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零二,耍流忙、玩无赖,你不如我

八百零二,耍流忙、玩无赖,你不如我

  “三哥,没想到啊,你还有这样的好地方,以前,要不早就过来了。”

  钱四儿一进院子,就觉得这里与众不同。

  两进的院子,坐落在一片景观树林边儿上,距离村子也就几百米,却有点闹中取静的意思,也就是王老实,换个别的村民想在这儿盖房,村里就不能同意。

  房子完全按照老祖宗的规矩建,家具更别提,哪怕一个马扎儿都没含糊。

  王老实白了他一眼,你丫过来干屁啊,还真不见外。

  这个院子是他老早就弄的,不过一直没有拾都利索,主要是家具不好找,华夏古风盛行,只要是老东西,哪怕是尿桶都成了宝贝,真正的好东西,很少有人出手。

  还是去年的时候,人家老吴心里老惦记这个事儿,从晋北那边儿找到了东西,花了好多心思,才入手的。

  东西买了还不成,修复工作非常麻烦,要不是王老实肯花钱,这玩意儿指不定到什么时候才行。

  说起来,王老实自己也是才过来看看,他顶多算是附庸风雅而已,自己并没多懂,就是想象中这样好,图个看着舒服,有种满足感。

  因为他自己不怎么来,基本上就是老妈找了个人照看着,有空过来收拾下,院里和屋里都不脏,不过没什么人气。

  赵宏进自打上次的事儿后,跟王老实似乎有了距离感,很少有亲密的沟通,这次他也忍不住问,“你怎么想起弄这么个院子呢?”

  王老实扫了他一眼,随口说,“心血来潮。”

  钱四儿是眼睛不够用的,还满处打量。

  王老实先进了堂屋,八仙桌当中放着,几把椅子按序摆放,就是这个味儿,他捡了一把椅子坐下,没给他们再瞎问闲掰儿的机会,说,“咱说正事儿吧,东西都带来啦?”

  赵宏进点点头,从身边的包里取出档案袋,放到桌子上,“都带着了。”

  “打开。”

  王老实没自己动手,冲着赵宏进示意。

  赵宏进放下包,迟疑了下,伸手解开档案袋,把文件一样样的拿出来,摆在王老实跟前儿。

  收回眼睛的钱四儿眨巴了下眼,没说话,坐到一边儿看着。

  王老实看了一会儿,问,“四儿,你找人啦?”

  别说王老实没见识,国内这些所谓的招标,规定的很科学,看上去好严谨,事实其实也就那样儿,甲方还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说白了,花钱的不同意,专家组评审就是个屁。

  美誉国际能力如何,王老实自己心里有数,粗放型的,整点跟流的活儿,凭着苹果那玩意儿,还成,太专业的玩意儿,整点高大上的东西,自身没那水准。

  光看人家招投标文件,王老实自己都害怕,这么上档次的东西,美誉国际绝对自己玩不转。

  又看了几眼标书,王老实已经没心思继续看,假得让人脸红。

  钱四儿看了一眼赵宏进,心虚的点点头说,“找了人打招呼,也送了点小礼品。”

  就这些?

  鬼才信,王老实面无表情,随手翻着资料,说,“还有呢。”

  赵宏进接过话,说,“这事儿是我让钱总办的,组织了几次活动,送了些钱。”

  还挺仗义,余光里,发现钱四儿有松口气的意思,王老实又说,“一次说痛快了,别跟挤牙膏似地。”

  是不是还有什么,王老实真不知道,不过凭着直觉,不可能就这些,这么大的活儿,哪一家都得找人打招呼递条子,至于请客吃饭送礼,别人谁都少不了,凭什么就让美誉国际中标,绝地没那么简单。

  两人让王老实给问得有些坐不住,对视一眼,都不敢开口说话。

  王老实把资料放到桌子上,刚要开口,门开了,艾大秘书进来伺候。

  钱四儿直接蹦起来,特勤快的跟艾碧涵说,“放着我来、我来。”

  王老实没管他,转头看着赵宏进问,“他们要多少回扣?”

  赵宏进惊愕的抬起头来,对上王老实眼神儿,仓惶底低下头,期期艾艾的回答,“十五个点------”

  “十五个点?够黑的啊,咱还剩多少?”

