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八十一,就是那意思

七百八十一,就是那意思

  “我送你进去。”

  唐唯摇头,“不用,你还得回前苏,时候不早了。”

  王老实抬头看了下天,擦黑了已经,怎么也算饭口,就不能吃完饭再走?

  心里一琢磨,也是,刚才那个电话实在不咋地,进了屋,一家三口都不舒服。

  王老实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唐唯点点头,然后下车,站在门口儿。

  唐唯没注意,王老实的车队一动,她家门儿就开了,唐建兴跟郑婕都出来接自己闺女了。

  其实他们就在窗户后边儿看着,也是犹豫,该不该留王老实,怎么想都觉得别扭,那事儿整得实在让人有些放不开。

  除了王老实带走的,还有一辆车没走,那是负责唐唯安全的,小唐的行李也在这车上。

  两位姑娘也下了车,老唐同志知道怎么回事儿,点点头,没说什么,郑婕倒是有些客气,还邀请她们进屋坐会儿。

  一进屋儿,郑婕就埋怨唐唯,“你说你办的这叫什么事儿啊?弄得我跟你爸多------”

  唐建兴浑然忘了几十年的痛苦,打断他老婆的话,“行了啊你,唯唯刚进门儿,你絮叨些什么,再说了,又不是外人,那算事儿?”

  “哟,唐建兴,怎么跟我说话呢?”

  还是那样儿,唐唯顿时灿烂的笑起来,她最喜欢看老爸老妈拌嘴,感觉那才是真爱,也只有这样的生活最滋味儿。

  ※※※

  王老实车开出没多远,他就靠了边儿,如今他早就失去了驾驶的兴趣,尤其是自己一个人,从京城回滨城,路途也不算近,他觉得有些累。

  车子重新出发,王老实问上了这车的小朱说,“这几年你们也都没正经过个年,一会儿跟铁军商量下,调调班儿。”

  朱助理赶紧说,“老板,我们没事儿-----”

  王老实笑着摆手说,“你们没事儿,别忘了你们还有家呢,就这么定了,以后形成规矩。”

  很快,老妈李梅的电话追了过来,“把唯唯送到家啦?”

  王老实回答,“嗯,送到了。”

  老妈又问,“你是吃完回来?”

  王老实一想,这话真不好接,本来就一逗乐的事儿,别让老妈多了心,赶紧编了个瞎话说,“本来打算在唐叔家吃了的,现在有紧急情况,必须跟您及时汇报,我过会儿到家跟您说,对啦,给我下点面。”

  一听有紧急情况,李梅不好了,声音都发颤,“出啥事儿啦?你别吓我。”

  真想抽自己嘴巴,话都不会好好说,“妈,您别紧张,是好事儿,就这吧,一刻钟到家。”

  说一刻钟,十五分钟内,王老实准时进家门儿,老妈还是疼儿子,一碗面条已经热气腾腾的摆在桌子上。

  哪怕心里再焦急,李梅同志还是强忍着没问,非要王老实先吃。

  确实饿,王老实连手都没洗,抄起筷子就奔面下嘴,没多大功夫,半碗就下了肚。

  得缓一缓,王老实长出一口气,问,“妈,我爸呢?”

  “屋里睡觉呢。”

  王老实一愣,忙问,“这才几点?不舒服?”

  李梅一提这事儿就不大高兴,说,“中午喝多了,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知道悠着点,真是的。”

  “对了,你刚才说的是什么事儿?”

  王老实没在意其他的,赶紧汇报,可别把老太太给急着,“唐唯他们家上咱家来过年,这事儿得跟您商量下。”

  “上咱家来过年?”

  李梅一时没想明白,一起过年倒不是不可以,现在老故事咧少了,没那么多瞎讲究,不过就是凑一块儿吃顿饭,剩下的也没啥,至于是紧急情况?

  “你这孩子,赶紧的,给我说明白喽。”李梅觉得是不是有什么说法,催着王老实说。

  王老实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把一碗面全消灭干净,摸了摸嘴,说,“本来也就唐唯来咱家过年,不过唐叔跟郑姨自己太单,一合计,就一块过来了。”

  李梅手一抖,这还听不出来?惊喜着问,“你是说唯唯-------”

  王老实没皮没脸的伸出大拇指,说,“就是那意思。”

  接下来,老妈已经蹦了起来,冲着西屋喊,“王嘉起,别睡啦,赶紧下来,商量大事儿。”

  王老实目瞪口呆的看着风一样消失的老妈,这是咋啦?

