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零一,您老就不能正经些?

八百零一,您老就不能正经些?

  08是个大年头,诸多事务都在蓬勃向前。

  被一纸命令横在面前,动弹不得,整个转基种子推广代表团内气氛之悲观可想而知。

  最近两天,书记的态度已经从当初的说,变为付诸行动,如果再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此事就会盖棺定论。

  盖上盖之后,再想变,难比登天。

  摆在周兴甫面前的困难就是说服张书俞,用一个不伤颜面的办法,重新启动前苏食品的谈判。

  想要达到目的,就得先弄明白,张书俞为啥突然横插一杠子,之前他可没怎么过问。

  还别说,周兴甫这熊玩意儿真发起狠来,行动效率还真不赖,办事儿也相当靠谱儿。

  就是得到的结果让周兴甫同志再不顾什么身份,破口大骂都算他矜持。

  不带这样玩人的,老周先生是一个头俩大,完全找不到更恶心的词儿数落王老实跟张书俞。

  打死周老板也不会想到,事情的真想竟然是这个样子。

  周兴甫知道张书俞不待见自己,可整个项目里,就找不到自己的一丝影子,他不相信张书俞会知道。

  搁谁都得认为是部里对前苏食品满意,才给了这么大一馅饼从天而降。

  千算万算,没想到王老实这货自己活作妖,暗地里运作自己的姐夫,却绕过了张书俞。

  更没有想到平日里精明以为妖的王老板竟然会犯低级错误,在张书俞扣住不发的时候,还不知道死,竟然无动于衷。

  终于惹怒书记大人,导致原本顺利的偌大项目搁浅,还有倾覆的危险。

  接下来的事儿,周兴甫非常想把王老实拽过来,反正大嘴巴子先抽几个月,特么的都这样了,你丫还跑京城来,难道回滨城去低头认错就不行?

  张书俞现在的举动,在周兴甫看,太正常不过,换做他,必须做得更绝才够味儿。

  周兴甫觉得自己特贱,整天盼着王老实这位大爷赶紧回滨城,跟人家书记低个头,认了错。

  他分析了好几遍,想要扭转局势,就得王爷会滨城搞定张书俞,除了这个没招儿,谁也不行。

  张书俞不是一般的干部,任谁也不能在这类事儿上表示什么,那叫手伸进人家口袋里,华夏几千年的大忌,多大情面都不成。

  偏偏手底下人传来消息,王落实今晚回到海子里大院住的,好像还请了那个姓白土鳖的一起。

  气得周兴甫大骂王老实,“都特么的这样了,您老就不能正经些?”

  整个晚上,周大爷让王老实恶心的合不上眼。

  早上起来的时候,老周看着自己的那张脸,长吁短叹了好半天。

  大伟掀开门帘进来,一看周兴甫这摸样,使劲揉自己的眼睛,“老大,您这是怎么了?”

  周兴甫摇摇头说,“没什么,你这么早过来,有事情?”

  说起正事儿,大伟赶紧说,“王落实那犊子去滨城了,已经上了高速。”

  “真得!?”

  周兴甫觉得自己该感动的哭,你特么的总算办件是人的事儿,早尼玛干嘛去啦,非得拖到今儿才动。

  老周同志高兴了不到五分钟,又重新低落,大伟哥也纳闷,装着胆子问,“您又不痛快啦?”

  “没事儿,昨儿没睡好,我得眯一会儿,你该忙就忙去。”

  大伟没说走的事儿,“您歇着您的,我没什么事儿,院里该收拾收拾了,我找几个人过来,有什么事儿,您就喊我。”

  冬天的时候,为了让院子里的绿植保暖,做了些保护设施,现在天气回暖,该拆了,周兴甫点点头,转身就回了里屋。

  不是他困,这会儿他精神着呢,话说不出口来,王老实那货回滨城了,可不见得就值得高兴。

  人家王老实办事儿,哪儿能就顺着自己心意办?

  就算回了滨城,未必一定会去跟张书俞低头认错儿,不知道为什么,周兴甫打心里就认为王老实不会就这么去找张书俞。

  哪怕也低头认错儿了,那张书俞肯轻易改主意?

