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七十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七百七十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王老实的办公室里,坐着吴楠悦,也就她可以在王老实不在的情况下直接闯进来,没人敢拦着。www*xshuotxt/com`

  艾碧菡好气又好笑,就没见过如此不上档次的老板,听说吴楠悦气色不对,气哼哼的,王老实就有些怵头,他让艾碧菡开个门缝儿,好观察下吴楠悦,再决定是不是进去,如果看着不对劲儿,他是打算溜的。

  他想法就是惹不起,咱还躲不起?

  上楼的功夫,他早就把心思转了好多圈儿,最近没有招惹吴妞儿的地方吧?

  真没有。

  从门缝儿里瞧,哟,还成。

  人家吴妞儿安静的坐在沙上,手里端着一杯不知道什么玩意儿,正专注的看一份杂志,很投入。

  露出来的小半张脸似乎也没啥,王老实觉得这是自己吓唬自己,又没啥亏心事儿,何况自己怎么也算她师傅来着。

  站直喽,整了下衣服,昂推门进屋。

  一边走还冲着吴楠悦打招呼,“这是哪阵风把楠悦给吹这儿来啦,真是稀客。”

  吴妞儿没抬头,喝了一口东西,翻了一篇,继续看,嘴里说,“别搭理我,懒得看见你。”

  嗯?什么情况?

  话茬儿不对啊,不愿见我,你跑这儿干啥来的?

  尼玛咱也是有脾气的爷们儿,王老实不待见这样的,转身就走,到了门口,一想不对啊,这是我地方,拉开门,硬气的说,“不愿看见我,那就走你的人。”

  吴楠悦听了,斜眼儿搭了一下王老实,没接话,继续看她的杂志。

  擦,这是玩儿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小清新风格?

  还真是跟这位大姐没啥脾气,王老实只能坐到她对面,尽量让自己说话和蔼可亲,“楠悦,跟我说,谁气你了,咱削他去!”

  话是废的,王老实真想不出谁敢跟这位大奶奶犯愣,绝对没有,除非碰上没脑子的二货。

  吴楠悦也正好看完了这篇文章,意犹未尽的放下杂志,抬眼皮看了王老实一下,那个范儿啊,真酸,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儿来,“你。”

  嗯,只能是我,要不你跑这儿来?

  王老实也算有觉悟,脱掉外套,挂好,很大气的翘起二郎腿,看着对方问,“我啊,那行,您受累提示下,我哪儿惹着您了。”

  吴楠悦也学王老实的样子,放松下自己的身体,用极快的度调整了下坐姿。`

  这都是跟谁学的臭毛病,王老实那个腻歪哟。

  “那个李璐是怎么回事儿?”

  关于李璐,王老实的圈子里就不是什么秘密,他也没有刻意的去遮掩,很多人都纳闷儿,却不会直接跟王老实提,就像刘彬那样的,他就跟没看见一样,从来不提,也不说,又或者宫二,在通电话的时候也就提醒王老实,摸清底子。

  跟大伙儿猜的一样,王老实脸冷了下来,板起脸来说,“吴小姐,可能你误会了些什么,关于李璐,真没必要跟你解释什么。”

  吴楠悦不为所动,掏出一块玉把件儿,说,“不是解释,你可以不说,我又没逼你。”

  王老实马上想起自打第一次见吴楠悦之前,那几个败家货反复嘱咐,千万别招惹这妞儿,现在突然有了顿悟的赶脚,似乎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再想想这位姐儿干过的事儿,就没几个正常的,不过,王老实不认为自己该被吓住。

  给自己打了打气儿,王老实已然没好气的说,“那就不说,你还有事儿?”

  手边儿是没茶,王老实真惦记着来个端茶送客,要是再让艾碧菡站一边儿喊那一嗓子,更着调。

  没理会王老实的意思,吴楠悦缓缓的说,“做人呢有很多方式,有人成功了,因为他知道进退,有人失败,那是他不懂人情世故,也有人平庸一辈子,我认为那是没人理解他的幸福,我的方式很像一个人,曾经有个人说了一句话,我特喜欢,一直奉为座右铭,谁让我不痛快一时,我就让他不痛快一辈子。”

  王老实严肃的说,“你这是正式威胁我?”

