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84章 二百八十四,这妞儿说啥不能动

第284章 二百八十四,这妞儿说啥不能动

  钱真是好东西,可有的钱拿了心里痛快,花起来也爽,但有的钱真接了堵心,比啥都恶心。【】

  四百万是入股的钱,王老实也看明白了,这股份就没商量,必须让出去,其实钱数就不那么重要了。

  多吗?

  可能不多,就是都给了那边儿,王老实也不心疼,本身,这个浩宇就不是为了给自己赚钱。

  谁有本事多拿钱,就得多担事儿,能让一大帮人笑呵呵的拱手奉上,这人就必然有担大事儿的本事,不然,也不敢牛气哄哄的塞过来这张支票,张嘴就要四成。

  所以,四百万,王老实没觉得不合适。

  就是那一千的,不能拿,拿到手里,吃什么都不香,买什么都别扭。

  宫亦绍脸上有好多的对不住在,搓了半天手,说,“落实,这钱啊,你先收下,不收下,后面的话没法说。”

  啧啧,王老实还真就没见过宫亦绍这么来的,合着还没完?

  “二哥,我没杀头的罪过吧?”

  宫亦绍愣了下,说,“说什么呢你。”

  “我也没坑谁害谁吧?”

  “兄弟,你误会了。”

  王老实把支票推回去,说,“要非觉得没它说不了话,那就别说了。”

  宫亦绍脸上难看,伸手把支票收回去,说,“这事儿,我们也是刚知道,说句糙话,丫挺了,可没办法,有怨气,往哥几个身上撒,谁也不一下皱眉头。谁敢谁丫孙子!”

  王老实一阵的哆嗦,使劲儿把自己两辈子的倒霉事儿往一块儿凑,也想不出哪儿该遭报应,能让宫大少紧张成这奶奶样儿,自己得倒霉成什么,颤声说,“二哥你就直说,我还行。”

  “有些话我得先说,要不心里不落忍,别让你落了疙瘩。”

  宫亦绍这话弄得王老实真是心急火燎的,有尼玛这么折磨人的吗?给个痛快不就结了,真有要命的,咱也准备点后事儿,算你们仁义不行吗。

  宫亦绍揉着脑袋说,“这么说吧,浩宇还可以安排一个新职位吗?”

  “什么样的职位?”王老实没成想是这个。

  “嗯——销售总监吧,当然,有什么新叫法也行。”

  王老实看着宫亦绍,心里大体是明白了,人家那头还要塞人进来,“名字无所谓,喜欢怎么叫都成,我就想知道,是他们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这个宫亦绍倒不含糊,很坚定,“只有你说了算,没商量。”

  多大点事儿啊,整的跟天塌了一样,王老实觉得这几个货别的本事没有,吓唬人的招忒熟了。

  看到王老实脸上无所谓的神色,宫亦绍心里也踏实了些,他就怕王老实接受不了,回头儿闹翻了,就不合适了,“你不怪哥几个就好,我就担心你想不通。”

  “这就不叫事儿,你整的紧张兮兮的,来个人,归我管,有什么不好的,正缺人手呢。”王老实一脸贼笑,刚才真被宫亦绍给唬住了,现在他心里全无负担,搁个人进来,算个球事儿。

  宫亦绍一看,立马紧张起来,“落实,可别,不一样的————”

  “有说道?”王老实心又悬了起来。

  “她叫席楠悦。”

  “席楠悦————”王老实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也没找到这个名字,摇了摇头,“没听说过,是个女的?”

  宫亦绍说,“是个女的,人来疯那么一个傻妞儿,品性不差,就是活泼点。”不过宫亦绍的语气有些虚。

  王老实也不知道宫亦绍他们几个货到底咋想的,他也不愿意费脑子猜了,“二哥,她有什么特殊的?”

  “她没什么,她二叔厉害,她哥也厉害。”

  王老实又想了半天,连上辈子的记忆都翻出来倒腾,也没什么印象,真没听说过。

  宫亦绍一看王老实这意思,就明白了,这小子压根就不知道是谁。

  “你回头问问刘彬去,他大概认识。”

  认识,还大概,王老实觉得这事儿好像有点不对了,难不成还是有数的那位?

  王老实觉得自己在接近真相,一琢磨,他又踏实了,管他是谁,来了不就是伙伴儿吗,自己又没打算干什么,领着大伙儿发财还不好,有啥可担忧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觉得,王老实脸上有了一丝放松的笑容,可在宫亦绍眼里,就是一种坏笑。

  把老宫可吓的不轻,“你想啥呢?”

  王老实整了整心思,说,“嗯,二哥,就这么说吧,这位席楠悦来了,我就给个好听的职务,高高的,哄着,供着,不能没事儿干,也别累着,还得让她觉得自己做了多大贡献,是这么个意思吧?”

  宫大少一听,高兴了,就差给王老实叫好了,端起酒杯来,说,“就这么个意思,我就说你小子是天才,来,干啦!”

