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七十六,高瞻远瞩、大智慧

七百七十六,高瞻远瞩、大智慧

  第一次见王老实本人的高管们觉得匪夷所思。·

  老人们也瞠目结舌。

  会开的有些那个啥。

  散会后,王老实直接离开会议室。

  门一关,整个会议室立即嗡嗡作响,顿时乱了起来。

  他们都在讨论老板此番到底有什么深意,要表达什么?

  坐在前边儿的几个人都陷入沉思,各怀心思,他们也算最接近权力核心的人,无论是司家瑞、丁震源还是那新,他们都在琢磨王老实这是不是把集团化纳入了未来目标,尤其是那个协作,否则无法解释。

  其他级别的干部就不同了,他们没有集团化这个概念,完全是单纯的哲学化王老实的讲话,希望能够理解大老板的意思,以便在今后的工作中契合老板的意图。

  程志翔冲着老邱问,“会开完了,老板后边儿怎么安排的?”

  老邱其实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儿来,程总这么一问,他连忙翻笔记本儿,倒是有记录,后边儿就是晚宴,然后晚上自由活动,转天是种植园里,还自由活动。

  程志翔听了,不由的自言自语说,“这是什么路数?不对劲儿啊。”

  大家都还在互相探讨,那新起身离开,追王老实,结果在热带种植园里撵上了王老实,他也顾不上什么上下尊卑,直接拉着王老实问,“就当我求你,你这个讲话到底啥意思?”

  王老实笑得很诡,特遭恨的说,“你猜!”

  说完,王老实又往里走,把那新仍在当地。

  好半天,那新才想起来,四下一看,早没了人影儿,恨得他不要不要的,挥舞了下拳头,无力的转身回去。

  王老板人呢?

  在热带园最里边儿一个角落里,那儿有个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王老实正接电话呢。

  谁的?

  查妞儿,她第一时间从傅颖那里获知了会议信息,也是好奇,怎么着,她现在也是一个不错企业的管理者,想不透就纳闷儿,换做别人她不好问,王老实没问题啊,撒娇耍无赖她都学了不少。

  “说不说?不说我马上就有男朋友。”

  查妞儿猛然间爆出来的力量让王老实额头上直冒汗,一点都不科学,也更让王老实认定美帝人民确实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其实王老实压根就没什么主题,话儿都是临时想的,原先是因为别人的事儿有感,才有了这个会议,等开会的时候,那么老多记者来,他才明白,自己不再是小打小闹,怎么也是世界范儿啦,没有点深度,不但内部说不过去,外边儿也没法交代。

  王老实哭笑不得,只好顺着自己讲话的意思说,“其实没什么,总结起来就一个词儿,态度。”

  查芷蕊几乎下意识的从床上下来,跑到旁边儿书房里,找出纸和笔来,说,“你就跟我说说嘛。”

  那声音让人酥,王老实心也跟着飞到大洋那头儿,信口说,“其实我讲的不是很全,就说了生活态度,工作态度,还有协作态度,还有更多,不过我个人觉得都没必要再提,核心就是态度决定高度。”

  这次可苦了王老实,收肠刮肚的找词儿,还得合辙押韵,配上自己刚才开会时的讲话,掰开揉碎喽再让查芷蕊折服,实在不容易。

  放下电话的时候,王老实后背都湿透了,汗出的都邪乎!

  长长的出了口气,嘴里念叨,“这算受洋罪?”

  想起结束通话前,查妞儿问他什么时候去美帝,王老实就有点堵,美帝那边儿他真不大乐意去,他很想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又担心查芷蕊跟自己较劲,破坏了气氛,好不容易忍住没说。

  ※※※

  冀北小小一个县城成功吸引了全世界小半个目光。

  大小媒体百十多家云集,在正文出之前,关于这个农业县的一些小文章频频出现在各种媒介版面中。

  说起来,也算是各路记者们对人家盛情款待的一个小回报。

  要不真不好意思,话说在华夏,媒体记者地位颇高,可那也得分时候,比如当地出了什么糟心的事儿,或者心虚的,要么就是上赶着求荣耀的,除此之外,记者们鲜有优待的时候。

  这次人家县里玩儿的是雪中送炭,于情于理,不能不厚道。

  县里领导个个嘴叉都咧到后脑勺,太爽啦!

