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零六,聚餐、婚礼

八百零六,聚餐、婚礼

  处级已经算是中坚力量的代表,尤其是在地方,某些人俨然就是执掌一切的土皇上。

  到了京城,对不住,您这芝麻粒大点的得悠着点。

  个个都表现出了应有的素质,谈笑风生,礼让谦虚,见怪不乱,反正好得让人挑大拇哥,都够范儿。

  刘成君此人是谁?就像齐树栋他们几个那样,大多数人都是那样想的,哪怕心里觉得这事儿有些过于高调,也没人说出来。

  何况,不说一会儿吃饭的地儿如何,光看这些车辆和站在车外等候的司机,就不能差喽。

  五十多个同级别干部聚在一起,场面是很壮观的,齐树栋跟刘成君正在分配人上车,大门口正对着的就是学院主楼。

  六楼一个窗户口,正有两个人在,一个是王老实熟人,本学院院长老吴,也就是吴楠悦她叔,另一个是正在汇报工作的副校长,姓江。

  两个人都紧皱眉头看着校门口的排场。

  这是什么地方?

  怎么可以如此不管不顾,实在太过分,老吴同志有心说点什么,想想还是算了,眼下国家正值关键时期,他需要做的就是遮蔽锋芒,不矜不伐,未来的前途光明,道路曲折程度也同样不容有失。

  江副校长则不然,吴校长还有大理想,正在韬光养晦,他不是,无需顾忌什么,“太不像话了,我去问问。”

  吴总没阻拦,笑着说,“也是,是要注意影响,教育一下。”

  按照学院几十年来的传统规矩,学习期间,超过六人以上的集体活动,必须报备!

  齐树栋和刘成君是组织者,自然不会忘了规矩。

  江副校长只打了一个电话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儿,脸色不大好看。

  竟然是刘成君!

  这-------怎么是他呢?

  江副校长可清楚记得,自己经办了一件事儿就是关于这个刘成君的,还是滨城书记张书俞亲自打得电话,份量是不一样的。

  吴校长没注意副校长的脸色,他还在窗口看着车队扬长而去,“问清楚了?”

  江副校长捏着鼻子回答说,“嗯,报备了,这一期青干班学员搞了个联谊聚餐,负责组织的是刘成君。”

  “刘成君?哦,是他啊,难怪呢。”

  江副校长一听,哟,听这意思吴校长知道这个人?

  “这个刘成君您认识?”

  老吴脸色好转了不少,笑着说,“知道他,王落实的姐夫,没想到他也进了这一期。”

  “王落实啊,还有这层关系在,我说书俞同志会打那个电话。”

  两人心里都踏实了,大环境如此,想要规范扭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尤其是老吴,他是清楚王老实为人的,不会干什么不可收拾的事儿。

  御宴海子店距离学院没多远,车队没用一刻钟就到了。

  车停在御宴门口,某些学员心里震动,真没想到竟然是御宴。

  门口儿,王老实跟唐唯正在迎候,给姐夫涨脸,那就做足了功夫。

  刘成君跟齐树栋率先下车,他跟老齐说,“那是我内弟王落实和未来内地媳唐唯。”

  “王落实?就是那个王落实?王落实是你内弟?亲的?”

  齐树栋不经大吃一惊,王落实此人可是如雷贯耳,据说市里正在和王落实方面联系,希望促成他到掖市考察呢。

  刘成君面色如常,点头说,“嗯,就是他。”

  得到肯定的回答,齐树栋看刘成君的眼神就大不一样了,难怪啊。

  华夏几千年来,对商人从地位一直压制的非常厉害,从骨子里瞧不上。

  如今不同了,政商结合的有些走样儿了都,说接轨国际,在这一点是完全照搬,丝毫不差,还有过之无不及。

  王落实和别的商人还不一样,这货玩儿出了学者范儿,更走国际路线,却又扎根国内,影响力大的出圈儿。

  齐树栋是明白为啥晚了好几天这刘成君还顺利入学,有这样的内弟,恐怕真不叫个事儿,只要刘成君不是特废物,王老实要帮衬这个姐夫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太高的级别不好说,弄个厅局级只是时间的问题。