  吴楠悦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说,“很有这个可能,在你自己怎么理解,说真的,不是当真朋友的,都没这个荣幸听我这么说话,你若真不想听,我立马走人。”

  王老实脸色变了变,扭头向外看,灰蒙蒙的天,远处的高楼大厦恍若进入仙境一般,回过头来,他问,“你怕过没有?”

  吴楠悦没考虑,摇头说,“真怕的,没有。”

  王老实说,“你知道我创造了多少财富?”

  吴楠悦反问,“这有什么意义吗?”

  王老实没回答,接着问,“知道我家都有什么人吗?”

  吴楠悦脸色凝重起来,说,“知道。”

  她觉得王老实肯能会说一件非常隐秘的事儿,谁也不知道的,没等王老实说话,就小心的问,“你这里说话安全吗?”

  王老实笑笑说,“安全永远都是相对的。`”

  王老实又问,“你喜欢看科教频道吗?”

  吴楠悦已经完全被王老实的问话给打乱,开始的气焰已经嚣张不起来了,下意识点头承认自己也看。

  王老实收起笑容,伸出手指说,“我看那些节目,得出点结论来,草木的生存是为了延续自己的基因,它们创造出了无数种神奇的播种方式,有的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动物同样,它们为了延续自己的后代,也演变出五花门的能力来保证自己的生存,当然,非要把人从动物界分出来,其实也一样,历史上可能有某些丧心病狂的人没有这种潜意识,但极少,而且我认为他们其实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了。”

  完全没有想说的话,吴楠悦眼睛直直的盯着王老实看,心里在翻腾,再傻,她也懂王老实要表达什么。

  王老实长长吐出一口气,腿换了姿势,眼睛向上抬,语气变得平缓,说,“以前一直没问你,喜欢读史书吗,里边有很多值得揣摩的,某些教训到现在依然有指导意义。”

  吴楠悦眉头微蹙,说,“不用再说了,我懂你的意思,可你是不是杞人忧天啦?”

  王老实微微叹气说,“将来的事儿谁又说得准,不早做打算,恐怕悔之晚矣。”

  吴楠悦还是不信,说,“你太悲观啦。”

  话题气氛有些重,王老实故意笑了笑,说,“也算未雨绸缪吧。”

  吴楠悦瞪了王老实一眼,“你就别糟践词儿啦。”

  咬了咬牙,吴妞儿问王老实,“你担心谁?”

  王老实摇摇头,眼下这些,他不担心,就像他刚才说的,未来的事儿谁又说得准,“不知道,财帛动人心,再说了,你也知道,我这人遭恨,惦记我的人不少。”

  这么沉重的话题,吴楠悦也乐了出来,一直绷着的脸再也没有,她啐了王老实一口,“活该!”

  吴楠悦是个聪明的,王老实亲口说了这么一大堆,她打心眼儿是理解的,到了王老实今天这个份上,别的不说,就冲他那庞大的资产,搁谁也不踏实。

  人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危险,却又义无反顾。

  吴楠悦问,“你打算让李璐给你------”

  王老实抢了一句,说,“没错儿。”

  吴楠悦情绪又低落下来,问,“为什么是她?”

  王老实想了下,说,“两个原因,第一是赶巧了,第二个是她跟子琪有点像。”

  吴楠悦还是有些放不开,鼓着嘴问,“那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这辈子可能就毁在你手里,不公平。”

  “这是你第二次跟我说不公平,上次我是怎么回答你的,今天答案就不重复了。”

  “她本来可以拥有一个灿烂精彩的人生------”

  王老实立即反驳说,“也可能过上猪狗不如的日子!”

  不等吴楠悦反应过来,王老实又继续说,“我从来没逼她。”

  怕这妞儿钻牛角尖,王老实只好耐着性子给她解释,“我可以给你描绘一下李璐可能的人生,她是打算进娱乐圈儿的,如果没有遇上什么天上掉下来的撞天运,她为了红,为了出名,为了某个小角色,就得不停的付出,今儿上导演的床,明天去陪制片人,后天还得伺候投资人,甚至还得让所谓大腕儿们祸害,或许她可能红遍天下,拥有了外人看似的光鲜,也许就一辈子沉沦下去,永远是个小演员,毕竟成功的就那么点人,她并不比别人有什么先天优势。”

  吴楠悦不服,“有你说的那么黑暗?”

