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九十四,天将降大任?

七百九十四,天将降大任?

  不够专业的王老实可不知道自己竟然威风的逼走滨城匡家三兄弟,他正在飞往南创的包机上。

  跟随王老实的有司家瑞、刘美绢、邱宏伟、程志翔,若不是王冬云实在腾不出时间,恐怕王老实也要带着。

  几乎一半以上的核心高管都跟着,在以前是没有这么大动静的。

  程志翔就坐王老实对面儿,他是知道这次其实没什么正经事儿,自然可以放松,调侃王老实,“你都这么大老板了,咋不整几架飞机?”

  王老实撇了撇嘴,“不想买。”

  程志翔这货就没点眼色,追着问,“为啥?”

  王老实抬头瞪了程志翔一眼,心说这二货是不是有想法啦?解释什么啊,从经济上算账就免了,犯不上,主要是考虑影响,在华夏买飞机太招摇,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会随之而来。

  另外,使用上更让人受不了,王老实还是觉得直接包机最划算,省去不少技术环节,轻松自在。

  “不为什么,个人喜好,你想买?”

  程志翔讪讪一笑,他还真有这个心思,可上边儿老大都没有,那么多老资格也没有,他不敢张这个嘴。

  看明白了,这货真有心思要买,买不是不可以,王老实没打算让别人跟着自己路数走,扭头问司家瑞,“司教授,您觉得呢?”

  老司没太当回事儿,随口说,“两可吧,买有买的便利,不买也有不买的解决方式。”

  这老家伙,一如既往的油滑,早有这本事,何苦当年败走。

  王老实也觉得老司这话说的在理,“老邱呢,老邱!”

  邱宏伟在后边儿坐着,机舱不是太大,老板一喊,他立马过来。

  王老实指着程志翔说,“腾个地方,没看老邱过来了。”

  众人顿时晒笑起来,谁也不认为王老实对程总有啥看法,这是亲近的表现。

  程志翔没皮没脸的,不动。

  老邱也摆手说,“不用,说完话我就回去。”

  王老实也确实是逗着玩儿,说,“回去,你跟司总商量下,下个文件,以各公司的意见为主,如果需要商务飞机,报备后,自行决定。”

  轰!

  机舱里顿时沸腾起来,我擦,老板这是开了金口,商务机啊,这就允许买了啦?

  负责服务的有个空乘,她也听见了,心中不免骇然,她知道王老实是什么人,一见面儿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同,衣服也就一般般,没什么特别的,气质还算过得去,和她过去接触过的那些富豪很不同,人也随和的多,可这一句自行决定,显得那么霸气,按她的理解,这才是有底气的。

  邱宏伟办事儿就是仔细,他已经拿出小本本在记录,抬头看着王老实问,“老板,有标准要求么?”

  王老实摆了摆手说,“你们自己看着弄吧。”

  老邱明白老板不大乐意谈这个,识趣儿的离开,回自己的地儿。

  南创的机场里,一下飞机,王老实一行就直接通过了贵宾通道离开,前边儿警车开道,车队打着双闪呼啸而过。

  午餐前,南创的一个领导会见了王老实这一行,基本上说得都比较扯蛋,没啥实质性的东西。

  就是在会见前,艾碧菡小声告诉王老实,这个要上新闻,让老板注意点形象。

  既然上新闻,王老实就特别注意了这位姓李的领导,第一印象谈不上深刻,毕竟没说什么,可从细节上,王老实能感觉到,估计这位就是跟老韩掰腕子那位,言语中绝口不提韩书记,嘴里全是南创经济成果。

