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七百六十九,我想自己试试

七百六十九,我想自己试试

  唐唯一行乘坐火车返抵京城。·

  王老实到站台迎接。

  整个队伍里,都已知道王老实跟唐唯是一对儿,很热情的冲王老实打招呼,曹教授代表团队婉拒了王老实请吃饭的邀请,不是不想吃,跟企业家拉关系,也是工作,主要是王老实诚意不足。

  王老实伸手接过唐唯的行李箱,跟唐唯回到车上,看着外边一眼望不到头儿的人群,轻声说,“是不是累了?”

  自打一见面儿,唐唯就没怎么说话,王老实心里忐忑,虚的要命。

  唐唯摇摇头,还是没说话。

  王老实觉得大概是让人家知道了,唉,前边儿自己想的有些左,考虑不周,他又低着头问,“先回家还是去吃饭?”

  唐唯总算开了口,“回家吧。”

  路上,王老实问,“晚上想吃什么?”

  唐唯扫了王老实一眼,轻轻的摇头说,“不大饿,再说吧。”

  形势不大妙,嗯,很严峻,王老实立即反思自己,做得有多过火,结论是非常。

  车队一路飞驰,王老实没让其他人动手,自己扛着行李跟唐唯上楼。

  为了迎接唐唯回来,一整天,王老实都待在这里,精心打扫了所有房间,连玻璃都给擦了。

  唐唯一进屋,看了看,回头问王老实,“你让人收拾的?”

  这不能让,王老实挺起胸膛说,“我自己动手的。”

  唐唯信了,点头说,“这就对了,雇人收拾,可以不给钱的。”

  王老实整个人都不好了,至于吗,等于一天白忙活啦,落这么一评价,忒冤枉了吧。

  人家唐唯是讲道理的,随便指了几个地方,王老实还真就没话说,确实不够专业。

  等唐唯上楼换好衣服下来,王老实特殷勤的递上热水,说,“杯子我又重新洗了一遍。”

  “态度值得表扬。”唐唯脸上总算有了笑模样。

  厨房里,王老实准备了不少水果,他去端了过来,递给唐唯一个苹果,问,“你看上心情不好,遇上什么事儿啦?”

  唐唯咬了一口苹果,很小的一口,略显疲倦的说,“也没什么,就是有点累。”

  王老实一直揪着心,他是真不知道唐唯为啥状态这么差,说累,他就不解的问,“这次黄边活儿很多?”

  不能够吧,就是一帮人配合着黄边官方做点漂亮事儿,没啥难度吧,他在黄边的时候可是自由带走唐唯,也没见人家说道什么,咋会累?

  唐唯没心情吃苹果,坐直了说,“导师跟我谈了,说·”

  “入什么职?”

  唐唯说,“京城大学啊,先到团口,至于是不是进课堂,看我自己意思。”

  王老实糊涂了,怎么听都不是坏事儿,他狐疑的看了唐唯一眼,小心的说,“这不是好事儿......是不是啊?”

  工作不工作的无需太看重,关键是唐唯自己得喜欢,两人以前聊天的时候,王老实似乎记得唐唯对留校任职还是比较有兴趣的,唯一促使她不能下决心的是王老实究竟会在哪儿停留。

  按照王老实自己多少年前的设想,留在滨城才合乎情理,事实上王老实也是这样努力去做的,他强力打造的几个企业,几乎都把总部设在了滨城。

  王老实又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维持各个企业健康快增长的基础条件却在京城,都的中心作用过去被刻意的忽视。

  后果就是每次王老实不得不到京城时,行程总是被动的拉长,因为很多滨城的事儿需要在京城解决。

  就如同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承认一点,单纯的生意几乎不存在,政治与经济谁也无法摆脱对方,能够合理分配二者之间的人最有可能取得成功。

  咕噜一声。

  安静的客厅里,王老实肚子有了动静,这是饿的。

  唐唯听见了,说,“家里有吃的没有?”

  王老实没买,当初就预备带唐唯出去吃的,“好像是没有。”

  眼珠一转,唐唯提议,“去吃自助餐?”

