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七十三,有什么想法不成?

七百七十三,有什么想法不成?

  一直在筹备的高层会议终于要召开。

  邱宏伟等人按照王老实一开始的路数,没少费心思,到了最后,王大老板变了主意,地方不重要,安静,能开会,有个吃饭的地儿就成。

  也就他是老板,别人不敢说什么,换一个人试试?打不出屎来算他夹得紧!

  地方是个风景如画、四级如春的种植园,就在滨城与冀北交界的地方,王老实曾经视察过,严格算起来,是程志翔的地盘。

  种植园占地很广,在西北角儿的位置有个度假式********,不算很大,正合适。

  说起来这个********还有点来的不大合乎规矩,最初的规划设计中,压根就没有这么个玩意儿,当初前苏食品就是看中这地方距离滨城近,也是农业为主的大县,劳动力资源充足,在配合集团战略布局上有重大作用,才开发了这个地方。

  当地政府却提出了要求,希望前苏食品能搞一个类似********的地方,提高当地会议接待能力,经过多次协商,前苏食品还是投资搞了这么个********。

  其中有两个会议室,一个大的,一个稍小,王老实到了之后,就选定那个小的,说用大的浪费。

  邱宏伟在他身后心里苦笑,都这会儿了,还浪费什么啊,反正整个********完全不接待其他客人。

  李铁军很满意这里,安保不费力,他可以从容应对。

  可他还没乐出来,外边儿就热闹起来,把老李差点没堵心死。

  王落实召开高层会议的消息,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散播出去,引起了非常广泛的关注,大批媒体云集到种植园附近,希望能够第一时间获取些有用的信息。

  以王老三在经济界的地位,如此高规格的会议,你就说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好吗?

  大部分观点都判断,王落实此次会有重大的战略性调整,至于会是什么,一些有名望的经济学家也不敢揣测,王老实这货每每总是新奇倍出,谁也不敢抛出自己的观点,再回头让王老实抽脸。

  不仅仅是国内媒体,来自国外的也不少,当地县政府接到了上级的通知,说要他们派警力去维持秩序,弄得县领导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仔细打听,才闹明白,原来王落实这货在本县召开高层会议,来的全是在华夏跺跺脚震一震的人物。

  县里几大领导都在震怒!

  原因很明显,这么大的事儿,省里都知道了,自己这里竟然一无所知,负责招商和外联宣传口的人肯定没有把工作做到位。

  平时想请都请不来的,人家到了,自己这儿竟然毫不知情,到哪儿都说不过去。

  省里的意思说得特明白,好好配合,给王董留下个好印象,争取能够邀请王老实到冀北走一走、看一看,目的就是跟这个逐渐形成的大财团建立起比较融洽的关系来。

  重视起来,必须把这个事儿当作全县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来做,********在会议上敲着桌子放狠话说,“哪一个环节掉了链子,我就砸了他的饭碗。”

  工作主要有这么几项:

  第一,全县展开卫生大扫除,不留死角。

  第二,全县集中力量清理整顿城市市容市貌,严防死守,不许死灰复燃。

  第三,宣传部门要切实配合,主动接触,在全世界媒体面前,展现本县精神面貌和发展成果。

  第四,对各种违法犯罪进行雷霆打击,还百姓一个平安环境。

  第五,------

  邱宏伟把县里的通报文件送到王老实跟前儿,王老板已经懵了,这是要闹咋?

  王老实从休息的房间向外看,远处似乎有些人头在攒动,颇为无奈的问,“他们有什么要求没有?”

  打心眼里,王老实不大乐意整这么大动静,本来就普通一个会议,整的比世界经济论坛都重要,这特么的不是胡扯蛋么。

  老邱笑呵呵的模样很有迷惑性,他特知道老板什么脾气秉性,不过,种植园的负责人也偷偷的跟老邱打过招呼,明确告诉老邱,说的时候不用考虑县里,一定要顺着王董意思来。

  这就好办了,老邱就稀罕这种明白事理的,“没什么要求,他们窦书记就是问问,咱们有没有时间,县里想搞个欢迎宴会,我估摸着听王董来了,人家要尽地主之谊。”

  人说话是门儿大学问,老邱的嘴也是个厉害的,从他这嘴里话一出来,意思还是那个,味道全变,让人听着就是舒服,什么叫能力,这就是!