  老齐这样想,其他人也没闲着,热闹的同时,心里边儿都在复杂着。

  他们进去了饭店才知道,御宴被包场,专门为今晚的聚餐服务,不是没有京城的干部,他比谁都知道,御宴和一般的饭店不同,光有钱不行,在这儿横行需要更高的层次。

  渐渐的,随着入席、介绍,大伙儿都知道了刘成君的内弟是谁,不少人恍然,原该如此,人家有那本事搞定御宴,不算难事儿。

  有人动了心思,想趁着今儿的机会,跟王董套上近乎,可惜今儿的主角儿不是王落实,他就是来服务的。

  当着这么多人面儿,谁也得注意矜持,不敢过于明显,王老实跟唐唯只打了一个照面儿,欢迎完,安排好,两人就离开,把舞台留给了刘成君。

  来之前,王老实跟刘成君商量过,今儿不弄过于复杂的,就是聚餐,相互认识,联络下同学情谊。

  离开大厅,王老实带着唐唯到了后边儿一个房间里,后厨早就给他们准备好了菜。

  简单几个小菜,王老实吃得香甜。

  唐唯是满肚子疑问,她以为得陪着全过程,哪儿知道迎接完,两人就撤了,跟开始说得不大一样,“为什么不跟他们一块儿吃呢?”

  王老实笑着反问,“咱俩自己吃不好吗?”

  “也不是,就是不明白。”

  王老实说,“他们那个群体太复杂,我不喜欢。”

  唐唯顿时无语,心说不喜欢你跟这样的人可没少一起瞎混,群体复杂你还让你姐夫往里边儿钻?

  糊弄谁啊!

  “对了,其实你可以找一些朋友来帮姐夫站台啊。”

  王老实没想到唐唯还能这么说,当然,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却落了下乘,刚才就说了,这个群体太复杂,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姐夫亮相,其他的没想法,做多了反而是负作用。

  “将来的事儿最后还得靠他自己,凡事讲究个度,不能过分。”

  唐唯想了下摇头说,“意思我明白,可这个度你是怎么判断的?”

  王老实有些意外,唐唯今天怎么如此热心这个?

  难不成-----?

  如果真的那样,以后日子可怎么过,王老实有些心虚,赶紧说,“凭感觉吧,具体也说不好,对了,明天你有什么安排?”

  “睡觉,今天有些累了。你呢?”

  王老实还真没谱儿,就腆着脸说,“我也是,要不我陪你?”

  “呸!”唐唯小脸顿时羞红。

  ※※※

  风景山庄,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邱宏伟忙得脚不沾地儿,他本身就一劳碌的命,侄子的婚事因为自己的原因临时推迟,他心里更觉得愧疚,所以,他希望自己尽可能的弥补。

  女方若不是大度了些,这婚事都有可能完蛋,幸亏老邱的侄子嘴厉害,力挽了狂澜。

  结婚的是侄子,不是儿子,老邱没给同事们发喜帖,在发迹之前,老邱家条件很普通,而侄子家更不行,能请来有份量的宾客几乎就没有。

  当然,女方家也不是什么大门大户,不会在这方面挑理,若真是讲究的家庭,想要更改婚期也不可能。

  老邱能做的就是找钱四儿,让钱四儿联系几个当红的明星过来,时下也正在流行这个。

  钱四儿办事儿靠谱儿的多,旗下的好几个都让他派了过来,就是有些喧宾夺主,不过,亲朋们,尤其是年轻人才不那么想,觉得这是倍儿有面子的事儿。

  婚礼正热闹着。

  女方的家里已经非常满意了,大大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说实在的,别看是她家条件一般,可京城姑娘价值高是全国出名的,想要娶个京城姑娘花费不少。

  当初她家看小邱的时候是不大满意的。

  可架不住自己闺女愿意,人家小邱也不含糊,不但工作不错,家里有个叔叔帮衬的厉害,连房子都给买了,顺带着送装修和家具,还表示婚宴也包办。

  这条件就算不错了,因为有了这个才勉强同意。

  在首桌上,人家还安排了几个大老板陪酒,真心可以了,老白等几个没流儿的货还是很会唬人的,富豪范儿十足。

  只是老邱心里有点不大踏实。

  老白已经偷偷告诉他了,王董也许会来。

  所以婚宴都开始了,老邱也没坐下,而是在门口儿那等着。

  他是真希望王老板能来,这样的话,整个婚宴档次就大不同了,没看见人,老邱自然患得患失。

  ※※※

  就算来自全国贫困地方的人,也是吃过见过的,所谓山珍海味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御宴档次再高,也就是个吃饭的地方。

