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九十,不知死的货

九百九十,不知死的货

  老李又说了个细节让王老实眉头一皱。

  “那警察就站一旁看着没管?”

  “对,弟兄们都看见了,一共有两个,还录像来着。”

  “现在有人找上门儿来吗?”

  老李一愣,摇头说,“我没听说,现在还肯定没有。”

  不应该。

  王老实微眯着眼想了想,说,“通知那边儿,安排蕊蕊回咱这边儿来先待一段时间。”

  “另外,打听一下,那个不知死的货在哪个衙门口儿?”

  老李吃惊的看着王老实,“老板,你是说------?”

  他不敢问了。

  “小心无大错,我也是防备着谁不开眼。”王老实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些。

  咱华夏人实在厉害,有些坑挖出来后,压根就看不出来,羚羊挂角的那叫一牛叉,别看王老实素来让人家这么评价,到他自己身上,照样不敢大意。

  时间过得飞快,三天过去了。

  查芷蕊特别顺利的住进了老曹那里的别院,离着小李同志也没多远,老曹替王董捏了把汗,却不知老牛亮起大拇指夸王老实有本事。

  曹老板那里的环境真不错,好得让查妞儿都不愿意回去,才几个小时,就专门给王老实打电话说来着,王老实此刻脑子没转过弯儿来,没心思想更深刻的,只想按照原先的意思办,好说歹说才让查妞儿没坚持。

  老李在港岛还是有些力量的,事情查得也快。

  结果让王老实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什么阴谋都没有,回头他还得欠人家大人情,这事儿闹得,幸亏自己当时没在。要是在,王老实猜测,就凭自己那脾气,指定要顺着查妞儿的心气,好好的替天行道,若真那样,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黑的、灰的、白的自古就没有明确的界限,交织在一起,非要掰扯,那就看立场如何。

  世界上能数得上有赌场经济的城市就那么几座,背后的利益集团也同样就是那几个,华夏人在赌上心得有,自然不会落后。

  就好比美帝那边儿,最好的那些酒店,哪一座没有华夏资本的影子?

  反过来,华夏这头也不能华夏人自己吃独食,多少不同而已。

  奥岛很小,别看场子在那儿,说话做主的人大多是港岛人,或许说,他们压根就分不清楚。

  都属华夏,同宗同种,也自然有着千丝万缕,谁还求不到谁头上?

  港岛方面的人是知道王落实的,他们大都希望结交,更不愿意轻易交恶。

  查芷蕊这个事儿,换个人也许结果肯定不一样,但人家王董就不同了。

  甚至不用说什么,更不用做什么,只退让就足够了。

  委屈?

  那点算个什么啊,毛毛雨啦!

  能让王董感受到来自两岛人民的善意,付出那点所谓的代价就太值了。

  揉了揉额头,王老板真心感受到了‘善意’,谈不上恶感,也说不上喜欢,那些人是正经的生意人,利益才是核心,其实跟王老实的路子对不上。

  人情是欠了,总要还的。

  港岛这边儿跟内地还不同,这帮家伙特别会利用各种条件,玩儿最大化。

  比如弄个什么事儿,王老实帮了忙,算是把人情还了,后边儿自然就淡了,人家不是,他们只要确认你的利用价值,就会契而不舍的套关系,弄得对方毫无办法。

  华夏人有时候脸皮还厚不起来。

  “对啦,那个二货呢?干啥的?”总算没忘了,他又想起罪魁祸首来。

  老李脸上一抽抽,语气有些怪异的说,“他叫贾晖,滨城ted投资控股公司的董事长。”

  “正局级。”马上老李又补充了一句。

  “唉,特色啊!”王老实一听就明白了那货是什么鸟人。

  “ted控股?”紧接着,王老板敏锐的醒悟过来,原想跟自己毛关系都没有,现在看不是那回事儿,不但有关系,还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那厮不但是滨城足球俱乐部真正的老板,还可以影响刘美娟那边儿,位高权重不为过。

  “你跟他熟?”

  老李让王老实问的一愣,还好他反应算快的,摆手说,“我够不上人家,刘总和邱总跟他熟悉,尤其是邱总,似乎关系还不错。”

  指关节在桌子上敲了敲,一时拿不定主意,“老邱忙啥呢?有空让他过来一趟。”

  不可能没空。

  一小时内,老邱已经精神饱满的站在老板面前汇报谁叫贾晖,那货有什么应该让王董知道的。

  按照老邱的介绍,这贾晖还是有能力的,这不重要,华夏玩儿的是精英制,没能力也混不到那个级别上。

  好不好的是,贾晖同志非常的懂事儿,尤其是涉及王董的事情,人家拿捏的极有分寸,外人说不出什么,又不耽误事情。

  王老实懂了,严格来说,贾晖是自己人,得照顾。

  串联一下其他的,老张迟迟没动静,恐怕也是等贾爷考察归来好办事儿。

  尼玛的。

  还让这货回不回来呢?

  从成本控制上判断,还是回来的好。

  王老实大抵也分析出了港岛那边儿的意思,乘了人家的情,贾晖就能安然无事。

  不承情,没关系,女人可以不管,贾晖必须完蛋。

  他们都不需要费力气,只要把事情稍作加工,避开查芷蕊,放到媒体上一闹腾。

  贾晖一准儿完蛋。

  现在的问题在于,他们认定自己和贾晖有关系,还会保他?

  如果真是,他们的消息来源太可怕了。

  半响之后,王老实扭头跟老邱说,“老邱,你代表我去一趟港岛,事情办圆满了。”

  具体该如何做,老邱比王老实专业,用不着细说,下边儿人做事情其实挺腻歪领导管得过细,没有发挥余地。

  等人都走了,王老实到院里走了走,脑子里不停的琢磨,这事儿根子在哪儿。

  好半天,丝毫头绪也没有。

  门响,唐唯回来了,笑吟吟的看着王老实说,“对了,刚才妈说中午就别过去了,她要到三姨那儿去。”

  “哦,老爷子呢?”

  唐唯脚下没停,随口说,“爸说在大伯家吃。”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以后慢慢来吧,王老实走到葡萄架下坐下,问,“那咱上哪儿吃去啊?”

  唐唯特诧异的看着王老实,“非得出去吃?咱自己做不行?”

  “行,怎么不行,要不咱吃捞面?”王老实对吃还是有些想法的。

  还没等唐唯说话,外边儿就有人喊,“多做点,我也跟着吃。”

  p:外边儿的温度一定比预报的37°高三度以上,吃了一堆药之后,竟然一点胃口都没有,想吃的东西不允许吃,鼓励多吃的看一眼都想吐,这日子没法过了,求老天赐一场雨来,最好把南边儿的匀一些过来,喃无阿弥托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