  王大老板哪怕不心怒放,也不会因此说什么,人家这事儿办的讲究。

  “就这个,没啦?”

  老邱嘿嘿的乐了,嘴上跟抹了蜜似地说,“还有点,县里的方部长说来了二百多世界各地的记者,他想知道老板会后有没有开个新闻发布会的意思,要是有可能,县里想负责承办。”

  “哈,他们有人才啊!”王老实给逗乐啦,小心思打得精明,还不让人讨厌。

  邱宏伟也笑着配合说,“我也是禁不住人家说,要不我能这么帮着他们来跟老板说吗。”

  回到座位上,王老实拿起个西红柿扔嘴里,味道还是可以的,甜丝丝的,想了下,王老实说,“咱就是个经营企业的,不能人家有恭维了,咱就实受,传出去让人笑话,也显得咱不懂礼貌,回头儿你跟人家说,就在这儿,我设宴请县里领导,另外,老邱你看着准备点合适的礼品。”

  说到正事儿,老邱收起刚才那一套,规规矩矩的掏出小本子,记录下来,然后看着王老实,等下文。

  新闻发布会------

  这个王老实还真不好决定,本来就没啥可说的,开什么发布会有点蒙事儿,不开吧,又有点过不去,人家县里就指望这次能宣传下,为了这个身段放这么低,拒绝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斜眼看了老邱一下,王老实笑着问,“老邱,你说这发布会是开好呢,还是不开?”

  哎哟,额滴娘嘞,老邱心里叫苦,鬼知道老板您心里啥心思,可事儿是自己接下来的,不说个意思出来也不成啊,好一番斟酌,老邱试探着说,“要我说,老板不如说两句,要不这些记着还指不定瞎编些什么,既正了视听,又帮了县里,两全其美!”

  真特么的人才,王老实还是那个评价,老邱不进宫当大总管真屈才!

  可话是说的没错儿,到时候说什么呢?王老实眼下肚子里没货抖落啊。

  抬头看了一眼毕恭毕敬活脱儿总管像儿的老邱,王老实眼前一亮,太特么二啦,干嘛什么都忘自己身上揽,这老板当的也忒没档次。

  “司总和丁总到了没有?”

  “呃,哦,都到了一会儿,这会儿应该在房间里休息呢。”王老实这话跳的有些快,老邱差点没反应过来。

  王老实说,“这样吧,让他们辛苦下,到我这来,商量一下。”

  老邱赶忙笑着说,“好,我这就去。”

  刚一转身,王老实又说,“傅颖也到了吧,让她也过来。”

  傅颖?老邱心头一震,看来这位老板师姐不一般啊,幸亏当初没胡来,连忙答应着出去。

  没多大功夫,王老实这儿就凑齐了人。

  王老实一上来就说,“一路辛苦,本不该这么急着喊几位过来,这不是遇上事儿了么,反正这次会没那么紧,回头儿大家好好放松一下,咱先商量个事儿。”

  老板客气,做下属的也得有个态度,哪怕老资格司家瑞也得注意,他笑着说,“让落实这么一说,好像我不远万里一样,没多远,还是正事儿要紧。”

  丁震源性格在那儿,没说话,不过他也拿出了笔记本儿。

  只有傅颖,有些不大适应,或者是惊讶,看这几个人,应该是很重要的事儿,自己合适吗?想到这儿,她忍不住瞄了王老实一眼,带着询问。

  王老实看见了,只是笑了下,扭头跟邱宏伟说,“老邱,你把今天这事儿跟几位详细说说。”

  老邱口才不错,简短,明晰,一会儿的功夫,几个人都听明白了,来时心里的小紧张顿时消散,他们都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商量,现在看,是个轻松的活儿,用不着紧张。