  午餐后,休息了一个小时,南创方面安排了参观,基本上就是走马观花,那位李姓领导没有陪同,又换了一个。

  谈话中,这位透露出一个消息来,南创会举办一个座谈会,主要就是王老实跟南创的部分经济界人士坐在一起,探讨未来经济走势。

  王老实没反对,他也很想知道南创的精英们对未来经济的判断是什么。

  过热一说已经有了段时间,但华夏经济依然坚挺,也许是各种刺激手段起了作用,不过王老实还是认为认识还是不足,并没有引起各界的重视。

  晚上,老韩同志还是没出现,又是老李出面儿,举办了欢迎晚宴。

  场面很大,来的人也很杂,除了南创政府的,还有一些企业界的,甚至连文化圈儿的都在。

  开饭前,李领导又来了一通长篇大论,赢得阵阵掌声,王老实总算觉得自己摸到了点什么,合着是这位领导喜欢大场面也说不定,这多人很可能就是弄来凑人数的,毕竟人多掌声就足够热烈不是。

  轮到王老实了,他的话很简短,就是感谢热情招待,顺着老李的意思夸南创是华夏经济活跃动力之一,反正顺情说好话呗。

  大概是觉得这位王董很给自己面子,老李竟然连着敬了三杯酒。

  宴会进行到一半儿的时候,按照传统,领导提前退席。

  王老实也不大喜欢这场面,看那位老李一走,不管剩下的人,自己也撤。

  南创方面准备不足,人家是领导先走,您王董是怎么个意思?

  司家瑞多精明,打了圆场说,“王董不善饮酒,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喽。”

  回到驻地,王老实给那新发了条短信,意思是如果有眉目,就过来,顺便带点外卖来。

  那新看到短信,整个人都不好了,这老板也是难得啊,算是哪一出?

  要查的事儿还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不过那新自己心里判断,那个张家望似乎不大对劲儿,如果是遇上骗子,不能就骗了他一个,资料上的事儿,多方打听,基本上都没听到过。

  王老实知道那新这人办事儿还是靠谱儿的,他敢这么判断,那就不会太走板儿,事实可能就是他的猜测。

  打心眼里,王老实恨不得这老张就是让人家给骗了,损失的是钱,其他的都好说,也好办,就怕这老家伙有其他心思,玩儿花活。

  估计这老货走到今天这步,已经是准备好了后路,按照一般准则,张家望那个公司如果掀开盖子,恐怕更惊人的还在后边儿。

  看了一眼那新带来的披萨,王老实一丁点食欲都没有,“加快节奏,恐怕迟了生变。”

  那新犹豫了下,他也知道王老板担心什么,问题是想要知道更核心的情况,就得接触张家望身边儿人,一旦出点什么差错,那张家望也不是二傻子,人家只要一跑,事情反而麻烦。

  为了打消那新疑虑,王老实给他鼓劲儿,说,“该讲规矩的时候,我们老老实实,事急从权的时候也不能含糊,力量不足,我给你调,条件就一个,查实!”

  那新要的就是这个,至于人手,不是问题,他的部门茁壮的厉害,这次也是大事儿,他可是调集了大把心腹过来,缺的就是老板一句话。

  老那立即保证说,“三天,我把答案交给你。”

  ※※※

  张家望没有平时表现的那么实诚,夫妻之间也如同路人,甚至平时住都不在一起。

  他更多的时候就住在一个会所里,也根本没把家当作自己的家。

  在张家望固定包房里,他正翘着二郎腿儿,手里举着酒杯,惬意的想着事儿,今儿的是好消息。

  那笔钱已经换成美帝币,到了美帝账户,虽说费用高了些,但他不在乎,那些钱足够他下半生挥霍。

  他是个想得开的主儿,人这辈子干嘛要背负那么多责任,只要自己痛快就足够,其他的犯不上什么都管。

  钱的事儿没几个人知道,他之所以告诉刘家,就是指望刘家伸手帮自己遮掩住,如果成功了,那么就按照这个模式再捞一笔走人。

  张家望算得精,为了政治清白,刘家绝不能让自己这个直系出问题。

  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张家望实在不愿意再像从前那样按照刘家的步骤一步步的消磨完人生,他要活出自己的样儿来。

  正在琢磨刘家会是什么反应,为啥这么多天也没有个明确的消息呢,房间里电话响了,张家望不敢怠慢,知道这个电话的人不多。

  “知道王落实到南创了吗?”

