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八十,咱一家子都去

七百八十,咱一家子都去

  天威难测,人心更不好把握。

  世事就是那么难料,王老实关于李璐的想法并非成熟,也是顺水推舟出来的,可后来他一细琢磨,完全可以。

  就像他跟吴楠悦说的,这事儿就是碰巧的。

  明里暗里盯着王老实的人确实有,好消息是王老实知道都有谁,社会丛林中能活下来,第一是谨慎,第二是运气,第三是实力,王老实眼下不觉得危机四伏,他就是时刻提醒自己,危险无处不在。

  节前,王老实突然密集的在京城连续召高管进京,一天一个的节奏,每一个人都在王老实的家里谈半天,谈的什么,无从打听,就算内部,也没人得到蛛丝马迹。

  第二个事儿,近期王老实手下活跃着一个人,叫傅颖,关于这位,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她突然变得那么广泛,都知道她是王老实的校友,帮王老实掌管美帝的产业,此次回国后,突然介入王老实国内的产业,谁也摸不透这位要执行什么使命。

  加上王老实搞得那个高管会议,这段时间,王落实成为很多人嘴里常谈的名字。

  还没等分析出个什么结果来,又有重磅消息传来,姬总曾经在近期私下见了王老实,几乎大半天的时间,谈了什么也没有外传。

  一定有什么要发生,不约而同的,能关联到的人都觉得该等,目前什么都不适合做,何况,也没什么可以做。

  ※※※

  春节前三天,唐唯那个没溜的导师终于捞足了过年钱,开恩似地打道回府。

  王老实接上唐唯,直接离京。

  开车的是王老实,唐唯坐在副驾驶,前边儿有两辆,后边儿两辆,车队行走在回滨城的高速上。

  打从机场出来,唐唯就没怎么说话,一脸的疲惫,王老实觉得奇怪,凭他的认知,他们的活儿真心不累,就是糊弄傻子的文艺游戏而已,他们用学校名声换钱,基本就是装样子而已,咋累成这样?

  他以为唐唯睡着了,王老实减速,尽量让车开的稳一些。

  路真不宽,货车一溜溜的,五辆车形成了小车队,一慢下来,就是祸害别人,喇叭声响彻云霄。

  本来就没睡,唐唯哪儿能无动于衷,睁开眼问,“怎么啦?”

  王老实一脸随意的说,“没事儿,都憋着回家过年,燥得慌。”

  唐唯回头看看后边儿,哪儿还不知道怎么个意思,说,“一会儿进服务区吧。”

  王老实点点头,“行,嗯,对啦,你们这次挣了多少钱?瞧把你们累的。”

  唐唯使劲儿搓了下脸,让自己精神下,嫣然一笑说,“跟你说吧,其实不是干活儿累的,是玩儿累的,我们几乎把人家全省的旅游景点都玩了个遍,其实调研报告没去之前就准备好了。”

  王老实不觉得意外,本来就是这么个事儿,就顺着唐唯的意思问,“你分了多少钱?”

  唐唯想了下,伸出一个手指头,喜滋滋的说,“这次估计能有一个数。”

  服务区快到了,王老实拿起通话器,说了要进去。

  前边儿车立即打转向开始变道。

  看着这一溜车换到行车道上,后边无奈跟着的车们顿时撒欢儿似地,飞一般超了过去,他们都是骂着街走的,还有那个胆大的,摇下车窗伸出大拇指冲下。

  其实他们更想堵住王老实他们狠狠的揍一顿,就是看人家的架势不大敢,甚至连换个手指都觉得悬。

  毕竟这年头儿,因为不经意的冲动惹祸上身的事儿可不少,大过年的,还是忍了的好。

  车挺稳。

  唐唯松开安全带,说,“我来开吧。”

  王老实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说,“别介,你还是好好歇着吧。”

  看唐唯还有跃跃欲试的意思,王老实转移话题,“今年你打算在哪儿过年?”

