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83章 二百八十三,牛掰的人

第283章 二百八十三,牛掰的人

  宫亦绍不是一个人来的,带着媳妇闺女一块儿。【】

  蒋小西和王老实打了个招呼就带着闺女和林子琪说话了。

  王老实与宫亦绍去了隔壁书房。

  宫亦绍出乎王老实意料的拿出一瓶酒来,王老实不大认识。

  宫亦绍把酒放到桌子上,说,“伏特加,现在一帮败家玩意儿得瑟的酒,号称高端男人必备佳酿,我也喝过,比马尿强不到哪儿去,但现在流行这东西。”

  王老实觉得像伏特加,上面的字儿一个不认识,不过,看风格像,五大三粗的不精致,说,“配菜不好弄,好像还有猪头肉,我去切一盘来。”

  扑哧儿一声,宫亦绍笑了出来,猪头肉配伏特加,也就王老实这样的敢说真做。

  王老实问,“咋啦,不行?”

  “行,赶紧去吧,对啦,冰块儿有吗?”宫亦绍忍着笑挥挥手,示意王老实赶紧的。

  王老实想了想,点头说,“有,一会儿一块拿过来。”

  切个肉不用多少时间,砸蒜费点功夫,整点酱油和香油,调料搞定。

  倒上酒,扔了冰块进去,王老实小口抿了下,皱皱眉头,味道太冲,赶紧夹了一块猪头肉蘸着料塞嘴里,这才舒服些。

  “老毛子也是够可以的,这玩意儿当个宝贝儿,咱这儿还有捧臭脚的,邪性!”

  宫亦绍没搭理王老实丢人举动,而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杯还在手里晃悠,说,“你呀,还没融进这个圈子,喝这种酒,用高脚杯,我第一次见。”

  王老实诧异的问,“用个杯子还有讲究?就这么个破酒,值当的吗?”

  宫亦绍说,“那是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和层次,你得学着点,要不以后闹笑话。”

  对这种说法,王老实不刻意拒绝,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认识,说,“说白了,就是装~逼的层次呗。”

  宫亦绍听了,瞪着眼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说,“你想过你自己的人生目标没?”

  话题有点大,人生目标是啥,两个人探讨过,王老实开始有来着,后来发现这个目标不好固定,任何一件事儿都有可能导致最初的设定改变轨迹,再后来,王老实就觉得人生目标其实就是活得更好,更有价值,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王老实说,“想过,今天的和昨天不一样,同明天也不一样,至于后天是什么,将来是什么,都不一定能说的出来。”

  宫亦绍点点头说,“实在话。”

  “混了这么久圈子,你也算圈里的了,这帮人,就眼下你混的这帮人,给你什么感觉?”

  “有好的,有不好的,有投脾气的,也就有闹心的,和平常人没啥区别,不过利益更重要些。”

  “还是实在话。落实,有时候,我就觉得你活得比一般人明白。”

  王老实给两个人倒上酒,说,“损我呢吧,没事儿,我这人脸皮厚。”

  说的话还是在调侃,可王老实心里警惕起来,级别上升到s的n次方级,自打王老实认识宫亦绍开始,就没见宫亦绍这么说过话,简直就不是说人话。

  只有两个可能,有大事儿,宫亦绍说不出口。

  还有就是宫亦绍有了新的装~逼秘籍,在装的道路上已经可以让王老实高山仰之,愣是看不透了。

  宫亦绍端起酒杯,很优雅的晃了晃,又放下了,说,“刚才你说这酒不好,我也觉得不好,问题是有人就说层次高,够男人,所以,我就拿这个来你这儿,你呢?”

  王老实笑嘻嘻地说,“我搬一箱来。”

  “我没跟你逗。”

  “二哥,我也不是开玩笑。”

  宫亦绍沉默。

  王老实说,“二哥,有事就直说,我不是听不进去话,也不是舍不得什么的财迷疯。”

  宫亦绍说,“你猜到了什么?”

  王老实摇摇头,心说你这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鬼知道你要说什么。

  但是,宫亦绍这个态度让王老实心里越发的颤悠。

  宫亦绍说,“我是他们推举出来跟你说这事儿的。”

  王老实没说话,示意宫亦绍继续。

  “包括我在内,也是今天下午才得到准确的消息,其实就是通知。”

  王老实眉头微蹙。

  “有人看中了我们的买卖,想要参一脚。”

  王老实抬眼皮在宫亦绍身上绕了一圈,心里有些不确定,不能够吧,这也叫事儿,别人还看不出来,这买卖人越多越好干,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不是。

  “怎么参?”

  宫亦绍说,“要四成。”

  王老实心里一震,深深吸了一口气,四成啊!这得什么人啊,张嘴要四成,王老实是发起人和管理者,才百分之二的股份。

  宫亦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推到王老实跟前。

  然后又掏出一张来,再推到刚才那张支票的后面。

  王老实斜着看了一眼,第一张四百万。

  第二张,一千万。

  王老实拿起来,弹了弹,问宫亦绍,“这四百是入股的钱,这一千的呢?”

  “哥几个商量的,给你的补偿,肯定不够,就是个心意。”

  王老实笑笑,把两张支票放到桌子上,说,“二哥肯定还没说完,咱接着唠。”

  然后,又一块肉蘸了料,进了王老实的嘴里。

  宫亦绍也如法炮制,伸手拿起一块肉,筷子都没动,嚼了几口,说,“去拿瓶别的酒来。”

  王老实哈哈笑起来,伸手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瓶酒,拧开,把高贵的伏特加拨拉一边儿去,倒上,递给宫亦绍。

  两人一碰杯,仰脖喝了。

  王老实说,“这才是酒。”

  宫亦绍点点头。

  连着喝了好几杯,两人喝酒的速度就降了下来,一瓶酒也下去了大半儿,王老实才问,“那家伙到底何方神圣,让这么大少都俯首帖耳的,牛掰的有点不像话啊!没听说有这样的牛人啊!”

  似乎就等着王老实问了,宫亦绍也放松了,身体后仰,两条腿直接上了桌子,“你还真就说对了,真是牛人!”

  “不过,不是怕,是拉,既然要拉,那就得舍得。”

  王老实大体懂了,对方肯定也是圈子里的人,要么他爹正当时,要么将来不可限量,这帮人都是贼精的主儿,提前结个善缘,既然肯这么下本儿,那只能说明一个结果,层次高到了不敢想的地步,有意思。

  王老实用手敲了敲那张一千万的支票,笑着说,“跟我说一声就行了,咱们用得着这个?”

  好怀念以前推荐票哗哗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