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第271章 二百七十一,是个爷们儿

第271章 二百七十一,是个爷们儿

  公告写的特正规,盖着大红公章,理由简洁明了,就是迎接什么节日,街道进行道路整修,为期多少天,给广大居民带来不便,表示歉意,希望理解之类。【】

  这个没什么,关键是旁边还有个说明,施工方是仓舒工程有限公司。

  要是还不明白,王老实真白活儿两辈子。

  仓舒的曹老板回应到了。

  你断我财路,我挖你老窝,对等的。

  王老实开始还准备找施工的人问道下,这就不用了,转身,上车走人。

  蓝水美苑,电表箱子。

  摸了好一会儿,终于在犄角旮旯找到了,这丫头藏的真实在。

  鉴于上次的事儿,王老实学乖了,敲了好半天门,确定没人,才拿钥匙开门。

  进屋之后,果然没人。

  四下看看,唐唯把屋子收拾的忒干净儿,都有些不忍下脚。

  打开鞋柜,有一双拖鞋,新的。

  进厨房,干净。

  卫生间,洗漱的东西也是整整齐齐,这点唐唯从来不会迁就。

  再抬头,王老实的眼神凝住了。

  以前没有,但现在有了,一条塑料绳子,上面晾着几件白色的小衣服。

  都是纯白色,带蕾丝边儿的。

  王老实一想这几件曾经亲密的包裹过什么,呼吸不由急促起来。

  不行了,赶紧退出来。

  好半天,王老实才正常了些,人啊,就不能闲着,这会儿王老实感觉实在是饿了,刚才就没点几个菜,靳玉玲那娘们儿全给吃了,王老实就没落到嘴里几口。

  在厨房里找了找,除了牛奶算有点营养,剩下的就是榨菜和泡面。

  得勒,还是自己买去吧。

  半个小时,王老实提着菜回来,一进屋就看到唐唯站在对面瞅着自己。虽然心里多少还虚,王老实也是努力挤出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回来啦,肯定还没吃,我这就做饭去。”

  “等等。”发现王老实要往厨房跑,唐唯拦住他。

  “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

  “你来这儿就为做饭?”

  “咱先不说这个,吃完饭我再跟你说行吗?我是真饿了。”

  唐唯眼光在王老实身上绕了一圈,叹口气说,“行,我帮你吧。”

  王老实赶紧摆手,“不用,我一个人很快的。”

  “你嫌我笨?”

  这丫头,什么时候练的伶牙俐齿了,王老实不敢再说什么,“你来摘菜吧。”

  人家真不是帮倒忙的,唐唯动手能力很强,把能吃的都扔了。

  收拾完灶具,该洗涮的都完事儿,扭过头来看唐唯的进度,不由心里叹气,走过去,从垃圾堆里把菜都捡回来。

  轮到唐唯手足无措了,扭捏着不知道该说啥好,想来也是知道自己弄错了。

  王老实洗着菜问,“你天天吃泡面?”

  “不是,偶尔吃,平时在食堂吃。”

  王老实说,“那就好,泡面是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再考虑,尽量别吃,那东西里就没健康的玩意儿。”

  唐唯反问,“你说的夸张了吧?要是真像你说的,国家还让卖?”

  王老实放下手里的东西,扭过头来,很正式的看着唐唯说,“国家不管的不代表就可以,别的不说了,就这泡面里,脏心烂肥的东西有的是,不是不该管,而是管不了,有个词儿你要理解,那就是利益集团,就好比你要考研,你觉得你学习好就一定能考上吗?”

  唐唯一听就来劲了,很坚定的说,“我肯定能考上。”

  王老实没反驳,论学习,唐唯成绩甩他八条街去,“且看着吧。但愿你没碰上禽兽。”

  这下子唐唯不干了,拉着王老实的胳膊说,“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怎么还禽兽了?”

  王老实问,“你选专业前是不是要先见导师?”

  唐唯点头说,“是。那又怎么了?”

  王老实又问,“导师如果不同意,你是不是就没可能成为他的研究生?”