  尤其是方部长,逢人就夸王董确实是高人,别人得问啊,这是为什么?

  方部长还拿着劲儿不说,非得让别人闷一阵子,再告诉人家,王董给出了主意,让县里按照省领导的级别使劲招待,就是别让领导出面,也别提任何要求。

  其实当时方部长自己表示怀疑来着,等效果出来,这佩服劲就没了边儿。

  在邱宏伟表示王董要宴请县里时,县里就没一个同意的,自己可是东道主,让人家王董这客人请,上哪儿说都是丢人的事儿,再加上省里和市里的意思,想都不·

  开会后的当晚,王老实就带着几个公司的一把手参加了县里宴会,饭吃得舒服与否放不提,就这席面儿的档次足以让王老实等吓一跳。

  基本上能想到的高档玩意儿全有,甚至不敢想的东西都端上了桌。

  王老实是强装着开玩笑说,“实在愧不敢当,领导们的盛情让落实心中有愧。”

  反正王老实敢说,这一桌菜,没个十大几万下不来,要是搁在京城里,三十万都敢要。

  以前吧,王老实认为自己是吃过见过,今儿算是知道什么才是正宗的吃家,跟人家比,自己实在差距太大。

  一听王老板这么说,作陪的邱宏伟立马把小心脏提到嗓子眼儿,生怕老板来个神马正义凛然,斥责人家挥霍无度啥的。

  还好,王老实不是迂腐的人,既然上了好的,那就好好吃,人家上这么够份量的菜,那是情义,得领,吃着人家还数落人家,那才是不够味儿。

  王老实一来精神,气氛也热烈起来,你来我往,互相吹捧着,这饭局渐入佳境。

  这时,包厢里进来一个年轻人,快步走到窦书记跟前儿,小声汇报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是好事儿,看书记那表情就知道。

  几句话的事儿,听完汇报,窦书记扭头跟王老实说,“王董,有个节目很有意义,咱一起看看?”

  王老实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含笑说,“听窦书记的,那就一起看看。”

  服务员早就准备好,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调到国视二套。

  经济节目,已经开始了一会儿,但还没进入正题,看了一会儿,王老实就明白咋回事儿了。

  记者们是有大神通的,下午会议的内容已经传了出去,王老实也犯不上生气,本来也不是什么保密的玩意儿,也就心里稍稍别扭了点而已。

  拿到会议内容,特别是王老实的三件事儿后,国视展现了强大的节目策划能力,调动了资源优势,借助七点四十五分这个黄金时段,玩了把高大上。

  他们连线了多位华夏经济学家,分析王老实这三件事儿,搞了个深度解析。

  打开电视的时候,主播正在给回顾王老实会议上讲的三件事儿,王老实自己回忆了一下,好像一个字儿都不带差的。

  王老实带来的人都心里惴惴不安,严格算起来,王老实可以把这个当泄密追究,搞不好弄个阵斩什么的。

  司家瑞借着端茶杯的机会扫了一眼王老实,才稍安,王老实也在兴致勃勃的盯着看。

  其他县里的领导们就更心思复杂,他们是在理解不了王老实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讲的这些代表什么意思,难不成就这水平?不应该吧,名气那么老大,企业个顶个都是霸王级的,创始人就这水准?说不过去吧。

  主播已经开始连线,“下面我们连线国家经济研究所刘教授,请刘教授为我们分析,这三件事儿有什么深意?”

