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零九,你还想咋地?

八百零九,你还想咋地?

  

  解决最复杂问题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方法。▲∴頂▲∴点▲∴小▲∴说,x.

  最简单的方法里却蕴含深刻的含义。

  滨城转基种子一事本已尘埃落定,偏偏京城出来了一个联合文件,直接下发到滨城。

  周兴甫的上蹿下跳总算看见了点成效,只不过,他那隐身幕后的想法成了笑话。

  文件里,该项目变成了国家级科技攻关推广实验项目。

  张书俞看到文件后,直接给气乐啦。

  这文件明显有待商榷,仔细一研究,就能看得出其中是有猫腻儿的。

  首先,这个转基种子立项就有瑕疵,哪儿能有外国公司参与?

  其次,联合下文给地方政府,却没有更高级机构的签字同意。

  最后,文件最后直接奔前苏食品集团去的,特么的不要脸到了一定程度,人家前苏食品就一个民营企业,这文件下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说起来,张书俞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让部里吃不了兜着走,胆大妄为到这程度,实在匪夷所思。

  真较真儿,这个文件能演变成********!

  下这个文件的,还有联合签署的,一个都跑不了,他们不想过啦?

  虽说不是正式发文,却也属于正儿八经的督导文件,具有一定的效力。

  主动权还是在滨城手里,张书俞可以睁一眼闭一眼,轻轻放过,也可以直接来个封回,告诉那些部门,爷懒得搭理你们!

  张书俞为难在另一个层面,封回之后,后果就不好说了。

  这些部门都手握重权,不管是将来滨城方面立项还是要资金,都得到人家面前装孙子,局面搞僵了,以后滨城就困难。

  看似一场闹剧,却隐含着明确的威胁味道。

  取舍之间根本就不用过多考虑,从张书俞的角度出发,他只能选择妥协,更何况老张已然知道了王老实那货是什么鬼心眼儿,自然更加轻松。

  老张同志按响了呼叫器。

  秘书进来。

  “把这份文件缩编,传给前苏食品。”

  秘书拿起文件,“我马上去办。”

  缩编是个代名词儿,不能原样传过去,这份文件要是传出去,闹不好就是个严重的政治事件,谁也承担不起,缩编就不同,重新整理,把意思传达,却没有文件的影子,主要是其自我保护作用。

  秘书同志拿着文件到了外间,看了一下,最后一页上已经写了批示,‘同意,请嘉华同志酌情处理。’

  再仔细看,除了张书俞的签字,日期是后天,也就是说,他需要把文件再压两天,才传达到相关人员那里。

  至于给前苏的缩编版,当然是马上办。

  一个小时后,身在京城,**在艺术海洋里的王老实就收到了这份缩编的文件。

  艾碧菡把文件送给王老实后,就没离开,站在那儿等着。

  会议室里其实正开会,是负责策划的部门在汇报各个项目进度。

  因为王老实那儿在看东西,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大老板。

  谁都看得出,老板一脸的古怪。

  赵宏进小声说,“要不现在休息一会儿?”

  王老实抬头看了一圈儿,把文件交给艾碧菡说,“回头再给我。”

  “继续吧,刚才说到哪儿------”此时,王老板已经面色如常,目光炯炯的看着其他人。

  ※※※

  与此同时,周兴甫正端着架子坐在自己的茶楼里,老周亲自上手,用自己最好的茶叶来招待几位客人。

  没有对面这几位的舍死忘生,就没有今天的局面。

  虽说滨城方面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可周兴甫相信,张书俞一定不会再坚持下去,从哪方面,他都没有再坚持的必要。

  胜利已经可以预期,周兴甫精神焕发了。

  正中央的一位老者是职位最高的,也是促成此事的主力,他虽然办了事儿,可是并不赞同周兴甫的想法,认为得不偿失,“兴甫,事已至此,就不再多说了,后面你就好自为之吧。”

  周兴甫把姿态放得很平,低眉顺眼的说,“是,您教训的对,有些事儿我还是想左了,再不干这样的傻事儿。”

  老者抬眼看了周兴甫几眼,微微叹口气说,“我这儿欠了张书俞人情啊,恐怕他不会善罢甘休,我估计三农资金上不给滨城一个倾斜,是没办法交代喽!”