  还只能是点头。

  “如果导师提出些不合理的要求来,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唐唯脸猛的就红了,撅着嘴不屑的说,“哪儿有你说的那样的,胡编乱造。”

  王老实撇着嘴说,“我胡说?行,等将来吧。”

  “对啦,你到底要考哪儿啊?”

  唐唯没说话,手里拿着一片烂菜叶子撕,愣神儿呢。

  王老实摇摇头,这丫头接触社会还是少,几句话就受不了啦。

  三菜一汤,成功摆上餐桌。

  王老实拿碗盛饭,唐唯说,“我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你吃过了?不早说,我做那么多干嘛,真是的。”

  “我又没说要吃。”

  好吧,当我没说吧,王老实闷头吃自己的。

  饭后,唐唯倒是麻利,收拾了餐桌,然后回来看着王老实,意思,你该走了吧?

  王老实这人脸皮再厚,也有点禁不住,讪讪的说,“估摸着,我得在这儿住几天。”

  唐唯眉头微蹙,问,“你那儿不是地方挺大吗?”

  故意的是吧,跑这儿来住,到底是啥心思?

  王老实觉得自己有些凌乱,在唐唯面前,就硬气不了,按说这是自己的房子,回来住几天,负罪感老富裕了。

  “我那儿出了点事儿,住不了啦,要不这样吧,我去住宾馆吧。”

  此招有名,叫以退为进,无耻的王老实用起来毫无生涩之感。

  果然,唐唯说话了,声音很低,但听得清,“真的啊,那——你就住下吧,说好了,不许欺负人,还有,就几天。”

  王老实心里得意的笑了。

  唐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没出来,王老实看了一会儿电视,声音调的很低,脑子里一直在琢磨这个曹老板此举还有什么意思,自己该怎么处理,还有牛老板那里,第一次接触的效果如何————

  转天一早,王老实醒的比较晚,唐唯已经走了。

  餐桌上有一碗泡面,还是榨菜。

  王老实看了真牙疼,合着昨儿全白说了。

  再进卫生间,绳子上晾的东西都没了,估摸着丫头自己瞅见都收了,也好。

  把泡面收起来,不吃这玩意儿,真有害健康。

  王老实做了几件事儿。

  第一,约了刘彬晚上一起吃饭,摸底的事儿还是交给他合适,明显的,之前曹老板的消息不准确,或者说不全面。

  不了解对手的全部,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应对的时候容易失误。

  第二,关注了下招聘的进度,他希望自己招来的人里不全是混日子的,至少应该有一部分可以顶上来真干事儿。

  三一个就是回了趟学校,快期末了,他也要适当的关心下自己的学业问题,考试这关还得过。

  刘彬听说要洗曹仓舒的底儿,立即行动起来。

  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打听就行,在京城,曹老板也算号人物。

  以前还真没看出来,曹老板原来也是有故事的人。

  老京城里的根子。

  后来去混郊区,以打架不要命著称,多次进了局子,被判过两次刑。

  出狱后,已然是道上儿有名望的大哥。

  性情比较暴躁,眼里容不下人,属于你打我一拳,我要灭你全家的主儿,正是这种性格,老曹同志在街面儿上可以横着走。

  发家的始末也不复杂。

  在京郊,逐渐形成了一个蔬菜批发市场,曹老大纠集了一帮弟兄,杀了个三进三出,彻底把持了市场,甭管谁,哪怕是天大的面子,也得交平安钱,不过,曹老板拿了钱真办事儿,只要有人捞过界,手过来剁手,脚来砍脚,威风一时无两。

  再后来,曹老板得高人指点,成立了一个土方工程公司,好吧,说公司有点高端了,弄了些渣土车,强行揽活儿,很是挣了些钱。

  又赶上京城大建设,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曹老板也开始洗白,岁数大了,也打不动了,可吃饭的本事倒没落下。

  紧接着,拆迁服务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曹老板简直就是京城混混界的传奇!

