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八百,都不是省油的灯

八百,都不是省油的灯

  夜色像一张黑网,悄然洒下,笼罩了大地,在京城的中心里,却感受不到黑暗的降临。

  到处都是灯火辉煌,奥运的临近,京城上下憋足了劲儿要把自己打扮的更时髦。

  王老实没闲暇去欣赏,更没有心思去点评什么。

  今儿一整天,王老实难得有上进心,在办公室里坐着,还特意嘱咐艾秘书,有什么需要他过目的资料全拿过来。

  小艾同志用非常同情的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率领几个小助手搬了两趟,占用了茶几才放满。

  当时王老实就傻了眼,看着艾碧菡,他算明白了,小艾这是赤果果的提示自己,你这老板是多不着调,多少事情你连问都不问。

  需要王老实签字同意的文件不多,剩下的都是他应该知道的。

  王老实问艾碧菡是否筛选过。

  艾秘书很正经的告诉王大老板,这个是筛选过的,还有一些她认为不需要一定看,就存档了。

  王老实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他不是跟自己较劲,而是确实想看看,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

  中午饭是在公司食堂里吃的,还引起了一阵骚动,多少员工都没见过这位大老板,猛然间从自己跟前儿出现,还有点不大相信,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姑娘们,要不是怕,非得用尖叫来抒发情绪。

  因为没有饭卡,险些没吃上饭,还是小艾看见了他,赶紧把他带到了小食堂,那是为高管们准备的。

  下午,接着看。

  看到晚上,华灯初上,王老实累得腰酸背痛,坐了一整天,着实不轻生。

  资料他没看完,就看了一小部分。

  总算搞清楚了不少,不能说不重要,企业越大,需要规范的东西就越多,很多资料都是日常的汇报文件,如果王老实勤快,这些积攒不下来,他的工作应该就是看这些东西,发现不合适的过问,找负责人讨论,解决。

  等于说,目前各个企业都省略了这个过程,原因不是下边儿糊弄老板,而是王老实这货自己不爱干活儿,把事儿都交给别人做,自己到处没正经。

  别看累了一天,王老实心情还不错,他从一天的浏览中,看出了体系的健全,不保证没有什么纰漏,效率还算可以,控制也得当。

  与艾碧菡看问题的角度不同,王老实意识到,司家瑞设计的这个管理流程给自己预留了很大空间,最鲜明的特点就是王老实如果要收权,非常简便,不用费多大事儿。

  老司同志还是有能力的,若没有那管理小组的存在,王老实知道自己得累死。

  晚饭前,多少拨人跟王老实联系,都让他给推了。

  还有李璐,也发了个信息,询问王老实是不是到新房那里去吃。

  “不去了,晚上有安排。”王老实同样没去。

  他坐着车在京城四处转悠,想找一家跟南创那样的茶馆。

  这种没有目标的瞎转悠,在京城这样的城市里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严格来说,王老实今儿算犯神经,一点也不冤枉他。

  最后,王老实不得不给老白打了个电话,他觉得老白那家伙还算靠谱儿,应该知道哪儿有。

  老白同志听了王老实的抱怨,哈哈大笑,直接跟王老实说,“这么吧,你现在回家,四合院那个,我跟着就到。”

  王老实觉得这货没听明白,就说,“我是找个清静的茶馆儿,不是找人喝茶。”

  老白难得说话固执,坚持说,“王董,你就听我的,一准儿没错。”

  得,也不是多大的事儿,王老实示意司机回家。

  开车的伙计可算松了一口气,再没个准谱儿,车里就要没油啦,按照安保条例,除非长途,是不允许带着老板进加油站的,无论任何条件下,他都得受处分。

  回到家,停下车的时候,加油灯已然亮了好一会儿。

  目送王老实进了院子,司机小郑趴在方向盘上,呲牙咧嘴的,不光是累,也不仅没油,他差点憋爆啦!