  “啊------”唐唯被问愣了,呆呆的看着王老实,不知道说什么。

  问这个,就等于让唐唯自己表态,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成了好难回答的问题。

  在滨城,甚至华夏很多地方都有这个习俗,尤其是农村里,还盛行着,如果明年准备结婚,女方很多都会提前到婆家过一次年,这就表明大事已定。

  唐唯低着头,两只手跟衣角较劲,张了好几次嘴,还是说不出来。

  王老实没逼问,四下打量了下,服务区里人不少,尤其是卫生间那里人头攒动,问,“你去卫生间吗?”

  唐唯摇摇头,又猛点头。

  王老实下车,招了下手,指了指卫生间,马上过来两位姑娘,陪着唐唯去。

  小朱走过来,小声说,“老板,这儿人多------”

  王老实知道他这话的含义,点了下头说,“要是活到那份儿上,还有什么意思?”

  朱助理明智的没再说话,继续警惕周围。

  男厕所还好,单人时间用的少,哪怕人多,也不用等候。

  女厕就不成了,排队吧您呐。

  唐唯站在队伍里,两眼发直,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转过头远远看去,王老实倚在车上,正叼着烟看天。

  天上有什么?

  唐唯也抬头看,什么都没有。

  十五分钟后,轮到唐唯了,她进去之前,摸了下口袋,手机没拿,问身边儿姑娘,“带手机了吗?借我用一下。”

  陪唐唯过来的两个都是一直跟着唐唯的,二话没说,直接把手机递了过来。

  不能不痛快,她们心里都明镜似地,眼前这位就是未来老板娘,正宫的。

  唐唯突然转身,拦住两人,说,“你们别跟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站在门口儿,也能对里面一目了然,有什么情况也来得及。

  唐唯进了一个隔断里,插上门,拨号。

  “你说落实问你这个?”

  “该不会是随口问吧?”

  郑婕听了唐唯说的,不免有些吃惊,叫了起来,当然她心里还有点如释重负。

  眼看自己闺女都这岁数,再说唐唯的心思,她这当妈的能不明白?

  两人走到一起,郑婕是乐意的,就是有些不大放心。

  王老实如今成了什么人,郑婕是有数的,别人都是从新闻报道上去了解、去猜测,她不用,没多精细,却知道个大概。

  老唐同志这些年发了大财,年薪和分红都吓人,和别人比,唐家非常不错。

  可唐建兴是给王落实打工的,更何况,当年还是王落实搭救才有老唐同志的今天。

  一想这个,郑婕不是滋味儿,担心的就是唐唯真嫁到王家,会不会受气,凭着唐唯的脾气,郑婕敢跟主席像发誓,再怎么受气,也不会说出来。

  唐建兴睡醒午觉,正从楼上下来,听见叫声,问郑婕,“什么事儿啊,大呼小叫的。”

  郑婕赶紧捂住话筒,小声说,“落实让唐唯去他家过年。”

  脑子还没彻底清醒,唐建兴不乐意的说,“胡闹,唯唯上他家过年算怎么回事儿,不行。”

  顿时气得郑婕推了老唐一把,害怕闺女听见,赶紧重新跟唐唯说,“你先挂了,我马上给你打过去。”

  躲在厕所里的唐唯傻了眼,这么复杂?她的心思就是想去,这么多年了,唐唯不想再耽搁什么了,王老实的心意她也算读懂,人也了解,只是有些害羞,哪儿有人家这么一问,自己就上赶着说‘好,我去、我去!’

  那得是脸皮多厚的,自己怎么也是个姑娘啊。

  唐唯打电话给老妈,也就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一会儿见到王老实,买为其难的告诉王老实,‘我爸妈同意了。’

  可预见王老实会欣喜吧------

  好像家里似乎情况不大对,跟自己想的不一样?

  不会是那啥吧?唐唯攥着手机,在狭小的空间里辗转。

  另一头,唐建兴茫然不解的问,“咋回事儿?”

  郑婕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掰开了揉碎了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问,“你当家,拿个主意吧。”

  唐建兴也就表面上当家,真做不了主,赶忙堆笑说,“咱家你最精明,你说了算。”

  郑婕没好气的说,“那可是你闺女。”

  唐建兴倒也不是全不管,就是他跟王老实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大好说,尤其是前几天,他被召入京城,跟王老实谈了很多,王老实没有明说什么,却透着一种让唐建兴不踏实的苗头。

  王老实似乎正在准备什么,很让他有些担忧。

  他们就忘了,唐唯那头儿还等着呢。

  郑婕有些不大安心的问,“你说落实是真心喜欢唯唯呢,还是就打算应付李姐的?”

