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九十七,那也算大钱?

九百九十七,那也算大钱?

  打来电话的是唐三。

  靳玉玲前几天提过,他还琢磨如何办,人家一直没联系,还以为就过去了,没成想还是找上门来。

  电话里,唐三没说什么事儿,当然也不用说,只是客气几句,约时间见面。

  王老实答应了,转天去唐三家里,放下电话,喝了几口茶,重新拿起电话,给靳玉玲打了过去。

  “姐,明儿跟我去唐三哥家吃好的?”

  靳玉玲冷笑着说,“姐要是不去呢?”

  王老实撇撇嘴,得瑟的话没敢说。

  面子是个奇怪的玩意儿。

  很多人为了它打破头,争来的却虚无缥缈,似乎什么用处都没有。

  可千百年来,谁也不肯放开面子,争的时候,已然连命都可以不要。

  对这个,王老实有自己的理解,有一部分人说好听的是真单纯,争的就是脑残无用的面子,那东西就是别人看着是犯傻,他自己觉得牛逼能撩妹儿,仅此而已。

  正经去争的还是利益,有利益的面子才值得去拼死,甚至有所得时面子就是个屁,谁爱要谁要。

  唐三这么久突然联系自己,还提前让靳玉玲打前站,恐怕也就是为了利益,他已然脱离了于王老实的竞争层面儿,原本很难再联系到一块儿,谁能想到王老实杀了个冷不防。

  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唐三明显就是扔掉面子来争里子。

  靳玉玲答应唐三,跟王老实打招呼,是碍于当年的面儿。

  同样,王老实也是,他冲着靳玉玲,当初,唐三做了那么多不是人的事儿,王老实也让唐三知道了啥叫手段,论起来说,他们可不是一路子人了。

  见面时却不是。

  唐三跟王三儿像失散多年的亲兄弟,热情的没谁了,看得靳玉玲直恶心。

  今天唐三哥请客,自然人不能少,请谁是有讲究的,不能喝乱酒,要不白折腾,让人家笑话。

  原则简单,派头儿不能比过王董去。

  脑瓜儿快,不犯傻,知道自己干嘛来的,还得有些身份,满足这些条件,非常不容易。

  王老实经过唐三介绍后,都觉得老唐同志真心不容易,难得啊。

  甭管什么行业,在新的玩法儿出现后,首先遇到的就是原有既得利益者的阻挠,也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换做王老实,别人挡了发财路,他肯定也去拼命。

  唐三找过来,恐怕就是先礼后兵的意思,谈判不成,那就各显神通了,之所以还要谈,不过就是忌惮王大老板的实力,不到万不得已,能不撕破脸还是不要的好。

  混到这份上,谁也不是傻子,王老板比谁都明白,华夏足球圈那叫一黑,台面上加身后的都算上,哪一个枪毙十分钟都不冤。

  按说,唐三想谈通了王老板,没多大可能,他自己来之前也想过,他就是琢磨着双方各自让一些,矛盾是动力,妥协才是事务发展的方法。

  唐三爷猜错了一个事儿。

  王老实压根就没打算从足球上渔利,或者说没打算像别人那么玩儿,没意思。

  所以说,双方其实没啥根本矛盾,就是个态度立场问题,还有就是玩法儿,之前的蛋糕太小,吃起来不过瘾,不如做大点。

  饭局上,都是虚话,真正要谈,得私下。

  唐三当然有安排。

  泡温泉,又弄了几个有名的过来陪着,却不是陪王老实,只招待其他人的。

  王老实挺喜欢泡温泉的,很舒服,喝着茶,抽着雪茄,装逼范儿十足。

  别的不说,王老实觉得唐三这些年还是有长进了,懂做人、会办事儿。

  既然上道,那就给条活路。

  大致给唐三讲------说忽悠更合适,反正唐三目瞪口呆,好久都没回过神儿来。

  “落实,咱也算老交情,给哥们儿交个底吧,哥真不跟你较劲。”最后唐三还是不放心,这货说出此话来让王老实自己哭笑不得。

  王老实无奈,只好装腔作势说,“三哥,说起来,足球在咱国内也是权力的游戏,谁玩儿不也是------”

  说到这儿,他不言语了,用手指了指上边儿,那意思谁都该懂一样。

  不管别人,唐三是明白的,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半响,心里一突,扭头看了王老实一眼,似是而非的说,“那可就脱离了咱的层次啊!”

  更多的话他没说,忒阴险,这招打过去之后,原有的那些人,哪怕是块铁板也要四分五裂,问题来了,自己该咋站位置。

  泥煤啊,唐三心里不断的骂,以前玩不过王老实,现在照样,甚至人家都不用跟自己玩。

  朱云,不枉受王老实看重,铁腕儿一抖,滨城那个小俱乐部很快就掌控在手。

  她的手段非常血腥,举起屠刀,谁不服就是一刀,俱乐部里还真就没人挡得住,原本有一个,是石局的干儿子,可没用,朱云上任第一天就是开除了他。

  理顺人事关系,接下来就是如何出成绩,朱云不是行内人,还得靠下边那些专业的。

  桌子上摆着的就是下赛季的计划,在很多人看来,了不得。

  细得就不看了,朱云不认为自己能判断准确,仅仅从经费预算上,她就知道跟老板的要求相去甚远。

  全年预算亿,看上去很不错,实际弄不出多大动静来。

  想了好久,她按下给老板打电话的心思,咬了半天牙起身开门冲着秘书说,“召集中层,开会!”

  会议第一件事儿,就是下赛季的那份计划被废掉,朱云很强势,也不再讨论,而是直接说了要求,并明确说,“这是老板的要求。”

  “赛季最低目标是亚冠名额,足协杯冠军和联赛冠军都要努力争取。”

  一听这个,几个老人脸上都古怪起来,就凭滨城这个俱乐部?

  朱云绷着脸说,“教练人选要放宽眼界,不仅要适合我们,也得经过证明,还有外援,不是世界一流怎么配得上滨城足球?”

  有两个人实在憋不住,咳了几声,其中一个比较负责的胖子苦着脸说,“朱总,先不说人家来不来,就是价钱也是天文数字啊!”

  朱云看了他一眼,总算有了笑模样,“你觉得那点钱在王董那里算什么大钱?”

  “呃~~~~~~”

  hapterer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