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七十八,还是不说的好

七百七十八,还是不说的好

  这地方王老实都没听说过,以前一说什么地方,好歹有个名儿,这儿什么都没有。·

  他也实在好奇,压低声音问老全,“全总,这是什么地方啊?”

  应该是早就料到王老实有这么一问,老全淡然的说,“就是个休闲的地方。”

  王老实一直向车外看,真是好地方,他也明白,肯定是不会对外开放的,可惜喽,外边儿那些所谓的圣地,跟这儿一比,还是差着气质。

  又拐上一条小路,没多远,终于到了地方,老全好像突然换了个人似地,精神了许多,“下车吧。”

  王老实赶紧跳下车,打算去给老全开门儿,没他的份儿,早有人过来抢了行市。

  眼前这幢建筑,没什么豪华的感觉,但那种淡雅和文化气息非常浓郁,一看就是有历史积淀的,要不是知道这地方不能撒野,王老实真有心问问,多少钱都行,我买。

  他自己清楚,这话要说出来,至少得收获n顿的白眼,还得让人笑话死,王老实非常贪婪的看着每一处景致,颇有看一眼少一眼的悲壮。

  老全都看在眼里,笑着说,“我说你至于吗,别丢人。”

  迈步到第一进,王老实心里那个痛惜啊,糟践东西啊,看着几个房间被改造成办公室,那么多人还在里边儿办公,真是暴殄天物啊!

  很明显,哪怕是来休息,姬总的办公体系已然在运转,没有因为姬总要休息而停顿下来。

  进了这里,王老实就算有想问的也不敢随意开口,还是憋在心里的好。

  第二进的院子就清静了很多,不过还是办公模式,只是人少了些,想来都是够级别的在这里。

  老全没有再往里走,而是带着王老实进了一间屋子,看他这架势,可能是老全同志的屋,果然,老全一进去,就有人跟进来,接过老全的大衣,沏茶倒水的一通忙活,王老实倒没客气,一屁股坐那儿,新奇的打量这件屋子,不大,却又历史的厚重,想来这里曾经是个很牛掰的地方也说不定。

  那人可能就是专门服务老全的,他忙完在老全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老全脸上带出些意外来,点点头,示意那人出去,等门儿关上,跟王老实说,“在我这儿先坐会儿,姬总那有客人。”

  王老实哪儿能有什么想法,擦,别说还有地方喝茶坐着,就算立在院里等也不能说什么,他觉得自己跟老全应该有的说,就试着问,“姬总见我是关于哪方面的事儿,您稍微透露下,让我也准备下。·”

  老全笑眯眯的说,“非得有事儿才见你?”

  呃,还能不能好好说话啦?王老实觉得这老全正在学坏,跟以前比,威风大了太多,没辙啊,只能低声下气的说,“您老就别逗我了,姬总人家日理万机的,没事儿哪有功夫见我啊。”

  王老实这话说得也算厚道,以他的身份,哪怕加上给领导们讲过课,他想见人家领导,也得跟其他人凑人数,组团来,单独见他一个,实在稀奇。

  听王老实说完,老全呵呵的笑了,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说,“尝尝吧,这东西,你有钱也买不到。”

  得,看来这老东西真是忠心为主,压根就不打算透露,好吧,不费劲了,再说,王老实也嗅到了茶香,确实不同凡响,端起来很有模样的喝,还有模有样的品了品,开口赞道,“真是好茶,想来这就是传说中那种大红袍吧?”

  噗!

  老全这是让王老实给气的,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恼羞成怒的全总狠狠的瞪了王老实一眼,指着他鼻子骂,“我现你很可能是不学无术,就你还到处显摆你懂茶叶,连大红袍跟云雾都分不清,你也敢端杯子?”

  “云雾?”王老实知道自己露怯了,讪讪的干笑几声,掩饰说,“这不是见了您老紧张吗。”

  老全同志毕竟还是个正经人,尤其是涉及到工作问题上,扯蛋的事儿就不说了,他转而问,“你们召开的那个布会上,那丫头说的是你的意思,还是他们自己鼓捣出来的?”