  停好车,第一件事儿就是放水,不光是小郑,其他人也是轮流赶紧去。

  第二件事儿是加油,还是轮流去。

  完成了以上两件事儿,就是商量今天的局面。

  明显的,老板的想法没有达成,他们是有责任的,尤其是小朱同志,大伙儿得总结,还得写报告,工作日志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

  文字总结是一回事儿,心里想又是另一回事儿,反正大都数人都觉得自己对老板发神经准备不足。

  “以后遇到这类事儿咋办?”

  小郑提出了一个难题,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他们是真不知道该具体怎么办,预案不少,可没有针对这种的。

  朱助理觉得今天的事儿很严重,立即跟李铁军汇报。

  老李听完后,沉默不语,只是告诉小朱,等。

  没辙,他也没经验。

  想来想去,他给邱宏伟打电话。

  老邱正跟家里准备睡觉呢,老李话音刚落,他说,“就这事儿?”

  听邱宏伟的意思很不当个什么事情,老李赶紧又给老邱解释某些安保特点。

  老邱问,“老板今天是第一次这样吧?”

  “是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n次。”

  邱宏伟披上件衣服,离开卧室,到了书房,“不管你们的安保措施是什么,老板的想法是不能改变的。”

  “这个没错儿。”

  邱宏伟接着说,“王董算是通情达理的吧?”

  “肯定是。”

  老邱笑了,“找个机会跟王董直说吧。”

  李铁军想了想,瓮声瓮气的说,“老邱,我不大敢说------”

  刚端起杯子喝水的老邱直接喷了出去,特么的,老李这声音让人起鸡皮疙瘩,话让人忍不住想乐。

  五十来岁的人啊,你老小子真说得出口。

  他也承认,王老板那股子气势越发的强盛,他邱宏伟有时候说话的时候也小心着呢,所以,老李这个不算奇怪。

  “给你两个建议。”

  一听这话,老李心里油然而生了敬佩,不愧是邱总,主意一出就是俩,了不起,“邱总您说,我听着。”

  老邱能想象到老李这会儿脸上是个神马德行,撩开窗帘,向外看了看才说,“第一,去跟唐小姐汇报,第二,跟艾秘书说。”

  “啊?”

  李铁军愣了,这特么的算是什么主意,回头让老板知道喽,还不数落死?

  “邱总,这合适吗?”

  老邱不是逗着玩儿,他觉得这种事儿,下功夫还得在老板身上,能约束王董的只有唐唯,敢说实话的就艾碧菡,除此之外,没别人。

  他也知道李铁军是个什么人,怵头办这事儿,问题是他也没别的招数,老板任性了,做下属的又能如何?

  管?

  实在是有点扯蛋,全天下不是没有不能管的,但在华夏的传统中行不通。

  不管?

  真出点什么岔子,更严重。

  那就得换个人管,谁有效就找谁,复杂的事儿就按照简单原则办。

  “呵呵,你自己拿主意。”邱宏伟这孙子也特么的坏,老李再怎么求,他也不说了,不是拿捏,真没得招儿支。

  李铁军自己个儿就琢磨了,还就得听老邱的,那老小子活泛。

  可到底是找谁呢?

  唐小姐?

  肯定是好使,老板是什么人,老李是了解的,只要唐唯开口,他肯定是老老实实的接受,绝不敢再犯。

  后果就不大好说了,老板会不会生气呢?

  李铁军心里没底,他记得以前老邱教育过,老板心里的想法谁也猜不透,事儿也就没有大小之分,你觉得是小事儿,或许在老板那儿就是了不得的大事,别耍小聪明。

  真找唐小姐呢,老李担心老板会多想,有必要跟未来老板娘说这个?你李铁军到底吃谁的饭?

  只能跟艾碧菡说,事情是工作范畴内的,请艾秘书和老板沟通下,名正言顺,就像老邱说的,艾秘书可是敢说的人。

  老李分析了半天,才发现,邱宏伟那孙子不地道,出个主意还特么的挖坑,直接说找艾碧菡不就得了,绕个唐小姐进来干啥!