  很多事儿都是反正看,张书俞卡住不动,部里就有办法收拾滨城,相反,张书俞放手,就是部里欠滨城的,这种事儿就得现世现报,绝没有拖的例子,必须马上就给兑现,部里能拿得出手,也就是三农资金,没有明显的划拨倾斜,肯定说不过去。

  周兴甫也是明白里边儿的弯弯道道,陪着笑说,“您这还不是心里牵挂着滨城人民?总归还是滨城需要嘛。”

  此话很安慰人,老者忍不住乐了,拿手点指周兴甫说,“你小子啊!呵呵。”

  众人一阵轻松、惬意的笑,茶室里其乐融融。

  ※※※

  会议结束前,王老实发了言,他首先肯定了企划部的工作成果,同时又提出了些许不足,勉励他们继续完善,追求更好,最后还表示,将在项目结束后重奖有功之人!

  大老板这是第一次来公司参加如此具体的会议,就鲜有的表示了认可,还有重奖的承诺,公司上下一片沸腾。

  绝大部分人都对老板有着某些不可言表的期望,他们都知道这个老板与众不同之处,谈到奖励的次数不少,可重奖绝对是第一次!

  能重到什么程度呢?

  有人憋了半天说,“应该会很重、很重------”

  散会后,王老实特意跟赵宏进说,“公司要把所有力量侧重过来,有什么困难就找老邱,我会跟他说,缺人就招,没经验就去挖人,总之,不能出任何差错,事关国家脸面,太重的话我不说,你也明白。”

  赵宏进神色严肃,他怎么可能不懂,上次已经说的非常明白,“放心,我会全力以赴!”

  王老实顿了下,郑重的说,“是确保成功。”

  没有迟疑,也没有机会犹豫,赵宏进立即大声说,“保证成功!”

  离开美誉国际后,王老实直接给程志翔拨了电话。

  “你人在哪儿?”

  程志翔说,“机场,正要回滨城。”

  王老实说,“改签,到京城来。”

  程志翔没问为什么,他也拿到了文件才要回滨城的,“好的。”

  放下电话,王老实才想起来问艾碧菡,“刚才我好像看到了李璐,是她吗?”

  这是在离开美誉国际时,王老实看到了一个背影,很像李璐。

  艾碧菡想了下说,“我没注意。”

  “哦。”

  艾碧菡又问,“要不我问问?”

  王老实摆了下手说,“算了。”

  是不是呢?

  还真是。

  美誉国际现在忙的不可开交,人手严重不足,哪怕敞开了招人,也来不及。

  几乎所有跟公司有关系的人都被叫来帮忙,包括李璐。

  李璐是签约演员,她的事儿知道的只有少数几个。

  人事部门那个级别肯定是不知道李璐还能跟大老板之间有怎么一回事儿。

  李璐接到电话通知,要求她到公司某个项目部报道,放下电话,她整个人呆了半天,有心给王老实打电话问问,又有点不敢,觉得不该问,问了之后,王老实能怎么办?暴露?

  寻思了半天,李璐最后还是去了公司。

  她也知道王老实来公司了,不用她看见,办公室里的同事只要嘴闲下来,说的肯定是老板。

  李璐负责的工作是外联,忙起来脚不沾地儿,她的办公室里原本有四个人,因为人现在多,又挤了四个,变成八个,六女二男。

  手里打着字,耳朵听着几个同事谈论王老实,李璐觉得好奇怪的感觉,心里默默算起来,有好多天没有看见,也没联系过,只是前几天,那个邱总打来电话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门儿开了,房间里顿时没了声音,李璐抬头看了一下,是项目组的一个头儿。

  探进身子来,那位主管说,“通知你们一下,今晚上加班。”

  不等有人反应,门儿再次关上。

  “我去,早就料到有这一手,机智的我早有准备!”李璐旁边儿的一个胖丫头毫不在意加班的降临。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加班,有加班费也不情愿,嘴上不敢说,心里指不定骂成什么。

  胖丫头放下手里活儿,扭头看向李璐,“李璐,你呢,还没跟你男朋友请假吗?”

