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八十四,前苏第一媳妇

七百八十四,前苏第一媳妇

  有件事儿王老实蒙对了,那就是林之清那老货没少给出主意。零点看书.ingdiankanshu

  林老货一直知道王老板对他不大看得上,这倒没什么,问题在于王老实的圈子跟他是重合的,王大老板不是名义上的核心,却是事实上的。

  王老实不待见他,导致其他人也逐渐的疏远,几乎把他排除在外,这对以名声为主线的林之清是无法接受的。

  混迹了这么多年,坑蒙骗为生,老林头知道一个真理,自己可以装神弄鬼,只要对了人家心思,他就是大师,若要整其他斜的歪的,纯粹就是自己作死,这帮人每一个善茬儿,他更知道王落实那人,别看平时笑呵呵的啥都行,但收拾起人来一都不含糊。

  老林头儿一直谨记生存要素,绝不冒进,但遇上王老实的事儿,妥妥尽心尽力。

  事儿不多,他也不敢怠慢,时间一长,林之清在圈子里也算重新找到了方向和位置。

  蒋西把李梅大妈找首饰的意思带过来后,林之清跟打了鸡血一样。

  他交际广泛,牛鬼蛇神之类的人知道不少,李梅要好首饰,他林之清不在行,可他认识里面儿的虫儿。

  有人加上不在乎钱的主家,换个傻子也能办妥,林之清办完了首饰,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出了力,却看不出功劳来,跟他的专业技能没靠上边儿。

  真有引以为憾!

  结果机会就来了,他上次给李梅留了张名片,意思是有什么需求就吩咐。

  李梅打来电话,询问些个老咧。

  林老头儿立马精神起来,抱着电话就一通胡,还引经据典,捎带着神话体系的科学知识。

  他这一行的人,别的可以忽略,传统的老东西必须精通,尤其是喜庆的事儿,那得是倍儿明白。

  老东西最大的本事就是忽悠,尤其是他这张嘴,死人都能活喽。

  李梅同志哪儿见过这么有能耐的大师,自然是信之又信,全盘照收。

  王老实带着唐唯回前苏的路,上,压根就没想到家里准备的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也就是时间太紧,好多都没办法准备,可王家今非昔比,一般的都不是问题,林之清话最大的特就是两头堵,他也怕自己什么,万一办不好,那会给人添恶心,别人还没事儿,那是你家没本事,老林头不敢跟王老实。

  反正就是顺着李梅老夫人的意思,林老头整出一套前所未有的程序来。

  半路上,八辆大摩托车已经迎接他们,在前边儿引路,全是进口大排量的,多亏前苏这些年赚钱狠,有了钱的人玩什么的都有,要不还真不好找这么多车来。

  唐唯看在眼里,惊讶的问王老实,“你安排的?”

  王老实哪儿知道啊,可他会遮着,笑而不语。

  一到村口,彩棚已然搭上。

  王老实还纳闷儿,使劲回忆,这是什么时候弄的,咋没印象。

  等靠近了,一看守在彩棚那儿的人全是自己王家的人,顿时明白,这是给唐唯看的,心里不免有些吃惊,唐唯也看见了,还问王老实,“你们村过年要弄这个?真好看!”

  一听好看,王老实才放了心,得瑟着,“不是过年要,是欢迎你的。”

  “啊?真的呀!”

  车队缓缓从彩棚驶过,唐唯还恋恋不舍的回头看,嘴里,“可惜了。”

  王老实问,“可惜什么?”

  唐唯一吐舌头,,“要是能站那儿拍张照片就好了。”

  王老实,“-------”

  行,你真想得开,王老实只能佩服,刚才那紧张劲儿呢,一都没有了呢?

  不光是彩棚,后边儿的让王老实哭笑不得,唐唯瞠目结舌。

  自打进村开始,路两边的树上都挂着彩灯,别看大白天,照样闪闪发亮,工程量不,短短时间内,愣是办妥,还真应了那句话,人多力量大!

  甭问,这肯定是老妈的主意,老爷子哪怕也希望自己早日成家,就算也喜欢唐唯,却不会办这么张扬的事儿。

  王老实倒没想什么,老妈一辈子不容易,就在自己身上花了心思,既然想这么办,那就随了老太太的意思。

  可有一节,王老实替老妈发愁,就接过来过个年,象征性的,您老就玩儿这么嗨,将来真娶的时候,您打算怎么超越?

