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八十九,脚扑朔,眼迷离

七百八十九,脚扑朔,眼迷离

  海子一直在华夏老百姓心目中是个神秘的地儿,尤其是京城之外的人更觉得那里不一般。

  其实那都是错觉。

  每天傍晚或者清晨,到海子里遛弯儿,锻炼的人很多,提笼架鸟的也不在少数,和一般的公园区别不大。

  刘彬要请客,就在海子里选了地儿。

  一个小四合院,挺精致,也幽静。

  他是跟王老实的车一起走,王老实不忘了问刘彬,为啥选这里。

  刘彬在王老实耳边儿说了一个名字。

  果然如此,不出所料的事儿。

  可能是比较正式,和昨天晚上不同,今天人来的比较齐全,几位女将也到场,女主人小宁更是提前在饭店里招呼。

  看今儿这架势不大一样,王老实瞅了一眼,低声问刘彬,“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刘彬无奈的说,“捎带着相亲。”

  “谁啊?”

  “小云她表妹。”

  王老实回忆了下,好像是见过一次来着,挺周正一姑娘,印象不是太深,没怎么说过话。

  仔细数了数身边儿认识的人里,没合适的啊,狐疑的看了刘彬一眼,心说,卧槽,别尼玛又给我找麻烦吧?

  刘彬没注意到王老实脸色有些怪,说,“男的你没见过,我姑家的弟弟,平时在国外待着,过年前才回来。”

  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王老实心里一阵好笑,自己这心态不对了,啥事儿都网自己身上扯,是自恋呢还是自信,也说不清。

  为了等两个年青人,开饭时间推了又推。

  王老实一直跟几个人在闲聊天,主题自然是钱四儿闹出来的那事儿,四儿脸皮厚,浑然不在乎,跟着插科打诨的倒也热闹。

  不过宁小云脸色越发难看,王老实猜出了些许,大概她表妹出了什么差头,反抗精神爆发了也说不定。

  至于刘彬这边儿,也好不到哪儿去。

  估计两人都放了这边儿鸽子,弄得刘彬跟小云下不来。

  王老实不动声色的走到两人身边儿,小声说,“别等了,不是没跟别人说吗,先开饭。”

  小云是强装笑脸,说,“嗯,三哥说的对,咱开始吧。”

  说完,不管刘彬,小云冲服务员点了下头,然后就直奔女士集中那桌。

  王老实拍了下刘彬的肩膀,安慰说,“不叫事儿,别搁在脸上。”

  刘彬点点头,做了几个深呼吸,总算正常了些。

  大多数情况下,饭局就那么回事儿,吃喝完毕,也就完了。

  虽说知道出了这么插曲儿,王老实也没往心里去,在他看来,这种情况太普遍,甭管是家里安排的不合适,还是青年那女自主精神的高涨,类似的事儿总会发生。

  刘彬也没安排后续节目,除了略显平淡,一切都看上去那么正常。

  王老实打算回去休息的。

  临走的时候,刘彬偷着拉了王老实一把。

  有事儿要说?

  王老实拐了个弯儿,先去卫生间,在里边儿抽了一根儿,出来的时候,人也走得差不多了。

  “彬子,怎么着?”

  刘彬看上去很难受,脸都气得发青。

  王老实四下看看没人,赶紧问,“到底什么情况啊,你倒是说呀。”

  刘彬恨得咬牙,“三哥,你跟我回趟家吧,我妈跟你说。”

  几乎是下意识的,王老实看了下时间,也不算晚,“正好这段日子忙,没去家里看看,走吧。”

  路上,王老实算知道了那小子办了件多混蛋的事儿。

  一听说家里给安排了,他不声不响的偷着买了机票,跑回了美帝,临走的时候,给宁小云表妹发了个短信,也算他本事,愣是找到了号码。

  都这样了,人家小云她表妹能来才怪。

  王老实觉得这小子是个人才,除了把家里人给坑了,对自己是想的真周到。

  张瑜找王老实来的目的很明确,让王老实在美帝出手,不管怎么办,把人拿回来。

  从大的层面看,他们真不如王老实方便,公器私用是个敏感的事儿,为了这个不值得,要是人命关天还能勉强。

  别人知道后,可能会当个乐子,心里未必不想其他的,你能为这个事儿动用,其他的事儿呢,这力量是国家的还是你家的?