  电视画面生变化,出现了小窗口,里边儿是那个教授的照片,还有个电话的动画,很快,这刘教授声音传来,“主持人好,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好,我是刘光前,王落实董事长在这个时候召开如此高级别的会议,不仅仅会议地点耐人寻味,其讲话的内容更让人深思,众所周知,王系企业到目前为止都在各自领域是旗帜性企业,但我们必须注意到,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有一个共同的现象,那就是放缓了前进的脚步-------”

  不得不承认,这刘教授实在有水平,分析的头头是道,王老实也听的很认真,虽然很多都是想当然的,却给王老实不少启。

  讲了一大通,这位刘教授在主持人的提醒下开始收官,“我想,王董选择会议地点很可能在不着痕迹的提醒自己的高管们,现在已经到了二次创业的时候,不要忘记当初企业初创时的艰辛------”

  “这蛋扯的有水准。”王老实心里鄙视这位教授,选址压根就不是他选的,估计老邱现在都冒汗了吧。

  刘教授还在说,“所以说,这次会议已经展现出来王董事长高瞻远瞩,他意在为企业创新突破吹响号角,更是提出了更高层面经济展理论,那就是和谐、协作和人本思想!”

  哗哗哗!包厢里突然爆出一阵掌声,吓了王老实一跳,原来是除了他,所有人都在为刘教授的精彩解析鼓掌,当然,更重要的是夸王老实有能耐。

  王老实少有的脸红,这才是真正的愧不敢当,赶紧拱手说,“过了、实在太过啦。”

  节目还在继续,主持人又连线了另一位大咖,竟然直接连到美帝,听说这位正在美帝当什么客座教授,可以算顶配的,“吕教授,听了刘教授的分析,您有什么话要跟观众们说吗?”

  “主持人好,观众们朋友们晚上好,我基本上赞同刘教授的观点,对刘教授的分析也很认同。”

  必须得认同啊,这类节目,除非主办方要求,没人会拆台,大家都混这圈儿,面子上不能较真儿。

  吕教授说话就是招人待见,一上来就来猛的,“我个人认为,这三件事儿充分体现了王落实先生的大智慧-------”

  这位吕教授明显是理论派的,他分析问题的站位就很高,他在刘教授的基础上,再次升华了王老实那三个事儿,还用过去很多颠覆性的论据来佐证王老实这次会议对未来经济模式有多重要的启性和前瞻性。

  具体怎么分析,王老实已经听不进去,他现在就是晕晕乎乎,合着自己原来这么牛掰,完全是奔着挣脱地球冲向宇宙啊。

  整个节目就四十五分钟,开始王老实还听着有滋有味儿的,后来自己都实在听不下去,知道的是国视自己弄的节目,不知道的还以为王老实得花多少钱让人家嘴儿上这么捧!

  王老实自己就觉得有些虚得慌,心里埋怨这两位教授,你们到底懂不懂?整出这些乱七八糟来,这不成心捣乱吗?

  主持人又总结了这期节目,反正就是王老实这事儿是本年度华夏经济的大事儿,值得更进一步探讨。

  字幕都出完,众人心思才回到酒桌上。

  老窦同志是今天的主人,更是个掌管一县之地的父母官,看完节目,感触是极深的,不管别人,他是相信的,要不然人家王老板到不了今天这个程度,他站起身来,举起酒杯,红光满面,大声说,“我提三杯酒!”

  “第一杯,敬王董的高瞻远瞩。”

  哟,牙疼啊,王老实此刻就这想法,一桌人都站起来干掉。

  几个服务员机灵着呢,麻利儿的给所有人满上。

  “第二杯,敬王董的大智慧。”

  真贴题,王老实这货都不知道该哪儿疼好。

  房间里气氛热烈,又干掉。

  满上,“第三杯,感谢王董选择我们县,干!”

  好吧,就这杯酒还算靠谱儿,总归是出名了不是。

  怎么算,他们都是实在得利,从省里严厉批评,到打了这么漂亮的翻身仗,搁谁都舒坦,总的来说,这帮领导可以不在意拉来多少投资,却不能忽视本县扬名世界,更重要的是完成了省里市里领导的嘱托。

  宴会结束,王老实回到种植园的住处,傅颖已经在等他,一见面儿,傅师姐就笑吟吟的问,“都是真的?”

  王老实眨巴了半天眼睛才问,“你也看了?”

  傅颖捂着嘴乐,说,“所有人都看了,我们一起看的。”

  王老实直接喊艾碧菡,“通知下去,把国视的广告都给我停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