  到现在还有不少混混梦想着重走曹老板那条辉煌的成功之路。

  刘彬还告诉王老实,这家伙去年混了个委员身份。

  王老实总算摸清了这位曹老板到底有啥底气了。

  不是说背景多强硬,也不是多有谋略,而是思维,自己被对方的坚韧思维给迷惑了。

  人家曹老板递过来的信号就是我不怕死,临死也要带着你一起走。

  混到这份上,还能有如此的决绝,曹老板能屹立不倒绝不是没理由,凭的就是赌命的那股子劲儿,眼下能和曹老板对上的,都是有点身份了,越是如此的人就越爱惜自己,谁也不会为了三瓜两枣去跟曹老板玩儿命,不划算,不值得。

  王老实问刘彬,“这些年了,他就没命案?”

  刘彬挠了挠头说,“不能说没有,不过这家伙有些门道儿,案子都销了。”

  “是有人,还是有手段?”

  “算是手段吧,能扯上的是三起,有投案自首的,无论是指认现场还是作案过程,都没错儿。”

  王老实心里一琢磨,这家伙还真是个高手,至少在善后这个阶段,很有一套。

  “行,知道这些就够了,咱喝酒。”

  刘彬不解,以为王老实会立即拿出办法来呢,他问,“这就————完啦?”

  王老实放下酒杯,想了下说,“你说,咱要办他难吗?”

  刘彬摇摇头,“不难。”

  是不难,难的是办了之后不好说。

  王老实再怎么欺负人,逼人,也是为了奔着合作去,这次挑选对手看走了眼,等于是给自己找了一个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打赢了,打不服。

  办死了,别人心惊胆颤,抱团取暖,浩宇再动就更加困难。

  这仓舒地产算是一步臭棋。

  刘彬听了王老实的意思,自己忍不住笑了,让这样的人给拿住了,搁王三哥身上,还真是少见,笑着问,“那就不回家了?”

  家门还让人堵着呢。

  王老实淡淡的说,“不回就不回呗,我看了,那是人家弄的民心工程,咱得配合。”

  这话说出来,鬼都不信,刘彬自然也不信。

  无论哪一个惹到了三哥,不办挺了,绝不罢休,只有三哥欺负别人,还能有人能骑在三哥脖子上拉屎拉尿?

  可这次刘彬猜错了,王老实真什么动作都没有。

  仓舒工程的人在磨洋工,王老实也不问。

  就是有一点,在预售证上卡得死死的,绝不松口,其他方面,你愿意继续施工也行,就是手续上不给。

  将来你建成了房子,想要卖也行,办产权是甭想,仓舒地产有骨气,真找来那么多傻货来买你的小产权,我王老实甘拜下风。

  表面上,王老实没事儿,心里极度不爽,警惕性降低了太多,选择目标的时候,自己大意了,要不然,说什么也不会找这样的人下手。

  再难,也得继续玩儿下去,这点王老实没有丝毫的退让。

  你来堵路,我可以忍着你,要是再有花活儿,那就不一定了。

  另一家的牛老板打来电话,邀请王老实一起吃饭。

  王老实很客气、也很委婉的拒绝了。

  “对不住了,牛总,晚上真有个重要的聚会,实在推不开,要不下次,我请您?”

  “不碍的,那就下次。”

  牛老板也爽快,没纠缠。

  不是王老实推脱,晚上还真有事儿,关海军的饭局。

  应该说是庆功宴!

  张建没顶住,败退出了京城,下次回来就要看他老子同意不同意了,来打前站的,结果一地鸡毛,几乎是灰溜溜的滚回老家。

  张建输了,关海军觉得自己有面儿了,唐毅认为自己赢了。

  最后成交价格令人瞠目结舌,也就是不能拿到台面儿上说,要不仅仅凭借金额,上新闻都是妥妥的。

  去之前,王老实给唐唯发了一条短信,‘晚上不回去做饭了,自己食堂吃。’

  没回。

  又给林子琪打电话,问了下情况,林大妞儿这会儿正受苦呢,正在大草原上拉练,风吹日晒,吃不好睡不香的,算遭罪了。

  说话都带着哭腔了,埋怨王老实当初为什么支持她到南门上这个破军校。

  王老实也有点心疼,立马答应等拉练一结束,他滚过去补偿。

  “不许嫌我黑!!”

