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72章 二百七十二,不要与马赛跑

第272章 二百七十二,不要与马赛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t;<b></b></font>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br>

  王老实的大奔就停在不远处,可王老实愣是拉着唐唯跑出了学校的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

  要是让人看着唐唯跟着王老实上了那车,以后唐唯还真就不好说了。

  说什么的都得有,觉没有好听的。

  就这样儿,唐唯在京城师大也一夜之间成为大名人,幸亏这会儿手机摄像技术以及网络普及程度还远远不够。

  搁在十年后,唐唯妥妥成为全国名声不菲的校花名美人,她可是引发了两个男生的精彩撕~逼大战!还得是有图有真相那种。

  一上车,唐唯从来没有过的凶悍泼妇模样暴露出来,一个劲儿捶打王老实,还有掐的动作,不断的说王老实欺负人。

  出租车司机看在眼里,脸颊抽了又抽,小伙子真不容易。

  真够欺负人的,这事儿整的,唐唯好像就跟人家小媳妇一样,拉着就跑了,以后还好意思回学校住吗?

  当然,现在不回去住也没关系了,可女孩儿嘛,毕竟脸皮儿薄,怎么都不算过分。

  到了家,唐唯那股子娇羞劲儿还没过去。

  王老实举起双手投降,说起来他也是委屈,怎么也是你唐唯一个电话给招过去的,雪中送炭算的上了,不图你报答,也不能卸磨杀驴吧。

  王老实给支招儿了,说,“以后遇上这样的二货,你有好几个选择。”

  唐唯也就是臊的,其实她心里早就没事儿了,借着机会撒娇而已,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才说,“说来听听。”

  “第一,什么都不说,照着他两腿中间直接一脚,能去根儿,后遗症就是力度控制————”

  唐唯一听就直接从沙发蹦起来,扑向王老实,“就知道欺负我————”

  又是一阵,这几下唐唯真用力了,王老实也疼的呲牙咧嘴,大意了,这时候说这样的话,就该挨揍。

  王老实赶紧弥补,说,“刚才那条不算,我重新说。”

  “不听了,你嘴里就吐不出象牙来。”

  “狗嘴才吐————好啊,你骂我。”王老实醒过味儿来,这丫头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似乎都累了,两人都散了架一样,从来没这么闹过,好久,唐唯才说,“做饭去吧,我饿了,一会儿还得复习呢。”

  说的真自然,王老实也觉得没这么顺溜儿的,直接起身奔厨房,“瞧好吧,今儿让你见识下顶级美食家的手艺!”

  一开始,王老实的动作还很麻利,不过菜还没洗完,王老实突然想起了前世那个唐唯,一个温婉柔美的女人,一直默默的迁就着,维系着一个没有感情的家庭。

  或许今天才看见一个真实唐唯的一部分吧,原来自己其实并没有真正了解过唐唯,哪怕现在自己认为的那些唐唯爱吃的菜,未必都真是。

  水龙头一直开着,王老实的动作却凝住了,脑海里一幕幕的画面不断的涌出来,根本就停不住。

  唐唯进了厨房,发现王老实的不对劲儿,才轻声问,“你怎么啦?”

  “噢————”

  王老实回过神儿来,关上水龙头,擦了擦手,问唐唯,“我忘了一件事儿,有人请吃饭,想不想去见识下大场面?”

  唐唯摇头,“不想,没兴趣。”

  王老实一时噎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唐唯伸手打开柜门,伸手一摸,回头问王老实,“我买的那些泡面呢?”

  “扔了。”

  “扔了?你疯啦。”唐唯几乎不敢相信,好多泡面啊,就这么扔了?

  王老实很认真的看着唐唯说,“我跟你说过好多遍了,泡面里有一百多种添加剂,都对人身体不好,还有重金属,比如铅、铜等好几种————”

  唐唯听了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那我吃什么啊?”

  “跟我出去吃啊,都是好吃的。”

  唐唯低着头说,“我真不想去。”

  王老实看了下时间,真快来不及了,让唐唯一个人出去吃,肯定是不放心,“其实都是我的朋友,也有很多女的,吃顿饭而已,没什么的。”

  唐唯问,“你很想让我去?”

  “是啊。”

  “想让我认识你的朋友?”

  王老实说,“是。”

  唐唯问,“让林子琪知道了呢?”

  王老实没想到这个问题来的如此突然和犀利,差点就懵住了,幸亏这厮危机中过关经验丰富,很随意的说,“知道了就知道呗,咱又没啥见不得人的,回头我还要介绍你认识她呢。”

  唐唯盯着王老实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那就走吧。”

  其实要是王老实有时间,他更想给唐唯买一身新衣服,但鉴于傅颖曾经出过事儿,王老实实在不乐意再来一次,徒增烦恼,还让唐唯自尊心受损。

  关海军这次办的确实有些大,不大都不行,好多人都自己找上来,非要参见。

  搁在平时,关海军得觉得自己面子大,大家伙儿给脸。

  可今儿,他真觉得有些不同以往,来的人里,平时不对付的都有,指望人家来庆祝?除非关海军长得狗脑子。

  等王老实带着唐唯下了出租车,众人的眼神都不自觉的飘了过来。

  一些熟悉王老实的人更是纳闷,王老实怎么带了这么一位来?

