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七十一,没有不透风的墙

七百七十一,没有不透风的墙

  郑璥让郑可爽退学,大张旗鼓的送回老家去再教育,京城知道的人不少。

  除去郑可爽过去的劣迹,大部分人都暗自给郑璥郑主任挑大拇指,事儿办的漂亮,爽快,到位!

  知错就改,改得彻底,不愧是担当重任的人。

  只有一个人被认为该欲哭无泪,那就是王老实,他发力了,弄成这么一个结果,颇有给人家郑璥脸上增光的意思,白算计了半天。

  这话还不能说出来,哪怕不说,聪明人也知道,王落实这小子失算了。

  甭管多高的人,如何行事,或许当时能让人云山雾罩,不明就里,可从来没有一件事儿架不住分析。

  郑可爽这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王老实表面上痛快,站在高处的人不这么看,他们肯定也会看到王老实弄巧成拙。

  好多知情人说这事儿没有胜利者。

  王老实也听到了这样的说法,他只是淡然一笑,扯蛋,没人能理解他此刻心里的畅快。

  投资是个很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有人投资产业,也有人投资生命,更有人投资未来,最高境界是投资未知的世界。

  王老实相信,自己对未来的把握无人能及,这会儿的所谓评判,立场和出发点都显得水准不高,当然,他心里也承认,郑璥确实是个人物,话说回来,不是个人物也混不到这个份儿上。

  唐唯不开心的原因也终于让王老实知道了,京城大学放着学术不使劲儿研究,满处去搂钱,曹教授显然是个行家,也是个有本事的人。

  他完成了黄边的项目,拿到钱后,没有停歇,更没有静下心来去研究点正经的学问,而是再次率领队伍出发,抢着给他送钱的地方很多。

  唐唯苦着脸说又要出去,王老实恨不得直接拽过那位曹教授过来,直接给丫的一大嘴巴,然后挥舞着钞票冲那老货喊,‘你特么的不能消停点,多少钱跟大爷说,爷给你!’

  不能啊,喊出去,王老实在整个华夏就臭了名声,搁谁也不愿意跟这样的疯子打交道。

  唐唯又拉着她行李箱出发了,王老实送她上了火车,碰到曹教授的时候,王老实再也没了之前的好脸,很假的跟曹教授客气。

  满打满算,唐唯在京城待了不足七十二小时,王老实觉得这老曹为了攒足过年的钱,满拼的。

  送走唐唯后,王老实听说了郑可爽的事儿,他冲跟他提这事儿的人说,“我就不明白了,跟我有屁的关系?”

  丝毫没有意外,郑璥没有这个手腕,也到不了今天,他能把郑可爽送回老家,哪怕是圈禁,都不算什么事儿,他郑主任才上任,位置不稳固,也没有雄心去折腾什么,时间会激发他那本该骚动的心。

  此举却帮助郑璥同志扳回了多个方面的劣势。

  第一,政治态度端正,这个无比重要。

  第二,处理事务的方式正确,坚决果断,没有拖泥带水,不藏着掖着,让人放心。

  第三,纠正及时,避免影响扩散。

  王老实也没纠结什么,直接回滨城。

  到了滨城当晚,张书俞在迎宾馆食堂里见了王老实,两个人谈了很多关于gs的工作方向问题,既有战略性的交流,也有细节的探讨。

  这玩意儿王老实不含糊,抛出几个前瞻性的设想,尤其是他整合资源以确立滨城产业核心地位的说法,很得张书俞的认同。

  正事儿说完,张书俞开玩笑说,“以后啊,你还是留在滨城好,你看,出去转一圈儿,事情惹了一路,何苦呢。”

  王老实没辩解什么,笑着应答说,“我能当书记这是夸我么?”