  周兴甫又不是不了解老张同志,犟种一个,如今身居高位,恐怕他张书俞不会放过王老实这次,敲打人也得见血不是。

  事情走向不好猜,周兴甫又开始折个。

  ※※※

  路上,王老实接了钱四儿一电话,那货已经语无伦次,开始的说的那些话,王老实一句没听明白。

  缓了好半天,等钱四儿喘气匀实了,才把事儿说清楚。

  是个好事儿,还不小。

  事先呢,王老实是一点都不知道,他小声问艾碧菡,美誉国际参与竞标奥组委的活儿你知道吗?

  艾碧菡点点头,小声回答,“有存档,他们的意思就是重在参与,以学习锻炼为目的。”

  噢,这就说得通了。

  话筒里钱四儿说话还是有点不大清晰,估计是美得鼻涕泡都出来了,王老实觉得还是当面说的好,“你跟老赵来滨城吧,电话里说不清楚。”

  那头儿,钱四儿觉得邪性,他看了一眼在一旁的赵宏进,这小子说老板一定会当面听汇报,别再电话里说,没成想还真是。

  放下电话,王老实问艾碧菡,“你还记得多少这事儿的内容?”

  艾碧菡从包里掏出一个记事本,电子的那种,翻找了一会儿,突然脸上一喜,说,“找到啦!”

  说完,把记事本递了过来。

  王老实接过来仔细一看,嘿,这事儿还真不简单。

  奥运在即,官方有个文化向世界推广项目,这是应该有的,主要就是要组织几个活动,拍摄一部宣传片,反应华夏多元化文化,然后在世界主要几个文化区域进行宣传。

  王老实明白,这是万国来朝的心态,得让大伙儿都知道,必须宣扬出去,不能锦衣夜行。

  对不对先放一边儿,这事儿其实真不好做,想要达到目标,就没有理论上的可能,甭管花多少钱,歪果仁们也认为华夏是这样或者那样的,反正就是一黑到底。

  整个项目预计投资多达4亿美刀,真不含糊,说败家子都不为过。

  王老实看到最后,也没看到分几个标,问,“赵总他们打算投哪个标?”

  艾碧菡想了下说,“是总标。”

  卧槽,王老实倒吸一口凉气,那俩货胃口真不小,也特么不怕撑死,这钱能随便赚?

  不对啊,听刚才钱四儿那意思,美誉国际中标了吧?

  王老实心情马上有些转阴,槽,这俩货找的不是一般小麻烦。

  想来钱四儿为了中标没少活动,要是没整好,后边儿就太被动。

  王老实赶紧问,“我刚才是叫他们来滨城了吧?”

  啊?

  艾碧菡眼睛瞪得滴溜圆,怔怔的说,“是、是啊?”

  王老实没注意艾碧菡的表情,说,“通知他们把所有资料都带着,我要看。”

  艾碧菡诧异的看了王老实一眼,在她心里,这应该算是好事儿啊,咋老板表情这么凝重呢?

  到底滨城后,王老实直接让车子开到了一个地方,门口警戒很严,王老实临下车的时候说,“你们找地方休息吧,我出来会通知你们。”