  钱四儿跟着艾碧涵把茶水端上来,用脚尖捅了赵宏进一下,意思是说,赶紧的吧,咱可是算过的。

  他没明白,王老实并不在乎盈利多少,还寻思着只要让三哥知道这项目能赚老些个钱,前边儿的事儿就不算什么。

  不光是钱四儿,赵宏进似乎也是这么想的,前期他们是胆大妄为了些,但顺利完成后,利润还是很可观的。

  就冲着钱,王三哥也得倍儿美!

  再让钱四儿这么一捅,受到鼓舞的赵宏进也没了之前的那种臭酸,振奋了下精神,说,“我跟钱总还有公司的人开了好几个会,仔细计算过,只要控制得当,我们盈利三十个点是有可能的,最差了,也能保住二十六个点。”

  王老实听得很认真,艾碧涵准备出去,他拦下,“小艾,你也听听。”

  艾碧涵怔了下,在门边儿坐下。

  屋里的人中,最鬼的就是钱四儿,他终于感觉到王三哥不对劲儿啦。

  “接着说吧。”

  赵宏进跟钱四儿都傻了,还说?说什么呀?

  王老实此刻心里真有点憋火,腻歪什么来什么,他前边儿猜的都坐实了,一个都没跑,整个华夏邪门歪道儿,这哥俩真实诚,来了个全套齐活的。

  请客吃饭送礼这都算小儿科。

  找人打招呼,这么重大的项目,一般人的招呼能打的进去?

  知道的是钱四儿跟赵宏进不长进,不明白的都得说他王老实贪得无厌,什么钱都想赚,啥都敢往自己口袋里装。

  这还不算是无法容忍的,毕竟大家都这么玩儿,不说不出疏漏就不是事儿。

  拿返点可就触犯国法了,还不是小数目,十五个点,怎么着也得奔着几千万去,王老实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这个。

  十五个点,那帮孙子可真敢开口要,就不怕烫手!

  小哥俩不说话,光傻愣着,王老实心里略叹口气说,“我大致算了算,包括税费,给他们的,咱自己赚的,一半儿的钱已经没了,剩下的钱,按照人家要求的做,能做出个神马玩意儿出来,我是不敢想,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赵宏进学乖了,闷头儿不说话。

  钱四儿也特么的傻缺,壮着胆子说,“其实我问了,那些项目也就那样,大致上差不到哪儿,看不出什么------”

  又是糊弄事儿的说法。

  王老实不想发火儿,挥了下手,拦住钱四儿的话,“你这话放在平时没问题,你得搞明白喽,奥运会平时有吗?你觉得全国人民都要关注的东西,你能糊弄?国家的脸面,领导的脸面能就那样?”

  赵宏进和钱四儿都是明白人,王老实这话一出口,俩人脸瞬时煞白,张着嘴竟无言以对。

  什么事儿都讲究个形势,赶上寸劲儿,上纲上线的时候,谁也白搭。

  王老实又从材料拿出那本所谓的脚本儿来,一脸鄙视的翻了几下,扔给他们,压着火讥讽说,“你们自己看看,他还腆着脸说什么国际大导演,弄出这么个破烂儿玩意儿来,真好意思伸手要钱?还特么的开天价,我就一普通老百姓,看了几篇,还没拍呢,我就想抽那孙子!”

  本子掉在地上,钱四儿赶紧捡起来,拿在手里,脸上那个精彩,这可是他找那个人弄的,怎么也是国内顶尖的大腕儿,没成想,咋到了三哥眼里就这么烂?

  他仔细琢磨了一遍,不至于吧,虽说那天喝了酒,可听着挺是那意思的,不出彩儿,也还随大流的,片子可不就得那么拍吧。

  钱四儿不甘心的翻看起来,他想是不是拿错了本子啦?

  看了几页,没错儿啊,就是这本,他记得清楚,当时还说笑话,老外没见识,就喜欢这个调调来着。

  “三哥,这本子我可是找了好几个人看,都说好呢。”

  “好个屁!你们怎么不把裹脚布也拍进去,合着咱华夏就这点玩意儿啦?瞪大了眼看看,除了那几样故事咧儿,里边儿还有什么?狗屁的国粹,要都这玩意儿,咱这国粹也忒不要脸,哪儿都有它们!”