  确实是紧急情况,更是大事儿。

  在村里,每逢此类事情,都是要好好热闹的,就算不大摆,至少近亲都会过来,讲究的老咧很多,王老实自己是不懂的,必须老妈操持着办。

  老爸很快就被拽到了堂屋,王老实再汇报了下情况,遮掩了某些细节,反正就得奔着好事儿说,大过年的大喜事儿,就别填别扭。

  老妈一个劲儿的埋怨说王老实太不懂事儿,这事儿怎么能你们自己定,咱家得去人,好么,你一个电话就敲定,不是埋汰人家么。

  王嘉起看来是真没少喝,岁数这么大,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但做决定是没问题的,直接拍板说,“落实,你跟你大哥商量,看谁跟你去接,礼上不能缺。”

  老妈听了满意,很快似乎想起什么来,一阵风似地又进了旁边屋,不知道鼓捣什么东西。

  王老实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起来给老爸倒水,显孝顺,还问,“您这是跟谁啊?喝那么老多。”

  提起这事儿,王嘉起觉得该问问王老实,回忆了下说,“这个事儿你不知道?回头你得过问下,不是小事儿。”

  王老实听了一愣,“啥事儿?还扯到我身上啦?”

  听老爷子这么一细说,王老实眉头紧锁,还真不是什么小事儿。

  中午算是送行酒,客人有京城的,也有滨城的,还有新区的。

  村里边儿能拿得出手镇场面的自然就是王嘉起,级别够,资历也老,辈分足,更重要的是,他是王老实的爹,甭管你哪儿来的,在他老人家跟前儿就冲不起来。

  就算是有学问的专家,也得客气着,人家儿子是经济学家呢,都给大领导层上过课,坐主位妥妥没毛病。

  喝多了就是因为那边儿的很尊重王老爷子,谁都过来敬酒,要不是王嘉起同志酒精考验过,还真未必撑得下来。

  这不是重点。

  王老实心里紧张的是项目。

  总的来说,这事儿听上去是好事儿,也好像很照顾前苏村,他也相信其中很多环节未必有坏心思,大都奔着给前苏送好处来的。

  部里联合科院,结合美帝一家公司,从上至下给滨城政策和资金,滨城选了新区,新区就定前苏食品,种植转基粮食跟蔬菜。

  好处似乎不少:

  一,资金扶持,光补贴就好几个亿,搁谁也馋得慌,那可是真金白银的给。

  二,新种子据说老牛叉了,单亩产量高,品相会更好,尤其是具有防虫害的本事,前苏食品一直努力降低农药使用,这听上去很对前苏食品的胃口。

  三,技术先进,听说还要联合开发什么的,符合国内对技术主流追求。

  好像人家说的好处还不少,老爷子没记住太多,王老实也无所谓,他是知道那个玩意儿的。

  王老实问老爷子,“程志翔知道这事儿吗?”

  老爷子拿眼扫了一下王老实,淡淡的说,“你的事儿你问我?”

  也是,王老实讪讪干笑几声,真不该问,也不急于一时,这事儿听上去还没定,还处于谈的阶段,哪怕定了又如何,王老实还真不怕什么,他就是想知道这事儿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到底真无知,还是要坑人,没有个利益集团操办,这事儿搞不到这程度。

  不是他杞人忧天,好事儿变坏事儿总是在意想不到的角度,偏偏他知道。

  对方冲着前苏食品来,不外乎就是前苏食品已经形成了庞大的规模,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形成了品牌效应,隐隐就是华夏食品供应的旗帜。

  拿下前苏,远比那些小打小闹的合适,也节省成本,当然,他们的路数还是那样,依靠官方的力量进行忽悠式的推广。

  前苏食品若真上了道儿,或许前几年真能狠狠的赚一把,最后却难逃灰飞烟灭,被人骂断子绝孙。

  这还不仅仅是把前苏食品摧毁,一个公司的坍塌不会毁了王老实根基,但会把王老实变成全华夏人人唾弃的卖国贼。

  那才是真要王老实命的坑。

  刚想找电话问这个事儿,王老实心思又停了下来,真特么的二,大过年的,先办正事儿,既然自己知道了,那还担心个毛,就是自己怎么玩儿的事儿,另外,还是慢慢玩儿的好。

  调整好情绪,王老实扭头看看旁边儿屋,李梅同志忙活了有小半天儿啦,就嘟囔着问,“我妈这是干嘛啊?”

