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88章 二百八十八,真是个傻乎乎的

第288章 二百八十八,真是个傻乎乎的

  热门推荐:

  林子琪等着王老实回来。

  “这么晚了,还没睡?以后别这样,你休息不好影响恢复。”王老实看到林子琪没睡,赶紧过去把她抱到卧室放平躺下。

  林子琪搂住王老实的脖子说,“没事儿的,其实都快好了,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王老实一板脸,“这事儿我说了算,就得听我的。”

  别看这样说,林子琪就喜欢,美滋滋的躺下,看王老实去打水洗漱,忙活一通,她说,“我想上学。”

  王老实奇怪,“还上啊?”

  “不是去南门,就在京城。”

  “京城?上什么学?”王老实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到床边儿上,这估计算正事儿了,不能随便了。

  林子琪说,“我想去京城大学的那个emba,不为了学历,就想学点东西。”

  说完眨巴着大眼儿看着王老实。

  学那个?王老实多少都猜到林子琪想什么,伸手在她脸颊上抚了抚,说,“行,等回头儿再开班儿,我帮你报上名。”

  林子琪眼中闪过喜色,今天这个决定好难下的,她一直担心王老实会反对,就像靳玉玲说的,男人都想自己的女人躲在家里相夫教子,可这样女人一辈子都太亏。

  她倒不是这么想,就是希望学点什么,能帮到王老实就好。

  去京大emba,也是因为这个培训的创始人是王老实,她压根就不明白,这个emba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做学问教知识,完全沦为了社交平台,吸金怪兽,她这样儿的去了,未必就能习惯,也不大可能学到什么真本事。

  顶多了,了解一些皮毛知识,知道点时髦的词汇,认识一些貌似精英的人士,闹不好还给王老实惹上一些窥伺美色的贼大胆。

  说真的,王老实是不想让林子琪去,若平时,他就拦着了,哪怕去商学院本科旁听,都比这个所谓的高端课程强。

  可眼下,林子琪和家里闹成那样儿,自己再不宠着点儿,林大妞儿万一想不开,就不美了。

  为了奖励王老实,林大妞儿结结实实给了王老实一个长时间湿的,猝不及防的老实差点没背过气去。

  都一次在专业问题上输了,借着酒劲儿,王老实打算好好调教下这妞儿,让她感受自己的澎湃动力。

  林子琪按住了王老实上下游动的手,在王老实耳边吹着气说,“你没算日子吗?”

  王老实再傻也懂了,自己这都提枪上马了,突然闻知噩耗,想死的心都有了,眼珠一转,手上没停,低声说,“宝贝儿,今儿就开发新资源,你就从了吧。”

  “啊————”

  林子琪压根就没想到王老实手都伸到那儿去了,死死的按住,然后扭动身躯,躲开那只邪恶的手,说什么都不行。

  闹腾了好半天,王老实也没得逞。

  林子琪还说呢,“你真恶心,那儿多脏啊,不许再有这想法,再有两天就过去了————”

  王老实笑笑没再说,其中的风情说不得啊。

  ——————

  丁震源和刘美绢,带着他们自己中意的团队,去资本市场遨游了大半年,终于累了,伤了,回来了。

  当初王老实和丁震源沟通过,不过,效果不好,老丁同志那股子傲气实在难消,加上在企鹅身上立了大功,王老实最后脑袋一热就同意了。

  不过,王老实也给设定了一个框框,你要自主也行,资金规模就那么多,怎么玩儿我不管。

  增殖了,就是你有本事,这样的运营模式,可以继续,我也能追加投资。

  但是,赔了钱,缩水百分之三十之后,老实回来听我的。

  不能说王老实傻,搁在任何时候,就没这样的老板,也没那样的员工,再有才都不行。

  丁震源其实就是希望能够有自由发挥的更大空间,多少也有点目空一切的意思,他认为自己有足够的才能帮助王老实打天下,就是没想到王老板给了这样一个平台。

  刘美绢跟着去了,平时没少把信息汇总过来,可王老实压根就没怎么看。

  他早反思过了,自己打一开始就错,再怎么监管也落了下乘,当时被企鹅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既然有本钱,犯点错儿也认了。

  就是没想到丁震源是带着辞呈回来的。

  丁震源的辞职报告王老实看的很仔细,写的很认真,基本上算述职报告了,就最后几句说要引咎辞职之类的,心说这个玩意儿没诚意啊,要想真辞职,你贴点边儿也成啊,明显的等着挽留,这老小子,鬼精鬼精的。

  王老实吐口气说,“大半年过去了,你就给我这么一个玩意儿?”