  在意的话,非常严重,不在意,其实更恶劣。

  正要满口答应下来,王老实猛然心里一动,自己还是想简单了,事儿不复杂,可真要办圆满可不容易。

  用什么招数是个学问。

  斟酌了下,王老实说,“我这就安排下,到美帝去一趟,绑也把他绑回来。”

  刘父其实也在,就是板着脸没怎么说话,听王老实这么说,很意外的问,“还得你亲自去?你美帝不是有公司吗?”

  有点意思,王老实露出为难之色来说,“刘叔,您也知道,美帝佬不怎么着调,闹出乱子来影响太大,屁点的事儿,他们能奔天破了闹腾,搁别人办我真不放心,美帝那边儿就一个女的盯着,她自己不出事儿我就烧高香了,不敢指望她。”

  没等别人说话,王老实接茬儿说,“再说了,这是咱自己事儿,还是别人外人沾手的好。”

  哟,这话听着就那么顺心,反正张瑜脸上都是笑模样了,刚才可不是,那脸黑的。

  刘彬他爹也眉头舒展,显然王老实这话说的对心思。

  张瑜舒口气说,“还是落实明白事理。”

  转头看了一眼老刘同志,“不像某些人,养不熟的白眼狼!”

  嘶!

  王老实脑子里麻利儿的动起来,有事儿,必须有,估计刘彬他表弟就一个引子。

  王老实没去观察老刘同志,他就扫了下刘彬,这货还没心没肺的坐那儿,时间一长估计得睡着喽,刚才没少喝酒,而他判断,老刘先生在审视自己呢。

  “张姨,您要是不把我当外人,您有啥事儿吩咐我,就直接开口。”

  张瑜扭头看了老刘同志一眼,老刘微微点头。

  这会儿刘彬好像明白过点什么来,蹭的一下站起来,还没等他说话,老刘就特威严的说,“坐下。”

  刘彬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懵懵懂懂的,看了看王老实,王老板明白这个兄弟的意思,怕王老实吃亏。

  王老实起来拉了刘彬一把,笑着说,“你要是困了,就弄杯咖啡喝去,别瞎琢磨。”

  门外敲了下,小云端着一盘子水果进来。

  张瑜换了个柔和的面容问,“孩子睡啦?”

  小云笑了笑,说,“他才不睡,正看动画片呢。”

  老刘同志一提孙子,也变了个人,说,“别让他看时间太长了,伤眼睛。”

  小云点头答应着,又安静的退出去。

  张瑜又看了下儿子,说,“你也去看看。”

  刘彬犹豫,王老实赶紧推了这货一把,他有些不情不愿的起来出去,临关门的时候,还朝里边儿看了一眼。

  “落实,这事儿我寻思了半天,还是交给你放心。”

  王老实立即端正了态度,“您就吩咐吧。”

  又是吩咐,老刘同志赞许的点点头。

  事情有些棘手,张瑜说话清晰,很快,王老实脑子里就捋清楚了脉络。

  原来是刘彬小姑父办的事儿。

  就在南创,刘彬的小姑父办了一个进出口公司,主要是经营铁矿石。

  现在华夏经济还处于腾飞过程中,铁矿石又是事关命脉的资源,价格一直在洋鬼子手里控制着,反正华夏钢铁企业没少遭人家欺负。

  本来不应该这样,但很奇葩的是,华夏方面屡屡被人家玩弄于掌上,绝对是家贼跟外鬼联手的把戏。

  一个拥有进出口权的公司,正儿八经的贸易,就是坐家里数钱。

  偏这位小姑父大人不甘寂寞,玩儿投资,你要是接茬儿在铁矿石上使劲儿也行,毕竟你干这行,多少懂些,不至于倒多大霉。

  没有,这老同志人老心不老,瞅准了金融,觉得那个上档次,赚钱还快,比辛辛苦苦的倒腾矿石过瘾多了。

  你要真是打算干这个也行,怎么也得自己先学习下,然后找几个靠谱儿的伙计吧?

