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79章 二百七十九,万中无一

第279章 二百七十九,万中无一

  人要是专注与某件事儿,加上睡眠不足,就特容易出现幻觉。【】

  有了这样的精神状态,多疯狂的事儿都能做得出。

  邱鹏这娘们儿纯粹就是自己钻了牛角尖。

  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对手,往大了说就是妒忌别人得到的,她没有。

  也可能是打小家里给惯坏了,没了基本的判断,大概她认为所有人都是错的,都是故意针对她。

  越是这么想,就越停不下来。

  林子琪就从战友,变成了讨厌的人,最后是生死敌人。

  也得亏她们都属于机要通信部门,没配属武器,要是给她点什么,林子琪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邱鹏开着摩托车直接撞向林子琪,幸亏速度没开起来,加上张薇推了一把,林子琪捡了条命回来。

  就这也是伤的不轻,小腿骨折了。

  事儿闹大了。

  林子琪被直升机运到南门的军区医院里。

  邱鹏被控制、关了起来,按她犯下的事儿,上军事法庭是妥妥没跑儿的。

  不过,老邱家怎么折腾是另一回儿事儿。

  王老实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二天之后,他当时还在给销售骨干们洗脑,一些理念性的东西,王老实打算灌输给他们,就是图以后省事儿。

  一听林子琪受伤了,王老实直接跳了起来,喊着人就走。

  来通知他的是靳玉玲。

  靳玉玲似乎预见到王老实得有这反应,拦住他,“你慌什么,小伤,不重。”

  王老实说,“那我也得去。”

  靳玉玲说,“你去哪儿?”

  王老实愣了下,问,“不在南门?”

  “昨天还在南门,现在未必在。”

  王老实冷静了下来,这事儿还真不能急,得打探清楚,给林子琪拨电话,依然是关机。

  翻出林子琪她妈的电话,有点犹豫,那位行事作风有些剽,自己怕应付不来。

  看王老实沉默了,靳玉玲这才悠悠的说,“你该这样想,为什么子琪不给你打电话?”

  对啊,王老实就差拍脑袋了,出了这事儿,林子琪该给自己打电话的。

  靳玉玲坐到王老实的椅子上,身体向后仰,拍了拍扶手,说,“你这椅子不错,回头儿我也买一个去。”

  王老实觉得自己错了,原来这个靳玉玲也不是个可以按照正常思维看的主儿,好好的怎么又跳那儿去了。

  “玉玲姐,咱不逗啊。”

  “我没跟你逗,她们老林家里,除了林子琪就没一个带人味儿的,子琪不告诉你,也就是不想让你看见那帮人。”

  王老实听了好半天没说话,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了,想来林子琪就是为这才不告诉自己吧。

  “那子琪她妈呢?”

  丈母娘人办事儿不太靠谱儿,可王老实觉得人不坏。

  “她姓邵,不姓林。”

  事实上,林子琪没回京城,她坚持不回来。

  靳玉玲分析的也没错儿,林家还真没多少好人,按照邵大姨说的,他林家眼里只有利益,什么亲情都是屁。

  邱家动作很快,先找上了林家的人,在他们眼里,林家真是小门小户,唯一让他们忌惮的人不姓林,姓邵。

  邱鹏犯的事儿不小,进去几年都是轻的,判死刑也有得商量,造成的结果不严重,可是动机就另说了,那的算谋杀。

  林家要是咬死了折腾,邱家也不一定扛得住,所以,就必须给林家甜头儿,还得避开邵丽。

  谁都知道邵丽不好惹。

  只要林家不咬,邱家就有办法让邱鹏安然的脱下军装出来。

  当然,他们也不敢想让邱鹏继续在里面儿混了,都特么这样了,还不赶紧回家来,等着死吗。

  不知道老邱家给了林家什么承诺。

  反正在林子琪的病房里,邵丽和林家人吵了起来。

  邵丽的意思就是要追究邱鹏的责任,子琪不能这么白受委屈,林家大姑觉得不应该。

  有分歧的时候,吵架最有利于双方陈述自己的理由。

  林子琪闭着眼一语不发。

  林大姑这个万世老巫婆丝毫没人性的说,“子琪这不是没事儿吗?老爷子的意思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邱鹏也是个孩子,毁了人家一辈子,何苦呢。”

  邵丽冷笑着说,“孩子就敢驾车撞人,她那是要子琪的命,这会儿说孩子不觉得无耻?”

  “大嫂,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好像我们林家————”

  邵丽抢了句说,“你们林家!”

  林子琪的父亲突然大声说,“都闭嘴,吵什么吵,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邵丽张了张嘴,冷眼瞅着自己的丈夫,再不说话,到林子琪窗前,用手轻轻抚摸着林子琪的脸颊,心里也不知道想什么,不过眼圈红了。

  林子琪依然没睁眼。

  邵丽也没多待,而是拿着自己包儿往外走,到了门口她停住脚步,头也没回,说,“这回,你们林家又得了不少好处吧,我算看明白了,也好,好,真好!”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林大姑脸上变颜变色,但凡有点人性,就该懂什么叫害臊,不知道该说什么,房间凝住了。

  林子琪她爹大概也觉得没脸,也出去了。

  林大姑走到病床前,刚开口要说话,冷不防林子琪睁开眼,瞪着她姑。

  难得有礼貌的说了个字儿,“滚!”

  “你——”气得林大姑拿手指着林子琪说不出话来。

  她还真没话可说,说什么都是抽自己的脸,这次事儿她依然是猪脚,弄得一点人味儿都没有,让自己亲侄女这么骂,搁谁都得一头撞死去。

  没有,林大姑这老巫婆,抽了抽鼻子,小皮鞋嘎嘎作响,也走了。

  林子琪这会儿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这算什么家啊!

  王老实没忍住,顶着惧怕给邵丽打了电话。

  一接通,邵丽就略带嘲讽的口吻说,“还不错,知道打电话了,我以为你也跟那帮一样,不顾子琪死活呢。”

  这话呛得王老实准备了老半天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邵丽倒不是怪王老实,就是气儿还不顺呢。

  她说,“我出来的急,没给自己留手机,她也不方便,你自己找人给子琪送个手机过去,人就别去了。”

  王老实一听有点急,“我不能去?”

  邵丽说,“你去了,子琪更难受,还是通电话吧。”

  王老实说,“您总得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吧。”

  “自己问子琪吧。”

  遇上这样儿的丈母娘,王老实觉得自己肯定是万中无一的那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