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八十七,浅显的道理

九百八十七,浅显的道理

  翌日。

  所有人都没搞清楚老板这是咋了,昨儿还满脸都是笑容,今天就黑了。

  王老实可没心思解释,媳妇不说啥,这是人家大度,只能在其他方面弥补,老太太那儿该如何,他只有一点小心思,成不成,还不好说。

  一进院,王老实就知道老太太知道的情况还不老少的,丝毫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讨了半天好,老太太也就给句‘懒得搭理你!’

  总归是亲儿子,发了脾气,自然不会真生多大气。

  李梅同志生气是有原因的,就是这儿子忒不靠谱儿,完全体会不到老人有多心焦。

  第一,儿女都不在身边,哪怕安排了那么多,也不对心思,只是在华夏传统中,她不能说什么,都只能藏在心里。

  第二,最最关键的就是第三代问题,儿子打下偌大基业,王家兴盛了,那就有了传承问题,没有孩子,哪里有传承?

  之前的林子琪,人家来头大,她这个当婆婆的不好意思硬说。

  现在的唐唯倒是称心,可一直没动静,那丫头面嫩,也不能逼得太紧。

  关键问题还是王老实。

  自打听闺女说儿子有外宅,还怀了孩子,李梅心里那个美,同时也着急跟不满。

  着急的是她不能表现出什么来,还得表面上特生气,要不咋见亲家?如今不是古代,儿子做得事儿对自己心思,却不符合时代潮流。

  不满则在儿子瞒的那么严实,就不懂老人盼第三代的意愿?

  更有一条,李梅非常想去南边儿,她不在乎那姑娘姓查还是什么,她就知道,人家肚子里怀着老王家的种。

  想去,却去不了,王嘉起说不说并不重要,李梅自己特明白。

  如此,王老实能得老妈好脸?

  王老实心里略放松了些,闹了半天,老太太就知道查芷蕊,另一个还没曝露呢。

  幸运啊!

  他自己压根没意识到,老太太哪里会嫌多,按照老妈的心思,只要你小子有本事安抚住媳妇,有多少都不嫌多,开枝散叶,这么多家产,必须不能少喽!

  大半天的时间,王老实都在哄老妈,也得到了老爸的帮忙,下午的时候,他才全身而退。

  李梅同志在王老实走后,瞪着眼质问王老实他爹,“事儿还掰扯清楚,怎么让他走了?”

  王嘉起坐那儿没动,无奈的说,“能清楚吗?唯唯那儿你张得开口?亲家你能明说?查家就好说话?”

  李梅张了张嘴,她想到了一些,却没老王那么深,半响,叹口气说,“那咋办啊,我这------着急啊!”

  “唉,儿孙自有儿孙福,且看吧。”王嘉起苦笑,自己也没主意。

  回到自己的院子,王老实收拾了下心情,反正也不是天塌下来的大事,总有办法的。

  他原本想着跟唐唯念叨、念叨,人家只是摇头,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来。

  那就先不说了,留点空间也好,王老实觉得眼下只能如此。

  搞接待,谁也不成,还是老邱在行,王大老板只一个眼神儿过去,邱总就特胸有成竹的点头,还拣着重点的说了几样,绝无纰漏。

  对老邱,王老实是相当放心的,哪怕是自己,也比不上人家,那老货专业。

  另外,老张不算矫情人,跟自己还算说得上来,小不言的,那老家伙也不会计较。

  老张静悄悄的来了,市里和新区两级似乎都没动静,不知道不可能,那是****,但尊重领导的要求,不露面来打扰还是可以的。

  前苏这边儿,村里就书记跟村长露个面儿,让老张知道村里的重视,并非不尊敬,人家是服从要求而已。

  王老实这头儿也没安排啥人,就刘美娟、老邱和朱云三个陪着。

  一如既往的懂规矩,哪怕见面联系少了,老张还是认为王老实人不赖。

  “足球?”

  老张有些意外,他没真当王老实没事儿,就没想到王老实打算接手滨城那不死不活的足球俱乐部。

  “具体情况我不太了解啊。”老张不是打官腔,他确实没往那方面关注过,那是前前任留下的烂摊子,开发区管委会已经不是一次诉苦了,他却不想硬办。

  现在王老实突然提出这个事儿来-----?老张何等的脑瓜儿?不然如何走到今天,狐疑了一会儿,他突然问,“是吴老二?”

  尼玛,这帮玩政治的都是嘛脑子,王老实没办法,点头承认,免得回头更没脸面。

  老张一脸的瞧不上,瞅王老实的眼神儿带着全是鄙视,毫无顾忌的批评说,“就不能堂堂正正的,非要玩这虚的。”

  这话说得,王老实压根就没办法往下接,也不打算接,鬼知道他说谁呢,自己别往自己身上招,你大爷的,你就没看见屋里还有别人?

  有日子没见,老张怎么突然剽悍起来了,是不是吃了脏东西?

  也许是觉得话有些重,老张换了语气说,“走吧,陪我去走走。”

  这尼玛的是想起还有人在了。

  “哎,村里最近变化还是很大的,您看看,有什么不对的,我们也好改正。”

  皱了皱眉头,老张到了嘴边儿的‘不学无术’没骂出来。

  局委员了都,还要给你个破村提意见,你王老实真敢当面说。

  转了一会儿,老张问,“你真打算玩儿?”

  “嗯,打算折腾一番,看着他们那样儿着急。”王老实当然不能全说实话。

  老张是不信的,不过并不重要,“有想法没有?”

  “大致有了一些想法------”王老实把自己打算如何操作拣着重点说了,还特意提醒老张,自己连俱乐部未来的老总都准备好了,甚至还有钱。

  果然,听完王老实的胡说八道,老张整个人都不好,看上去目瞪口呆,不懂球不喜欢足球,不代表不知道规律,他听得出,王老实这是要闹。

  “能行?”

  王老实赶紧点头表示,“没多大问题,就是花点钱,您是知道的,那点对我来说不疼不痒的。”

  老张还有些疑虑,“是不是太过了,市场规律------”

  故意的,老张不知道足球在华夏就不存在什么市场规律?

  很快,老张发现王老实没回答,又进一步问,“你就这么看好老吴,不怕他------”

  聪明人说话都讲究,老张已经很少这么直白了,以前没觉得王老实如此棒槌啊。

  王老实心里略叹口气,没特意抬头,微微低着头,声音轻不可闻的说,“吴总不上位,大华夏在国际上能丢得起人?”

  哈哈!

  老张乐了,拍着王老实肩膀说,“唉,可就有人看不透这么浅显的道理哟!”

  T:说一声,更新少主要的原因就是病发时肿瘤压迫运动神经,有后遗症,具体形象参考‘吴老二’,左边半个身体没知觉,现在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火匠主要精力用在锻炼和化疗上,就算脑子里有剧情,手也跟不上,还不说每次化疗结束,人基本上去了半条命,还请亲们不要着急,让这本书完本是火匠很大心愿,我比谁都惦记,谢谢你们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