  王老实赶紧说,“那叫小麦色,想那样儿都得花钱去整,你赚到了。”

  挂断了,才看到一条短信,是唐唯的,‘来接我!’

  耶?有事儿啊这是,住了好几天,王老实也贼出来了,这丫头其实在躲着自己,至于为什么,那得问她自己,唐唯不说,谁也不知道。

  王老实没丝毫犹豫,开车就奔师大。

  路上一切顺利,虽然京城已然有了堵车的苗头,不过学校密集的这块还成。

  学校门口没人。

  邪门啊,平日里,丫头早就等在这儿啦。

  往里走吧。

  宿舍楼那块儿,人山人海的,国人就这样儿,不花钱看热闹,从来不考虑时间价值。

  远远的停好车,王老实往里面挤,虽然没看见,估计和唐唯有关。

  挤进去是个体力活儿,也是个技术活儿,得奔着男女间的缝隙过去,要不然,不是流氓、就是找抽。

  挤了女的,人家骂你流氓是轻的。

  挤了男的,碰上脾气暴的,真敢直接动手。

  好半天,王老实挤了一身汗,算是进到里面了。

  画面儿很眼熟。

  用蜡烛摆了一个心形,还都点着了,真不知道什么货能给出这样的主意,天还大亮,尼玛就点着了,能有什么浪漫气氛啊!

  还有一堆玫瑰花,这玩意儿有啥好的,偏偏就有些人喜欢,王老实是理解不了。

  一个打扮的还算周正,不算油头粉面,戴个金丝眼镜,很有文化范儿的小伙儿,正扯着嗓子喊,“唐唯,我喜欢你!”

  “唐唯,我喜欢你!”

  “唐唯,我喜欢你!”

  词儿也不换点新鲜的,王老实真心看不上这样的,但是架不住这小子老喊,看热闹的人越多,楼上的心理压力越大。

  王老实算明白了,这又是一个追求者,估摸着还死缠烂打的那种。

  唐唯叫自己来接他,大概就不喜欢这个,让自己断了那小子念想。

  喜欢也不行,王老实心里气不顺了。

  走上前去,站到那小子身旁,所有人都纳闷,这位爷又是干嘛的。

  那小子也是,说,“这位同学,你换个地方站行吗?”

  王老实说,“我也喊人。”

  轰,听到的人不少,一片笑声,得,今儿真好,两个了。

  那人看王老实的眼神里几乎能杀人了,他憋着气说,“行,你先叫人吧。”

  还特有绅士范儿的往一边儿站了站。

  给楼上唐唯看呢,他咋就那么自信,人家唐唯会看他?

  王老实也没耽搁,冲着楼上就喊了,“唐唯,快下来,回家了。”

  哦——!

  又是唐唯!

  当时围着的人就起上哄了,热闹怎么来的,就是矛盾激化出来了的,今儿真没耽搁功夫。

  一场大戏就要开幕了。

  还没等大家搬马扎儿,泡茶,拿来瓜子,王老实又喊了一嗓子,“快点,一分钟,过时不候。”

  牛~逼!

  不少人都给王老实伸出大拇指,别说妹纸丑和俊,就凭这句话,是个爷们儿。

  就连旁边那位正运气的也被气乐啦,尼玛,这样的对手,是专门为了陪衬我而来吗?

  “卧槽!出来啦!”

  唐唯也算学校里有数的美人,认识她的人多得是,唐唯一出门口,就有人喊了出来。

  旁边儿那位有情种子,还没回过神儿来,王老实就快步过去,一把拉住唐唯,嘴里还埋怨,“这么慢,晚上还有事儿呢,净耽误功夫!”

  唐唯心里那个气啊,绝对想一脚踹死王老实,可当着那么多人,她是抬不起腿来,愣是让王老实拽着走。

  王老实这厮一边走,还一边喊,“让、让、请让一下,帮忙让一下。”

  那文艺青年都不会说话了,涅呆呆的看着唐唯顺从的跟着那孙子回家啦,没错儿,尼玛,是回家!

  家里有事儿,忘了求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