  司家瑞提议说,“我暂时没有什么准备,说点大致上的经济形势倒没什么,今年各国都在银根紧缩,我看从这方面入手比较合适。”

  丁震源点点头,显然他也这么认为的。

  傅颖别看坐在这里,她明白,自己没有发言的资格,还是听着吧。

  王老实果然也没问他,吩咐老邱说,“让小艾整点喝的进来,听说这儿的蔬菜汁不错,咱先尝尝。”

  老邱笑着出去,他是个鬼精的,喝蔬菜汁只是一个,另一个就是老板要说点他不该听的话。

  王老实看着老邱从外边儿关上门儿,才开口低声说,“我打算说说美帝那边儿的事儿,现在已经能够看出端倪了,没必要藏着掖着的了,司总,您觉得呢?”

  08年是个比较特殊的年头儿,华夏这头就不说了,奥运是大头,普天同庆的,美帝就不舒服了,差点没让那破事儿折腾神经喽!

  从去年年初开始,王老实就已经布局,gs美帝公司没少划拉钱进王老实的口袋,丁震源是总指挥,傅颖负责现场监工,司家瑞就是参谋长,而王老实自己光剩下数钱了。

  本次危机已经给美帝惹了大麻烦,却还没有引发其他国家足够的心理准备,大部分西方的经济学家还是认为不会对世界经济产生太过分的伤害,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得到扭转。

  王老实的打算就是警告全世界,这才哪儿到哪,顶多算刚开始,痛苦的还在后边儿呢,美帝哪件事儿不是看自己要倒霉,就把全世界拉下水一起祸害?

  丁震源问,“讲到什么程度?”

  王老实无所顾忌的说,“奔着痛快说,不用顾忌什么,到了这会儿个个都明白,就是不敢说而已,他们不敢,咱说。”

  司家瑞考虑的比较全面,他总觉得还有一层意思,却说不上来,狐疑的看着王老实。

  王老实确实还没说完,他去端杯子,空的,老邱出去还没回来,没有就算了,放下继续说,“那帮洋鬼子就没一个好心眼儿的,不久憋着再坑其他国家么,咱华夏首当其冲,说出来也算为国家决策提供参考。”

  傅颖听了,脑袋有点跟不上,怎么说着还跟国家层面儿沾上啦,不想了,想不到,不过她注意到王老实刚才拿杯子的动作,就起身向外走。

  老司资格摆在这儿,敢开口,丁震源就没有,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关心王老实要召开这个会议的意图,所以司家瑞开口问,“落实,能透露下,这次开会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

  王老实打着哈哈说,“别瞎想,压根就没有,我就是想把大伙儿凑一块儿,好些人我都不认识,见个面,省得外边儿打起来都不知道是一家人。”

  此话也就糊弄鬼,反正司家瑞和丁震源是不信,两个人都笑笑,不再追问这个,丁震源提出个事儿来,领导小组是不是该解散了?

  当初,王老实把自己扔到新西兰,组建了个领导小组,到目前为止还在运转,可那是王老实不在的情况下,如今,老板都回来老长时间了,也没个说法,显然是有问题的。

  是试探还是真的想解散,王老实不想深究,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领导小组成员或多或少都提出一个建议,那就是整合,筹建一个统一的集团企业,将目前分散的各个企业都整合到一起。

  有没有好处?

  肯定有,王老实可以借此将权力集中到自己的手中,更好的掌控,无论是未来走向还是资源分配上,都符合现代企业的潮流。

  好处有了,自然就有坏处,也就王老实这货认为是坏处,那就是王老实自己会被日渐繁重的工作牢牢绑定在办公室里,这是王老实完全不能接受的,为了避免这样,那么他就必然将权力赋予某些人。

  丁震源是什么意思?

  又或是他们几个人有什么想法不成?

  王老实看了下房间的门儿,刚才出去了两个人,一个是傅颖,另一个就是老邱,傅颖不说了,单指老邱,多典型的一个总管。

  一念至此,王老实顿时不寒而栗,他摆摆手说,“先不说这个,暂时不动,放放吧,我再考虑考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