  不是林子琪是正牌女朋友吗?

  和唐唯打招呼的只有一个刘彬,他认识。

  眼疾手快的靳玉玲一把拉过王老实压低声音问,“你小子作死呢?怎么回事儿?”

  王老实故作镇静,说,“我妹妹,带来吃顿好的,一会儿啊,估摸着我没机会照顾,玉玲姐帮我照看下,别让人欺负了。”

  “妹妹?我怎么没听说过?”

  “他爸就是唐建兴,不是外人。”

  靳玉玲一听说是唐建兴闺女,立马换了笑脸,一把推开王老实,上前拉着唐唯,“妹子,这皮肤真水嫩,让姐都馋死了,走,跟姐走,离那些臭男人远点————”

  几个附近听到的人,心里那个恨啊,丫的,这打击面儿也太广了。

  有靳玉玲照顾着,王老实真不担心唐唯受骚扰,他不信谁乐意去惹靳玉玲这女汉子。

  名气都是打出来的,不是一般人敢无视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王老实尽量让自己笑的自然些,走向人群。

  ————————

  另一边儿,京城的东头,一栋别墅内,有个人正焦急的通着电话。

  “对方什么反应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话筒里的回答应该是他不想要的,气呼呼的挂断电话。

  再拨出去。

  “蒋局长那里什么意思?这几年交情就这么不值钱?连句话儿都没有?”

  电话那头儿,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他混蛋!狗屁的原则,他姓蒋的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原则!!”

  再挂断。

  又拨出去。

  这次语气好多了,“林秘书,常区长什么时候有空,对对,好长时间没去钓鱼了,最近翠园里老出大鱼,我看着眼馋啊,没有常区长这样的高手,我自己没底啊,好好————林秘书,这事儿拜托你了!”

  曹老板恭敬的等对方先挂断电话,自己才敢挂断,打这个电话好像费了他不少精力,整个人几乎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瘫倒在宽大的沙发上。

  他的报复行为并没有预期的那样有反应,去盯梢的人说,就没人过来问一句,院子里的人好像浑然不在乎,翻过围栏去买东西,然后再翻回去,关上门,再无动静。

  准备了好些人,都没用上。

  另一头儿的各部门公关也是,甭管老曹这头多使劲儿,就没一个部门肯松口的,至多就是人家私底下表示同情,可明面儿上,就是不行。

  曹老板努力压抑自己心中的怒火,让自己冷静下来,眼前的局面透着太多诡异,行错一步就万丈深渊,这些年来,曹老板终于学会用脑子来思考问题,而不是拳头。

  “强子!强子!”

  一个黑壮年轻人推门进来,“大哥。”

  这人是老曹的司机兼保镖,当过兵,练过武,三五个人近不了身儿,重点是老曹对他有活命之恩,要说曹老板在这世上有什么信任的,强子排第一。

  “联系下林大师,我想去讨杯茶喝。嗯————准备点东西带上。”曹老板决定请教高人。

  “明白,我这就安排。”强子还有一个优点,曹老板不管怎么安排,他从来不问为什么,一向都是执行。

  曹仓舒挥挥手,“去吧。”

  曹老板嘴中的林大师,就是王老实心中的那个杂毛老骗子。

  林之清嘴上确实有一套,此人察言观色,玩儿语言游戏、搞逻辑推理的把戏,不说登峰造极,但绝对属于有一套的,不然在京城可不好混。

  他自己也总结了一些经验,应用的时候无往不利。

  第一,惜字如金,轻易不说话。

  第二,只说该说的话,太蒙人的不说。

  第三,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第四,不会说的时候,用因缘解决。

  第五,决口不提钱,当然,你愿意给,不嫌多,也不嫌少,不给也不恼。

  就凭着这几条,林之清混得很有滋味儿。

  曹老板出手一向大方,这次也一样。

  坐在极有逼~格的茶室里,他才略感心安,林之清也把自己整的道貌岸然,身上都是手工缝制的华服,看上去很有一股子仙风道骨。

  客气了几句,林之清就问曹老板,“我看曹先生近日来似乎诸事不顺,烦恼不少,不妨说来听听,我未必能帮什么忙,就当排解也是好的。”

  这话有水平,难怪这老无赖混得那么好,高人名号稳稳的。

  老曹是干什么来的?当然得说,还得说明白了。

  没等曹老板说,其实林之清就知道怎么回事儿,做他这一行,讲究的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消息不灵通,是混不上饭吃的。

  王落实是谁,身后有多少关系,林之清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这人可怕,曹老板能坚持到现在,王老实没动手,林之清都觉得不可思议。

  林之清说话很少,就一句,说完就闭上眼睛,轻轻的端起了茶杯,端茶送客的老黄历,在他这儿是潜规则。

  曹老板毕恭毕敬的离开了,一路上,脑子里都在琢磨那句话到底有什么深意。

  ‘人生要成功,不要与马赛跑,要骑在马上,马上成功。’

  这大师到底什么意思呢?