  说着,把报告扔到桌子上,正好转了一圈,方方正正的在丁震源眼前。

  没等丁震源说话,王老实说,“你先回去吧,晚上一起喝个酒,聊聊。”

  丁震源诧异的看了看王老实,犹豫了下,点头出去了。

  老丁前脚儿才走,吴楠悦就来了,满脸的兴奋,走路都带着风。

  她自然兴奋,一路上,喊总监打招呼的人无数,年轻人就喜欢这个调调,加上对自己的策划极度自信,她走路的方式已经非常接近竞走了。

  推门直接进屋,一屁股坐到王老实对面,然后迫不及待的把文件放到王老实面前,“哎,我有一些个想法,就写出来了,看看怎么样?”

  王老实没看文件,而是略带怀疑的瞅着吴楠悦,他现在终于信了别人说这是一个傻乎乎的疯妞儿啦。

  那脸上的激动真不像装出来的。

  低头掀开第一页,王老实看的很仔细,没看完,就没有欲~望再翻了,不过处于某种必要的尊重,他强迫自己看完,然后合上,放回桌子,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吴楠悦眼巴巴的瞅着自己,这一刻他突然不想供着她了,就冲她的热情,自己都不能把这丫头供废了。

  伸出手指头,王老实说,“第一个问题,进屋之前,你应该先敲门。”

  吴楠悦顿时愣住,犹如一盆带冰茬儿的凉水从头浇下,“————”

  “第二个问题,文件应该两只手放到我的面前,称呼一声王董或者王总,而不是‘哎’。”

  吴楠悦觉得自己脸在发烧,照照镜子肯定跟猴屁股有一比。

  “第三个,按照规矩,吴总监,你现在应该是站着,而不是大模大样的坐在我对面儿。”

  哐当一声,吴楠悦几乎是蹦起来的,椅子也倒了,她两只手抓住自己的一角搓来搓去,却一个字都说不出。

  王老实扫了吴楠悦一眼,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要是这妞儿换一个反应,他立马改,多没节操也得哄乐喽。

  既然这样,那就放心了,咱的个小心脏啊,又过关了。

  “接下来说你的杰作,很有创意,也很有想法————”

  吴楠悦心也揪了起来,两眼巴巴的看着王老实。

  本来想再打击下的,可一瞅对方这个意思,王老实觉得还是舒缓些吧,“再完善下吧,不能光有思路,具体执行呢?”

  文件重新回到吴楠悦手中,傻妞儿这会儿美滋滋的,蹑手蹑脚的出去了,还在门口转过身来,把门轻轻的关上,弄得王老实哭笑不得,还真是个傻乎乎的。

  实话实说,吴楠悦真下功夫了,做得漂亮,就是没多少可操作性,这会儿她倒是觉得美了,等她深入下去,那个打击未必就轻了。

  丁震源找到王老实的时候,很纳闷,怎么弄了这么一个破地儿,地方倒是热闹,就是实在————太破,全是路边儿摊。

  王老实也看到丁震源了,冲他招招手。

  丁震源坐下问王老实,“怎么来这么一个地儿,卫生吗?”

  王老实说,“上千年流传下来的传统,存在就是硬道理,坐在这里,卫生不再考虑范围之内,其实呢,五星级的饭店里,照样藏污纳垢,未必干净多少,却吃不到这儿的传统味儿,或许,几年之后,再想吃都没有了。”

  丁震源问,“想喝酒还是想说事儿?”

  王老实说,“这不冲突,喝着酒,说说事儿。”

  丁震源说,“那好,喝点,边喝边说。”

  王老实笑笑,用筷子帮丁震源起开一瓶啤酒,递给他说,“对嘴吹吧,杯子就别用了,可以注意的还是注意吧。”

  老丁笑了,拿起来就喝,小半瓶就下去了,王老实也没少喝。

  丁震源说,“你常来?”

  王老实摇摇头说,“偶尔来几次,找找过去的味道。”

  丁震源问,“就自己来?”

  王老实说,“能跟我来这里的人不多,其实你也不是。”

  王老实拿起酒瓶跟丁震源碰了一下,“你真想走吗?”

  老丁同志有点不大好意思了,“这是个态度,但决定权在你。”

  王老实直接把瓶子里的酒干掉了,说,“靠,我猜就是!”

  丁震源说,“就像你说的,外面的水也很浑,这次输的一点都不冤枉,老外玩阴的一点都不比我们差,以前误会了,还以为他们都是按照规则来,现在看来,全世界都算上,就没有。”

  王老实笑着说,“能想通这一节,你算没白走这一遭,值得庆贺,来,干一瓶。”

  两个人喝着酒,说着自己对资本市场的理解,说对赚钱的想法,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最后,到了总结的时候。

  王老实放下酒瓶子说,“休息一段时间,重新开始吧,看看期货市场,再积累点经验吧。”

  丁震源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王老实,“期货?”

  这几天推荐票有所起色,大家伙儿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