  真心话,王老实自己都找不出什么花样儿来。

  路过村里广场的时候,两辆货车正在卸货,全是烟花,那儿主持工作的是王老实的一个叔伯堂哥,别想其他的,这玩意儿大概也是其中一项。

  王老实琢磨着,老妈是不是已经把全村都动员起来办这个事儿啦?

  还得是亲儿子,王老实猜得特着调。

  前苏村其实从昨天就已经都动了起来,王老实光喝酒了,哪儿知道老妈不知道多威风,发号施令的时候拿着个本本,还整了个承包责任制,哪一项都有专人负责,美其名曰,就按喜事儿办,大师了,这样最吉利,福荫后代。

  唐唯这人是个特容易知足,也不大会想什么的姑娘,架不住人家整如此阵势,眼睛都看不过来,她不是想花多少钱,她就觉得王老实对自己表达了重视。

  伸手握住王老实,尽量不让自己情绪激动起来,其实掩饰不住,跟王老实,“太过啦,这不好吧?”

  王老实早就没了什么想法,此刻他就觉得怎么折腾都不算过,自己原先还是心态没调整好,有毛为啥要当秃子,捏了捏她的脸颊,“这才哪儿到哪儿,你可是前苏村第一媳妇!”

  此话自然引来唐唯一阵白眼儿,心里美不美另。

  还真不算是夸张,李梅老夫人搞出来的这个阵势,不是第一媳妇实在不过去。

  毕竟王家在前苏不一样了,多年来,前苏从远近闻名的穷村,变成富甲一方,不谦虚的,要真比活,华夏第一村都是妥妥的,也就是王老实一直叮嘱村里,‘猪怕壮。’

  先不这思想对不对,王老实就这么认为的,前苏再好就一村,什么都不如让老百姓日子过好喽实在,整些个虚名来,除了无尽的麻烦,什么好处都没有。

  至于招商引资,前苏需要么?

  是谁带给前苏如此巨变?

  王落实,王嘉起家,王家。

  如今王落实家要办事儿,还是喜事儿,哪怕是饮水思源,村里也不能让王家寒了心。

  还别人家出得起价钱。

  过年了就要张灯结彩,王家要办得更漂亮,完全不是事儿。

  前苏第一大事儿就是迎接未来王家媳妇唐唯。

  第二件事儿是过年。

  唐唯第一媳妇这名号绝对坐的实。

  路上,车开的慢,唐唯又发现一新鲜的,不老少的人都提着一个红兜子,一个样儿的,好奇的问王老实,“你们村里发东西啦?”

  富裕的村,过年都会统一发放年货,前苏这个有些不大对,这么一包,能有啥?

  王老实心里也奇怪,他就觉得应该是自己老娘办的,可具体的他也不知道啊,就含糊的,“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终于到了王家院子,嚯,那庞大的人群,跟唐家就没可比性,毕竟王家是大门大户,加上其他姓氏也来凑热闹,若不是村里规划的好,根本就没地方站脚。

  刚才还大大咧咧的唐唯总算知道什么叫紧张了,死死地抓住王老实,一脸的可怜。

  都到这儿啦,王老实也没办法,只能紧握着她的手,给些许的安慰。

  他们也发现了红兜子的来历,在王家门口搭了棚子,有人在那儿正发呢。

  车一停稳,王老实几个嫂子就紧赶几步过来,打开门,都没给王老实表现的机会,就簇拥着手足无措的唐唯进了院子。

  也亏着如此,要不唐唯怎够呛得过这么老多人瞅着。

  王老实就听见一片赞扬声,全是夸唐唯漂亮的。

  这个该自得,本来唐唯就是漂亮么。

  没有唐唯想象的那么复杂,所有的东西都在院外,进了院子,都是自家人,外人一概没有。

  林之清还算拎得清,知道什么事儿都别过火,主次得分明。

  唐唯就是来过年,象征意义更主要。

  院外怎么整都是表达王家的重视,进了院子,就得像平常过年一样,讲究的是团圆。

  王老实其实也松了一口气,他真担心老妈当喜事儿给办,弄出什么流水席,院里再搁上火盆,铺上红毯啥的。

  后边儿就没王老实什么事儿,他在院里跟三哥话,看看四下没有旁人,声问三哥,“这都是我妈安排的?”