  ——————

  庆功会大厅,王老实身边永远不缺人。

  眼下王老实心里那个急啊,不是别的,而是饿的,光顾着说话了,丫的就没什么东西沾嘴唇,一口都没落着吃。

  浩宇的动作吸引了太多人关注。

  明白人有的是,几乎所有人都看懂了浩宇要做什么,如果真让王老实做成了,大家还怎么玩儿,谁不想分一口肉吃?

  有些事儿就得打听清楚了,若王老实要吃独食儿,没说的,大家伙儿联合起来灭了他。

  要不是,也得有个规矩,没规矩就没方圆。

  王老实之所以累,实在是因为他要把几个意思反复说,换一拨人说一遍。

  他真想弄个麦克,在中间一站,把自己的意思大声的说一遍完事儿,剩下的就可以好好吃一顿。

  大多数人都从王老实那里拿到了想要的结果,不坏,比预想的要好。

  浩宇不吃独食儿,王老实说了,就算把浩宇撑死,也吃不下九牛一毛,大家各凭本事动手吧。

  最好呢,大家一起商量着来,别有恶性竞争,形成一个联系机制,把利润点维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

  眼下呢,浩宇冲锋陷阵,给大家趟个路数出来,以后有样学样儿,该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有人关心的是自己手中的地产公司如何办,难道也要被扒一层?

  王老实说,简单,那就不参与呗,自己人的买卖还能吃亏?

  再说了,哪怕参加了未必就吃亏,总的算下来,其实委托销售更划算,不过自己做也有自己做的好处,自己人怎么都好说。

  险恶无比,王老实这一番回答,好像多仗义,其实将来不知道要坑多少人。

  唐唯吃饱喝足,有靳玉玲带着,也少有人凑前儿,丫头也发现了王老实真叫一忙,她问靳玉玲,“他这么受欢迎?”

  靳玉玲冷眼瞥了下在那儿口若悬河的王老实,不屑的说,“就他?还受欢迎?自找罪受。”

  唐唯不解,问,“为什么啊?”

  靳玉玲笑笑说,“妹子啊,这小子就是能折腾,把大家伙儿心气都提起来了,不找他找谁,且看着吧,以后有他受的。”

  事毕,王老实总结了这次聚会。

  是个胜利的聚餐大会。

  是个继往开来的大会。

  团结了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也是个团结的大会。

  老牛的委托人在聚餐结束后,找了王老实探听口气。

  王老实也明说,就看牛老板是否配合了,大家的心思都在这儿了,不能头一炮就打不响,以后都这样,大家没吃没喝的,其实就是要个形式,牛老板配合下,未必就吃亏,当然,不强迫,还是要牛老板自己悟。

  来人也没多说,就是要王老实不要逼得太急,总要给老牛点时间。

  王老实指了指大厅里乌泱乌泱的人说,我自己根本不急,就怕大家等不及。

  忒不是东西,来人咬着牙,心里骂着街走了。

  ————————

  说起来,王老实今晚到底是喧宾夺主了。

  原本的主人该是关海军、魏云芳等人,结果就是王老实串场了一个晚上。

  关海军端着酒杯,和几个熟悉王老实的人站在一起,瞅着王老实可劲儿扑腾。

  几个人心里想什么,都没说。

  就魏云芳自言自语了句,“这小子就是天生吃百家饭的。”

  一听这个,几人漠然失笑,百家饭寓意是啥,都懂,搁在这儿或许不合适,可看王老实这么忽悠,也算贴切。

  唐毅悠悠的说,“百家饭不百家饭的不说,反正打今儿起,王三儿的名号在京城算叫响了。”

  这话不算亏心。

  王老实,家里背景满打满算是个小门小户。

  王老实,眼下还是个学生,可他哪还有点学生的样子。

  王老实,原本就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今登堂入室,谁会小瞧了,曾经动了心思的人如今在干什么,似乎没人想的起了。

  ——————

  回家的路上,王老实眼神就一直飘在外面儿。

  “前边儿停车。”

  开车的是院里的一个保安,算保镖也行,王老实那车不是停在京师大吗,这会儿开回来了,王老实也不用打车了。

  卤煮火烧?

  唐唯愣愣的看着门匾,问王老实,“你还吃?”

  王老实说,“什么叫我还吃,我就还没吃呢,快成饿咯了。”

  也许是真饿了,王老实吃的狼吞虎咽,看得旁边唐唯都怀疑这家伙几辈子就没吃过饭。

  唐唯想了好半天,今天看到的一切都冲击着她对这个社会的认识,尤其是靳玉玲,话里话外带出来的些许让唐唯觉得这个群体是那么的陌生。

  王老实一大碗进去了,捂着肚子,总算有点食儿了。

  “你累不累啊?”

  “什么?”

  唐唯又问了一句,“我是问,跟他们这样的人打交道,累不累。”

  王老实笑笑,说,“累,只要是人,都累,跟他们是谁无关,看着他们好像都如何,其实骨子里,他们也是普通人————”

  这话说的脏心烂肥啦,要是普通人,你王老实会这么上赶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