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七十六,掩其锋芒

九百七十六,掩其锋芒

  清晨,迎着初升的日光,王老板站在自己办公室窗前,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城市。

  多年来,京城从古老到现代,却从来不缺乏大气和厚重,从上向下看,芸芸众生组成了这个世界的一切,或艰难、或美满的各自前行。

  王老实终于不野了,他到办公室来大概也是良心发现,过去好长时间里,王大老板没怎么正经关心业务,不光是媳妇说他,连傅颖也快发飙了。

  自打上次见面,王老实特识趣儿的没敢问,从傅颖电话里的语气就知道多明智。

  轻轻的敲门声,张秘书端来一杯清茶,轻声说,“傅总那边又来了电话催问,希望您尽快批阅。”

  张嫣说的事儿是指基金会那边的投资计划,本来开始王老实不打算进行规模性质的投资,可自打西北食品开了口子,傅颖哪里按捺的住,有了借口不停的突破限制,形成了现在的局面,她网络了一批人,四处出击,形成了一个新的平台,王老实此刻是悔之晚矣。

  “行,我这就抓紧时间看。”很无奈的答应,王老实转身走到桌子前,拿起厚厚的资料。

  说真的,他不想花费那么多心思,可又不成,自己那些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傅颖办事还是靠谱儿的,至少找来的人就很专业,眼光相当准确,几个投资项目很有前瞻性,刨除那么多年的前瞻,就是锻炼来的本事,王老板也看得出那些方案很有点意思。

  按照自己的喜好,王老实毙掉了几个过于酷的项目,其他的都签字通过,伸腰的时候,他才发现,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好神奇啊,时间真特么的不经使唤------”自言自语还没完,张嫣敲门进来,她身后跟着唐唯。

  王老实起身迎过去,笑着问,“怎么跑我这里来啦?我打算过会儿去找你呢。”

  话音落下,他又示意张嫣,张嫣哪能不懂,拿起文件关门出去。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累了,想看看你这儿的环境。”

  王老实一琢磨,可不,自己这个办公地点,唐唯好像压根就没来过,老板娘不来视察宣示,怎么也说不过去。

  “走,我带你参观一下。”不由分说,王老实拉着唐唯就走。

  老板娘未过于客气,半推半就。

  ※※※

  某晚,王老实应几个哥们儿约,外出就餐,没携带媳妇。

  都不是外人,随便吃喝,还有说。

  “我就纳闷儿啦,为啥三哥办了那事儿,我妈愣还是夸三哥会办事儿,到了我这儿就不成呢?”刘彬灌了几口酒,咬着肉串,忿忿不平的抱怨。

  钱四儿满脸不在乎的瞧了一圈在座的人,大大咧咧的说,“这有什么纳闷儿的,有三哥那本事,你看谁拦着你,我家老太爷说得好,只要有能耐、就多吃多占!”

  王老实拿起一串看了一眼,又撒了点辣椒,“今儿是怎么啦?好不容易凑一块儿堆,都冲我嘚啵个什么劲儿?”

  “没啥,都替你高兴。”几个货异口同声,跟商量好一般。

  虽没有明着说,王老实知道他们是指查芷蕊跟李璐,她们都在养胎,老王家添丁在即,这事儿几乎天下皆知,却无人提及,和谐的不像话,连正宫都跟不知道似地。

  他们都是羡慕嫉妒,并非他们在外多干净,实在是不能如王老实般的肆无忌惮,顾忌实在多。

  甩了甩头,王老实转移话题,问,“宫二哥那边儿有信儿没有?”

  宫二确定了要离开瀛城,已经紧锣密鼓,还特意询问刘承君的意思,也跟王老实通过电话。

  “可能要先去学习,再定地方。”刘彬小声回答,语气中不大确定,明显消息来源不是很可靠。

  “要我说啊,就去基础经济司。”这货说完,还不忘嘿嘿的笑几声。

  搁谁都明白,基础经济司那是卡着全华厦脖子的地方,别说当司长,弄个处长都可以当出省长的架子和威风来。

  接下来,政策研究室;

  人事司;

  发展局、、、、等等,多个司局被拿出来讨论。

  值得注意,这些地方都在发展委,有意思。

  不过------王老实笑了笑,摇头不语。

  “落实,你呢?”

  王老实放下手里的酒杯说,“这事儿咱说了有用?”

  的确,如今宫二大不一样,以前是怕他闯祸,逼着他进入仕途,压根不指望他什么,老老实实的就成。

  谁成想他愣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此次回京,虽说是危机中的选择,但形势并不差,走对了方向,未来大有可为。

  说是聊聊,其实哪一个不是鬼一样的心思,从王老实这儿打听点什么,回家显摆,当参考还落个夸奖呢。

  当然,王老实也想借这帮货的口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传递给宫二,两人谈的时候,这话王老实没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忒说不过去。

  “咱哪说哪了啊,别往外乱传,回头让宫二哥听见埋怨我。”端起酒杯掩饰着,王老实终于开口说。

  是个人都明白王老实这话特别虚,没谁会当真儿,干嘛来的呀?

  “三哥你这话说的,有外人吗?”

  “就是,过了啊。”

  “得,算我的。”王老实赶紧摆手止住众人话头。

  还得人家钱四爷眼力见好,一瞅气氛到了,赶紧递给王老实一根烟,又撒了一圈,挨个点上。

  王老实吐出一口烟来,故作神秘的说,“依我看,宫二哥就不该谋求什么实缺,踏踏实实的学习,到了委里,弄个巡视员当当。”

  “嗯?”

  “啥?”

  “这是什么意思?”

  “-----?”

  几个人都有些懵,说实话,他们来之前,打死都没想到从王老实嘴里出来这么个玩意儿!

  “落实,你说说,这里边儿------”老关还是稳重,最先反应过来问王老实。

  “那地方是随便就能争的?付出那么多代价争来有意义?”

  发展委,是个位子都有无数人蓝眼珠子盯着。

  王老实说这个话时,腿已然翘了起来。

  从宫二仕途来说,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沉淀和积蓄,另外,也是掩其锋芒。

  蹿起的太快,太顺,是宫二的短板,哪怕地方上瀛城是其亮点,也就仅此而已,何况,宫二也有不露脸的事儿,没拿到台面上来而已。

  踏实的低调几年才是正途,他,还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