  三哥实在,从不瞎话,“嗯,是老婶儿的主意,老伯没反对,你大伯咱王家得显一显。”

  得,明白了,老妈讲究策略,直接用大伯压自己老子,没个不答应。

  外边儿的热闹正在散去,各家还得过年呢。

  按照前苏的传统。

  先是年夜饭,然后媳妇们包饺子,过了凌晨时刻,男人们去上坟祭奠祖宗,那时候鞭炮烟花上场,完事儿就是守岁,现在就是守一会儿,该睡的还是会睡,也就一些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会凑一块打牌。

  唐唯进了院子,就得进入媳妇的角色,不用王老实教,她家自然会告诉她。

  反正唐唯被几个嫂子拉着进了厨房,其实就待了几分钟,手沾了水,就跟着三嫂子出来,跟几个孩子凑一块儿玩儿去。

  唐唯在屋里接了个电话,隔着窗户冲王老实招手。

  王老实走到跟前儿问,“什么事儿?”

  唐唯问,“你们在院子里不冷啊?”

  王老实没瞎话,“冷。”

  “那不进屋里来。”

  王老实也想进去,没辙啊,王家的规矩,长辈儿在堂上坐着,媳妇们忙活饭,像王老实这样的只能在院子里,没资格进去,必须等到开饭的时候,大概是王家老祖宗要冻其筋骨吧。

  声跟唐唯解释了几句,唐唯不禁一缩脖子,压低声音,“这么多规矩啊,要不你穿上大衣?”

  王老实摇头,“不行的,没事儿,我们几个都在背风的地儿,其实没多冷。”

  穿大衣?竹条子就抽那样的,王老实皮还没痒。

  “对了,我妈刚才来电话,他们本来都进了村,结果老家又来人了,他们没办法,又回去了。”

  唐唯的时候,脸上泛着红,她是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没想到自己爹妈来了这么一手,好吧,也算得过去。

  王老实同样明白人家的心思,这样最好,两家都好做,真要来了,压根不像李梅的那么好,晚上包饺子上供的时候,这两口子往哪个位置上坐呀?

  “那行,我去跟我妈一声。”再周正的话,就没必要,唐唯不是外人,场面话起来没意思,显得外道。

  唐唯脸上局促起来,声音更了,,“我忘了带红包了。”

  她心里那个悔啊,白专门准备了,结果这么重要的东西愣是忘了拿。

  王老实没多想,“家里不少呢,我给你拿,也不用太多,每个里塞一百就足够了,就图个------”

  唐唯都快哭了,耷拉着脑袋,“我钱包也没带。”

  “呃-----”王老实愣了愣,他差笑出来,又怕唐唯脸皮薄,强行忍住。

  “这样吧,我去给你拿些,你先对付着。”

  唐唯赶紧,“你快,屋里的孩子我都没给呢。”

  是啊,本来一进屋就该给的,这可都是自己家的孩子,不能气喽。

  “你等着,我给你拿去。”

  王老实一溜儿跑往外走,他身上也没带钱,都在自己家里呢。

  正好儿赶上大哥忙活完外边儿进来,拉着他,“你干嘛去,我正有事儿找你。”

  王老实没敢停,回着头,“我拿东西,这就回来。”

  看着王老实跑远,大哥问三哥,“老四干嘛去?”

  三哥压根就不知道,摇摇头。

  王老实还是顺着窗户把钱和红包送了进去,看王老实满头是汗,唐唯赶紧拿过纸巾来递给王老实,“快擦擦汗,别冲了风,会感冒的。”

  “没事儿,差不多该吃晚饭了,进了屋就没事儿啦。”

  王庆其问的就是转基种植推广和政策补贴那事儿,送走了考察团,他还是不踏实,怕好事儿飞喽,找王老实,就是为了让王老实在京城活动活动,把事儿早日定下来。

  心里早有想法,王老实话时就给自己留了个余地,“大哥,咱踏实过年吧,那事儿不急,该是咱的跑不了,不该要的白给咱不稀罕。”

  大嫂掀开棉帘子喊,“老四,老伯让你去找几瓶酒过来就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