  果然,张书俞听了哈哈大笑,他似乎跟王老实在一起的时候说话很放得开,这次与郑璥之间的事儿,他也看得清楚,不在意的开导王老实说,“郑璥的事儿不用放在心上,他将来未必能如愿,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这次会上------”

  说到一半儿,觉悟又回来了,张书俞改了口,笑着点王老实,“不用我明说吧,你小子比谁都明白。”

  老张越发让王老实惊讶,都说无欲则刚,还真有点那么个意思。

  ※※※

  邱宏伟将最后的会议安排计划递交给王老实,略看了下后,王老实确认可行,老邱总算松了口气,赶紧去布置安排。

  整个王老实体系的人都开始紧张起来,他们都认为这个会议将非常重要,因为从未有过这样重视程度的会议安排。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一个事实,王董会就各企业发展的进行战略性的调整,会后,各个企业都非常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论什么样的调整,都会涉及到每一个员工切身的利益,心怀忐忑的人遍及各个公司,导致王系企业中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好多人都有些坐不住,人性就是这样,面对未知时总是往坏的方向想,一些不知道从哪儿说起的谣言开始小范围的在办公室间流传。

  谣言的主要内容不是太靠谱儿,都是在说老板得罪了某些高层,召开会议就是为了避免在企业受到打击时有及时稳妥的应对预案。

  第二个说法稍微好了点,意思是老板准备再次整个,会把某些可以的产业进行整体外移,例如gs众多资产的剥离就是个证据。

  还有更离谱儿的,实在拿不到台面儿上说。

  一开始就是在基层员工中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奔管理层走,并开始到高管层面儿上。

  从企业发展角度来说,不正常,也不健康,更不应该。

  传到王老实耳边的时候,已经有些控制不住,那新作为这方面的高层,自然坐不住,跑到王老实这里来,建议说,“如果条件允许,建议会议尽快开,而且适当扩大范围,平息这些影响巨大的猜测。”

  王老实觉得很扯蛋,这个所谓的高层会议,其实完全就是他心血来潮,临时起意弄起来的玩意儿,谈不上什么战略,就是想把自己的一些心思跟自己的这些主要干将念叨下,还有提醒某些该注意的问题。

  完全没有想到,会生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来。

  不光是那新急,其他几个公司的也都向王老实表达了同样的想法,那就是老板您尽快来灭火。

  “都闲的蛋疼吗?工作不够忙么?”王老实没有惯着别人毛病的瘾头,直接让艾碧涵用这两句话回复那些来探听消息的人。

  此话一出,王老实办公室顿时清静了。

  滨城搞的签约仪式很简朴,但也很隆重,简朴的是没搞什么花钱的事儿,隆重则是滨城重要的人物都到了场,包括那位市长大人,负责签字的是副手,王老实这头儿安排的是刘美娟,张书俞跟王老实都站在嘉宾队列中。

  王老实倒觉得张书俞未必就不能向上走一步了,至少他这个工作作风很符合那位的胃口,将来的事儿谁能说的准,至少很多事情改变了不少。

  完事儿后,张书俞邀请王老实一起喝了茶,算是招待,以至于王老实赶回前苏家里已经有些晚。

  一进门儿,王老实发现就老爷子自己在,真戴着老花镜看报纸,就问,“我妈呢?”

  王嘉起放下报纸,摘下眼镜,“你还没吃饭?”

  呃,好吧,老爷子一针见血,王老实只能呵呵的笑着承认。

  老爷子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说,“今天下道你二娘家的孙子娶媳妇,我们都在那儿吃的,你妈现在还在那边儿,你也过去一趟吧。”

  “是王成?”

  王嘉起点了下头,重新抄起报纸,那意思就是别打扰我。

  可惜王老实就没想到,他回忆了下王成那小子,不由的说,“他才多大啊,十七还是十八,这就娶媳妇?”

  老头儿白了王老实一眼,没搭理他,根本就不用回答,王老实自己也明白,很多村里所谓法定结婚年龄就是个摆设,没几个人真当回事儿,该结婚就结婚,需要领证时再说。

  不大甘心,他还是跑到厨房,看有没有漏网的,菜什么的都有,就是没做呢,老妈领会王老实意图很坚决,每顿饭就做够吃的,剩菜剩饭的不要。

  没辙了,王老实又拿起外套,实在饿了,闹腾也得去吃。

  前苏村里,王老实就是村里的骄傲,谁出去吹牛的时候,总喜欢拍着胸脯说王落实就是我们村的,第二句就是我是前苏村的。

  说出这两句话,至少在滨城新区这边儿周围很好使。

  他一露面儿,立即被村里这帮小辈儿给围住,叫啥的都有,最夸张的一个老头儿管王老实叫小老爷,弄得王老实这个不自在。

  正儿八经的待客席已经结束,剩下都是当村的人在,也不大在乎什么好看,盆、锅、盘子、碗都上了桌,王老实来得晚,人家都开喝一会儿啦。

  就是刚才那个喊小老爷的老头儿,冲着后边儿大灶喊,“老的爷来啦,加几个菜!!”