  还真是不好说,唐建兴与郑婕都知道,李梅同志急着让王老实娶媳妇,每天上火药就少吃不了,要不是王嘉起能压事儿,李梅早就闹翻了天,哪儿有王老实这么滋润的日子。

  别看唐建兴做不了媳妇的主儿,但脑瓜好使,郑婕的水平也就一般是知识家庭妇女。

  唐建兴中和了下提议说,“实在不行,就咱一家子都到前苏过年去。”

  郑婕呆住,不由的说,“这也行?”

  唐建兴说,“怎么不行啊?咱都过去,看王嘉起跟李梅怎么说吧,无论他们如何,咱都有余地。”

  果然是有知识的家庭妇女,郑婕顿时眼前一亮,高啊,你老王家态度明确坚定,我们就顺水推舟,反正唐唯也来了;意思上不对劲儿,也好说,咱两家关系好,我们一家子来的,到哪儿都挑不出理儿来。

  郑婕拿定主意,抄起电话给唐唯拨。

  有件事儿她不知道啊,唐唯拿得别人手机,打得家里座机,在厕所里打的,她自己的手机在车里呢。

  天挺冷的,王老实等了一会儿,抽了根烟,冻得够呛,已经躲进车里暖和。

  可怜的唐唯在味道丰富的厕所里苦等。

  郑婕的电话直接打到王老实跟前儿。

  唐唯的手机就在包的侧面,触手可及。

  王老实伸手就拿过唐唯的手机,一看,上面显示‘老妈’,就知道是郑婕的电话,接还是不接呢?

  停了,变成未接来电。

  旋即,又响起。

  估计是真有事儿,王老实决定接,又不是外人,没准儿过些日子成亲人呢,可能性极大呢。

  王老实按了接听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里面传来郑婕的声音,语速快的王老实都怀疑自己智商已经伤害了理解能力:

  “唯唯,你跟落实说,到他家过年行,不过我跟你爸一块去,我跟你说,这样一来,无论怎么------”

  王老实一听不是味儿,赶紧拦着说,“郑姨,是我,落实,唯唯没带着手机。”

  “------”电话那头应该傻了吧,一点声儿都没有。

  好一会儿,唐建兴接过通话权,干咳了几声说,“落实啊,你们到哪儿啦?”

  王老实说,“我们在徐庄服务区,唯唯去了卫生间,可能人多,还没回来。”

  唐建兴看看自己老婆,脸跟狗屁股似地的通红,自己这儿也不大自在,谁让她那么急呢,拿着电话,他也一时不知该怎么说。

  还得是王老实,没想把人家老两位给挤兑了,解围吧,说,“刚才郑姨说一块去过年,我觉得好,比我想的全面,既然您那儿这么说,我这就跟家里说,回头儿让我妈跟郑姨联系,您看怎么样?”

  还能怎么着,唐建兴赶紧答应了,然后麻利儿结束通话,他也受不住啊。

  又过了好一会儿,唐唯终于回到车上,这丫头从一上车就低着头,脸微红,别过头去看车窗外。

  王老实知道她脸皮薄,没敢提刚才的事儿,几个关节串起来,也就分析出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儿,他就觉得这事儿挺逗的,估计要是让段子手知道,立马天下皆笑。

  可他也不对,想明白了就别再老想,车没开出多远,这货就憋不住了,扑哧儿乐了出来,还收不住那种。

  唐唯哪儿能忍啊,恼羞成怒,伸手在王老实腰上掐,嘴里恨恨的说,“不许笑!让你笑、让你笑------”

  受到攻击的王老实,更忍不住,方向盘都不稳了,车子猛晃了好几晃,好在他最后稳住。

  他倒是没事儿,还觉得挺美,后边儿的小朱同志差点心脏骤停,我的爷啊,您二位到底干什么呢,想玩死我们不成?

  下午四点三十分,车队抵达唐唯家,小唐姑娘直接逃走,本来都好得差不多了,一见家门,又想起来刚才,臊得不能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