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七十四 那潭水忒深

九百七十四 那潭水忒深

  伴随时间的变化,京城的颜色已悄然变化,生活在里边儿,不知不觉,勐地扎进来,还真实明显。燃文小说www.ranwen`net

  就在海子附近,幽深的街巷里,这里难得还能找到老京城的味道,即便有了现代化的融入,坐在惬意的阳光里,王老实心情还不赖。

  他对面就是傅颖和她男朋友,海归,和傅颖认识是通过傅颖同学强行介绍的。

  名字刚才介绍时没大记住,人品如何不好说,单论模样还是很对得住傅颖。

  傅总领着男朋友来见王老实,明着是说让铁磁一样的朋友把关,背地里啥意思不好揣测。

  按照特不是人的原则,王大老板在煳涂,端着茶杯打哈哈。

  聊了一会儿,他大概也听出了点,对方可能真有点能耐,回国是创业来的。

  功夫不大,傅颖大小姐的不满已经很明显,王老实只好拿唐唯的新事业来说,也就是个聊天的谈资,主要是为了耗时间,回头告诉傅颖,他看着还行,大主意她自己拿。

  这类事儿他真不好提供意见,躲着点好。

  聊了一会儿,人家海归就纳闷儿了。

  按照王老实介绍的情况,忒不对劲儿,“回报率完全不对啊,真还不如把钱存银行。”

  听得出,人家还委婉了不少。

  本就是,唐唯没打算赚钱,按照他们家的情况,唐唯不需要为赚钱做什么,她应该是为了更高境界去做点什么。

  对错看立场,也得分人。

  王老实已经没了继续聊天的意思,笑着说,“有道理,不亏是傅师姐看上的,回头说什么也得请你过去指点、指点。”

  是个人都得懂,带有一些调笑,人家王大老板的真实意思就是今儿到这儿啦!

  可惜啊,那位老兄哪里肯,好不容易碰上王老实这位大老板,不死乞白赖显摆自己能耐真对不住他自己,哪怕傅颖脸黑成那样,这货都装看不见。

  分开的时候,王老实都觉得对不住人家傅颖。

  有些尴尬。

  趁着那位老兄积极买单的机会,王老实安慰傅颖说,“人往高处走,你心胸开广些,得多看积极的一面。”

  “用你多说!”傅颖脸一黑,恶狠狠的剜了老王一眼。

  人家两位最后如何,王老实不愿意管,他还是希望有好的一面,那真要看缘分,看那位老兄的表现,有些够呛,傅颖可不是一般的主儿,不好煳弄。

  本想着跟媳妇会和,还没到地方,就让吴妞儿给截住,非要商量个事儿。

  王老实推脱不过只能答应。

  见面地方是他决定的,就在唐唯现在办公地点附近。

  人家吴总何其聪明,一见面儿就讥笑着说,“至不至于啊,管这么严?”

  “别造谣,没有的事儿。”

  吴楠悦撇撇嘴,“快拉倒吧,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还有点正经事儿?”

  话风不对,王老实放下杯子抬头看了看,装作不经意的问,“有事儿说事儿,那些咸的淡的没意思啊。”

  吴妞儿俏脸一红,交代说,“我们做了个节目,需要几个大拿,你这不闲着了吗,想请你帮个忙,花不了多少时间,也就半天。”

  顿了下,接着说,“再说了,也是你自己的买卖,没有不管的道理。”

  正经事儿,王大老板也没含煳,问,“说说看。”

  不复杂,也不是多新鲜的创意,眼下挺流行的事儿,制播分离。

  节目制作和播出分离,分散了风险,也促进了节目制作的精良。

  吴妞儿路子还是不赖的,跟国视那边儿商量好的,找几个国内拿得出的企业家聚在一起,畅谈国内经济形势。

  听上去不赖,其实就是作秀,哄人高兴的,王老实却有些不大喜欢,耷拉着眼皮问,“是团花似锦、歌功颂德?”

  吴楠悦一瞪眼。

  “那就针砭时弊、忧国忧民。”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就不能积极点?”

  王老实说,“我觉得企业家就是要专注于做企业,把自己弄得跟个明星一样,丢了根本。”

  “那你自己呢?”吴总反应很快。

  眼下国内呢,正以世界工厂自居,尤其是金融风暴肆虐欧美,好大一部分人甚至认为华夏就是独领风骚的救世主,华夏才应该是老大。

  那些被压制了很多年的自卑又蠢蠢欲动。

  其实呢?

  王老实大致了解点,就是打现在开始,华夏周边开始紧张,人家要给下绊子了。

  于情于理,王老实都该在节目中提个醒。

  可谁信?

  再说了,谁又说的准上边儿没提防。

  更深里说,不管华夏是不是提防,美帝和人家的狗腿子都会围上来闹腾。

  他还是相信一点,鬼子们再闹腾,华夏崛起,不可阻挡。

  政治智慧跟外交那潭水忒深,自己掺乎不起。

  念及此,王老实心里头一松,摆摆手说,“我就算了,正是因为我没那本事,才请大家帮衬着,我看你请司总或者刘总都可以,他们才是正经的大拿。”

  好歹算是把吴妞儿给哄住。

  临走的时候,吴妞儿还是小声透露了个消息,“最近别出远门,我二叔可能要见你。”

  也许,这才是吴楠悦今天见自己的主要目的,送走吴妞儿,王老实坐在那里沉思良久,老吴同志见自己,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华夏就这点让人着急,什么事儿都容易复杂,甭管什么,想纯粹可不容易。

  就说做个企业,没有上下左右的扑腾,还真没什么机会,当然,也不是说洋鬼子那里就好到哪里。

  第二个信息是吴二叔又换秘书了,是个姓宗的,学问不赖,博士头衔。

  以前那个,按照吴楠悦的说法,是放下去锻炼,其实还不就是手头可用的人少,想想老吴同志,也够可怜的。

  现在找自己?

  猜不透!

  “在想什么?”

  媳妇来了,王老实从凝思中回到现实,笑了笑摇头说,“没什么,瞎琢磨呢,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大概说到关心的地方,唐唯赶紧把自己的新想法跟王大老板说。

  还没等她畅想完,王老实已经目瞪口呆。

  不愧是读书出来的,真不是赚钱的路数,原先呢,有王老实帮衬着,那个方案好歹能赚点零花,还让傅颖带来的海龟给扒一通。

  现在看,距离纯公益越来越近了。

  瞅着神彩抑扬的媳妇,他又舍不得说不好。

  偶尔才可以偷着看看电脑,攒了一章,争取这次去住院之前再来一章,码出来,很有成就感,哈哈哈。

巨臀妖艳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众:meinvgu123你懂我也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