  王老实连忙摆手,假惺惺的说,“别、别,我就过来坐会儿。”

  不由分说,几个辈分小的,已经给王老实这儿摆上餐具,酒杯也倒满。

  前苏村富裕远近有名,流动饭店也根据前苏的需求提升了档次,吃的喝的用的都比以往好了不少。

  高档次的饭店王老实没少进,坐在这搭起来的棚子里也没有吃不下的感觉,就是觉得冷了些,现在室外温度实在有些冷,走着路还不觉得,这一坐下,没一会儿,王老实就冷得有些受不了,根本不用劝,直接一大口白酒下肚,辣,冲,香,他瞬间觉得一暖,夸着说,“酒不错啊!”

  坐在王老实旁边儿一个,算起来是个侄子,笑嘻嘻的说,“可不,九十多一瓶嘞!”

  王老实一听,哟,真不便宜,扭头看了下酒瓶子,牌子没怎么见过,也正常,在华夏,白酒品牌浩如烟海,不能都见过,村里办事儿喝酒讲究的是实惠,而不是品牌。

  扫了一圈,王老实才发现满桌子人,都是小辈的,自己愣是最大辈,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起酒呢,就端起酒杯来说,“咱自己家的事儿,你们该忙活,也辛苦,就不说谢啦,来,喝一个!”

  气氛打开!

  没吃几口菜,王老实就有点后悔来这儿,都特么的冲自己来敬酒,想想也是,平时他很少回村里,好不容易有这么机会,谁不趁机多敬两杯,不为别的,混个熟脸也好。

  不能光喝酒,自己啥酒量,王老实门清儿,赶紧没话找话,“新媳妇是哪儿的?”

  “辛庄李家的。”坐对面儿一个抢着回答说。

  辛庄,倒是不远,三几十里地儿,王老实总算瞅准机会给自己加了口菜,放下筷子又问,“怎么就赶在年前这点儿办事儿,多遭罪。”

  按说这话就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遭恨,可他又不一样,辈分在,王成是他侄子辈儿的,而且现在确实太冷,坐在饭棚里,哪怕喝着酒,身上也是冰冷。

  听到王老实这么问,桌上的人都坏坏的乐起来。

  棉帘子掀开,大灶上又端了几个菜上来,王老实虚让了句,“别忙了,坐下一块喝两盅,暖暖身子。”

  虽不是本村的,厨师也有眼色,看出眼前这位不一般,忙笑着说,“您老几位先喝着,我灶上还得收拾,需要啥喊我就行。”

  厨师一走,有个坏小子就爆料说,“老伯您不知道啊,不赶紧办事儿不行啊,过了年就显怀了。”

  王老实一听,心说你们才多大,就这么着急啊。

  不好,王老实突然醒过味儿来,今儿这饭吃的有些亏。

  别不是老头子跟老妈联手给自己上课吧,让这一对小青年教育自己,看人家,早结婚早生孩子的典范,你这当叔叔的还不赶紧动起来?

  人这心里一有念头儿,就坐不住,王老实也没心思吃饭了,端起杯子喝了,说,“你们自己热闹着,我还有点事儿先回去。”

  一众侄子孙子们呼啦都起来送,他们可不知道王老实饿了来找食儿吃,就当王老实办事儿讲究,过来慰问呢,坐了这么长时间已经不错了。

  回到家,老爷子已经睡下,王老实没敢声张,麻利儿滚自己屋里去,想了一会儿,给唐唯发了条短信,‘今儿我妈疑似逼婚。’

  等了一会儿,唐唯回,‘辛苦,一定要顶住。’

  王老实整个人顿时凌乱起来,这丫头越发的不像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