  王老实自己可不知道,今儿都不算事儿的事情困扰了这么多人。

  他正在自己的旁院里发愣呢,要不是老白带着他进来,王老实自己都不知道在自己个儿家里还有这么多好东西。

  特古香古色的一个茶室,论档次,说幽静,谈摆设,没得挑,除了差一个高手级别的茶艺师,这里就是最好的。

  老白不是空手来的,他不但带来了茶叶,还带了一位很有文化气息的茶艺师。

  此刻,茶艺师妹纸同样是跪坐,正给王老实和老白显摆手艺,搁王老实看,这特么的简直就是神迹,比南创那个档次高远了去。

  王老实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确认眼前这位技高一筹,更正宗些。

  品了品,味道也就那样,好坏神马的他王老实确实不大在行,也就是表面上明白。

  “老白可以啊,这些东西是你弄来的?”

  老白不敢居功,摆手笑着说,“主要是老牛,我们就挂个名儿。”

  那也就是掏了钱的,王老实自己都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有的这些玩意儿,他也没问,没意思。

  “曹老板呢,是不是还惊魂未定呢?”

  白老板立马正色说,“昨儿我还跟老曹见了一面,说害怕有些过,他也是心大量宽,那事儿算没了,我估摸他正惦记怎么谢王董呢?”

  王老实瞥了一眼那个妹纸,说,“老曹想左了,咱之间用不着,回头儿让老曹弄点新鲜的茶叶,再过两月春茶快下了,咱得尝尝。”

  两人说说笑笑倒随了王老实清静的心思,老白没提什么正经儿事,王老实更没有。

  “对啦,老邱侄子周日结婚,王董得封包个大红包。”

  侄子结婚?

  王老实笑着问,“老邱通知你们啦?”

  老白摇头说,“没有,不过婚宴是改到老牛那儿,我们老哥几个打算过去凑凑份子。”

  改?

  没等王老实问,老白又爆料儿,老邱的大哥早亡,这个侄子全靠老邱养大,婚期因为老邱出差,推迟了一周多。

  王老实一听就明白,自己在南创耽搁了些日子,让人家侄子婚礼推迟,在现今社会上,这种事儿还真不算小事儿,不光是男方的事儿,还牵扯着人家女方,更有亲朋好友的时间,改时间是大忌。

  还有饭店,想要改日子,门儿都没有,订金就算白交了,想换日子,没可能,也就老牛那儿地方大,还有那交情。

  就不能直说?自己这老板是那么不通情理的?老邱这货啥鬼心眼儿。

  不过就像老白说的,王老实还真得给个大红包,人家老邱做得事儿实在没挑。

  老白带着茶艺师离开,还把那个茶艺师的电话给王老实留下,随叫随到,至于他们之间啥关系,王老实没看出啥不对来,以老白的为人,可以想得到。

  累了一天,王老实终于躺到床上,合眼前,看了一眼手机,哎哟,没注意,有唐唯的信息。

  赶紧打开看,已经是二个小时前的了,眼下已经凌晨,再回复有些晚。

  唐唯倒没说什么,就是问王老实周日有空没有,她周日早上回京城。

  心里合计了下,王老实有了主意。

  早上起来,王老实通知回滨城,又把下边儿人给打了个措手不及,昨儿还说着要去浩宇视察来着,一晚上的功夫又变了主意。

  谁也不敢说,可心里哪个不说老板今年咋任性的如此厉害?

  高速上,艾碧菡大大咧咧的跟王老实探讨了些问题,说话声音很小,不过车里人应该都听得到。

  老李办事儿效率很高,也说动了艾秘书帮着他跟老板讲道理。

  王大老板也是个讲理的人,艾秘书说得对,一点错儿都没有。

  “小朱,你跟老李说的?”

  前边儿的朱助理尴尬的点头,他真没想到老大找艾秘书,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艾秘书当着面儿说。

  王老实知道他们工作不容易,每个细节都不容忽视,压力是小不了,可问题是,他自己的性格注定不想太受约束,如果光考虑安全问题,失去太多,反而不美。

  还有就是,艾碧菡在车上就这么说出来,有意思啊!

  自己身边儿这些家伙,看起来远没有平时表现的那么憨厚,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心眼儿都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