  还没有,这货挪用了资金,直接交给不知道哪儿认识的一傻缺,然后美滋滋的等着收钱。

  那肯定不能有好,不但钱没了,连人都找不到了。

  王老实听明白了,遇上诈骗的了,本来人家是打算放长线的,结果没成想还没投饵,刘彬这位小姑父自己就猛咬一口。

  七个多亿,这些年他自己身价也就攒了大几千万,剩下都是客户预付的矿石款项。

  讲完后,王老实心里是有疑问的。

  第一,既然能玩儿矿石生意,身价才几千万,这个数字不可信,反正王老实觉得没可能。

  第二,七个多亿啊,刚才说的明白,都是华夏币,这是常识问题,那圈里就认美帝的绿票子,华夏币基本上不该出现。

  第三,小姑父同志也算商海里摸爬滚打的老油条,如此轻易的上当?呵呵,不知道是谁的智商是隐患了。

  钱多少放一边儿,王老实就觉得这事儿蹊跷,当然,他不会明着问出来,如果刘家要他掏钱,王老实也不打算含糊,明白归明白,该装傻的时候就装实在喽。

  事情与王老实想的不大一样,张瑜一脸忧虑的说,“落实,跟你说实话,我们觉得刘彬他姑父没说实话,而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可我们不方便出面,盘算了半天,还是觉得你合适。”

  王老实很意外,马上接上说,“张姨您说。”

  张瑜咬着牙说,“我怀疑张家望让人控制了,如果不是,那就是他自己变了。”

  刘父突然说,“我知道你应该有这个实力,悄悄查一查,如果是第一种,我刘家也不是好欺负的,第二种情况么-----我是有决心清理门户的。”

  这尼玛,什么破事儿啊,王老实有些心虚,硬着头皮接了活儿。

  临走的时候,张瑜还小声跟王老实说,“听说你和南创的韩书记认识?”

  王老实顿时明白为啥找上自己了,大概除了用自己放心外,这事儿可能还牵扯到了那位老韩,全总多次嘱咐的人物。

  刘彬送王老实离开的,小刘觉得对不住王三哥,满脸愧疚的说,“三哥,我这------”

  王老实故作轻松的说,“说什么呢,咱兄弟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

  “不是,三哥,我表弟那事儿你还得上心,说啥得想办法把人弄回来,我妈的意思是找个可靠的人办。”

  王老实脑袋差点炸了,这是咋啦啊?

  回到住处,王老实也没想透刘家这是玩儿的哪一出,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至于其中有什么高深的含义,同样没想明白。

  不过,有一样,他知道这两件事儿得办,头一件还好说,把人弄回来,不用费多大劲儿。

  就是第二件,透着邪乎。

  按刘家的地位,这个事儿真不叫事儿,难不成是那位韩?

  想起老全特有神经质般的跟自己说韩如何如何,再反过来刘家也这个心思?

  唉,这帮人啊,累不累,有话就不能明白儿的说,非让人挖空心思去猜?

  李璐自打王老实一进门就发现他一脸愁容,知道可能在外边儿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没敢言声,默默的伺候着王老实。

  一会儿的功夫,茶和水果都端了上来,摆在王老实眼前。

  人家王老板在愣神儿,李璐只能自己坐在旁边儿。

  王老实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扭头看了李璐一眼,说,“怎么不说话啊?”

  真委屈,就你张脸,谁敢说话?

  “对了,那房子什么时候能搬进去?”

  老牛这儿是不错,可住长了不是事儿,干啥都不方便。

  李璐松了口气,说,“本来就是精装的,就稍微改动了些,再过几天应该就能住人了。”

  “哦,那正好,你自己看着办,能搬就早点搬过去,老住这儿不合适。”

  转天,艾碧菡回到工作岗位。

  她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代表王老实,联系南创方面,表达了到南创考察的意向。

  第二件事儿就是吕建成悄然抵达京城,跟王老实在外边儿见了面。

  去南创得有个合适的机会,当初和人家韩书记相谈甚欢,也答应去南创,正好这次过去瞅瞅,顺便看能不能把事儿办一办。

  至于美帝那头儿的愣头青,王老实还是决定派吕建成去,他办这类事儿比较靠谱儿,办不好也不会惹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