  刚来的时候,因为李璐人模样清秀漂亮,好几个公司帅男表示了倾慕,李璐赶紧声明早已名花有主,虽说不能完全杜绝小锄头,好歹遏制了某些人的**思,境遇好转不少。

  就是这位胖妞儿,跟谁都熟,毫不见外,逮什么都敢说,好几次弄得李璐哭笑不得。

  现在又来问,她都不好回答,正想着编个什么借口,桌子上手机‘叮’一声,有信息。

  低头看,是他。

  “你在美誉国际?”

  胖丫头已经不见外的偏过头来愁,李璐赶紧捂住屏幕,白了胖丫头,“别瞎看。”

  人家胖丫头嬉皮笑脸的浑不在意,“你男朋友的啊,看看怕什么!!”

  屋里还有两个男青年,一听这话,觉得黯淡无光。别看没盯着看,刚才李璐低头看短信时,眼中神采就说明不少问题。

  李璐没再搭理胖丫头,专心给王老实回,“是在美誉国际,公司缺人,喊我来帮忙。”

  “要是不习惯,告诉我,我会安排。”

  李璐呆了呆,你这是关心我么,猛然间她觉得自己特不争气,定了定神儿,回,“没关系,挺充实的。”

  王老实又回,“那也行,一个人也闷,学校那边儿要协调好。”

  李璐回复,“已经跟老师说好了。”

  叮的声音没再过来。

  李璐很想问一句,你什么时候来,想了想,手没动。

  另一头儿,王老实的车已经停在京城大学门外,才停稳,保安就跑了过来。

  不让停。

  王老实正给唐唯打电话,没人接。

  司机小郑还在跟保安掰扯,其实就是拖时间。

  王老实也知道这会儿正高峰时段,停这儿真不合适,不能难为人家保安,都不容易,就说,“开进去吧。”

  小郑一听,跟保安说,“我们开进去行吗?”

  保安早就憋着火了,还来劲啦,不让你停,你可倒好,还往里边儿开,真不拿豆包当干粮啊!

  人家也不说话,直接往车前边儿一站,拿着对讲机就喊人。

  朱助理一瞅,哟,多大点事儿,至不至于啊。

  这就要下车。

  此刻车外边儿已经聚拢了不少看热闹的,很符合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围观看乐子与文化知识水平完全无关,这就是例证。

  王老实眉头皱了下。

  “咱下车,你们找其他地方停吧。”

  说着,王老实拉开车门儿,正要下去,艾碧涵递过来墨镜。

  王老实摆摆手,没接,戴着个干嘛,又没啥见不得人的。

  小朱已经做出反应,其他车上的人呼啦下来好几个,围拢在王老实周围,车前的保安心里已经在敲鼓,自己的份量他最清楚,虽说职责所在,可真碰上不讲理的,吃亏总是他。

  现在他就盼着队长赶紧过来,或者对方是讲理的人。

  王老实没说话,带着人往里走,保安同志呆立在那儿不知所措。

  小郑没好气的说,“您受累让一下,我们把车开走还不成么?”

  保安愣了下,赶紧躲开,不过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有些逗比,“这就完啦?”

  小郑翻了翻白眼儿,忍不住笑起来,“你还想咋地?”

  看热闹的人有哄笑的,也有认出王老实的,自然看得明白,人家王落实没跋扈,服从了保安的管理。

  聚拢的人群逐渐散去,学生居多,自然会讨论,结果就是人家王落实挺招人佩服的,换个恶心的人货,这事儿还指不定闹出什么来。

  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大概五十来岁的样子,他目睹了全过程,看着三辆车缓缓驶离,又看了一眼已经消失在人群里的那个方向,若有所感的问身边儿人,“他就是王落实吧?”

  身边儿人立即回答说,“是他,我认得出来。”

  中年人略微轻叹,说,“我们走吧。”

  说罢,转身就走。

  身边儿人迟疑了下,问,“主任,我们不进去了?”

  中年人摆手,“今天不去了,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