  问题在于今天请客的人和地方大不相同。

  刘成君混迹仕途多年,高级的领导见过不少,跟这些同学在一块儿时,王老实给创造了如此好的环境,这货发挥的游刃有余。

  推杯换盏间,老刘同志结实了不少人。

  不是他有多强的魅力吸引人,而是今天在御宴,他表现出来了足够让人记住他的实力。

  进入青干班的学员中,哪个不是人精儿,个个都明白人,不指望其他的,认识个实力强劲的人总是好事儿,万一将来用上呢?

  说句现实点的话,可能在滨城或者其他经济发达地方不怎么明显,但是在北边某些地方,找个投资商难度有些夸张。

  学员中很多都已经确定未来去向才到青干班来学习,如果能够在学习中结交个有巨大投资能力的人肯定是好事儿。

  以王老实这货的档次,手指头缝儿里漏点就够一县里用的。

  遗憾的是,王老实只是在开始露了面,然后消失不见,所以,没有选择只能奔着刘成君去。

  今晚最风光的就是刘成君,来自滨城的插班生。

  也不是全奔着刘成君来,几乎每个人都放开了情绪,他们都希望借此学习的机会,多认识些人,好处不一定现在有,未来的事儿谁也说不准。

  ※※※

  唐唯听王老实说今儿晚上还有老邱侄子的婚宴,不禁问,“你不打算去吗?”

  这丫头跃跃欲试的样子,明显是不喜欢这里,到邱宏伟侄子婚宴更吸引她。

  王老实不是没想过要去,后来觉得不合适,要是老邱儿子或者闺女,他这个当老板的去没毛病,就一侄子,真去了,就有点说不过去。

  “我去了喧宾夺主,咱是好心庆贺去的,心是好心,就怕办坏事儿。”

  老邱没少给唐唯帮忙,小唐觉得自己应该表示表示,说,“要不我随上礼吧,人家以前邱总没少忙活我的事儿。”

  王老实笑笑,说,“我都安排了。”

  ※※※

  婚宴接近**,几个钱四儿派过来的明星已经献艺完毕,剩下的就是传统中的吃好喝好,然后走好。

  外边儿没有什么人再来,老邱脸上略带黯然。

  他侄子跑了过来,有这样照顾自己的叔,小邱必须感激,自己叔叔整个婚宴都站在门口儿,这当侄子的如何消受,拉着新媳妇过来,他们要感谢这个叔叔。

  “二叔------”

  小邱刚开口,老邱还没完全转过身来,大厅的门儿突然被推开。

  艾碧菡!

  老邱顾不上其他的,低声说,“你们跟我来。”

  小邱和媳妇以及婚宴特有的全活人,这是三个,后边儿还有伴郎伴娘啥的,四个。

  他们愣了下,习俗上不对呀,没有宾客离开,新人是不该离开大门儿的。

  问题是老邱不光在小邱心里重要,新娘子也知道这位二叔有多厉害。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新郎官搀扶新娘子,后边儿一群人跟着,也奔门口过去。

  老邱满脸堆笑,远远的就喊,“小艾,你怎么也来啦?”

  艾碧菡同样带着笑摸样,从自己包里拿出一个红包,说,“邱总,恭喜,来的有些晚,您可别挑理。”

  哪儿能呢,老邱喜笑颜开,没接红包,转身跟自己的侄子和侄媳妇说,“这是艾秘书,还不赶紧过来。”

  艾碧菡没等人家说感谢话,把红包塞到新娘子手里,跟小邱说,“新婚快乐,哟,这是新娘子?可真漂亮!你小子有福喽。”

  本来后边儿该把艾碧菡让到里边儿落席,却让艾碧菡的话抢了先,她跟两位新人,其实是冲着老邱说的,“我们王董听说今天是你们大喜日子,特意让我代他向你们表示祝贺,还委托我给你们送来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