  干杯!

  王老实也明白怎么回事儿了,真磕碜,让一小丫头吓一帮大男人溜溜的,真不知道脸红。

  宫亦绍放下酒杯说,“兄弟啊,有你这些话,我就放心了,哥几个都揪着心,怕你不舒服,当然,要是你不同意,哥几个说什么也回了他们。”

  得,现在说这个不觉得虚伪吗,早干吗去了,有能耐别说,看我答应了,来这么一手,不讲究。

  王老实说,“二哥,咱不这么说行吗?还有什么要嘱咐的赶紧说,过这儿村可没这店,回头我要是哪儿办的不合心思了,省得你们为难。”

  但凡大人物,都有点穷讲究,王老实也不想套麻烦,最好相安无事,顺利度过这几年,到时候大气候一变,公司注销掉,各找各妈去。

  宫亦绍一拍脑袋,差点忘了,说,“还真有几点,千万别忘了。”

  “行,说吧,我记着呢。”王老实就差拿个本子记下来了。

  “这妞儿说啥不能动。”

  王老实有点懵,问,“啥意思?”

  宫亦绍很严肃的说,“说句不厚道话,就算这妞倒推你,关键时刻你自己切了,也不能上,够明白了吧?”

  冒汗了,这妞儿什么品种啊,王老实一想还有切这个动作,觉得前路之上不光有阳光和鲜花了,还有这么可怕的东西在。

  “能不让她来吗?这也太悬啦!”王老实都快哭了,不带这么玩儿人的,还倒推,尼玛,还有没有天理了,这得什么样的人能干出这事儿来。

  “另外,落实,刚才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吗,让她有成就感,你们之间得处好关系,这个度你得把握好。”

  王老实彻底傻了眼,把握好,说的轻巧,你丫来一个试试,“二哥,这事儿我不干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吧,要不我自己退出,不带这么糟践人的。”

  宫亦绍一看王老实这个意思,也哭笑不得,赶紧说,“也不是要你如何如何,就是表示出对她适当的尊重,或者是能力上的欣赏,工作上合作愉快而已,没多难吧?”

  王老实苦着脸说,“这个没多难,可那个人难,万一她兽性大发,我难道真切啊?我家可就我一个独苗,还没留后呢。”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脑子里都想什么呢?”宫亦绍忍不住在王老实脑袋上敲了一下,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心说你可真二皮脸。

  王老实说,“我这么优秀的,别人看上了也不新鲜——————”

  “啊,呸!咱要点脸行吗,就是个警告,绷着点弦儿,别惹出事儿来,要不,轮不到你自己个切,子琪也办了你。”

  宫家这货总算走了,王老实不知道自己该是个什么态度和心情,进了隔壁屋子,看林子琪坐在床边,说,“我给你打水去,洗脚睡觉。”

  “哦,你脸色这么难看啊,出事儿啦?”

  王老实没说话,转身出去给林子琪打洗脚水,回来后,蹲下,把林子琪的脚轻轻放到水盆里,说,“现在还感觉疼吗?”

  “不疼了,就是站时间长了,有点不舒服。”

  “别急,你这才多长时间。”王老实轻轻的揉搓着,不时撩起水来,“对了,你认识席楠悦吗?”

  “席楠悦啊,认识,不过不熟。”

  王老实没再问,拿过毛巾来给林子琪擦脚,然后扶着她站起来,去洗脸刷牙。

  林子琪看出来王老实心里有事儿,洗的时候也糊弄事儿,很快就搞定。

  平时王老实盯得紧,今儿真没发现,看到林子琪完事儿,抱起林子琪往卧室走,“今儿早点睡,明天推你出去走走。”

  “嗯。”

  双手搂着王老实的脖子,林子琪问他,“你惹到席楠悦了?”

  王老实笑笑说,“我连见都没见过,怎么惹啊?没有的事儿,甭瞎琢磨。”

  把人放到床上,盖好被子,王老实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乖乖睡觉!”

  “对啦,那个席楠悦是不是很难相处?”

  林子琪抿着嘴笑了,说,“不难,就是那丫头有点疯,平常人可受不了她,你老问她,是不是有事儿啊。”

  王老实摇着头说,“事儿没有,她要来浩宇上班了,刚才宫二哥就说这个呢。”

  林子琪听了直发愣,她这才明白过来,刚才蒋小西说了那么多云山雾罩的话,原来在这儿呢。

  瞬间,林子琪做了个伟大的决定,冲着王老实招了下手。

  王老实凑近了,林子琪身体猛地一蹿,双手搂住王老实,就把王老实给拉到自己身上。

  这丫头要疯啊,王老实两只胳膊使劲儿撑着床,“别闹,你的腿————”

  要什么腿啊,看住男人是真的,林子琪根本不听,脖子一使劲儿,两张嘴啃到一起————

  连腿都不要了,你的推荐票还留着干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