  王老实本来不打算发火的,毕竟他们两人也是希望做出成绩来,路子没走对,想办法拉回来,可倒好,钱四儿一开口,直接把王老实给点着。

  艾碧涵本来就打算带着耳朵听,不说话的,让王老实给说的有些好奇,她起身到钱四儿那,拿过本子也看了起来。

  艾米书文化水平高,看得快,理解能力也强,本来呢,若平时,或许她没啥想法,可王老实这么一骂,艾碧涵倒也觉得这片子要是拍出来确实没意思。

  赵宏进脸臊得通红,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跟钱四儿这次非但没有立功,好像还是闯了祸,在没有跟王老实别苗头的意思,“落实,你说咋办?”

  “咋办?”王老实喝了口茶,压了下火气,说,“还能咋办,重新弄!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老杂毛就是欺负你们不懂呢,他就是把以前的素材重新攒一遍糊弄人,要那么多钱,全是他赚的!”

  “这个老瘪犊子!活腻歪了还!”钱四儿可逮着茬儿,跳着脚骂起来。

  王老实懒得管他,伸手要本子,艾碧涵递了过去,王老实拿在手里,说,“奥运宣传的是什么?”

  没等回答,他挥舞着手,提高了音调,说,“是精神!咱民族蓬勃向上的拼搏精神,要让全世界看咱民族复兴的雄心壮志!可不是拿这些老古董去迎合洋鬼子的破心理。重写!按我的意思,重新找人。”

  连艾碧涵在内,让王老实突然这么一来,都一愣楞的。

  “那这老家伙------”

  王老实瞥了钱四儿一眼,说,“四儿,他也别想摘出去,记住喽,我们不是搞慈善的,糊弄人就是坑咱呢,花多少钱,让他出,不出?四儿,这事儿还用我再说?”

  阴人咱在行啊,钱四儿立马阴笑起来,咬着牙说,“三哥,这事儿我要是再办不好,提头来见!”

  “滚一边儿去!”

  王老实扭头冲赵宏进说,“还有其他几个项目,有一个算一个,全推倒重来,记住,我要的是精品,砸招牌的事儿不能干!赔钱也得这么干,有我呢,你们就照这个意思去弄,时间不多了,抓紧吧。”

  赵宏进点头,心里再无其他想法,就今儿来说,王老实的话让他真服了。

  不过还有件事儿,他有些不敢做主了,问,“那十五个点怎么办?”

  这事儿确实恶心人,赵宏进和钱四儿有些话不好说出口。

  王老实不管,扭了扭脖子,面带冷笑,说,“赚了钱,十五个点咱一分不少的给,赔了钱呢,谁好意思要?”

  不对啊,赵宏进跟钱四儿互相看了一眼,心说三哥,你太小看那帮人啦,脸皮都跟城墙一般厚,吃相之难看,史上少见,人家才不管你赚没赚钱,是他那份儿,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赵宏进还想跟王老实再解释,毕竟那些人不好惹,钱四儿心眼儿活,他已经领悟了王老板的意思,伸手拉了赵宏进一把,使了个眼神。

  老赵犹豫了下,还是闭嘴吧。

  本来打算在王老实这儿蹭点好吃的,不过现在看,王老板没那意思,气氛也不对,人家都明着赶了,钱四儿跟赵宏进麻利儿的滚回京城。

  车一出前苏,赵宏进就愁眉苦脸的问钱四儿,“钱总,刚才到底是什么意思?”

  钱四儿早就没有刚才那忐忑遭打击的模样,一脸得意的说,“老赵啊,那事儿呀,你就交给我办,耍流忙、玩儿无赖的本事,你不如我。”

  赵宏进张了张嘴,他还真不行,话都没得说。

  钱四儿嘿嘿笑着说,“还真是特么的这么码子事儿,赔了钱,谁特么的好意思张那个嘴,滋要哪个孙子敢张口,没别的,就大嘴巴子抽丫的!”

  懒得跟这货再说,明白过味儿来的赵宏进没好气的说,“仔细开你的车吧。”

  他不愿意说话了,偏过头去看车外,心里则琢磨,这是耍流忙能解决的?

  王老实的意思这么明确,钱四儿又信心满满,赵宏进却不踏实,总觉得其中有点什么自己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