  呃......那玩意儿......王老实很不喜欢,问题是唐唯好不容易提出来,是去呢?还是去呢?那就去吧。

  出门之前,王老实脑子里过了好几遍,哪家的自助餐还算靠谱儿,唐唯开着车,根本就不问王老实,到了地方,王老实才知道,自己真是瞎耽误功夫。

  就在京城大学边儿上,四十五一位,绝对面向工薪,照顾学生。

  小朱等人过来,这地方实在让他们为难,有心劝王老实别去,可不敢啊,他们算看出来,在唐唯面前,老板就是个屁。

  几个人一合计,得,谁也别想轻省,买票进去吧。

  还别说,里边儿人真不少,唐唯跟王老实运气不错,找到了一个靠窗户的座位。·

  脱了外套,两人就直奔取餐区。

  小朱等人都散开,形成包围之势,说实话,服务员很纳闷儿,单独来吃自助餐的人少之又少,今儿一下子五六个,让他们拼桌,人家还不干,弄得服务员老大不高兴。

  王老实没精力管那个,他紧跟着唐唯,生怕挤着撞着,其实就是多余,人家都二十大几快三十的人啦,还用你这么着?

  这个自助餐的特点就是量大,高热量的东西多,好像很厚道,其实老板绝对典型奸商,人的热量摄入量是一定的,吃进去东西,很快就会由身体告诉你的大脑,咱吃不动了,那些想着吃回来本的都是妄想,至于什么攻略之类的,绝大多数都是开自助餐厅老板遍出来的段子,目的就是忽悠人来挑战,增加客源。

  两人都饿了,可实际上挑的东西都不多,还都是以蔬菜为主,肉类的几乎没有,也就王老实夹了块鱼。

  吃了没多少,唐唯就停住了,看王老实吃。

  王老实问,“你这就吃饱啦?”

  唐唯手撑着下巴,看着王老实回答,“嗯,不能多吃,晚上不好消化。”

  说得王老实看了看自己的盘子,还不少呢。

  唐唯说,“你吃你的,咱俩不一样。”

  王老实又挑了一块鱼放嘴里,几口就咽了下去,说,“刚才在家里话没说完,你到底怎么想的?”

  唐唯没回答,而是抬起扫了一眼周围的那些人,大多数是学生,情绪不大高的说,“你说他们有多少人能留在这个城市?”

  王老实也不想吃了,就是蔬菜,那股子油的味道也不正,抽出一张纸,擦了下嘴,说,“几乎都能。”

  不能够吧,唐唯不可思议的看着王老实,不相信的说,“你自己信吗?”

  王老实站起身来,说,“你自己想吧,京城大学的牌子,在京城有多大优势?我去拿点水果。”

  唐唯不言语了,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儿,在京城那么多大学里,其他学校的想要顺利留在京城恐怕要真本事,玩儿命的去挤、去竞争,可几个名校就不一样了,除非太不着调的,留在京城是没问题的,当然,后续的展另说。

  水果区里,来拿水果的女学生很多,大概她们对水果的喜欢大大过其他菜品。

  王老实没想其他的东西,能有什么就拿什么,大盘子一出来,稍不注意就空。

  好半天,他才端了一盘子回来。

  回来时,王老实原来座位上已经多了一个人,还没看清楚人,唐唯就招手喊王老实过来,一脸的欣喜。

  王老实仔细一看,哟,真是熟人,只不过老没见了。

  沈佳凝,王老实心里嘀咕,就算无巧不成书,今儿是唐唯气不顺,她沈大小姐也不至于来这地儿解馋吧?

  不愧是那边出来的,一眼就看出王老实的疑问,指了指不远处,一大堆人把几张桌子凑一块儿,明显是聚餐来着,说,“我现在带班了,今儿全班聚聚,看见唐唯了。”

  研究生代班当辅导员很流行,这样的学生基本上就是要留校的,沈佳凝如果要留校,也不是多难的事儿,王老实没多问。

  倒是唐唯似乎很兴趣,拉着沈佳凝问东问西的,非常详细,直到过来一个女生来喊沈老师。

  王老实就纳闷了,唐唯可是当过辅导员的,咋问的这么详细?啥意思?

  看唐唯似乎情绪好了些,王老实就没提这个,免得又让她不痛快。

  唐唯突然说,“如果,我说是说如果,我自己去找个工作,你支持吗?”

