考虑再三后,他还是冒着风险主动问,“让我猜猜看,你那位老师姿色平庸?”

  唐唯摇头,“不,很漂亮。”

  “有多漂亮,咱实打实的说,没当人家面儿,就别恭维了。”

  唐唯轻咬了下嘴唇,说,“真得很漂亮,学校里都出名儿的。”

  那估计就不能太差喽,毕竟能在学校出名,那得百里挑一的,已经很不容易。

  王老实又分析了下说,“那就是性格上------不对,性格应该没问题,能拉着你这么长时间哭诉,多半儿不会差劲。”

  唐唯好奇的扭头看看王老实,她头一次见王老实这么说话。

  “他们有孩子吗?”

  “没有,才结婚不到三年。”

  王老实继续问,“他们父母之间是不是有矛盾?”

  唐唯还真让王老实给问住了,仔细从只言片语中回忆,不大确定的说,“应该没有吧,他们父母都不在京城。”

  走到了花园尽头,王老实停住脚步,又想出一个原因来,问,“他们经济上------也不对啊!”

  不知不觉风刮了起来,或许是感觉到冷,唐唯把外套裹紧了些,她看王老实那绞尽脑汁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说,“别瞎猜了,都不是。”

  “啊?你知道?”

  唐唯点点头,却不开口说,王老实其实也不大在意,看到唐唯脸上有了笑模样,管他们呢。

  他真不想继续这个事儿谈下去,闹不好就拐到小三的问题上,王老实自己还不干净呢。

  两人慢慢往回走,王老实注意到风有些硬,跟唐唯换了个位置,替她挡挡风。

  小区里锻炼的人不少,偶尔相遇,都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看向他们二人。

  甚至还有个老大娘背后说他们有夫妻相。

  这话王老实爱听,要不是怕挨骂,真想过去谢谢人家。

  风越来越大,王老实担心着凉,手上用力搂紧唐唯。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唐唯似乎鼓足了勇气一样,突然把声音压得极低,问,“那事儿就真的那么重要么?”

  小区里路灯光线很一般,王老实没注意唐唯此刻脸红得有些夸张。

  他让唐唯给问愣了,“啥事儿啊?”

  唐唯似乎是臊得不行,不管不顾的推王老实,想要挣开,被王老实用力镇压,“到底啥事儿啊,推我干嘛,你倒是说呀。”

  “就是、就是、就是------那事儿呗!”

  再不明白,王老实就是二,必须得立即激动起来,这货臭不要脸的贴近唐唯耳朵小声说,“真得啊!”

  他以为唐唯在暗示什么,面对小唐的时候,王老实一直不大敢主动求什么,总想着水到渠成,他太了解唐唯的性子,那种事儿,不到万不得已,想想都是罪过。

  似乎是意识到王老实心怀不轨,唐唯猛的用力,从王老实身边儿逃开,摆着手说,“瞎说什么呢,是他们,那位女老师------”

  明白了,感情还是人家的事儿,不过,闹清楚怎么个原由后,王老实多少有些同情那位当丈夫的,难怪要出打野食儿。

  当妻子的很漂亮,却对那事儿冷淡的要命,根本就不想,也不给。

  守着这么漂亮一媳妇,只能看着,不能用,是个人都受不了。

  哎呀,王老实警惕的看着唐唯,心说您可别跟那位学,要不这日子可没法过,再一想,应该不会,前世自己那么不是东西,人家唐唯都坚持了下来。

  呼!

  王老实暗暗长出一口气,心里重新安定下来。

  不行,顾不上什么心虚的事儿啦,王老实得给自己打打预防针,说,“她要是那样,就不该嫁给人家,这不害人吗?”

  唐唯瞪着王老实不说话。

  “真的。”王老实用不算很假,颇显真诚的表情回应,说,“洋鬼子的说法就是:男人是上帝根据世界的需要而创造的,女人是上帝根据男人的需要而创造的。”

  “谬论!”

