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76章 二百七十六,不似善心人

第276章 二百七十六,不似善心人

  钟红进屋的时候,眼圈还红着呢。

  王老实站起身,笑着说,“这是怎么啦?多大人了,还哭鼻子?”

  进来的时候,钟红是死灰的心。

  出来后,满脸的诧异和古怪,当然,还带有一些激动之类的超常反应。

  邱宏伟又进了屋。

  出来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惊愕。

  很快,钟红调新岗位的事儿传遍公司。

  直接助理了。

  是邱宏伟的助理。

  老板这是想要干什么?

  看不懂,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变化来的诡异,都以为老板会生气,会如何如何把钟红收拾掉。

  没想到变化来的真快,也真出乎意料。

  从职务级别上来说,没变化。

  可权限上,大不一样。

  老板这心思不好猜啊。

  胡丽华是老人了,也算见多识广的,也没闹明白王老实这招儿是要打哪儿。

  欣赏钟红的直言?

  用来牵制邱宏伟?

  还是通过钟红一个人敲打恒熙的人?

  这人心最难测。

  王老实就没想那么复杂,直觉告诉他,钟红不是营销人才,相反,钟红内心的那种‘正’会极大影响销售团队的发挥。

  世道不一样了,王老实组建这个公司目的很纯,就是为了赚钱,就算有点宫亦绍说的那因素在,也就是想想,核心还是赚钱,有序的赚钱。

  调钟红,单纯的就是人尽其才,让她去更适合自己的岗位。

  下面人自行脑补了那么多丰富的内容,实在不是王老实的初衷。

  ————————

  曹仓舒这些日子操碎了心,总算打听出点门道儿来。

  白老大和王落实有点私人交情。

  可见,人要是被逼到份上,总能做出些之前力有所不逮的来。

  都是混街面儿的,两人没啥地域上和利益上的冲突,曹老板拖了林秘书中间递了话儿,想请白老板去打高尔夫。

  高尔夫这项运动在华夏就不是运动,而是有身份人显摆的地方,或者是高端人士交际场所,方正要想进去,第一,你得有身份,就是位子,第二,要么你就很有钱,一年拽进去几十万的会员费嘴角不抽搐。

  曹老板闻听有这样的好地方之后,第一时间就花了三十几万办了一张卡。

  开头儿还去过两次,规矩讲究太多,草莽出身的曹仓舒并不习惯,后来就再没什么兴趣。

  这回不行,白老大好这一口,有求与人,曹老板必须低着个头。

  白老大也没想到曹老板能有这样的姿态。

  站在入口处等候。

  言语中全是恭维。

  甚至在打球的时候,几乎抢了球童的生意。

  遮阳伞下,喝着果汁,抽着雪茄,眼里到都修整出的美景。

  白老大也知道曹老板此番必有所求,而且还不是小事儿,当然,作为京城数得上号的人物,白老大也算消息灵通,知道曹老板的生意遇到了大麻烦,各个环节都不顺,想来是得罪了什么人,只不过事不关己,白老大没有深入去了解。

  白老大这人也是体贴的,带着微笑问曹老板,“老曹啊,这是遇上坎儿啦?”

  曹仓舒轻轻叹口气说,“我这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有时候我真想直接豁出去,可又一想,这上有老、下有小,还一大帮子兄弟跟着混饭吃,就没辙了,这不求上老哥哥了吗。”

  老白好奇的就是这点,这个老曹打听到了什么,就这么愣愣的找到自己这儿,说实话,白老大心里真没谱儿,总觉得曹老板大概用错了劲儿,方向错了。

  在来的路上,老白就把自己能说的上话的人物挨个算了一遍,就没那么牛掰的人。

  真有心不来了,又怕老曹有怨念,这才过来坐坐,开解下也好吧。

  白老板摊开双手,摇着头说,“恐怕我也爱莫能助啊!”

  曹仓舒说,“不求别的,只求白老哥给引荐下,让我和王总见面谈,成不成的,听天由命。”

  “到现在,你说的这个王总是谁?我一直没明白。”

  “王落实,以前私家小厨的老板。”

  白老板恍然大悟,心里也佩服,自己和那个小王老板也算不打不成交,也走动过,却未深交。

  正感到为难呢,曹老板取出一个信封,放到桌子上,注意,是双手放到桌子上,说,“白老哥,无论如何也要帮这个忙,我是真没办法了。”

  是逼到份上了,白老板心里有些不安,信封里是什么,他心里也有数。

  问曹老板,“以前托过人?”

  曹老板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面子都没给,这不就麻烦白哥了吗。”

  老白问,“见都不见?”

  曹老板尬尴的点头,甚至连回音儿都没有。

  修路围人家的事儿,白老板还是知道的,不算生死大仇,可也不是小事儿,人家王老板要是没点脾气才不正常。

  一想到这儿,白老板心里又踏实了些,问,“你们之前还有过节吗?”

  曹老板心里突然来了气,咬着牙说,“其实一开始就是他直接打上门来欺负人,我都不认识他,要不是有所顾忌,我也不能这么低头。”

  白老板冷眼看了曹仓舒一眼,用手在桌子上敲了敲,说,“老弟,你要还这么想,这个忙我还真就不能帮,不但缓和不了,没准儿还害了你,我是和那个王老板打过交道,不似善心人。”

  曹仓舒紧闭嘴,没再说。

  白老板继续说,“不是当哥的好这一口儿,咱从出来混就该懂,你也听过,也说过,有一句话——谁力气大谁才是爹!”

  曹老板好容易才鼓起点气来,一下如针扎一般,泄了个干净。

  不说人家王老板欺负不欺负的,这些年来,他自己不也是********的,要不然能有这么大家业,他也听出来了,人家白老板这是提醒他,别闹出笑话来,跟人家去讲理,不如就直接认输。

  要讲理,得分人、分事儿、分时候。

  就姓曹的这个思想和态度,白老板真不看好他,就算王落实给了自己面儿,见了他,结果如何,未必好。

  今儿的谈话,白老板觉得可以结束了,伸出手来,把信封缓缓推回去,说,“老弟的心意,我领了,事儿我尽力,我要是收了,以后街面儿上可就没脸了。”

  曹老板干净站起来,略微红着脸说,“这怎么话儿说的,就是兄弟的一份心意,老哥哥可别嫌少,要是不收下,我可没脸求老哥办事儿啦。”

  最后,白老板也没收,不过答应替他转圜一二。

  至于结果,曹老板心知不好说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