  老爷子眼皮都没抬,说,“又翻腾她那套宝贝了呗。”

  “什么宝贝?”

  啥时候老妈还弄这么高端的东西啦?

  他打算起来去看看,没来得及走两步,老太太已经抱着一个古香古色的盒子快步走过来。

  “我说妈啊,这是什么玩意儿?”

  李梅根本不搭理王老实,特专注的摆弄自己的东西。

  老太太特正式的铺了一块红布,从盒子里一件件的取出几件首饰来。

  哟,王老实拔着脖子一看,啥时候家里还有这么些玩意儿?

  他打算拿起来看看,被老妈一手打开,“别动,再给弄坏喽!”

  王老实摸着手,不怎么疼,问,“您这是从哪儿淘换来的,有讲儿没有?”

  看老妈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王老实扭头看老爷子。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都摆弄完了,李梅才满意的笑了,总算要用上喽,为这事儿,她好多晚上都睡不着。

  “您赶紧显摆下,这东西怎么弄来的?”

  “去,倒霉孩子,有你这么说话的?”

  数落完,老太太开始给王老实讲这套首饰的来历,眉飞色舞,兴致勃勃,别人不管,王老实认为就是显摆呢。

  要说起来,这套首饰还真有来历。

  老妈说的有些乱,王老实却听的清楚。

  人物里有蒋小西跟林之清,他们也算着调的,不能办恶心人的事儿。

  蒋小西是个有心人,估计是跟李梅说话的时候,听李梅有这个想法,就上了心。

  然后找林之清办。

  或许,这东西就是当初王老实给宫二整的那一批里的也说不定。

  王老实就随口问了句,“没给我姐弄一套?”

  李梅愣了下,还真没有,大概就是这样,老传统的人里,女儿已经出嫁了,再有什么东西想给不那么好给了,一是家里的想法,而是要考虑女儿婆家。

  一看老妈这表情,王老实就觉得自己这嘴挺欠抽的,闲着蛋疼啊,跟这儿胡说八道什么,不成,人岁数大了,心里搁不住事儿,得赶紧的。

  王老实很有急中生智的天分,信口胡说从来不输于别人,很随意的说,“我那儿还有别人淘换的一套,本来打算用的,既然您这儿准备了,那一套我看就给我姐吧。”

  李梅一听,满心的忧虑全没,惊喜的问,“真的?”

  王老实拍着胸脯说瞎话从来不眨么眼,“那当然,跟这一套有得比。”

  ※※※

  唐家,郑婕娘俩也在忙活,唐建兴坐一旁陪着,意见是轮不到他说,困难必须他解决。

  本来唐唯没啥想法,就是有点害羞。

  郑婕说了句,咱横是不能空着手过去吧?

  可不咋地,礼数不能差了。

  给王家带什么东西?

  可把这一家子给愁坏啦。

  琢磨了半天,好几个提议,都不合适。

  唐建兴倒是明白,说,“我看啊,就随便弄点,他家能缺东西?想破了大天,也没有,别费神了。”

  唐唯觉得老爹说的对,刚要点头同意,当妈的不干了,斥责唐建兴,“有,那是他家的,咱带是咱家的。”

  一句话暴露了郑婕的心态,她怕自己闺女进了王家的门儿让人家低看一眼。

  要说起来,这纯属瞎担心,王家那几个人他们都熟得很,是不是那种人,都明白。

  偏眼下社会上有些人会嚼舌根子,会说的真不如会听的。

  郑婕同志就憋着要给自己闺女撑场面,我家闺女绝不能差喽。

  折腾到晚上十一点多,也没个结果出来,唐唯实在困了,伸个懒腰说,“不行了,我得睡觉去。”

  郑婕挥手说,“对,你赶紧去睡吧,看你困的。”

  唐建兴旁边儿小声说,“咱也睡吧,你看都几点啦。”

  郑婕扫了老唐一眼,眼神犀利的发冷,唐总立即缩了下脖子说,“我再去楼上看看还有什么东西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