  想想也该是这个,王老实就想不出姬总还有什么会把自己叫来,无论哪方面儿自己都不够资格,事关重大,王老实也收敛心神认真回答,“具体来说应该是我的判断,他们拟定的稿子。”

  老全点点头,继续说,“你认为会这么严重?”

  王老实毫不含糊的说,“我认为会比他们说的更甚。”

  全总不说话了,陷入沉思,王老实也不打扰,正儿八经的品品这茶到底好不好,说实话,他就觉得此茶不俗,但到底哪儿好,他可说不上来,还是层次不够,尤其是传统文化上,王老实这货典型就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也就能跟最低层次的那拨人装。

  半响,老全抬头看了眼王老实,说,“你的判断和我们一些专家很像似,不过,你比他们更大胆些。·”

  王老实没意外的点了下头,“哦。”

  可不呗,王老实早就认识到,哪怕他知道些未来将要生的事儿,也不意味着包打天下,有能耐的人有的是,而华夏的特点也保证了高层拥有优势资源,从美帝那边儿的情况看,只要认真分析推断,不难得出那样的结论,只不过为了保持外界的稳定,不说出来而已。

  可能是王老实的反应不大对,老全也狠了心,从抽屉里取出一份资料来,推给王老实,“你看看这个。”

  王老实没矫情,拿起来就看,不是什么文件,就是某个人写的分析判断文章,跟王老实纯嘴上说不同,人家是用详实的资料与精确的数字来分析,结论跟王老实的也差不太多,字里行间表达出来的都是忧虑,却在结论的时候很虚伪的认为这个难关对华夏冲击不会太大,还可以当机遇来抓。

  看完,王老实眼睛清明,把资料还给老全,说,“写得很有见地。”

  本以为王老实会说点什么,没成想,这货又端茶杯,啥态度啊这是,老全使劲瞪着眼问,“你就没点说的?”

  王老实收回来手,好像很诚服的说,“我再说就有点班门弄斧了,还是藏着点拙好。”

  全总哪儿能让王老实糊弄过去,你王老实好得瑟,他又不是不知道,直接撕破王老实那层伪装,“别扯淡,一会儿你跟姬总也藏着点拙?”

  咳咳,王老实直接呛着,这老家伙,说话一点都不含蓄。

  再说了,王老实肚子里的玩意儿并没有多少,大致的东西知道,就是有心报国,无力杀贼,说多了就是病,结论性的东西,他什么都敢说,可那玩意儿还得细致分析,人家问一句你是怎么得出的,王老实真没那个能耐啊,当时就得傻。

  王老实装着胆子转移话题,“我说全总,今儿是您打算跟我讨论,还是姬总要见我啊?”

  老全没好气的看着王老实,这货真是不知好歹,忍着气说,“我不先问问,由着你到姬总跟前儿去信口胡说?”

  话不好听,满满都是关心,老全还是讲究,知道替自己把着点,王老实差点感动喽,嘴上没服,还装出哭丧脸来说,“您老这话说的,我也没准备啊,要不是您提,都不知道姬总要问这个事儿。”

  老全敲了下桌子,说,“谁说姬总要问了,我是担心姬总提,让你有个准备。”

  不是?

  那是啥啊?

  王老实心里一紧,不免脸上变色,赶紧问,“您老就别抻着了,我这儿都紧张的要死,姬总到底啥章程啊?”

  可能是看王老实这模样就美得慌,老全悠闲的翘起二郎腿,满不在乎的说,“姬总的想法,我怎么会知道?”

  尼玛------

  王老实真想数落这老家伙两句,又没那个胆儿,只能忍气吞声的讨好说,“我错了,您老可别见死不救。”

  老全那张脸在王老实眼里都是猥亵加不厚道了,他竟然还是说,“我真不知道,姬总说了要见见你,我就去找你,我总不能问姬总找你为什么吧?”