  王老实没准备,还真不好回答,仔细看了一眼她,问,“你想要找什么样的?”

  唐唯说,“还是当教师。”

  王老实放下手里的叉子,坐直了,很正式的说,“和京城大学有什么不同?”

  唐唯这会儿脸上多了些自信,说,“我想自己试试。”

  她看上去非常认真,绝不是开玩笑,王老实沉默不语,这与王老实印象中的唐唯完全不同。

  ※※※

  捐款是o的事儿突然酵起来,不是媒体上,也不是老百姓的茶余饭后。

  正如王老实自己猜测的那样,纸质媒体因为舆论导向的关系,不会把这种新闻搬上版面,电视新闻更不能。

  而网络圈儿里,敢公然挑战王老实权威的少之又少,哪怕一些人把帖子上去,也是极短时间被删。

  传起来的是在京城特定的一些圈子。

  第一个告诉王老实的是钱四儿。

  他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王老实把唐唯送回家后。

  因为唐唯的工作问题,王老实心里不大踏实,又夹着李璐的事儿他心虚,很勉强的表示了支持。

  听钱四儿说完,王老实有些不耐烦,问,“是谁这么闲得蛋疼?”

  传的有板有眼儿,主要就是那么几条,说最高领导都说王老实为富不仁,还有说某领导建议好好查查王落实偷税漏税的问题,更没溜儿的说王老实是外国间谍,国家即将展开对王老实的全面调查,弄的跟真事儿一样。

  钱四儿也说不清是谁第一个说出来的,可在京城很邪乎,“三哥,这事儿不能大意,有时候------”

  王老实很不耐烦,直接告诉钱四儿,“不搭理他们,扯得一点水准都没有。”

  钱四儿层次还是差了些,他根本无从得知到底哪儿出来的消息,不像人家关海军和刘彬,这是正经有层次的人。

  办这个没档次事儿的人叫郑可爽,单独说他,连个屁都不算,可他老子位置不一样,说出来的话不可信也得当真的听。

  关海军和刘彬前后脚赶到王老实家里,消息来源不一样,却都指向郑可爽。

  根据很可靠的说法就是,郑可爽在一个会所里疯的时候,喝多了,当着好多人的面儿,嚷嚷出来的,有鼻子有眼儿的,由不得人家不信,能跟他凑一块儿的,自然也知道他郑可爽底细。

  “落实,你怎么又跟这货掐上啦?”

  王老实挠了挠头说,“我就压根不认识这孙子。”

  刘彬嘿嘿的乐,等王老实说完,就问,“三哥,怎么收拾这小子?你可能不知道,这孙子在外边儿坏事儿可没少干,翻腾出来,他老子不关他一年,我跟他姓。”

  “彬子,别瞎说,那小子不算啥,他们家现在正热呢。”关海军还是比较老成,说话办事儿稳重。

  王老实这会儿也冷静了下来,仔细这么一想,他忍不住乐了出来,笑着说,“咱犯不着生气着急,再怎么说,也得是郑可爽他老子受不了,他不是说的痛快么,我看传得还不够,弄得满世界都知道才好!”

  刘彬顿时满眼放光,太明显了,以郑可爽他老子的位置,这事儿真闹大了,就是********。

  关海军还是谨慎的说,“落实,闹大了不好收场啊。”

  王老实摇摇手指,“关哥,这事儿可不是打我起来的,再闹也没我什么事儿,好不好收场跟咱有屁的关系?”

  关海军不说话了,算是默认。

  王老实直接给钱四儿打电话,“赶紧的,喊几个嘴碎的滚过来。”

  噗,不管关海军再怎么稳重,也受不了王老实这风格。

  刚才钱四儿还在郁闷,一听王三哥召唤,立马精神儿的喊了一帮哥们直奔王老实的家。

  王老实这招数实在忒损,他圈了一定数量的人,让他们回家跟家大人说道这个事儿,主要就是解释王老实第一捐了不少钱,都在爱无疆那头呢,第二个就是他王落实准备接受国家的审查,不管是税务问题,还是间谍问题,王老实配合国家审查,以证清白。

  刘彬那个乐啊,伸出大拇指来,“三哥,高,真高,实在是高!”