  小朱和艾碧菡紧闭着嘴没说话,点头答应,这种地方,他们很清楚,除了老板,谁也进不去。

  他们注视着老板,看到王老实跟守卫说了几句,然后一个守卫回到屋里,应该是打电话,很快,出来一辆车,接上王老实进去了。

  周兴甫还真没猜对,王老实就本着张书俞来的。

  他需要解决就是刘成君的事儿,这个真得跟老张说明白,要不心里那根刺儿老作祟,至于前苏食品的事儿,他不打算跟张书俞讲实话,说也不一定能说明白,还不如就现在乱着好。

  王老实也知道自己这事儿办的有些走板,姿态放得很低。

  老张确实有些气,没给王老实好脸色。

  当然,他能见王老实,已经是天大的面子,换个人,连面儿都见不着。

  人家老张是混社会那么多年的,会隐忍,随便来个谈笑风生,就让王老实抖手,不好办呀,这老家伙真生气。

  没辙,关于刘成君的事儿,他得掰开了说实话,还得拉上老爷子的决定在里面。

  第一,刘成君是老爷子要求主动放弃那次机会。

  第二,老爷子认为自己姐夫应该到基层去锻炼,才能成长。

  第三,老爷子说滨城环境太好,不适合自己姐夫,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雨。

  反正王老实这个没羞没臊的就把所有事儿都往自己老子身上推。

  话说得貌似真切,张书俞开始还爱答不理的,后来就认真起来,还频频点头表示对老爷子的赞成。

  可见,老张还是认可王老实这个忽悠的,并没有认为王老实在胡说八道。

  张书俞人品还是不错的,他根本想不到王老实厚黑无耻的时候绝对没有底限。

  老张心里不高兴最关键的点就是王老实运作这个事儿,他事先不知道。

  王老实解释的时候,也不要脸的推给老头子,厚颜无耻的表示,“我爸觉得这事儿还是别麻烦张书记------”

  这个解释不是特别清晰,但老张已经和颜悦色了,故意板着脸说,“我就那么忙?”

  王老板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总算糊弄个差不多。

  他这人办事儿有个优点,不涉及到关键节点的事儿一般都说实话,还说的特细致,给人一种很真诚的感觉。

  给刘成君办理学习那事儿,王老实就把细节说的很到位,找了谁,通过谁,怎么打算的,一概说明白。

  张书俞心里总算舒坦了,他不满的主要就这些,至于王老实拖这么久,也没必要问了,人家老爷子说话高风亮节啊!

  老张同志心里一痛快,脸色啥的就变了,他起身到门口儿,喊人上茶。

  王老实心里这个鄙视啊,才想起来啊,说了这么老半天,真是口干舌燥,愣是一口水都没有。

  他觉得话已经说开,茶水也上了,王老实不敢明说,心里是觉得这位张书记太过分。

  王老实想避免谈关于前苏食品的事儿,又觉得不谈,老张会有别的想法,万一,他真的松手,后边儿就得自己去办,不划算。

  于是,王老实瞅着机会,就提了前苏食品的事儿。

  果然,老张笑了,还笑得破勉强,最后直言告诉王老实,那事儿不用急,他这儿好办。

  别介啊,王老实一听这意思,不成,老张要是顺着心意办,自己就不好了,前苏村里,王老实有数,大部分村民是乐意看到项目成功的,至少眼前就有不少钱拿。

  王老实一开始的打算是强行废了这个项目,有张书俞这边儿使劲儿,从上到下的办,总比自己赤膊上阵强,谁还不愿意在自己老家落个好人缘?

  人家张书记的水平不能用忽悠来解决,王老实思前想后,还是实话说了一半儿。

  他还特意点了周兴甫的名儿,为什么是老周,王老实并不是特别明确,不负责任的说,王老实认为有两个人可以办这个事儿,一个是张健,还有就是周兴甫,其他人没有,多少日子里,王老实就分析这个事儿,大好的事情,没有人推波助澜,绝不应该掉前苏食品头上。

  一定有高人在挖坑,下意识的,王老实觉得周兴甫最有那个本事。

  老张一听,瞪着眼看了王老实半天,心说,这小子果然是坑人不偿命,就没有能逃过他眼的事儿,说句自卑的话,张书俞真没想到这里边儿有那么多事儿,他主要还是本着警告王老实去的,才把事儿搅和得那么乱。

  从个人感情上说,张书俞还惦记着周兴甫,不乐意让小周太难受,就问王老实,有没有能两全其美的办法。

  不可能有。

  该到了站队的时候,骑墙就没好下场,张书俞挂念着老情面,问题是这儿不能有。

  琢磨了半响,王老实才编出一个理由来,“这事儿,周老板那里损失不大,他可以随时抽身,我这儿不成,掉里边儿就爬不出来。”

  不是说善意,王老实在委婉的告诉老张,这事儿别惦记两头都好,没可能,还有就是打算坑我的是他,不是我。

  书记同志这个为难啊!

  直到王老实走,老张同志也没给痛快话儿,不过,王老实相信,张书俞不能办糊涂事儿。

  离开那个大院,才一上车,艾碧菡就告诉王老实,赵总跟钱总已经到滨城。

  王老实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说,“让他们去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