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89章 二百八十九,顺势而为

第289章 二百八十九,顺势而为

  王老实的人生哲学里,顺势而为这个词儿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

  知大势,不逆流而上。

  很多时候,他也曾经想过,自己借着某些优势,干出点轰轰烈烈的大事儿来。

  可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种牛掰的想法,会帮助他死得极难看。

  就算重来也不是万能的,很多内涵性的东西,不是道听途说就可以玩儿转的。

  不少可以赚大钱的事儿,王老实都如数家珍一般,知道归知道,真要参合进去,碾碎是妥妥的,很多事儿都是在做局,局外人看上去很美的东西,其实真进去了,才知道里面是什么。

  王老实一直很小心,抓机遇的同时,也要促安全,他老爹王嘉起一直对王老实热衷于那个圈子不满。

  王老实自己也不喜欢,不喜欢归不喜欢,这就是大势。

  多少年后也没什么改变。

  能够在华夏叱咤风云的人物里,背后不是国外雄心勃勃的资本财团,就是国内颇具势力的给支撑,真正的经济命脉就从来没有转移过。

  没有一定的关系网络,做个小鱼小虾都未必能安然身退。

  就算自己做个普通人,不说对得起重活这一回吗,是否真的能安心当老百姓,他自己没多少自信。

  接触的越多,王老实感触越深。

  不能都是朋友,不能没有敌人。

  都是朋友,就都不是朋友。

  没有敌人,就都是敌人。

  这几句话,是上辈子的办公室主任说过的,王老实理解的不够深刻,现在理解了。

  所以,王老实不怕树敌,当然,他尽量拣那些可以树立的敌人来开火。

  赚钱也是一样的。

  王老实在圈里的名气就是能赚钱,会赚钱,从不赔钱。

  这是好名声吗?

  也未必,在他看来,这是要人命的负担,背负起来很扯蛋,王老实总有一天不堪重负。

  别人怎么看他,妖孽?反正说佩服的肯定都不是心里话。

  这次丁震源赔的一塌糊涂,王老实估计很多人也有和自己一样松口气的想法。

  原来他也有不行的时候,也会赔钱,这样就好了,大家以后还能愉快的一起混了,和一个妖怪混,绝不是多高兴的经历。

  赔钱有时候也是赚,输了其实可以当作赢了看。

  说不心疼钱,那是孙子,王老实这次倒觉得赔了真好。

  解压力,收人心,一举两得。

  ——————

  gs这些日子内部情绪低落,此番大败而回,老板如何发落,都还没有定论。

  悲观的小道消息就是,他们这个体面又有高收入的工作很有可能不保。

  眼下镇定的就刘美绢了。

  她几次提出找王老实单独汇报工作,都没有得到允许,刘美绢的镇定也不那么淡然了。

  丁震源写了辞职报告,在一些人那里不是秘密。

  丁老大走了,那么必然会有新的领导过来。

  不用祈祷,新的掌舵人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儿必然是清洗。

  仅仅几天的功夫,就人心惶惶了。

  王老实带着丁震源一块回来的。

  来了就进了刘美绢的办公室,丁震源则召集人到会议室,然后坐在左边儿第一个椅子上,一言不发,闭目养神。

  大家伙儿一看,心里都凉了,这是要完蛋的节奏吧。

  好几个眼窝浅的姑娘都忍不住掉泪了。

  刘美绢进来了,同样面无表情,坐到丁震源对面儿。

  会议室里气氛凝结了。

  吱呀!门开了。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颤,不用问,老板进来了。

  王老实看了一圈,发现大家都哭丧着脸,世界末日的时候也就这样了,想笑,又忍住了,赔了那么多钱,不能就这么完事儿,该敲打的还得敲打,没有压力,没有鞭子,这人就不大动弹。

  拉开椅子,王老实坐到老板才能坐的位置上。

  开说。

  王老实语调不高,语速不快,吐字清晰,会议室本就不大,每个人听的都无比清楚。

  主要就说了几点。

  批评,以丁震源为首的gs团队,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寸功未立,反而因为投资判断上的失误,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不仅是丁震源的责任,也是每一个gs员工的责任。

  还是批评,刘美绢等有充分的责任监管,却没有坚决,而是放任,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同样损害了公司的利益。

  追责,丁震源,刘美绢奖金全部扣除,只保留生活费部分,其余的员工,奖金按照最低标准考核后发放。

  整顿,责令gs的团队针对过去半年中的所有操作进行深刻的检讨,王老实说,既然输了,那就搞明白为什么输了,输也要输个明白。

  然后————没啦!

  所有人都在等接下来的,可是左等没有,右等还是没有。

  老板已经在说其他的事儿,主要就是下半年,gs重点投资方向。

  跳跃有些大,老板竟然要试水石油期货?

  亲爱的老板,您真的懂吗?

  那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儿的,咱这小胳膊小腿进去,连个渣儿都不算。

  我的老天,这边儿呢,是死是活,您老倒是给个痛快话儿啊?

  都等着呢!

  王老实就是不说,憋得一帮人抓耳挠腮。

  石油期货他王老实真不懂,一点皮毛都不懂。

  可是他就知道当初自己因为油价的问题,骂了很多年。

  虽然也有价格走低的时候,可总体上的上涨趋势持续了十几年。

  别的数据他记不清楚,现在大概是三十五美刀每桶,最高涨到了一百五十美刀,甭管期间出现了什么波折,有了这个大趋势,一大帮子所谓的精英人士,没赚到钱,那还叫个屁的精英。

  丁震源别看赔了钱,可是他团队的专业性毋庸置疑,王老实对他们的技术和眼光有信心。

  等王老实走了,会议室这帮货才醒过味儿来,这就完啦!

  丁震源送完王老实回到会议室里,看到大伙儿的精气神已经不一样了,心里也舒坦多了。

  王老实要追责,他没反对,扣钱,也没意见,老板说扣钱了,那算什么事儿,后面干好了,他相信王老实照样不会少给,关键是后面的事儿做好。

  丁震源说,“我们继续开会————”

  今儿火匠给大家推荐一个民间助学组织,信天助学,就是在六一的时候,让山区里的孩子吃一顿猪肉,有能力的朋友可以搜索‘信天助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