  王老实不想跟她争辩,就想着不让唐唯受影响,现在看目的达到了,自己还有心虚的事儿,赶紧转话题,“是、是、是,对啦,我想起个事儿来,明天你有空没有?”

  果然,唐唯上当了,问,“有事儿?我可以请假的。”

  王老实说,“有几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文件?我签字?”唐唯迷糊了,什么啊这是,还要自己签字?

  当晚,王老实本来打算赖在唐唯家,可惜一个电话又把他给叫走,程志翔到了,正好赶上唐唯因为说了那事儿的话,硬把王老实给推出了家门儿。

  ※※※

  王老实这一天挺忙活,还有个人不比王老实轻省,就是周兴甫。

  他为了感谢众人帮忙,当了一整天小二,陪着吃喝,陪着聊天,还陪着打牌,光打牌就输了满满一箱子钱。

  累加上输钱都不能撼动老周的心情愉悦,他是哼着唱腔回到家的。

  一进家门儿,连鞋都没脱,就躺倒炕上,迫不及待的给段伟打电话。

  都一整天了,按说张书俞该有个态度了不是。

  说实话,周兴甫对段伟今天的表现很不满意,一点都不懂老板的心思,有什么消息就不能主动传过来?非得等着问不成?

  电话通了,说了不到三十秒就结束。

  不是没话说,而是周兴甫手里的电话突然解体,从破碎程度来看,是外力所致,应该不会给予三包服务。

  挺好的心情瞬间变得恶劣无比,换谁这手机也得飞一会儿再撞击地面。

  滨城接到了联合文件。

  张书俞扣住了没动静,按照古代皇帝的说法,这叫留中,意思就是没态度。

  高兴了半天,你张书俞就给我来这个?

  周兴甫都不知道怎么骂那个二傻子,你丫犯得着吗?

  ※※※

  程志翔一看就风尘仆仆的模样,王老实心里怪不落忍的,这些个企业里,前苏食品绝对是摊子最大,事情最多,虽说员工不少,可论敬业程度,老程绝对第一。

  “来,坐下,先喘口气儿,喝茶,事儿一会儿再说。”

  程志翔也没客气,已经打开的公文包放到了脚边儿,说,“我去洗把脸。”

  王老实说,“知道地方吧。”

  “知道。”

  几分钟后,程志翔回来,端着茶杯一口就喝光,王老实又给他倒上。

  程志翔又抄起公文包,低头翻找文件,说,“我先跟你说说近期的工作安排------”

  王老实做出了姿态,摆摆手说,“没有特别重大的事项就不用跟我说了。”

  老程同志怔了下,说,“那就剩下转基种子这事儿啦,我的意见是直接拒绝,现在公司里传什么话的都有,尤其是下边儿种植户人心不稳,拖下去对我们不利,我怕到时候媒体再跟着起哄,局面就不好说了。”

  这个问题王老实还真没考虑过,程志翔一提,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程志翔看王老实沉思,就不说话了,自己端起茶水喝起来,等王老实。

  好半天,王老实叹口气说,“井里的癞蛤蟆头顶也有一片天,我们现在得有取舍,同样也要考量你们的管理掌控能力。”

  程志翔听懂了,轮到他沉默,同样也是思考了半天,才勉强抬起头来说,“真的值?”

  王老实此刻逼格满满,说,“有所为也有所不为,该付出的咱不能含糊,我们得经得起后人评说。”

  民以食为天,王老实把前苏食品上升到这高度,也不算瞎掰扯,程志翔说,“谈到什么程度?”

  王老实说,“你不要管别的,组织好人,就奔着成去谈,最后不是还有我么!”

  意思是前苏食品满满诚意去谈,可最后都谈好了,王老实再做决定,程志翔能猜得出最后是个什么结局,王老实可没想顺着对方意思来。

  “那你------”,程志翔觉得王老实此举太亏德行,传出去对名声不好,正所谓人言可畏,混到王老实这份儿上,名声最大。

  王老实脸上带出些许的自信,说,“做人做事儿不能老是想着自己,就这么决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