  有没有?王老实不知道,他自己是信的,别人不信,他也没精力去挖掘什么证据。

  办公室里没人说话了,王老实是说累了,吴楠悦是还在消化王老实的话。

  是啊,人家是自愿的,吴楠悦有些迷茫,她分不清今儿是替那个李璐来打抱不平的还是恼恨王老实那个啥的?

  吴楠悦鼓起最后余勇说,“你要相信我们------”

  王老实同样没打算让她说完,截断了话说,“真心相信的人尸骨已寒。”

  吴楠悦偃旗息鼓而去。

  王老实站在窗台向下看,其实他根本看不见吴楠悦的车,实在太高。

  刚才吴楠悦曾问他具体打算怎么办,他没说。

  不是没有计划,还真就有,能不能成,不好说,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

  李铁军悄然赶到京城。

  上次他就跟王老实汇报过一个情况,但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这次算是抓住了对方留下的尾巴。

  因为事关重大,李铁军不敢自己拿主意,直接到王老实跟前儿详细说这个事儿。

  王老实听的很仔细,也不时问点细节,都说完,他向后躺在沙上,闭上眼斟酌。

  好一会儿,睁开眼问,“他们有没有觉?”

  李铁军很自信的说,“没有,这事儿交给自己人办的。”

  王老实点点头,李铁军说自己人,必然不会差,“先不要打草惊蛇,留着他们。”

  李铁军犹豫了,劝阻说,“老板,他们都是高手,我担心他们------”

  王老实摆摆手说,“不知道的话,没得说,都知道了,还用怕?”

  李铁军不是怕,而是输不起,这个团体的核心就是王老实,这老板要是出了问题,整个团体立马灰飞烟灭,连渣儿都剩不下,问题是老板敢这么说,他就不能往后缩,只能咬牙顶。

  李铁军没停留很长世间,汇报完,就赶回去。

  王老实叫来邱宏伟。

  老邱永远都是那么有颜色,老板高兴,他就喜庆,王老实脸色不对,他就一本正经,还特自然。

  “我一会儿要到子琪家去,现在准备东西还来得及吗?”

  老邱多会办事儿,立即说,“我觉得让前苏食品京城仓库准备下就好,自己东西用着放心,也显得亲近。”

  确实有能力,王老实觉得很合自己的心意,就满意的说,“你去安排下,我过半小时就走。”

  正好艾碧菡进来,老邱很自然的从茶盘上把茶杯给王老实放跟前儿,说,“还有个事儿,傅小姐跟我说了些,我觉得事情重大,还是跟老板说一下,免得出了什么差错。”

  傅颖动作快,办事儿也利索,这刚开完会,她就开始着手办,王老实有些意外,毕竟那事儿他还没有跟下边儿讲,老邱来问也提醒了王老实,该打招呼的地方不能大意。

  “那事儿我知道,你顺着她意思办,隔段时间跟我说说。”

  邱宏伟马上说,“那我明白了,我先去安排一会儿的东西。”

  王老实又喊住要出去的艾碧菡,“小艾,你等等。”

  说着,他起身到办公桌那儿,拿了张纸,开始写,没大功夫,一个名单出炉,自己又看了看,觉得没什么问题了,递给艾碧菡说,“按照这个名单,顺序你跟他们商量着来,到京城来,我一个个的见。”

  艾碧菡愣了半天,很明显,不是小事儿,一个个的见,看了眼名单,不多,但都是核心,几乎没有漏网的。

  邵丽看见王老实跑来蹭饭,很高兴,连老林同志也欢喜,亲自下厨,而邵丽则拉着王老实说些家常话。

  王老实试探着提出让林家两口子跟他到滨城去过年。

  邵丽眼中闪过一抹高兴,却摇头拒绝,说,“我知道你孝顺,意思到了就行,回头我瞅瞅,选个时候去住些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