  得,这老家伙来劲了还,王老实这人吧有个没心没肺的优点,这些年更厉害了些,你老货吊我胃口,咱还就不问啦,爱咋咋地!

  王老实真冤枉了老全,他没不着调,确实不清楚。

  姬总跟王老实见面儿已然是二个小时后,还热情的叫王老实跟他一起吃午餐。

  这可是难得机会,王老实本就脸皮厚,加上到了饭点,虽然小心翼翼,却没有丝毫推辞,跟着老全就上了桌儿,让老全同志简直就哭笑不得,这货啥时候如此活宝了。

  能在这儿跟姬总吃捞面,王老实觉得很高大上,拿到外边儿也是吹牛的本钱,当然,他不会真的去拉低自己档次。

  两大碗面条进了肚子,连昨天晚上亏的都补回来了,摸着肚子,王老实很想点一根儿,他也是胆子没肥到那程度,就活动了下心眼儿。

  服务人员们都忍着没乐,他们也知道王落实这人,哪儿想到竟然是一个吃货,姬总跟全总一小碗还没吃完,他两大碗进肚子,尤其是他要换大碗那事儿,估计在这里能流传很久。

  姬总跟王老实谈了几个事儿。

  第一是问王老实的那些企业展情况,主要是让王老实谈经营环境的不利因素。

  第二谈了些智能型城市的话题,主要是让王老实畅想,姬总听,这个话题持续了很长时间。

  第三就是问了gs重组的情况,重点是重组后公司的方向问题。

  第四才略微涉及了些美帝金融方面的。

  话题很多,都没有太深入,大都浅谈,王老实很喜欢这样的,用不着较真的谈话方式,他更容易放得开,这样一比较,姬总显然比全总层次要高不少。

  该谈什么,怎么谈,到底谈不谈?

  这三个问题在王董事长内心挣扎了好半天,整个过程贯穿了与姬总见面这段时间。

  事情的由来就是王老实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华夏将要推出一个规模高达数万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并付诸于实施,极大提振华夏经济信心,也确保了经济总体目标的实现。

  这一计划让华夏经济成为世界大环境下难得亮点,从那儿以后,华夏逐渐在世界上说话底气硬了不少,更让华夏老百姓真的感受到国家强盛,在国际事务中,华夏说话的份量也大不相同。

  可后来,还是有很多不同声音出现,王老实也看过,至少他认为其中某些道理很说得过去。

  不同意见认为,华夏应该利用这次全球经济危机,加进行经济转型,摆脱低层面经济模式,把巨额的基础投资换成对创新经济的扶持,加大对科研与教育体系的投资,让华夏经济大而不强的局面得到扭转,形成跨越式展。

  反正从字面儿上理解,王老实认同。

  之所以犹豫,王老实现在比前世增加了不少认识,很多真实的东西,并不是想当然的。

  有一点,王老实明白,站的高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也完全不同,甚至,还有个关键的,王老实也无法确定将来到底什么才是对与错,以他的小身板儿,真的没有能力抗住如此压力。

  临走的时候,王老实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既然自己都无法确定,那就别添乱,当是相信国家能处理好,任何事儿都不能用表面上的东西来理解,王老实恰恰就是知道些表皮,有的可以用,大部分则不行。

  姬总似乎也没有对王老实有什么期待,他就单纯欣赏这个年轻人,对智慧型城市这个提法很感兴趣,大部分时间都是聊那个话题,他拍着王老实肩膀还说,“你还年轻,要有朝气,稳妥是好,不要失了锐气。”

  全总没送他走,脸上看得出,老家伙很满意这次会面,没出什么波折就是胜利。

  姬总办的人很讲究,派了一辆车,两个人送王老实回去。

  联系了自己人,王老实决定到办公室,在楼下,艾碧涵等在大厅里,一见王老实就小跑过来,小声汇报。

  王老实听了有些懵,“咋回事儿?谁招惹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