  “听说了。”

  “他这会儿来,你要小心,我担心是冲你来的。”

  张家望不以为然,说,“你想多了,就算是冲着我来,他有那个资格吗?我觉得就是姓韩的顶不住压力,想用王落实堵某些人的嘴而已。”

  “还是小心些好,上边的意思是第二笔钱先缓缓,等王落实走了再办。”

  那可不成,张家望不担心王落实,可他怕刘家啊,没人比他更清楚刘家拥有多可怕的力量,像他这样的压根就顶不住,直接让人家碾得粉碎,他阴沉着脸说,“你们要变卦?”

  对方明显听出了张家望的不满,立即说,“没有的事儿,咱不就是图个顺当吗,免得节外生枝。”

  张家望不是什么好鸟儿,咬着牙说,“别以为我是真不明白,说句难听的,我现在是让你们当枪使,相比你们将来得到的,我现在要的可不多,跟我耍心眼,那咱就一拍两散!”

  “诶,老张,你想左了,好好好,听你的,你这人啊,就是想得太多,这样吧,第二笔三天内办妥,这总行了吧?”

  从张家望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他语气如初的说,“钱如期到位,事情顺利,我也不是出尔反尔的人。”

  “得,不过老张你也别嫌烦,王落实那孙子不是个好鸟儿,阴着呢,他不找你最好,要是真找上你,你得想好,那肯定是刘家派来的。”

  张家望不屑的说,“他算哪根葱!”

  说不含糊那是瞎话,放下电话后,张家望就踏实不下来,刚才那人的话老在他脑子里转悠。

  关于王老实与刘家的事儿,他基本上都是听外人说,从刘家那里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摇了摇脑袋,把那一丝不安甩出去,他返身到了卧室,打开保险柜,小心的把一摞材料和证件又拿出来反复看了一遍,心里这才踏实下来,有这个怕什么,到时候老子一走,甭管是谁,想要找我,做梦吧!

  ※※※

  座谈会如期召开,韩书记终于现身,开始前,还在小会议室里跟王老实畅谈了一会儿。

  对着摄像机,王老实明白,老韩也在作秀来着,那就配合吧,反正王老实觉得挺像那么回事儿。

  会上,老韩讲话不多,却颇激扬,他的意思就是南创的发展陷入瓶颈,必须思考,也必须转变,寻找适合南创的新思路。

  王老实站在旁观的角度,听出了不对,这是跟老李截然相反的意思呀。

  人站的高度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就不同,对于南创这个城市来说,一二把手如此针锋相对,伤害太大了。

  来南创之前,老全的态度和意思也表明,上层是知道的,还采取了默许的态度,这就耐人寻味了,天将降大任?

  真是畅所欲言,一大帮子人基本上都是在说漂亮话和胡话,就没一句人话,更没有正经话。

  轮到王老实到时候,他也没出圈儿,就是谈论了品牌建设方面的一些众所周知的所谓观点,是个人都明白,人家王董不掺乎什么。

  韩顺江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这和他想要的差了很多。

  他希望王老实能够理解他的处境,说一些支持自己的话,和这些南创本地企业相比,王老实说话更有份量,也更能吸引外界的注意。

  老韩的眼神从王老实脸上扫过,接应他的是王老实憨厚的笑脸。

  晚上,全总给王老实打了个电话。

  王老实一看号码,接通后就笑着问,“上您那儿告状啦?”

  老全说,“告状?小韩还不至于,就是跟我念叨了几句。”

  王老实懂老全的意思,说,“您老这是不厚道,他们那种级别的较劲,我犯不着掺和吧。”

  “那算什么较劲,小孩子的把戏,搁不到台面儿上,没意思。”

  “难您老这电话------”

  “我是想问问,生态新城那边儿,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生态新城?我完全没想法,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一听那个名字,王老实立马回绝,一丁点余地都没有给老全留。

  老全差点没让王老实这话噎死,气得他大骂,“目光短浅!孺子不可教!”

  王老实跟没听见一样,嬉笑着说,“挖好了坑还推着我往里跳,全总,你老可不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